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減法的快樂--去看小洋葱媽媽
2019/10/06 19:43
瀏覽786
迴響0
推薦4
引用0

〈去看小洋葱媽媽〉改編自素人漫畫家岡野雄一的四格漫畫〈去看小洋葱媽媽〉、〈小洋葱的玉手箱〉,內容敘述他和兒子正樹,以及失智症母親光江共同生活的親身經歷。2012年岡野雄一以自費出版方式在長崎出版〈去看小洋葱媽媽〉,並快速進入排行榜冠軍,總銷量超過16萬冊。廣受歡迎之後藉由雲端募款集資,電影因此得以問世。

電影由長崎出身的資深導演森崎東執導,九成場景於長崎及九州完成,實際於長崎燈會前夕實地拍攝。森崎東以平實手法,呈現進入高齡的光江逐漸失去記憶,而岡野雄一盡人子之力照顧母親,以及母親病情惡化後無能為力,只得將母親送至安養院,劇情平實自然。

父親去世後,母親開始失憶。導演運用電話詐騙、親友來訪等橋段,將母親光江失憶的症狀以趣味方式表現,例如當雄一抱怨母親沒沖廁所、沒掛好電話,母親的反應是:「又把責任怪到父母身上」,讓雄一哭笑不得。小叔司郎來訪,光江拿點心招待,卻自顧自吃起來,把客人忘的一乾二淨。忘了正樹已經去世,體貼的上街幫他買酒。在停車場坐等雄一回家,差點造成車禍。即使承諾不再犯,轉身便忘。導演以貼近生活化的細節呈現失智的脫軌行為,不嚴重卻存在著無常的風險。

雄一為了讓母親認得自己,總是露出洋葱頭,更塑造出笑中有淚的共鳴。雄一畫漫畫、駐唱、跑業務,以多項打工代替單一正職,象徵日本職場困境。然而如此小人物的雄一,卻正向而樂觀。珍惜與母親相處的每一個當下,不辭辛苦照顧她。在母親病情惡化之後,無奈的將母親送至安養院,幸而安養院的專業照顧,讓他放下心。森崎東以幾近紀錄片方式呈現安養院照顧的SOP長者的活動,交通運輸方式,集體出遊照看管理,以及對於家屬的同理安慰,展現日本在高齡照顧的用心與成績。

安養院裡呈現了失智長者的眾生相,要糖吃的百合太太,亂伸鹹豬手的爺爺,愛打小報告的奶奶。雖然安養院工作人員專業親切,離開兒子、孫子,離開習慣環境的光江仍然感到孤獨,但失憶的好處是,她逐漸忘了昨天,忘了雄一,習慣新生活。相反的,雄一卻因母親逐漸忘了他而失落,為了記得母親,他拿起畫筆,逐步畫下母親的故事。

失去記憶的光江,卻記得生命中重要的三個人,第一位是她的妹妹孝代,十個兄弟姐妹的貧窮農家,即使女孩子也必須下田,當光江和阿悟成親,搬進新家的第一天,阿悟拿被原爆震的歪斜的房門沒輒,光江卻沒被難倒,阿悟對她說:「你力量真大」,光江回答:「昨天為止都還在田裡幹粗活。」因此對於稱病不願下田的孝代,眾人都認為她偷懶。孝代在戰後一年病逝,姐妹們才知錯怪了她。因此談起早逝的孝代,光江懷著內疚與無奈,忽略孝代體弱多病,是貧困多子的戰亂年代共同宿命。

如果孝代是一個時代的悲劇,千惠子就是另一個時代的悲劇。為了減少一個吃飯的人口,千惠子必須離開天草到長崎謀生小時候以為可以穿漂亮的和服是過好日子,但她不僅墜入風塵,並在原爆事件中受害,染病致死,千惠子代表了日本人二次大戰中永遠的痛。然而對失憶的光江而言,千惠子仍然活著,她持續的給千惠子寫信。

第三位光江記憶永恆的人物是她的丈夫阿悟。相對於光江的強壯堅靭,性格猶豫的阿悟酗酒、家暴,將光江和雄一的生活推入痛苦深淵。然而神經質的阿悟卻有溫柔愛家的一面,因此彷彿與現實反差般,雄一記憶中好爸爸的形象,光江記憶中有好丈夫的形象。反應了我們對回憶具有選擇的能力,光江與雄一,他們皆以正向的人生觀,選擇美好回憶即使生活中有苦有樂

同為失智症家屬的本田,長年在國外從事研究工作,與母親聚少離多,母親已逐漸認不得他。他和雄一同樣都禿頭,卻不敢像雄一坦然面對。松本太太誤認雄一是阪本老師,要告訴他喜歡的人,本田向雄一打聽母親喜歡的是誰,雄一說是他爸爸。松本說他爸爸完全不行,愛喝酒又愛跟人吵架,是沒救的人,但自己仍然喜歡爸爸。雄一說他父親也一樣,愛喝酒,又很神經質,讓母親吃了不少苦,但他也愛爸爸。雄一說很矛盾吧,他提起自己的特殊經驗,記憶中有個和母親站在碼頭邊,盯著漆黑大海的畫面,剛好郵差送來千惠子的信,改變了他們母子的命運。原來母親也有過不去的時刻,但情緒過後仍然可以面對挑戰。

在長崎燈會中,他看到專注在眼前美景的母親,彷彿有著孝代、千惠子與阿悟陪伴,他因此懂了,生、老、病、死,是每個人都必須共同面對的現實,人生總會不斷失去,失憶也不見得是壞事,只要快樂存在。所以他對母親說:「只要你快樂,忘了我也沒關係。」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