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老榮民的秋天之「小白菜」2009年《我愛酷爸行動派》 【最佳感人肺腑獎】
2008/08/08 00:09
瀏覽4,380
迴響14
推薦77
引用1

2009年8月21日《我愛酷爸行動派》 【最佳感人肺腑獎

撰文:段玉瑩(圖文所有,翻拷必究)

常常有人會問:「你這一生最大的遺憾是什麼?你覺得幸福又是什麼?」,這個題目大到不知該如何形容?

「遺憾」是什麼?因為它就像沙漏,它等不及你看見,已經滴著全在底,就算你把它翻過來重新再來?它已經錯過了曾經存在..。

「幸福」是什麼?它就在指間,信手捻來,終算只是一片落葉、滑過的當下感動,它都是幸福。

「遺憾和幸福」並行不悖,當我感到遺憾;趕緊把幸福拉回來,兩者平衡著我的思維,想哭也想笑,把黑白變成色彩舞動起來,溫馨滿懷。

幸福的創造比遺憾來得太容易了,許多事?該說的我絕對坦白,不該說的?還是帶到天外。

看完下面的「小白菜」自白,她的幸福都在每一個指間手懷,每一顆眼淚都是最透明的珍珠,當小白菜把每一顆珍珠串起來,掛在胸懷閃閃動懷,因為那是她和爸爸最深最深的「愛」,它珍貴的任誰也捨不得搶走屬於小白菜的透明珍珠。

      在小白菜爸爸自願去開「頸椎骨刺」那一天是農曆新年後,他這一輩子的最後一餐在開刀禁食前,小白菜親手包了餃子、和他最愛的小菜,她和小妹就在病床前和爸爸小團圓,三個人還偷喝了點高粱,他還給小白菜說了:「怎麼不多弄點大蒜辣椒..,再給俺弄根大蔥更棒..。」

小白菜和妹妹隔著鄰床布簾小聲唸著老爸:「唷!要開刀的人還這麼挑剔,您這是要燻臭整層病房嗎?」,三個人咕嚕的偷笑....。

那一夜小白菜的爸爸已經無法走路,小白菜的妹妹攙扶著他進廁所,她嘟嚷著說:「讓我來吧!我都這麼大了,您還跟我害羞個啥?」

站在廁所門外的小白菜,只聽著他們爺倆兒還在繼續打官腔,如果他知道以後都能由小白菜們幫著他完成大小便,不用包尿片?他大概也不會再這麼客氣了。

只是心疼他最後一餐竟然是餃子和小菜?

     這一刀把小白菜的爸爸全打垮了,頸椎骨刺沒治定,還給自個兒弄了個全身癱瘓麻痺,插了管氣切,導尿管加尿片,從此只能由鼻胃管進食,那些個灌食玩意兒,了不起就是白蘭氏雞精、亞培安素、白開水加磨好的藥粉..。

那個大巨人變成個任人擺佈的小娃兒,如果他能餓了哇哇哭倒也還好,一個滿腦子清醒的老人,老天爺給了他最大的玩笑,竟讓他有口不能言;手腳動不得,就連翻個身子、抓著癢兒、全身抽筋都叫不出來..。

從開始的不認命,直至他放棄所有的掙扎,他的苦全寫在臉上,他說不出來的,全帶到天上。

這位老爺拍拍屁股走人,卻給小白菜留下太多太多的捨不得,誰都不能跟小白菜提爸爸,小白菜不只翻臉,還會自閉。

幾次的要命奔波,都是小白菜一個人載著他到醫院,瘦弱的她扶著他上下輪椅,扛不動爸爸那個一米八山東大漢,老是把他東磨西擦破皮滲血,小白菜跪在輪椅前呼呼的掉眼淚說:「老爺,小的太笨了,給您弄流血了,賠罪!賠罪!」

小白菜的爸爸總是拍拍她,示意她快快把自己交給義工,去把車停好快回來。小白菜總是用最快速度和著汗水淚水奔馳在每一個步間,她放心不下她的爸爸在那兒等她。

他譟動得讓小白菜非常恐懼,動不動就生氣,氣得又不能表達,小白菜情願他開口罵人:「媽哩個x..」,他愈是生氣,小白菜就愈著急的手忙腳亂,有一回真的搞不懂他在氣啥?

小白菜跪在病床前大哭著說:「爸,我知道我很笨,笨到扶不起您,您別生氣,我打我自己,您生了個笨閨女,咱家就是沒男孩..。」

小白菜狠狠的刮著自己耳光,啪啪響到隔床看護阿姨來拉人,小白菜趴在爸爸的床前,他不氣了,只是他沉默的讓小白菜更心酸。

     小白菜的爸爸在住院那段期間,他最期待小白菜媽媽和她們一塊兒在身邊,氣切後的他很難發聲說話,隨著時日他學會了比手語:「總是要小白菜一直說話,說什麼都行,他要聽到她們的聲音,他最怕夜晚來臨,總是一個人要面對白色的天花板無語。」

小白菜用紙箱板給爸爸做了問答題,上頭寫著:「1.抽筋?2.身子癢?3.想大便?4.耳朵癢?5.喘不過氣?6.想翻身?7.把床床搖起來?8.口渴?9.不舒服?10推輪椅走走?11.想媽媽?12要妹妹來?13.時事?14.青島家裡?15.找護士?16.要醫生?......。」

紙板有三個,上頭畫上可愛的圖,記得小白菜抱著它們搭電梯上樓時,那是一個既有趣又悲傷的畫面。

那一段時間,開口說話便成了小白菜在醫院不停的嘰嘰喳喳,只要一踏出那個病房,小白菜閉緊心房不再說話。

小白菜經常在夜裡演練如何讓明天的說話聲色俱佳,翻著報紙、看著電視,就怕題材失新,她的爸爸會無趣。

每次一踏進榮總,小白菜總要給自己深深吸上口氣,給自己喊上:「加油!加油!小白菜加油,妳爸爸在等妳...。」

那一層層的電梯,二樓、三樓、四樓、五樓,門一開?小白菜開始小跑步,小白菜總是大聲喊著:「老爸我來了..」

有時候說著說著詞窮,小白菜跟著就會哭出來:「爸,沉水貶罵完了,這回該罵誰呀?」

      長長的兩年多,進出榮總換得也只是另一家自費呼吸治療養護院,因為小白菜的爸爸不能自行呼吸,必需仰賴呼吸器維生,他真的沒法回到家裡。

那一年小白菜換了新車,就在呼吸照療院12樓的透明落地窗前,小白菜陪著爸爸坐在輪椅前看著它就停在那裡。

小白菜和爸爸說:「等您出院回家了,我開著車帶您再到故宮、慈湖.....。」,他使了命的點頭,小白菜握著爸爸瘦弱的雙手,窗外的陽光給小白菜好多好多的願望:「只要他能再好過來,只要他能再好過來,菩薩垂憐!還給我爸爸好嗎?」

最恐怖的是竟然碰上SAERS風波,醫療院所封鎖探病,小白菜那可憐的老爸爸就被鎖在那個白色監獄裡,他想小白菜們,小白菜們更想他呀!

     小白菜的媽媽同時也住進了榮總八樓病房,她的媽媽竟罹患零期膀胱癌,小白菜和妹妹瞞著爸爸奔波在同一棟大樓。

爸爸老是指著紙箱上的「媽媽」,小白菜打著馬虎眼兒:「媽媽累倒了,很快就能來照顧看您,很快!很快!」

外傭阿平還是把小白菜的爸爸用輪椅推到八樓,他們夫妻兩人手握的好緊,爸爸在哭,媽媽幫著擦淚:「我沒事,過些天就好了,我就在樓上,我們天天都在一起。」

手術後的媽媽根本起不了身子,小白菜的爸爸掛著呼吸器、揹著尿袋,動不動就吵著要上八樓看老妻。

小白菜一家子幾乎天天都在榮總團聚,強顏歡笑是小白菜的本事,逃生梯的階梯卻是小白菜抹眼淚的避難所。

小白菜的媽媽幾度追蹤病情下,逐漸康復中...。

      小白菜的父親多次轉進出榮總,護士小姐們早已熟悉小白菜一家人,親切的叫著:「北杯,回來啦!」

鬼門關前的進出,這回進的是呼吸重度隔離病房(肺癌疑似開放傳染性肺結核),當醫師和小白菜說著頂多就剩半年,甩開那個令人窒息的N95口罩,讓泊泊的淚水一次滑個夠,小白菜獨自一個人坐在逃生梯前發呆:「完了,我真的就快沒爸爸了,怎麼會是這樣??」

醫師和小白菜說:「他真的想回家看看,妳帶他回去吧!隨時有狀況再進來,心裡要有準備,再也回不去了。」

小白菜和妹妹買上電動輪椅,電動搖控升降病床,還要有氧氣、抽痰機、消毒器皿,外傭阿平早已練就一身抽痰好功夫,她們都等著爸爸回來。

小白菜的爸爸坐在輪椅上牽著媽媽的手,他的心懸念的是好多放不下,兒孫環繞在身邊,可是他總是面無表情,整天要小白菜的媽媽陪在身邊。

他的沉默與無奈啃蝕著小白菜一家人的心,這個團聚倒數計時般催促著最後一班列車隨時響起,終點將會是永生別離?

只有七天,短的只有七天,那個床新的像沒拆封似的,小白菜的新車載著他再度奔向榮總急診室,這次多了外傭阿平幫忙,只是他再也沒有回來。

他最大的遺憾:「兩岸未能統一?兩岸未能統一?兩岸未能統一?......。」

2008年8月8日世界奧運,中國傲首鼎立國際,小白菜看著天空:「爸!您看到了嗎?聖火傳遞著每一個思鄉的心,那一片旗海不再是親娘想我,誰知道呀?我想親娘,在夢中呀!桃花開花,杏花落呀!想起親娘,一陣風呀!親娘呀!親娘呀!」

      祝福天下所有的爸爸及擁有爸爸的人珍惜手間幸福,更在小白菜的父親最大遺憾「兩岸未能統一」,在2008年8月8日「世界奧運」號角響起,這個屬於新時代榮耀的來臨,跨越了所有過去大時代的悲劇。

(小白菜於2008年8月8日寫給她的父親)

附記這首中國民謠乃父親生前最愛聽的「小白菜」,在學會吉他那一年,撥起父親送給我的第一把吉他琴弦唱著「小白菜」,當時父親用了SONY錄音機錄下歌聲,託人寄給當年隨榮民工程處遠赴「沙烏地阿拉伯」工作的山東表叔伯們。

《小白菜》是一首谣唱歌曲,属于河北民歌的小调体裁。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呀,没了娘呀。亲娘呀,亲娘呀!
跟着爹爹,还好过呀;只怕爹爹,娶后娘呀。亲娘呀,亲娘呀!
娶了后娘,三年半呀;生个弟弟,比我强呀。亲娘呀,亲娘呀!
弟弟吃面,我喝汤呀;端起碗来,泪汪汪呀。亲娘呀,亲娘呀!
亲娘想我,谁知道呀;我思亲娘,在梦中呀。亲娘呀,亲娘呀!
桃花开花,杏花落呀;想起亲娘,一阵风呀。 亲娘呀,亲娘呀!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4) :
14樓. 看雲
2012/02/19 23:42
又流一次淚
想來看看「素米糕」的食譜
卻找到這篇幾年前的文章
又流一次淚

過幾天是家父的忌日
忍不住想起他一些事

13樓. 艾夫
2009/09/11 19:16
知天命
移民加拿大十三年 我失去了舅舅 阿姨 姨丈 二位堂伯 岳父 叔公就在星期二9/8 親伯父出殯 這些都是和我很親的人 我發覺我的眼淚愈來愈少 我也知道總有一天會是我的父母和我自己 放下吧該知天命了

嗯~俺爹過逝時,姐妹們買了一塊花園公墓,可以放八個骨灰罈

爹爹先在那兒幫我們守房,等還完世間債,,,追隨父親一家團圓

來世,,我還是想當他的女兒..

我抱著欣喜的心情和父親團聚,不畏生死問題,,只是怕拖累家人,

◆段玉瑩◆2009/09/14 01:36回覆
12樓. Valley
2009/09/11 08:00
非常感人

我看了淚流不止﹗

不要哭!雖然我每看必哭..

不過~真的不要哭,,,我遺憾沒有告訴老爺:「爹爹,我真的好愛您勝過母親)

◆段玉瑩◆2009/09/14 01:38回覆
11樓. 艾夫
2009/09/10 18:33
哭了
我很討厭我的小姨子一張嘴嘰哩刮啦 吐不出象牙 可是老丈人出車禍在台大住了兩年 她辭了工作照顧爸爸 直到往生 還把自己搞到精神科 讓我不得不對她重新評價

您知道心絞痛的滋味兒嗎?

那就是,,只要您腦中突然冒出某一個畫面,會讓您全身冒等汗,,心痛到直想遁地

他走了五年,長長的1,825個日子,,,

我還是拒絕不了~~~不去想他!

◆段玉瑩◆2009/09/10 22:28回覆
10樓. 雪人娘
2009/08/28 05:57
感傷

實在不應該一大早就鑽到雞蛋孃的家裡來,看完小白菜爸爸最後兩年受折磨,心裡跟著焦急,我不太會掉淚,可是卻很容易焦慮。

我想起多年前,疼我的婆婆也是送進榮總,最後被送進加護病房隔離,冷颼颼的加護病房,護理人員竟然豪不在乎老人家身上的冷暖,不知道適時加被子,"肺癌疑似肺結核",我婆婆被迫進入加護病房,也是這名稱。榮總始終無法斷定,說是給了第幾期的特效藥治療,可是始終不見起色,最後在加護病房離開的。

眷村的老人家,對榮總有無名的恐懼,進去,就出不來。 我很難過,因為是我建議把呼吸困難的婆婆送去榮總,以為大醫院,會有比較正確的醫療,然而,加護病房無情的護理人員,讓我好心寒。

今天要開會,帶著沉重的心情、小白菜的孝心、想念婆婆的情,我今天開會腦子有很多人事陪著。

早安,好好聽的歌謠。

唉!我愛榮總,卻怕榮總

愛榮總每一位為父親治療的醫師團隊,他/她們都曾給我們姐妹及媽媽,最溫暖的擁抱...

怕榮總那個藥味兒,怕那個長長的走廊,怕每一個和父親一樣臉恐的無依老榮民..

矛盾

◆段玉瑩◆2009/09/10 22:33回覆
9樓. 花蔭深濃
2009/03/07 19:43
我來重看,卻沒辦法看完

晚上的系辦太安靜,靜得連呼吸聲都聽得到,靜得我不敢擤鼻子。

怕看完後,等一下就沒辦法進教室了......

我自己都不敢回頭看.

有時我會被自己嚇到..原來我的內心還是存著那麼多的~思念父親

◆段玉瑩◆2009/03/10 02:12回覆
8樓. meow
2009/03/07 10:26
心力交瘁的苦~我懂

若我們能集淚

看小白菜應能紓解水荒

妳~~~ 妳讓我一早又是一頓哭

還沒吃上早餐心裡卻都是那個在醫院奔波的身影

都是兩老緊緊相依深情握手的畫面

這篇是在去年2008年的父親節,正逢奧運在北京舉行

那個憾動的場面,多想和天上的父親一起分享

想著!想著!就落下了筆

因為~我真的好想爸爸

◆段玉瑩◆2009/03/10 02:11回覆
7樓. 邀請
2008/10/05 08:39
真實的故事總是能觸動真感情

真實的故事總是能觸動真感情,速看了幾篇,愈看愈慢,感慨愈多。

謝謝您,在俺爹辭世之時...那天我在儐儀館...您的來電掛念 ,您在日記上的致哀! ◆段玉瑩◆2008/10/05 09:06回覆
6樓. ~奇異果~
2008/08/08 16:39
哭到不行

怎一個悲字了得!

一個下午,任由眼淚狂流。

父親走了三十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真正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寫得叫人同聲一哭,斷肝腸!

葉黃無風自落,秋雲不雨長陰.....思親

--

祝福小奇異果生日快樂

◆段玉瑩◆2008/08/08 23:26回覆
5樓. ‧老農‧
2008/08/08 09:10
唔! 

「人生不過春秋一夢」,有人說過不曾?

這春秋之間該有那麼點喜怒哀樂、悲歡離合。

有人說「人生不過一睜一閉眼間」,閉上...全沒了

好了歌  (曹雪芹)

世人都曉神仙好 唯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 荒塚一堆草沒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 唯有金銀忘不了
終朝只恨聚無多 聚到多時眼閉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 唯有嬌妻忘不了
君生日日說思情 君死又隨人去了

世人都曉神仙好 唯有兒孫忘不了
癡心父母古來多 孝順子孫誰見了

◆段玉瑩◆2008/08/08 23:2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