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工作.做工.人
2021/08/31 10:02
瀏覽7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前年五月,在影劇《做工的人》播出前一年多,在讀創上也曾遇上過文本,不過並沒能看上幾篇,而播出前雖也曾遇上預告,但也僅僅看了二十幾分鐘,都不知道是否是某種似是孰悉,還是不夠孰悉,還是開頭較希冀大眾廣延帶點藉點幽默的部分,在一天的疲憊中感覺有些過「丑」,缺乏某種往下觀看的勁道。

也不記得播出到第幾集了,以前一起工作過的領班,說他的堂兄又接了個鍋爐儀錶配電的工程,上桃園去拉了幾天線,前一個月也去了幾天,而在那些電焊的硝煙中,一個午休時的便當時間裡,一位鍋爐廠商年齡上與我差不多的監工,曾向那群電焊工班夥伴們提及了這個影劇,但他那「很好看!」的形容,似乎對他們也僅是些突兀,甚至帶些莫名其妙,也沒能起到迴響,而那群據說與他們公司合作多年的電銲工班,或可能也都還不知道有這個影劇吧,而他似也只能尬尬的就打住了!

不知道是否注意到過他那帶有「很好看」的「被感動」的容顏一瞬,也提醒過自己有時間找出來看,不過接著也不曉得忙甚麼,還是中秋節前的一個盲腸炎手術後才想了起來,而又上讀創點擊了幾篇,但似仍找不到那位監工的被感動,因此也改上「youtube」尋訪,也仍未找到那種被感動。

前些年上「youtube」,主要是看大陸中央台的「社會與法」節目,至於這是否帶些年少時戰士教育影響下,關於缺少「法觀」與「社會觀」下,對「概念」世界有諸多錯誤認識的遺憾,就不得而知了,特別是一個「庭審現場」的節目,而那或也糾結著也觸動過的李家同先生曾說過的「多讀判決文」,與《瘟疫》中見到過的一位「法官」與「十七歲的法官兒子塔霍」的父與子之間吧,但或是搜尋過「做工的人」,大數據有時會冒出些提醒,是有一天遇見了一篇關於結尾的描述,一些關於「阿欽」的描述,才遇到了線索點到一篇〈走水路〉,才又再買下了紙本書的,但那或又已是一點自己對阿欽角色命運的感觸,及一點也纏病多年後過世的家父,在對於病老與健康死間的感想及矛盾了。

至於「眾生」與「壽者」的「你我他」與「人」,以及「雜」與「中」的「長」與「增一」,關於思辨的「生」與「命」於個人應該仍有混亂,雖然年過五十都好多了,而從這些也不知道怎的想起了年少時,曾遇見的《錯誤的第一步》與《千山外》(註),當時別說是李遠哲先生了,雖出生在新竹,但偏鄉的環境,及也非知識份子的家庭,別說史作檉先生了,是連辛志平先生都沒聽過的,至於「立青」與「遠哲」的「工作是什麼」與「人是甚麼」,感覺上仍想不太出來,或者吧,「知道甚麼的侷限」與「應不應該的取與捨」,在「不知道什麼」與「在某種環境中的已被取與被捨」,也都快不知道「自」是甚麼甲乙丙丁,「己」又是甚麼庚辛壬癸了。

倒是後來也聽見那以前的領班說起,說他堂兄那幾場鍋爐儀錶配電的工程完工後,因預估工數與實際工數間的差異,竟然還曾被要求砍價,至於後來協商結果如何,就不知道了,那多數歸因於他堂兄那都工作了二十幾年,在那家公司也有過幾十場鍋爐儀錶配電的老師傅,至於「風險的評估」與「做得越久領得越多」間的技術與實質間,「安逸的希冀」與「活得越久領得越多」的保險及退休時間市場裡,或者「如人飲水」仍還不夠吧,也得如如「哪裡工」與「哪塊地」及「哪裡比」與「哪塊達」吧,而在城裡人與勞動中的人的「勞動」與「後屈」裡,「高高」與「在上」在「一視」與「同仁」下,就不知是較不具情與感?還是具備了情與感就難以「同人」了?至於那就不知道是誤解了道?抑或是扭曲了知與道的進程的了?

至於年輕到年長到年老,對「情財仇」與「黃賭毒」中的「情黃」、「財賭」、「仇毒」的概念,在濫用與諱疾間,就不知道那是一種體解大道的差異問題,還是醫療費用與醫師關於醫道本位信仰素質的問題了,而無上與無下的平等間,又還需要怎樣的等引,關於「觀見圓明生愛慕故」的欲界中,關於販售「假圓明」的又是哪種毒販,那與抱團在缺乏大道的「無上」的人間浮信虛望,又是何者才更是真正的販毒,就又更模糊了起來,甚至讓我矛盾起在二十三歲時就遇到過的E佛洛姆的「工作」與「愛」的信念,而宇宙村與世界城、世界村與宇宙城間,就不知道何者是見人,何者為見智,何者為超二見,何者為超子地,何者又才是超二見、超子地的真正建置了!

當然的,關於在中醫中硝石也可入藥,似乎是十七歲時閱自《京華煙雲》,那是學商的家姊出外念書攜回的,至於那病入膏肓需要用到此藥的人,一時間竟想不起來是誰,還是從曼娘的沖喜老公,經亞、蓀亞轉了好幾轉才想了起來,而也許是阿欽的關係,不知為何也想起了一位販過毒的牛小姐,及他那與經亞的婚姻,而雖然想從木蘭、體仁的父親曾向他說的話再多轉幾轉,別太依賴維基百科,但是怎麼想也仍是想不起來,查閱後又才發現,雖然四十好幾時又再請購了次,那時是看了段重播的連續劇,但感覺怎麼跟印象中對不上,後來似乎是印象沒錯,就不知道是戲劇做的改編,還是中英文版本的差異了,當然的,這次的查閱似乎也發現,那放在一個人物表的第一個名字是木蘭、體仁、莫愁的父親,似乎對於那個「思安」以前也沒有存過心,而不知為何還想到那思安與居安的差異,但似乎又覺得那種冥想太過了些!

註:一部是受家庭及時代環境影響,所受教育缺失的浪子曾誤入歧途後飽受人間冷暖的故事,一部是言情小說,敘述一個「來台大,去美國」年代末,留學後就對新婚妻子負情的故事。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懺悔.
下一則: 浮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