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清穿宮廷歷史】《傾國_卷二:情繫十四》─(12-8)
2013/12/25 13:58
瀏覽512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煮好粥後,粥香四溢十足發人食欲,沉璧與玉兒忙將鍋內白粥舀至已備妥,一個一個的粗陶碗中。

夕雲拉開噪門大聲喊道:「各位父老兄弟姐妹們,咱們今日乃特奉大金國大汗之命在此煮粥佈施,凡有需要者請大家勿要客氣。粥煮了很多,亦蒸了許多包子饅頭,每人都有分兒,所以請大夥兒務要排隊等候。」她指向一旁義診的攤子,「如果分發食物的隊伍太長,有部分父老兄弟姐妹亦可先於一旁的攤子前排隊候診,給大夫號個脈。總之大夥兒有病治病,沒病的也可藉此瞭解自個兒身子的狀況……

一些餐風露宿無家可歸的流民聽見夕雲叫嚷後,紛紛蜂湧而至,全擠至臨時所搭建的草篷前等著分粥喝或是分包子饅頭以果腹,或有一些身殘宿疾者於仁心堂大夫義診的攤子前排隊候診,一時之間竟紛嚷雜沓,現場可謂嘈雜哄亂。

流民實在太多,大家爭先恐後,深怕腳步一慢就沒了分兒了,所以人群便如海潮般波波地聚攏推擠而來,不消一會兒竟淹沒了玉兒、沉璧與夕雲主僕三人的身影。

玉兒見狀大喊:「大夥兒別急,每人都有分兒,請排好隊伍咱們一個一個來──」

人潮一多有些難以掌控,玉兒便吩咐宮裡一塊兒前來的內監及侍衛,請他們協助維持好現場秩序。

此時,煮粥的爐旁有幾名大嬸正替無家可歸的流浪漢縫衣補褲,或分發二手衣物與他們換穿。

幾日以來,玉兒與沉璧佈施的攤子前人潮絡繹不絕,她們代皇太極的佈施善行,漸於邊境傳了開來。

 

◆◇◆◇◆

秋獵,皇太極帶玉兒、沉璧、幾位阿哥及諸大臣,浩蕩隊伍迢迢行腳至圍場,在場內駐紮御營。沉璧此番被恩准前來,除了服侍皇太極與玉兒外,亦需領著手底下的宮婢,一併服侍其他主子與大臣。

紮完營,物事置妥定位以後,沉璧得了個空,便在附近的綠林裡頭漫步,順便呼吸林內怡人舒心的芬多精。徜徉於綠的紓緩裡,做足了一趟深呼吸之旅,竟一掃沉璧內心多日以來因多爾袞與小玉兒大婚一事所積累的愁楚,她覺得現下心情已舒坦許多,不覺整個人輕鬆了起來。

她擷取茵茵草地上所長著的,不知名兒的花兒,正打算將之帶回帳中佈置增色,以延續現下這般難得的愉悅心情。

正摘著花兒,多爾袞竟躡手躡足地趨近她,站在她身後。

她摘完花兒後,站起身來,一轉身竟差點兒撞上他。「多爾袞……」她有些訝異,又有點兒驚喜。

他戀戀地貪看她,「咱們這都幾日未見了?瞧妳,好似瘦了些。」他握了她的手,果真不盈一握,直教人疼進心坎兒裡。

她笑了笑,「宮裡的活兒忙,興許如此便瘦了。」

「我又不是不曉得,這宮裡頭的活兒能有多忙?妳心裡,許是因我大婚而難受,所以才瘦了。是嗎?」

她不說話,只微微地動了下嘴角。

「以往總妳勸我努力加餐飯,這會兒來這兒,該換我盯妳好好地加餐飯了。」

她有些疑惑,問道:「小玉福晉沒同你一塊兒來嗎?」

「妳覺得我會帶她來嗎?」

她有點兒不知該如何接話,沒意識卻又有點兒客套地問道:「大婚以後,你們倆可還相處得好?」

「不好,一點兒也不好。那天晚上我根本沒和她洞房。」

她驚愕道:「你居然沒和她洞房?多爾袞,小玉格格可是你大婚所納的嫡福晉哪,你豈能如此待她?」她愕然,明知多爾袞不該如此,心裡卻也一逕竊喜著。

他失笑,「這會兒,妳倒大方起來了?」

「不是沉璧大方,而是……,她畢竟是你的嫡福晉,你不待她好,萬一出了什麼亂子可怎麼好?」

「能出什麼亂子?難不成她想拿這事兒去同舒妃與大汗說?」他呵呵一笑,「放心吧,她那眼高於頂、目中無人的心性,必會視顏面尊嚴為第一,豈會同他人告狀?就算她告狀好了,難不成大汗還要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非和她圓房不可?君令只管指婚,可管不著閨房裡的事兒。」

聽他這麼一說,她忍俊不住噗哧地笑了出來。「看你說話,沒個正經。」

哪有什麼不正經?我就是故意拿這事兒來氣她,誰教她陷害玉兒、看不起妳?況且,這婚事兒乃大汗所指,並非我心甘情願。」他說得一派輕鬆。

「可我擔心,你如此待她,萬一她若惱急恨毒了,依她心性不知又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屆時反倒連累了玉主子。」

「有我在,她敢?打鼠也得忌著玉瓶兒。」

「原來玉主子竟成了鼠輩?」她哭笑不得。

他有些窘,「我只是打個比喻而已。玉兒如今是摯友,小玉兒是名義上的嫡福晉,」他拉起她的手,「可妳,沉璧,妳卻是我心上真真實實、此生唯一的妻。」

她聞言很是感動,眼裡不禁閃著水光。女人總是這樣,一傾情動容就得一場泛濫成災。然而,這畢竟不能算是她的風格,尤其是在這裡。「總之,別太過了頭就是了。同樣身為女人,我其實能瞭解小玉福晉的想法與心情。」

他推了她的額頭一把,又氣又好笑。「妳呀,只會替別人著想,難道不怪我只給妳一個寒磣的草堂婚禮嗎?」

「雖只是個毫無賓客的草堂婚禮,但你不也讓我穿上嫡福晉的服制與你成親嗎?之前你欲先納我為側福晉我都不肯了,如今怎會怪你?我不在意這些世俗形式,我在意的是你的心,我知道,你已將我放在了心上。這樣就夠了。」

他很是高興她能瞭解,一方面覺得她是個令人著迷的奇女子;另方面又覺得她識大體,遂欣慰地將她攬進懷中。內心發下豪語:「如果有天我多爾袞能成為大金國的大汗,我的人生能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那麼我的大妃一定是妳沈沉璧,甚至有朝一日若能逐鹿中原登上帝位,那妳便是我的皇后了。」

 

◆◇◆◇◆

一大早,薄霧消散了以後,放眼望去,一望無垠的綠茵草原似被水洗過了一樣,有種鮮嫩水綠亮悠悠的感覺。細細瞧著腳踝旁的小花兒小草,其上皆附著了一顆顆小小露珠,在陽光照射下顯得格外晶瑩剔透,像閃爍鑽石般閃閃動人。

 

 

 

如果喜歡這故事,請留言回應讓我知道喔。

本文每週一、三、五連載,同步連載於/

1.        UDN部落格:http://blog.udn.com/selenashyu/article?f_ART_CATE=564571

2.        PC Home 部落格:http://mypaper.pchome.com.tw/selenashyu/category/22

3.        POPO 文創網:http://www.popo.tw/books/39796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臺南小林
2013/12/26 10:31

真愛~令人感動

三太子笑三太子愛 徐磊瑄2013/12/30 14:3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