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個人能記得多少
2008/09/15 14:37
瀏覽13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家父中風十多年了,一次心肌梗塞後,換上的病床用了也接近五年了,不知為何,他很排斥服用藥物,特別是神經內科開的延緩老人痴呆的藥物,因此有很多時候的言語、甚或脾氣,有時候我會抓不著頭緒。


 

李鴻章不識國民之原理,不通世界之大勢,不知政治之本源,當此十九世紀競爭進化之世,而為彌縫補苴,偷一時之安,不務擴養國民實力,致其國於威德完善之域,而僅摭拾泰西皮毛,汲流忘源,遂乃自足,更挾小智小術,欲與地球著名之大政治家相角,讓其大者,而爭其小者,庸有濟乎?

摘自梁啟超著《李鴻章傳》


 

拿上次再打開過梁啟超先生的這段評述來說,當晚他發的脾氣就很莫名其妙,我跟外籍看護還都挨了他幾拳,而由於家父承繼的是姑婆夫家的「李」姓,安撫過後抓不著頭緒下,也只好抓出心中的這段「鬼」來調適,跟李鴻章先生道個大擾。


 

在岩層中,本已嵌入了某一礦物的結晶體。當裂縫與罅隙出現時,水流了進來,而結晶體逐漸洗去,所以在一段時間之後,只剩下晶體留下的空殼。然後發生了火山爆發,山層爆炸了,熔岩流了進來,然後以自己的方式僵化及結晶。但這些熔岩,並不能隨其自身的特殊形式,而自由地在此結晶,它們必須將就當地特殊的地形,填入那些空間中。故而,出現了扭曲的型態,晶體的內在結構與外在形式互相牴觸,明明是某一種岩石,卻表現出另外一種岩石的外觀。礦物學家稱此為「偽形」或「假蛻變」( Pseudomorphosis)。

我提出「歷史的偽形」一詞,用以指一種情形,即:某一古老陌生的文化,在一片土地上壓荷奇大,以致一個年青的文化,在該地上不能呼吸,不但無法達成其純粹而獨特的表達形式,而且甚至無法充份發展其自我的意識。從此一個年青靈魂的深處,噴湧出來的一切,都要鑄入於該一古老的軀殼中,年青的感受硬填入衰老的現實,以至不能發展它自己的創造,它只能恨著那遙遠的文化力,而這份恨意,日漸奇特。

摘自《西方的沒落》第十四章 阿拉伯文化的問題之一


 

這是二十四歲時無意接觸到的書中,印象很深刻過的一段,事實上在翻看《李鴻章傳》的時候,也浮出來過。不是學歷史的,事實上我還是在看見大陸中央電視台拍攝的連續劇裡,李鴻章先生曾將他一生的奏摺交付予梁啟超先生後,才找出這本書的,至於梁啟超先生所訴諸的裡頭,又有多少角色替換、地位替換、時空替換後的反躬,那或真的得梁啟超先生才清楚囉!

最近有一次羅大佑先生不識蘇打綠先生的新聞,還有次薛香川先生不識蔡煌琅先生的新聞,至於梁啟超先生認不認識李鴻章先生呢?一個人的腦海容量能有多少呢?一個人又能有多少的專注力呢?不曉得囉!「擴養國民實力,致其國於威德完善之域」!搞不定單記那些有選票實力的委員的名字,就能讓我們的劉院長連姓誰名誰都忘記,就不曉得他的八卦神掌練好了沒有,但願別搞成有一天連自己都需要很多八卦神丹才好!

至於民主的共和該又如何臻於威德完善呢?這可就不怎麼好笑囉!若請他們請教李濤先生及鄭弘儀先生,就不知道他們繪出的又會是怎樣的一幅藍圖了!

"The ancient good time!"不知道是不是這種心態,現在的新聞似乎都不是一則而是一遍,而要一遍,似乎還是懷念"華視新聞雜誌"那樣的平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