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夏菜的選擇-私的青空
2006/08/27 17:13
瀏覽3,352
迴響0
推薦13
引用0

 未婚媽媽題材在日劇中迴響最熱烈的應該是「私的青空」(小媽媽的天空),女主角田鈿智子演出結婚當日就遭新郎落跑,卻已未婚懷孕的年輕媽媽夏菜。雖然父親不諒解,堅強樂觀的夏菜仍執意生下兒子太陽,成了未婚且單親的媽媽,她勇敢撫養太陽的故事在NHK從2000年欲罷不能的延伸到2002年。

 無論日本或台灣在播出時都引起廣大討論,尤其接近尾聲,劇情發展到筒井道隆所飾演的建人想和菊川伶飾演的佐藤小雪在一起,台視網站一片撻閥聲,一面倒的譴責建人,這個現象實在讓我錯愕不已。其實我還蠻同情建人,尤其想到當年筒井道隆演「愛情白皮書」時已是第一男主角,而當時的木村拓哉還是戲份不算重的配角,如今木村已結婚生女,筒井還可以演小爸爸,簡直稱的上魔男,歲月一點也沒上他的身,我一直以為「哈日」的觀眾都是外貌協會的會員,面對帥到不行的筒井道隆,怎麼可能不動心!

 顯然是因為夏菜的處境太深入我心,當一個人耽溺在自己悲慘的命運中時,還對別人慈悲,真的蠻困難的。可是夏菜真的很悲慘嗎?我想那不是腳本家內館牧子真正的目的,也許因為劇情設定未婚生子,又決定一個人把孩子撫養長大,因此讓台灣的觀眾以為「小媽媽的天空」是一個樂觀進取的單親媽媽奮鬥的故事,在有志者事竟成的因果裡,夏菜應該得到快樂幸福的結局。其實如果熟悉內館老師作品的人,大概會了解內館老師的戲劇總會嚴肅的討論某個價值觀主題,因此小媽媽的天空給夏菜樂觀堅強的個性只是為了讓戲劇好看的元素,比較重要的是夏菜的價值觀。建人在婚禮中逃走,夏菜如果把結婚證書遞交戶政單位,她仍然可以擁有婚姻的形式,那麼她就不是「未婚」生子,所有主流的利益都會站在她這邊,但是她卻選擇「不婚」,換言之,當未婚媽媽是夏菜的自主選擇,建人只是害她失去丈夫,並沒有害她成為「未婚媽媽」,這點其實和觀眾一面倒的認為「建人害的」事實不符。

 當建人發現自己有個兒子太陽,為了兒子,建人願意和夏菜結婚,夏菜卻不願意,因為他認為這樣的建人夠不上她的愛,配不上她,這裡難道沒有夏菜的自私嗎?

 而當太陽暫時失聲,建人與夏菜、太陽三人一起生活,建人提出他願意為了太陽重組家庭,夏菜卻以太陽想要和媽媽一起住,但自由的與爸爸碰面,因此興起不結婚、各自保有自由身,但以太陽為重心,形同一家人這樣的理想形式。

 在情感上,夏菜是被建人辜負了,可是成為「未婚媽媽」卻不是建人造成的,建人雖然不願意對「丈夫」這個角色負責,卻願意對「父親」的角色負責。

 所以夏菜並非沒有機會改變處境,只是在每次的抉擇中她都選擇放棄「結婚」,所以夏菜並不盡然處於弱勢和被同情的一方。這正是內館老師的用意,內館老師所塑造的女性,絕對不是我們一廂情願所看見的勇敢挑戰命運,走過傳統困境的美德而已。

 相反的,她筆下的女主角都有反傳統的性格,夏菜選擇成為非主流的「未婚媽媽」,永作博美挑戰「周末婚」」,稻森泉選擇「年下之男」,這些不見容於傳統的婚姻模式,在內館老師的創作裡卻司空見慣。

 這些與眾不同的女性並不像我們所認為的那麼勇敢,背後其實隱藏著她們一廂情願的期望。就像周末婚的永作博美,因為看到姐姐在婚姻中失去自我,為了與姐姐競爭,她提出周末婚的彈性,周一到周五保持單身的自由,周六和周日維持夫妻同居,讓婚姻與自我共存。可是在獨處的周一到周五,伴隨著自由的是擔心、焦慮,以及對丈夫忠誠的質疑,反倒是被動接受周末婚的先生仲村徹,在這種彈性的形式中自在輕鬆;稻森泉在「姐弟戀」中享受暫時的情慾與青春的自欺,但在現實中她仍然認為年輕才具有情感的優勝籌碼,沒想到高橋克典的「姐弟戀」卻是玩真的,她竟然拼不過年逾不惑的母親。

 夏菜又何嚐不是,表面看來她是情感的受害者,其實她是婚姻形式的主控著,數度可以終止未婚媽媽的機會,她卻選擇不終結,為什麼?因為未婚媽媽的頭銜雖然讓她在生活的負擔中辛苦,卻也讓她得了許多理直氣壯的好處?內館老師借著典子之口,數度說明事實,因為是未婚媽媽,周遭的人理所當然的幫她-阿松、典子父母、太陽老師、讓二、娘家父母等等。也因為未婚,她可以和阿松、雨宮先生搞曖昧,建人寄給她的錢她不花,因為花了「我一個人把太陽撫養長大」、「我為太陽吃了多少苦」的故事就說不下去了。

 可是沒有婚約,怎能禁止建人愛上別人呢?建人不過是太陽的爸爸,和夏菜一點關係也沒有,小雪連第三者都稱不上呢?然而夏菜卻把小雪當成外遇加害者,這點與其說是夏菜的自私或狡猾,不如說夏菜被自己的理想和期望給騙了。

 夏菜以為只要太陽和建人的親情不斷,他們就可以形似一家人生活,但名義上她仍佔有「未婚媽媽」的好處,自由、被同情、自艾自憐。

 可是無婚約的風險呢?建人應該高道德嗎?建人應該禁慾嗎?在現實裡夏菜的理想顯然荒謬而強人所難吧。如果別人可以為了實現我們的理想而展現高道德,何苦制定法律、規範呢?

 所以比較起來,內館老師筆下的男性務實多了,在「週末婚」裡仲村徹原來期待的是一個正常的婚姻,但因為對太太的愛,讓他接受了週末婚的形式,也在這個不一樣的關係中找到因應,自信自在。

 在「年下之男」中高橋克典照顧世伯本來決定不婚,因此婚姻對他不是男歡女愛,是被呵護的期待,所以他寧可選擇大八歲的風吹淳,捨棄雖年輕卻想找飯碗依靠的稻森泉。

 建人對婚姻的態度是被動的,他的生命投注在拳擊的夢想中,親情是他的弱點,他抛妻卻不想棄子,為了兒子進入婚姻的形式他可以接受,所以婚姻的主導權在夏菜。既然夏菜選擇不結婚,建人也樂得擁有獨身身份,但他堅守對太陽的責任,在太陽未長大成人前不會另組家庭,至於在感情上追求誰,當然是他的自由。

 雖然內館老師可能為了不讓眾多婦女觀眾失望,還是給了夏菜一個好結果,卻讓夏菜因此少了反省自我價值觀的機會,畢竟在真正的現實中,要別人犧牲來成全我們一廂情願的理想,真的不太可能。

 至少我就不能接受,只為了成全夏菜的情感,竟然犧牲我喜歡的演員三宅健,硬是讓他輸了拳擊賽,毀了成為世界冠軍的夢想,真氣人。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