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風‧吹
2010/10/24 10:46
瀏覽235
迴響1
推薦30
引用0

那一天週日,看了挨了父母連續責罵後的姪兒的不快表情後,又看見他在家母婉言勸導下不禮貌發起脾氣的態度,本來那天沒有計畫出門的,還是帶他出去走走。

唸過了三年的幼稚園,已經過了四、五年群體學習生活的小孩,而他那天發脾氣的原因,則說是因為作業裡有一則叫「日記」的作業不會寫。

決定到海邊,因此曾叫他順便把風箏帶上,不過也發覺那個風箏在沒有保存妥當下,其中一支橫的支架斷了,不過仍要他帶上,看看那裡賣風箏的有沒有賣零件。

稍不在計畫中吧,出發時也還不夠小孩,以致還調侃了他把早上那幾幕寫下不就很精采,不過看著他在安全帶下仍不肯安分坐著的活力,那還得讓我在快速道路上臨時停車為他稍解釋了駕駛安全及公路行車後的活力,也才又想起自己以前這個年紀有沒有一個叫日記的作業,及自己那沒有什麼快速、高速公路的時代,及雖然只有一個長長的走廊及廟口但有不少年紀相近的鄰居同伴的不同環境。

太陽高掛,也看到已經幾個放起的風箏,因此到達目的地後也就先走向了賣風箏的小販處,不過看見了附近有艘掛滿聚魚燈的船,自己不知不覺的還是帶他去看了船,而或是感覺他的父母早上對他的態度、方式,在跟他解釋那些燈泡的作用時,也有感的想起了他們父母在現實與理想中某些不慎發起光的燈泡自我,還差點開口了些評斷,不過可能也想起還很難向其解釋圓滿吧,因此仍只是從漁民工作的辛勞,要他體諒點父母的辛勞,並勸戒了點他的一些飲食習慣。

問起支架的時候,或是也想起自己也很久沒有一個風箏了,也買下了一個,而老闆也將那支支架當附贈,不過放起風箏的時候,也許一、兩年前他的父母帶他玩耍的時候,只讓他跑與跳吧,早上的風勢很恰好,我只站著就將風箏放上去了,不過也放任他跑跳了好一會,才收起了風箏告訴了他一些技巧,而當他也放了上去的時候,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興奮,關於一些收放線的控制就不怎麼聽的下了,仍只喜歡抓著跑。

一旁盯著,而因此也想起了自己最早注意及風箏時還大他個一、兩歲,是一位鄰居的阿公教我用兩支括除了香粉的香用報紙糊出的那個風箏,以及那個地點是個很少有車經過的、一邊是個兩米多高駁坎旁的道路旁,不太能跑跳的,想起一些關於地點與模式的初起,也就只是盯著,讓他把風箏飛了、墜了,再重頭放過,讓他自己體會,只在他太靠近其他風箏時喊他幾句,看他能否有些感想,不過可能也靠近中午了,旁邊的風箏也收起了幾個,但等他或稍能立定一下體會時,看見旁邊有人踢起了球,對於那個風箏他又興趣缺缺了。

小時候對這裡的印象,只有一、兩次,那時候的印象還只有海水浴場,沒有漁港,在那交通不是很便利的當時,父母也都不曾有過假日,是一位當時任公職的堂叔帶我來的,回來後還突然想起過當時浴場裡還有過一項抓鴨子的節目。而在那個交通不是很便利的時代中,也想起過些關於出發前曾想的公共汽車,那原本十五分鐘及十分鐘的班次距離,現在更成了五十及三十,而一個人費用又是一部小 cc 數汽車油資的三倍,甚至以前也有過的不上快速道路的機車距離及路況,及一些關於何奢何儉之間的矛盾。

海水浴場是早在二十幾年前就因地形變化而不在了,因此那一直到幾年前才到過這裡幾次,而且時間都較在靠近傍晚,那時祖母還在世,雖然仍能行走,不過仍是較靜態在欣賞景色及聊天,而且當時體力的工作,也並不會太想動吧,今天有個小同伴,也就興起的想找他步行一圈,欣賞一下這雖然在偏好上已經是稍太現代人工化的海邊,不過那或不是小朋友喜歡的步行吧,因此在我認為的逛上一圈還不到五分之一時,就已經喊起走不動,及問起午餐時那些攤商聚集處的一些遊戲設施了。

當時在一處邊角上,因此還是得讓他陪我逛過四分之一後,才走向了那些攤商的聚集處,是這個時候望見上頭這幕風箏景象的。事實上在早上就看見有一處風箏協會協辦的環保署的繪畫活動,而小朋友也興奮的喚起了人偶的名稱,說那是一個週末的卡通節目裡的腳色,不過可能不少最近的心魔下,更高處真正受風的那個拉起人偶的「箏」,卻拉走了我一些思維,甚至包括小朋友提及的那個「快樂小丸日記」及今天到此的那篇寫不出來的「日記」的莫名隱性吧,關於屬於人腦海內的形成,雖然想到找個週末了解一下那又是個怎樣的劇情,但關於那些眾多是無知還是難知,對於某些無所不在我自己都稍帶些「不快樂」。

接著不知道有否點那種「不快樂」,關於他對於那屬於博獎的彈珠或投擲遊戲表現的態度,我是一項都沒讓他玩,而看了他途中也提到的碰碰車,他自己好像興趣不高,而我也覺得的簡陋的過份些,因此只帶他吃了些東西,而這時天氣卻又起了變化,風勢強了起來,雲層也厚了起來,不過看見許多放起的風箏他又起了興致,只是強風下那個風箏並不是他能控制的住的,而在那些繃緊了的風箏線中,也看到了些他那只會衝撞被傷害及傷害他人的危險性,也又降下了雨點,也就要他把風箏給收了,而這時在隔壁空地上那個說是名叫「嘟嘟」的人偶,似乎也一度控制不住的降回到了地面,在感覺天氣一時間也好不起來,就問起他是不是該回家了。

在回程的路上,曾要他將那個原本廳的模糊的卡通節目的名稱告訴我,或是也曾想至少稍了解他是受著哪些不可知的集體設計影響,不過不知道是自己感冒了段時間,還是以前看過太多他一手拿著遙控的「快樂」模樣時,就曾想起過的幾個廠務聊起時他們對「 1 、 2 、 3 」的那種恫赫信賴,也想起過許多當代父母能力的孤弱,及學校信賴下陪伴時間不足的危機,還未曾認真去找來看的分裂原因裡,就不知道有否也有二十幾年前關於歐威爾在《動物農莊》中關於那座「發電機」的感應過度,而在關於那之前自己的五色、五音、馳騁田獵的存在其實也算過多的,以致到今天在許多「盡聞不住」的思考上仍常有盲點,經常在遇上時而有的關於模與式的內與外的遲與疑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上一則: 生‧意
下一則: 夢形‧夢容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風城行者
2010/10/28 21:06
草地一片任馳騁

舊漁港外有田庄

海天相連   盡聞性適逍遙遊

動物本性    不愛農莊喜自在

風城行者 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