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格主公告
雲遊數年今始歸。城邦部落舊換新。
閒思偶得隨筆寫。繁華汰盡見真心。

"士不可不弘毅 , 任重而道遠。"
發表新留言
留言 (200):
2014/09/23 11:38
 Image
2014/09/16 15:41

給莎拉:

那一篇有一些外在考量,不得不刪除。但是我們的討論不應該列為刪除之內。所以貼在此處參考。文字屬於妳所有。

我回應的文字,無法避免批評余光中這首詩。批評無惡意,也無惡言。我自己根本寫不出甚麼好詩。余先生的詩,我認為還有精進的空間。提出這些空間在哪裡。我想,就算余先生本人看了,那也只是意見罷了。無妨!

讀您的文章及回應,不禁想到"直心是道"這句話。您確實是真心人、直心人。謝謝您留言為我解惑。莎拉2014/09/21 12:20 回覆
2014/09/16 15:36
莎拉寫:

2014/09/15 12:22請問您如何看余光中先生的詩作?

您覺得余光中先生這首詩是否合乎您對現代白話詩的期望?




等你,在雨中          作者: 余光中


等你, 在雨中, 在造虹的雨中

蝉声沉落, 蛙声升起

一池的红莲如红焰, 在雨中


你来不来都一样, 竟感觉

每朵莲都像你

尤其隔着黄昏, 隔着这样的细雨


永恒, 刹那, 刹那, 永恒

等你, 在时间之内, 等你, 在刹那, 在永恒


如果你的手在我的手里, 此刻

如果你的清芬

在我的鼻孔, 我会说, 小情人


诺, 这只手应该采莲, 在吴宫

这只手应该

摇一柄桂浆, 在木兰舟中


一颗星悬在科学馆的飞檐

耳坠子一般的悬着

瑞士表说都七点了 忽然你走来


步雨後的红莲, 翩翩, 你走来

像一首小令

从一则爱情的典故里你走来


从姜白石的词里, 有韵地, 你走来


***********

馮濟灝回應:


回莎拉


我讀此詩三遍,無法有甚麼感受。問題在我,不在余光中。我無詩心,無法否認余有詩心才寫詩的。


談談格式(Form)吧。這首詩可以算為白話詩。原因在這裡:他分成好幾段(Stanzas)。每一段的行數大致上是一致的。每一段的最後一行的語法也大致是一致的。這樣就形成了韻律。每一段最後一行的字數也有多處是一樣的,這樣加強了韻律感。本詩無押韻。本文也提過,沒有押韻並無關係。相對的,我們看到很多流行歌曲,每一行都押韻,不管押出來的字含意精確與否,那是很糟糕的。我稱為押韻疲勞,和金屬疲勞差不多。


至少余光中這首白話詩可以稱為詩。他在中華詩詞與歷史中找靈感,也下了功夫。所謂隔行如隔山。余光中比起很多寫詩的人,在古典中文上強很多。晶透方面還有進步空間吧。本詩提到姜白石的詩韻與木蘭舟。木蘭舟曾出現於姜的詞中,我認為余光中寫此詩時,心中有姜白石的詞。只不過中華詩詞在於--透,他還可以更下功夫。或許我們能看到他寫的新詩散發了古詩詞的韻味。那就是晶透了。這種功夫不容易!


此外,余光中使用的語法不完全是中文的,很多都是英文語法。這方面,他還有錘鍊的必要。對照徐志摩的新詩,可以看到徐的語法比較沒有英文語法。白話文有英文語法是難免,不能搞太多了。畢竟,這是中文。要想精進白話文,我推薦多讀明清小說,那些小說都是白話寫的,沒有英文語法。

雞蛋中挑骨頭,挑出這根小骨頭!

謝謝您的見解,這一來我以後讀新詩時或可以此原則來分析。現代詩似乎多偏向散文詩,可能是由於作者與讀者的古文造詣都大不如前之故,於是再也無法以簡練的文字呈現深廣的心靈世界。

我讀新詩一向是憑感覺,其實現在有些流行歌曲歌詞也像詩,着重於意象的呈現。中國字實在奇妙,有時幾個字句的組合,就能引人進入另一個空間。

莎拉2014/09/21 12:15 回覆
2014/05/29 10:12
Friendship Images
2014/05/08 10:16
Chinese Mothers Day image
2014/03/05 08:37

給莎拉:

由於我們談到歷史教科書該如何修正的問題。我提到文化史的寫作概念。那會是一個比較正確的作法。台灣歷年從大學或更高層的歷史研究學校或機構畢業不少人,我們不禁要問,這樣一種近乎通識的史學概念,怎會沒有人提出來呢?此外,發生了七八十年的二二八事件,分明是台灣史上重要的歷史事件,為何搞到現在還在一群人鬧著要真相呢?早就該研究清楚,並把日本,荷蘭等在台灣屠殺都寫在台灣史中了。

其實,我近日寫紫姑神的故事,說的是故事,是靈異。我想妳也讀讀看看。那裡面就有文化史,涉及面照樣很廣,有中華社會的信仰源流,有召神的歷史與神話形成,也有紫姑神本身的歷史,與南宋科考文化等等。同時也談詩詞文化。文化史並非是很容易寫的。讀了紫姑神的故事後,我們也會有些收穫的。我動筆的人,這兩天寫這東西,寫著寫著心裡都有充實感。

妳就從這個角度來思考台灣文化史該是甚麼模樣吧。

特別留言在此。妳對歷史書的問題,同時也激發我思考這個問題----歷史知識到底該是甚麼。謝謝妳的激發,不然,我不會取理清頭腦去想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