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愛過,所以慈悲;懂得,所以寬容。
2011/06/22 00:01
瀏覽3,928
迴響16
推薦253
引用0

 撰文:段玉瑩 圖文所有,翻拷必究

     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致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硃砂痣。-張愛玲  

     

2000年千禧年春節後的香港中環,匆匆而過的行人急著歸家,屬於旅人的夜才剛上枝頭,站在天橋上望著閃閃發光的HSBC大樓,拿著像機捕捉香港最美的夜景....。

小姐:「請問您會說普通話嗎?」

猛然回頭,那是一位男子:「OK!沒問題。」

他說:「請問君悅酒店怎麼走?」

愣了會兒:「啊!抱歉,我是觀光客,您可能要問香港本地人。」

你驚喜的臉泛著光:「不是內地來的吧?台灣人嗎?」

我笑著點頭。

我們就在天橋有一搭沒一搭聊了起來,你來香港洽公,而我只是自由行的觀光客,我們都來自台灣。

你說:「反正對香港都不熟,我們合搭Taxi到蘭桂坊?」

傳說中的蘭桂坊充滿異國風情,你我只是沙塵中的偶遇,沒有預設目的,卻聊得很投入...。

從來不看新聞的自己,這才驚覺,原來你是國家單位崛起新星,妻子在商界赫赫有名,一對兒女在美唸書,而我只是毫不起眼的三流作家。

你有著一頭灰白頭髮,在我的眼裡,是極富成熟魅力的男子,學識淵博更是加分,雖然長我八歲,風趣幽默縮短彼此陌生。

深夜的蘭桂坊客往迎來,時間不知不覺在熱鬧喧囂而過,隨著酒精加上哈欠連連,你開口:「走吧!回去休息了,明天還有事要忙,謝謝與妳相遇。」

各自招了Taxi回飯店,窗外的美景呼嘯而過,後頭叭叭聲讓司機忍不住停車,遠遠的你跑過來敲著窗子,遞給我一張名片:「忘了問妳的名字,可以留個電話給我嗎?有機會請妳吃個飯。」

傻傻看著你,那是一張充滿期待的眼睛,沒有考慮的從揹包掏出紙筆,留下聯絡電話。

你揮著手道再見,Taxi消失在夜空中。

       二天後的傍晚,在尖沙咀維多利亞港岸邊看著船來船往,手機響起,那是未顯示號碼:「喂!哪位?」

那頭興奮的聲音:「妳還在香港?我聽見手機響的是漫游的聲音,我是XXX。」

有點意外,愣了半晌:「嗨!我還在香港,明天回台灣。」

他說:「一塊兒吃晚餐?我大後天才回台灣,妳在哪裡?」

沒有太多考慮:「我在維多利亞港吹風,等著看華燈初上對岸霓虹燈。」

他急著說:「我沒事了,加一個我吹吹海風...。」

一個鐘頭後,他真的來了,就在尖沙咀的維多利亞港,倆個人併肩細數到底有幾隻海鷗,從求學、戀愛、失婚、獨立生活....,一股腦兒把前半生全都說了,他只是靜靜的聽,沒有太多插話。

夜幕低垂新春後的維多利亞港夜空劃下驚喜,這個寒冬溢滿暖流,倆個人像小孩般雀躍,一張張卡擦按下鏡頭,就怕錯過。

他說:「非常謝謝妳,讓我重溫年輕舊夢。」

她說:「千禧年的香港新春夜空,燦爛如星河。」

倆人相視一笑,靜謐的享受遇見、走過。

寒冷的夜風吹得她鼻子紅通通,搓著發凍的雙手,忍不住肚子咕嚕咕嚕叫:「我肚子餓了。」

他輕輕牽起她的手一起漫步在夜空下,在狹窄的麵粥店享受香港正宗港式粥品,沒有太多的言語,滑過嘴是新鮮剛出爐的叉燒腸粉,呼嚕呼嚕大啖瘦肉粥,暖了胃;更浥暖那顆早已冰冷的心河。

他很專注看著自己,閃過他的雙眸,亮得讓人無法招架,那雙眼睛有著太多矇矓。

他送著自己回到港島德輔道西下榻酒店欲走還留,他握緊她的手,低頭無語輕吻她的額頭,撇過頭,不能再留,明天以後,就是過客,頭也不回揮揮手。

回到台灣的日子恢復了往日的冷清,偶爾飄過他的雙眸,甩甩頭揮去不能夠,繼續著晝夜不分爬格子,他真的只是過客。

       一個月後,他來電了:「妳好嗎?我是XXX....。」

新店郊區小屋成了他休憩的地方,哪怕只是忙裡偷閒一個鐘頭,只要看看她就夠了。

很自然的,只要是外出洽公,再晚都會回到這裡過夜,擁著她澈夜不停的說,隔天早上輕吻她的額頭悄悄離去。

每次告訴自己:「他已婚、他公職、他有美好前程、情婦不適合我....。」

但只要他出現在眼前,所有的堅定全都敗落在他的溫柔。

這是偷情,在別人的眼裡是如此,但是他們默契的相守,沒有一絲痕跡暴露。

十年的歲月,她沒有刻意數,一切都如十年前的自己,晝夜不分、獨自生活,只是生活多加了個不速之客,他出現在自己的生活中,偶爾又偶爾。

那個夜裡他擁著自己:「我對妳的愛無法用言語表達,這輩子我能給妳的就是一顆心,難道妳沒有一點點委屈?」從來不說,從來不說,任眼淚滑過,只想用最深的吻鎖住他的口。

官職隨著時間增值,不能暴露的戀情愈加沉默,難得一見只能從電視新聞看見他在立法院備詢,那是一張她最不喜緊繃的臉,關掉電視默默等。

他從來不在回家的時候來電,那一個深夜手機響起:「親愛的,我知道妳還沒睡,我只是想跟妳說,就算我不在妳身邊,我都要妳知道我有多愛妳,明天我要出國訪問,妳要照顧好自己。

忍住淚水:「嗯!我知道,快去睡了....。」

他壓低聲音:「過完春節我們到香港去慶祝十週年,妳還是站在HSBC大樓前天橋等我,就像十年前...。」

十年,十年已過,有那麼點悶:「算了,你還是把家小安頓好,到時候再說。」

他聽得出她的不悅:「說好了,等我公差回國,同一天、同一時刻,我要妳在那兒等我。」

嘟嘟嘟,掛電話了,他就是這樣,一直都是這樣,事事掌控,心裡頭夾雜著好多不能說.....。

電視新聞跑馬燈打著:「我國重要官員XXX訪英,心肌梗塞突發病逝,我外交部正與駐英使節密切聯繫中。」

一陣天旋地轉,醒來已不知暈了多久,雙腳發軟爬著倒了杯水,忍不住吐個夠,揪著心痛,捲縮著發燙的身子,發呆看著電視:「這是夢。」

第一次這麼大膽撥他的手機,那是他的隨扈:「是的,XXX長官已病逝英國,近日內會移靈回台,請問妳是?.......。」

無聲掛上電話,呆坐在地毯,原來淚水是那麼的奢求。

你回來了,我獨自去了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靈堂,除了花海中的照片,送往迎來的臉上寫著哀戚捨不得,而我呢?

這條路走的好遠,沒有盡頭,更不想重新來過,從辛亥路一個人踽踽獨行,這才細數十年在寂寞中等候,甚至忘了有多少日子沒見,就當你仍在出國,有一天還會出現抱著我,天亮以後就必需離開我的被窩,我會記得你最後說的:「就算我不在妳身邊,我都要妳知道我有多麼愛妳,妳要照顧好自己。

    一個月後,頂著寒冬,她獨自飛往香港,在維多利亞港為他灑下花海,一個人坐在岸邊眺望回首。

搭上地鐵往中環站而去,站在同一地點的HSBC前天橋,拿著像機等候,望著天橋下人車來往。忽然間,後頭響起:「小姐,妳在等人嗎?」

猛然回頭,倆人互看了很久,他看著一張娟秀的臉卻滿佈淚水的女子;而她看著一個年輕男子,如果不是他的黑髮與年輕,她不禁要抱緊那個身子。

他說:「我是XXX的兒子,父親於年前驟逝,母親整理父親遺物時,發現父親手扎記載,於某年某月某日赴香港,在某時某地和她相約,一定要和她說,這輩子不能夠,下輩子一定要長相廝守。」

她摀著臉慢慢蹲了下來痛哭失聲:「對不起!對不起!」

年輕男子輕輕扶起她:「一切都過去了,母親慎重囑咐一定要來一趟,把父親想說的代表達,以慰他在天之靈。」

她收起悲傷的臉,肅穆對著他鞠躬:「謝謝你母親的寬容。」

他笑了笑:「雖然無法釋懷父親的過錯,也同情母親的心碎,逝者已逝,畢竟我們都愛他,下一站去哪裡?我代父親走過....。」

在蘭桂坊,年輕男子訴說母親在發現手扎後的憤怒,幾乎不能原諒父親的出軌,所有的放下: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微醺下看著掀動的嘴唇,彷彿他就化身坐在面前,一雙淚眼婆娑在心裡輕輕說:「為何不回頭?再看看我,問你到底這是誰的錯?」

後記:

這篇放在草稿區好久好久,歷經三天反覆修改內容,刪刪減減除去太多累贅,我相信沒有人耐心看萬言書,更不想膩在時下最常見的"兩個女人戰爭"。

原文中段以原配情緒反應為多,想想!感情就是這麼回事,何苦將"最醜陋的再炒作",刪去太多,反而讓自己寫的快活。

小三?小老婆?二奶?情婦?自古以來不變的戲碼,始作俑者絕大部份出自男性,身為女人沒有人願意當那個不被祝福的角色。最後就讓張愛玲: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做為主軸。

段玉瑩 筆於 Jun 21,2011’a.m.3:00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5) :
15樓. 無言無怨
2015/09/23 16:28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
14樓. 蕭之華
2012/03/24 12:53
至情至性之文
一,妳這篇<愛過,所以慈悲>,我來讀了幾遍,每讀,每深受感動。唯至情至性之心,方有至情至性之文。

二,***「一個月後,頂著寒冬,她獨自飛向香港,在維多利亞港為他灑下花海,一個人坐在岸邊瞧眺望回首。」

讀妳這段文字,讓我聯想到我<蘆洲翠竹鄧麗君>一文中的一段文字。

***鄧麗君墓地選在台北縣《金寶山》,取名《筠園》。墓園竣工,挑了一個非假日的下午,我攜琴前來憑弔。好不容易等到黃昏,直等到最後一位低頭拭淚的「君迷」離去,我悄然來到闃無人聲的墓前,

涔著淚,為鄧麗君拉了一曲。

不是〈小放牛〉,不是〈訪英台〉,我拉的是〈茉莉花〉。三十三年前,我們就是在這一曲琴聲中相見。現在,也當在這一曲琴聲中道別,算是為她送行。雖然來遲,琴也拉得不怎麼樣。不過,我敢說,她不

會介意,她知我心意。***

三,謝謝妳不時來我網站鼓勵,我亦有回訪。
13樓. crystalsun
2011/07/22 15:06
這中國女子的婉約體念
也太便宜這個男的吧?!
12樓.
2011/07/09 13:38
謝謝分享

雖然個人支持A片合法

但是比較希望台灣的社會

大家要守法

最起碼守法

畢竟都是人

沒有誰比誰的道德高

不同意破壞別人的婚姻者

11樓. 張鳳哈佛 哈佛問學錄 得首獎
2011/07/04 22:48
細 品 依 然 很 浪 漫 ﹗ 外 加 異 國 情 調 魅 惑 ...
 
10樓. 泥土‧‧‧郭譽孚
2011/07/01 20:34
您們的作品都有水準‧‧‧

真不容易,您們的作品都有水準‧‧‧

而且多才多藝,真棒。

泥土敬白


9樓. 看雲
2011/06/27 23:19
浪漫的錯

延續十年的地下愛情未免太久了 ,只能說是浪漫的錯。

別怪我澆冷水,雲姐還是很受感動啦~

有個小地方建議改一下:在「蘭桂坊」的那一段提到「赫赫有名」,另外「不起眼的三流作家」好像漏了一個字。(自己不會寫,只會挑毛病

美眉現在難得出一篇,但每篇都是上乘佳作

8樓. 孫立人的粉絲
2011/06/24 18:08
嘆息!
你的每一篇作品,都有畫面的元素,好美!
讓英雄蒙塵,日後就不易有英雄!
7樓. 金大俠
2011/06/23 10:55
沒有贅字贅語...
沒有贅字贅語,引人一股作氣地讀完…工程師的評語
賀《文繫中華》專欄100期

大俠成語猜謎(十六)
大俠成語猜謎(十五)
大俠成語猜謎(十四)
6樓. 響聲
2011/06/22 17:31
我不是個[男人]

好久沒有回應妳的文章了,因為太美了不知如何回應哈哈

今天看到都是因為男人而引起[兩個女人的戰爭]

[愛過]~主動或被動?[寬容]~施或受?還是不懂

哀!想來我不是個[男人]喔

因為我一直都沒能力引起[兩個女人的戰爭]呀!

大哥,您的確好些時候都沒來了,而我也忙於事務難得發文

您說"不懂".....

解:身歷其境就能知曉。(當然我是隨便說說

◆段玉瑩◆2011/06/22 23:3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