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伎的思考到女性思維...〈一〉
2021/09/03 13:03
瀏覽57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清晨漫步時,耳機裡的這首歌-----一首不清楚自己何時隨便下載的歌曲;

歌詞裡有這麼一句:「你說,如果下輩子我還記得妳,我們死也要在一起。----」;

哇,我心一訝:「雖然是歌詞,但畫的好一個大餅啊!

儘管僅是歌詞,但相信這芸芸眾生男女,定然曾經有許多人有說過這樣的話語;

這些人,在空中畫了這樣的大餅,給對方一種自己是愛他但被迫於形勢,乃是萬分無奈的來世的「愛的誓言」。


這首歌,不自禁的,使我想到中國千百年來的女性地位與女性自己本身的思維。


我從中國古代封建男權社會開始想起,倡伎的存在很早就有,尤其唐代以後的倡伎,還有其嚴格的分類與等級制度,分宮伎、官伎與家伎,而只要條件夠,不論是王公貴族,或是士人,就連商人或一般人都可以蓄伎,就好像是蒐集珠寶財物或藝術品一樣,甚至在唐前常有人以自己養的伎女去換馬匹;
由此,可以明白,這一群群的女人,他們的個人權益和需求,就很少有人會考慮到或想及到,更別說是她們的內心世界了!

 如果謹嚴來比較的話,那麼現在於影劇界的人,就是過去所說的「優伎」;

在過去,那些優伎,其實都具有一些才華與藝術能力,比如有的詩歌寫的好,有的歌唱得特別好,有的會表演,有的很會跳舞,但一定都會至少一種樂器以上,甚至只要有詩歌,馬上就可以自己譜曲唱起來。
比如白居易身邊的伎,在其詩這麼稱讚:櫻桃樊素口,楊柳小蠻腰。」;
樊素善於唱歌,有一副好歌喉,而小蠻是一個舞蹈家。

而現在的影歌劇界?

其實早期有不少人,是有一些才藝與受到一點尊重,但現在的藝人,給人的感覺是「不學無術」只要身材或長的好看就可以了;

但若要比說,則現在藝人運氣好的,命運還不算差,有的也嫁到好人家;
但在古代,絕大多數的倡伎的命運與際遇,卻是相當可悲的!
也因此,才有白居易〈琵琶行〉裡那老了嫁作商人婦的悲戚心理的書寫。

但是,此處要說的,不論古代或現在的優人,他們的社會地位,嚴格說來,還是不高的!

比如一個優人,若是早期以脫而出名,即使後來她再怎麼努力的以演技,以自己優異的表現證明,以求彌補早期為出名所做的犧牲;

但是,若要論及婚嫁,則必然受對方長輩所拒絕,而無法得到美滿的姻緣。

為什麼?

中國人千百年封建思想,無論在什麼社會,個人感情總敵不過社會的力量,不論與優人多麼真摯的情愛,愛的力量有多強大,哪敵的過輿論的壓力,及愛情在男人只是附屬品的傳統男性心理思維與自私心理?

所以,當我懂得杜牧的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才體會史家評他「輕薄無行」的貴公子習氣的不公允。

至少幾乎所有古代男性,甚至是現在也是如此;
出入青樓與藝人之間的男性,必定多是癡情者稀寡,而薄倖者處處皆是!

而杜牧自己知道反省,也敢說自己如此;
其背後,有其無可言說的冷靜與理性,他能超脫與讓自己始終不陷於無益、無望的情網,這需要多少的深情與智性才作得到呢?
所以,才有「多情卻似總無情」的深意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