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荒腔走板的反服貿輿論——台灣的社會出了什麼問題?
2014/03/25 21:53
瀏覽2,278
迴響8
推薦19
引用0

三一八平地一聲雷,突然學生佔領立法院。我想,很多人的反應跟我一樣,會覺得「怎麼這麼容易說佔領了公家機關呢?」好吧,既然佔領了,接下來的問題是,這合法嗎?

        台灣朝野上下,都為自己是個有水準的民主國家而沾沾自喜。既然是民主國家,抗議遊行集會都有法可循。而確實十多年來,就算是轟動國際視聽的「三一九」事件或「紅衫軍」事件,人數之多,時間之久,群情之激烈,都沒有發生佔領公家機關的事;這不是台灣人一直引以為傲的事情嗎?所以,佔領立法院,確實令人錯愕,很多人都覺得輿論理當批評。

        然而,出人意料的事,輿論幾乎一邊倒的支持。許多名流學者教授乃至大學長,紛紛表態支持學生,都沒有人指出佔領立法院是違法的。當然,學生受到鼓舞,情緒高昂,人越聚越多。

        照理,政府當執行公權力,將學生驅離立院。但在「媚俗」、「討好」的政治風氣下,誰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呢?加上立法院也不屬於行政機關,立法院的主事者不提要求,行政機關也不好多事。而眾所周知,立院王院長與馬不和,想要藉此出馬洋相也未可知。

        對馬總統而言,這事也未必難辦。學生要求「踹共」(出來講),馬英九只要說:「你們佔據立法院是違法,我身為總統,不能與違法的團體對話。如果你們撤出立院,互凱達格蘭大道集會,我一定與你們對話。」這樣說,義正辭嚴,立場穩當,學生不從,恐也很難站的住腳。

        可惜,我們這位總統,以懦弱無能出名;他不敢這樣說,更不敢這樣做,只敢躲在總統府裡開個記者會,連記者提問都只願回答三個。(馬為什麼這樣做?我猜,他是沒準備好。這位帥哥總統,除了愚笨懦弱,又以「不進入狀況」出名。)這樣,學生佔著立院更像是天經地義了。

        三二三,又出人意料,學生中的激進分子闖入了行政院。這下子事情可鬧大了,很多人都覺得激進學生真是壞事,授人以柄,輿論將會轉向。就連大聲挺學生的「九把刀」也大聲怨嘆,「不怕神一般的對手,只怕豬一般的隊友」。顯然覺得闖行政院是一招臭棋。立院的學生領袖也十分錯愕,緊急會商,似乎有意切割。總之,沒人認為這是對的。

        晚上,警察驅離的行政院的學生。過程媒體全程轉播,算不算暴力,大家都看得到。

        然而,第二天的媒體,居然湧現了攻擊警察使用暴力的聲音,台大校長發表聲明,希望政府與學生理性溝通,完全不提擅闖政院之嚴重違法。到第三天,這個聲音就越來越大了,媒體舖天蓋地指責警察使用暴力的聲音,挺學生的學名流越來越多,學生闖入政院就像沒有發生一樣,沒人提了。原來媒體報導的帶頭學生魏揚,搞了半天,原來是誤會一場,人家是去維持秩序的,所以免保請回。那裡是誰帶頭的呢?沒有人追究。

        挺學生的聲音越來越大,各校教授紛紛力挺,說江宜樺本來是自由主義學者,現在成也「自由鎮壓主義」,有的教授義憤填膺,說吃不下睡不著,想到學生受的苦,就不能原諒這個獨裁政府。有個知名的作家說,學生到行政院上個廁所也不行嗎?還有人說國家都要被賣了,闖進行政院又怎樣?再不救國,就晚了。

   事情大概就是這樣。還有種種令人瞠目結舌,匪夷所思的言論,大家在網上都看得到。

  學生的反應不足為奇,將心比心,在我們年輕的時候,若有這樣的場面,那個不激動?不躍躍欲試?(誰管議題是什麼?)但令人驚訝的是,台灣的媒體、校長教授、社會名流,怎麼會如此的荒腔走板?

 仔細想想,有幾個原因。對與不對,請大家指教。

第一、馬英九的懦弱無能,在台灣已造成一種現象,就是誰不罵他兩句,吐他一口,誰就是白癡。    大約馬英九像個受氣包,窩囊的感覺讓人覺得不罵他幾句不解氣。愛之者恨鐵不成鋼,要罵。恨者之就不必說,反正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此時不罵,更待何時?一般人則有樣學樣,看了就有氣,不罵白不罵。做人要做到這種程度,還真不容易。

馬英九的性格實不宜從政。他不與任何人結盟,不與人分享權力。除了親信不信任別人,所有的黨內大老、要角、實力派…,都一邊涼快,以致國無老成人,緩急之際無人可相依。而他個人能力又不強,凡事也不能親力親為,經常不能進入狀況。

他不信任同黨朋友,對反對黨卻頻頻獻媚,雖屢遭污辱卻不改其志。往好處想,他是一心一意要感化敵人;往壞處說,則只能說是政治低能兒。他想拔除王金平一役,讓人看破手腳,完全是個政治白癡。

所以,「反服貿」一起來,所有反馬的勢力也大集結了。原來的戰友,如某著名評論家、黨內幾個大的政治家族,原來挺他的某哲學系教授等等,不落井下石就是寬大為懷了。

 第二、更重要的是,馬英九沒有任何的政策論述能力,不但馬沒有,整個馬團隊都沒有;不只服貿沒有,馬的任何政策都沒有。沒有論述能力,顯示出馬的致命傷:沒有理想。馬的政策核心是「不獨不統不武」「以台灣為主,對民眾有利」。「不」字當頭,不要這不要那,那麼你的國家方向是什麼?施政理想是什麼?「以台灣為主」是句廢話,(別的地方你管得著嗎?)「對民眾有利」則是典型的功利主義,問利不問義,沒有「義利之辨」。果不其然,服貿出問題,問題就在於民眾不要你的「利」,人家懷疑你的國家方向,人家問的是「義」。馬英九不敢開大門走大路,不敢正面迎擊台獨(也沒有這個能力),不敢亮出「中華民國」的堂堂大旗,討好台獨的結果,只能把所有的解釋權拱手讓人,讓人牽著你的鼻子走,說你是什麼你就是什麼,不是也是。

        服貿的問題,說到底,就是全社會「恐共」的一次總爆發,也是對國家定位疑惑的總反映。對此,台獨給了一個不切實際的假答案,馬英九則完全拿不出答案。說到底,就是「統獨」問題是繞不過的。馬英九以為可以繞過,很多台灣人也以為可以繞過,但事到臨頭,「恐共」被煽動,發現還是繞不過。馬對此只能束手,馬團隊只能乾瞪眼。

        這是台灣最核心的問題,答案在那裡?很少人說得上來。不客氣的說,我可以完整的解答。但此文就不細論了。總之,民進黨給了一個「假答案」,阿扁也承認「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然而,「假答案」總還有個答案的樣子,可以迷惑人於一時,勝於什麼都沒有的「空答案」。馬英九以為可以繞過,結果,「空答案」當然拿不出任論述,民眾更為不安,恐懼的幽靈在台灣上空盤旋。

 第三、台灣的媒體與政治風氣日趨敗壞。大家都聽過一句名言:「自由自由,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之。」這正是當今台灣的寫照。

        先說媒體。台灣的媒體,原先承繼了大陸時期的傳統,好歹還是「文人辦報」,有它的理想性。自從香港無恥商人辦的「蘋果日報」攻台,全台媒體淪陷,無不「蘋果化」。蘋果媒體,就是把民眾預設為自私自利的弱智者,打著「追真相」的旗號專門訐人陰私,結果就造成閱聽大眾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任何高貴的東西;最後導致的必定是價值虛無主義。然後,蘋果再以「色情」「暴力」(所謂的裸體與屍體)的感官刺激來填補你的價值空虛,這不正是把毒品當補品吃嗎?蘋果的文字一律「短平快」,他不要任何長篇,有深度,需要咀嚼體會的東西。他以圖片為主,(沒有圖就用電腦繪圖),快速刺激你的感官,達到「聳動」的效果。它極其誇張的方式不斷告訴你,這個可能會害你,那個又多收了你的錢,…它挑動讀者的貪慾與恐懼,它拒絕持平的分析與寬容。

        我不否認,蘋果在發現、蒐集與整理資料上十分用心,有獨到之處;但整體來說,它是十分淫邪的。

        在一個自由的社會,有這樣的媒體不足為奇,也不必大驚小怪;英國也有以狗仔出名的太陽報。但問題是,泰晤士報不會像太陽報看齊,但所有的台灣媒體,都向蘋果看齊了。台灣媒體幾乎蘋果化了,一味以低水平的內容(高水平的技術)來討好閱聽人,長期下來,您認為這個社會還能容得下多少理性的聲音?(蘋果之恐怖,還在於它出版免費的捷運報,直接長期污染搭捷運的年輕人之心靈,降低他們的智商。)

        電子媒體,蘋果化的更嚴重。台灣的電視新聞還能看嗎?「寶傑」、「立剛」是什麼品味,生活在台灣的人都明白,就不再多說了。

        為什麼這樣:因為這樣的媒體,沒素養的人固然要看,有素養的人邊看邊罵,但也未嘗不看。對媒體而言,只要你看就好,至於你罵不罵,我其實並不在乎。我也知道我爛,但沒關係,只要你看,我就賺錢。

        再說政治。台灣的民主政治,若要說有什麼特質的話,恕我不客氣的講,一言以蔽之,就是「哄騙政治」。自李登輝起,就是哄騙的手段應付一切問題。哄騙的終極對象自然是選民,有選民就有票,其他都是假的。和媒體一樣,他們預設所有選民都是自私自利而且弱智的,所以口號、表面文章(那個縣市長不放煙火?)討好選民的政策漫天飛舞,不要任何深度的或長遠的東西。不斷的討好,不敢講真話,不敢得罪人。這是「向下看齊」的政治。甘迺迪的名言:「不要問國家為你做了什麼?要問你為國家做了什麼?」那個台灣政治人物敢這樣大喇喇的教訓選民?流風所及,不只政客討好選民,連老師也要討好學生。在這次「反服貿」中,真是表現的淋漓盡致。

說來慚愧,敝人也在學校中混口飯吃。學生拿者報紙問我:「老師,你看,警察打學生,可惡不可惡?」我只好「哈哈」乾笑兩聲。開玩笑,期末他還要打我的分數,分數低了我的課就要被拿掉了。我只要講專業的東西就好了,犯不著為這與專業無關的東西開罪學生。

由媒體與政治帶動,整個社會風氣如此,也難怪台灣大學校長的表態是如此的「兩邊不得罪」。更可悲的是,大家似乎不以為怪,還自我感覺良好,大言不慚的要人家來學我們。

我能想到的,大約就是這三點。而我最感嘆的是,台灣社會失去了發自內心的價值信仰,於是黃鐘毀棄,瓦缶雷鳴,各色各樣的讀過點書,喝過點洋墨水的「知識分子」紛紛跳出,上竄下跳的胡說一通,前言不對後語,胡扯亂扯,然後大家隨聲附和,儼然天下真理在握了。像這幾天,平常高呼「程序正義」的知識分子,不再提程序正義了,只要「反獨裁」(誰獨裁了?)「愛國」,目的正確壓倒一切,闖闖行政院有什麼不可以?平時「民意」至上,現在「我就是民意」,不用任何驗證了。平常以台灣的民主為傲,現在說台灣是個獨裁政府。平時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現在說台灣人太順從,奴性太重,衝擊行政院就是要喚起台灣人的正義感…。講話的不是社會學博士,就是政治學大師,一下引馬庫色,一下又來阿圖塞,高來高去,義正辭嚴,滿腔熱血,一臉正義,…你還能怎麼樣呢?

我希望有心人,能把這幾天各色各樣社會知名人士的言論蒐集起來,留下記錄,讓後人知道,知識分子可以墮落到何種程度,我們的社會可以荒謬到何種程度!

有誰推薦more
迴響(8) :
8樓. 三藩市
2014/04/06 22:36
這次事件,主題不是很正確,可是作為很緊湊,一步接著一步,好像作過沙盤推演,或者幕後有組織領導,一群互不相識的學生,只在網路召集下,能夠連續十幾天維持,物資的供養源源不絕,幕後必定有人。讓我不禁想起烏克蘭的革命,幕後有歐美的網路操控。這一次的作法,就是想激起流血事件,製造出烈士,激化對立。幸好政府處置得當,一再軟性讓步,沒有製造烈士。不然就上歐美日的當了,現在繼續和諧處理,師久兵疲,柔性處理,終究有美好的結局。當然外國勢力的繼續興風作浪,唯恐台灣不倒楣,是我們大家要注意的。但是我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唯恐別人國家不亂的,必然自己國家災難頻仍,自貽伊戚!
7樓. 三藩市
2014/04/06 22:17
國之將亡,必有妖孽。
6樓.
2014/04/06 20:56
一語中的,大文應廣為流傳,糾正人心.
5樓. blackjack
2014/03/27 20:04

船正在沉的時候,一般都是極其混亂的

4樓. 徐百川
2014/03/27 18:32
評論精到,闡述傳神,心態事狀生動畢呈。
3樓. 光復
2014/03/26 07:22
這種時候才能看清一個人的本性。
2樓. seagull
2014/03/26 01:36
胡幼偉、唐湘龍、董智森,是反對學生胡來的。李家同大約也是。
1樓. seagull
2014/03/26 01:23
為什麼他們都認為「應該革命」?為什麼他們都不相信在台灣的民主體制內解決問題?台灣的民主是假的嗎?素來是那樣地以民主為傲?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