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心海深處,一縷清香
2016/06/07 12:06
瀏覽8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鄉村的夜格外寧靜,沒有昏黃的路燈,沒有汽笛轟鳴,在這樣祥和的夜,偶然與一本書相遇,像是知己,原來這世間還是有很多書值得品讀,還有很多情感值得擁有,莫名的心生感恩。
  這兩日閒居小院,看書畫畫喝茶,日子倒也清淨。花開花落,歲歲年年,於時光的琴弦外,聽一縷清音,於蓮花深處安眠,只願流光不負歲月靜好。
  淡淡的季節,安詳的村莊,一縷炊煙嫋嫋升起,像一幅流動的山水畫,素淨的辦公室傢俱畫面如這平靜的生活,如這淡淡的人生。草木無言,生命裏太多的起承轉合,潮起潮落,我們總在時間與空間裏錯過,或許正是有了這樣的不完美和遺憾才讓我們懂得生命裏的美好和厚重。在這個寂寥而單調的日子,庭院裏無花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閉上眼卻又總能聞到一股花香,淡而悠遠,仿佛來自心海深處。
  記得是誰說深愛著白玉蘭,一種在初春時開放,又隨即在春季凋謝的花,潔白如玉,輕靈而自由,清高而不自傲的開在枝頭,每一朵都深情而孤獨的盛開,每一片又隱忍而孤獨的凋謝。初遇白玉蘭時有一種驚豔,攝人心魄的力量。枝頭的在盛開,地上的衰敗,一邊盛開一邊凋零,說怎樣的一種殘酷和隱忍,又是怎樣的一種大度和寬容,讓人不由得心生憐惜,深深的疼愛。即使孤芳自賞也不負了流年給予的美好時光。始終相信若有緣相見,你也一定會喜歡那一個個如玉蝴蝶般的小精靈。
  白玉蘭,有一種義無反顧的力量和出世的美。對它的憐惜也是對世間所有為愛執著如玉蘭花般的女子的疼愛。一直希望,每一個善良心中有愛嚮往美好的女子都能夠被上帝疼愛。
  也曾經期待,某一日有一位溫厚的男子不遠千里從遙遠的南方小鎮帶來一朵白玉蘭,輕輕的別在青絲之上。我不貪,一朵就好,真的,只一朵就好。
  在太陽西斜的傍晚,感受那一抹溫存,沒有夏天的灼熱,我喜歡這淡淡的溫情,總覺得在這浮躁的人間,太過於激烈和火熱的東西不會長久,而淡淡的溫情則可以在日子裏恒溫,心如初,情如初,淡淡的。如同這個冬日閒居在家的日子,隨意的糖尿眼翻書,隨心的寫字,偶爾看看遠方,偶爾想想他。
  冬日晴好,廣袤的大地,綠色與灰色相間的田野,行走其中別有一番思量,一個是新生一個是衰敗,像你你我我,曾經的我們,後來的現在,都抵不過易老的時光,然而在我們老去的同時,經驗和閱歷卻在增加,無所謂得失,都是生命正常的蛻變。碌碌紅塵,很多質樸的品質和精神都在以一種看不見的速度在人群裏消失,時常提醒自己,不要被事物的表面盅惑了眼睛,迷了心智,要用心去明示,用看眼睛看不到的東西,那才是事物的本質。心海拾零,用心去感受去靠近。
  回家的路上看見一只冬鳥,在麥田上空沉重的飛翔,仿佛生活的擔子壓彎了脊樑,仔細看時發現鳥兒的嘴裏叼著一根樹枝,不由得感歎,鳥和人竟是如此的相似,為了塵世的一個家,一個避風所,一個棲息的地方,在生活的縫隙裏苦苦的掙扎,這一切都是心甘情願。不猜忌,不抱怨,所有走過的路所有打過的賭,願賭服輸。一顆心,淡淡然,安安靜靜。
  在老家,媽媽說,別什麼事都發表到網上,心情好與不好都被別人看到了。仔細想想,的確如此,一個人的悲喜,一個人的苦樂自己知道就好。然而此生註定和文字有著不解之緣,文字是我釋放心情,釋放靈魂的一個出口。我自知,人眼睛看穿的不過是表面的文字,許多未說出的心事只獨自妖嬈。
  那些禪意的文字可以靜心養神,然而哲學卻可以讓人直面生活,不再那麼恐懼,其實一切的一切並沒有想像的那麼可怕,偶爾向生活妥協是為了讓生命和靈魂更好的皈依。安靜的生活,以一種不得不沉思的靜默禪定,始信終有一日會開悟。
  日子就這樣濃了淡了,聚了散了,走著走著便累了,倦了,泡一杯清茶,寫一句情話,折一枝玉蘭花,讓心事告予它。
  風吹過那些年少的夢,還有一起憧憬的未來,來不及一起實現,無法陪你同行,只能在寂靜之時在心門外為你彈一曲無名的歌,輕輕的哼唱,只願那一縷清音能帶你到甜甜糖尿眼的夢裏。
  我把一顆心安放在蓮花深處,輕輕薰染。端起桌上的茶,輕輕的啜一口,涼涼的,微微的笑,涼了又何妨,在我的心海深處不正有一股暖流在緩緩地流淌嗎?帶著淡淡的玉蘭花香。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此生相惜,來世相遇
下一則: 吃多大苦享多大福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