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是真的愛你》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2014/10/29 00:03
瀏覽11,672
迴響29
推薦357
引用0

撰文:段玉瑩/攝影:Oliver Lin(圖文所有,翻拷必究)

「我是真的愛你」一文,2014/10/29 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有緣的人,無論相隔千萬之遙,終會聚在一起,攜手紅塵。無緣的人,縱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無份相逢。by 林徽茵

     她很用力的回想,他是這麼說:「當我為妳打開那扇門,我便知道就是妳,我的眼光隨著妳踏入沒有離開,妳和同學大聲笑著.....,就算我故意再為妳拉上門送行,妳就真的沒有看我一眼....。」

她噗疵笑了:「有嗎?」

那一年他大三,而她是同校大一的學妹。那是暑假,一個屬於青春的假期,啟蒙青澀愛戀的開始。倆人的相遇就在他打工的西餐廳裡,她的同學也在同一家餐廳打工,而她只是順路去探望,是他為她拉起玻璃門,開啟了倆人的序幕...。

終於有一天,透過她的同學安排,一夥人,是的,是一夥人,不是單獨倆人,參加社團聯誼,這是接近開學的日子,也就是暑期打工結束的尾聲,她秀麗的臉龐有著一雙大眼,瘦高的身材有著及肩的清湯掛麵飄逸,那是青春年華悸動著女人味,他深深著迷於這樣的女孩,離去之時靦腆和她要了聯絡電話,她非常大方,想都沒想便順口唸出來。

隔天起,他每天都打電話給她,從簡單的問候到必需走上一個鐘頭或搭上公車到一個不用三分鐘投一塊錢的公共電話亭。

這一天,在下課回家的巷口,他站在那兒,微秋的黃昏,夕陽餘暉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那是一個巨大男人,可以環抱世界的模樣,她笑了,笑得很燦爛,倆人挨著肩膀往附近的公園走去,聊到天好黑好黑,聊到她不得不回家。

一進家門還沒歇著,他的電話跟著響起,那頭的他說:「做我的女朋友,是真的女朋友,那種要結婚的女朋友。」這一頭的她笑了,只是喀喀不停的笑,心裡卻是甜滋滋的,這算是一種求婚,她是這麼想著。

她的世界變了,那是和過去不同的感覺,有一個目標督促著自己認真生活,努力經營一個未來,她很開心自己和同學們不同,不同在訂下一件終身大事,有個歸宿般的安定落實,雖然不是即刻分享親友的喜訊,但那是面對愛情以來的全心全意。

       日子一天天過去,倆人的世界縮短著距離,生活中簡單的只有彼此和家人,那些屬於青春浪漫的瘋狂追求隔離在倆人世界裡,在他即將畢業服預官前,他說:「當完兵,我們就結婚....。」

他去服預官了,新訓後調往好遠守海防,放個假也只能匆匆來去,見了面不見得每次都開心,他對她除了想念還有身體,對於這件事她的反應不似過去那麼美好,缺了一股熱情,如例行公事般的義務,他對她的冷淡微許的感受出,問她也只是悶著不回答,總是得稀釋個幾天,從電話和信件才能感受原來的她。

她回想這個過程:「女人要的是分別後的浪漫,而不是一股勁的衝刺激情,總之,男人和女人化解思念的途徑不盡相同。」

  他退伍了,她也畢業了,求職的不順利衍生他想考托福出國再攻讀學位,這時她已經進入一家貿易公司工作了,她愈發漂亮成熟的有女人味,除了上班工作以外,倆人過著幾乎夫妻般的生活,三不五時出入住在他的家裡。

倆人談了數回出國再唸書的事,她非旦不開心,甚至是憤怒:「為什麼還要唸?你不是說退伍後找到工作穩定下來就結婚嗎?」她真的無法理解他的想法,時間會改變一個人的想法不是嗎?倆個人吵得很兇,這是自交往以來倆人吵得最沒交集,甚至可以延續一週不見面、不說話,見面再繼續吵的話題。

她說:「你變了?」

他說:「妳固執,不可溝通,不進步...。」

她開始討厭他,冷戰一直持續著,他還是去考托福了。

她:「你決定赴美再唸學位,這是你自己決定的人生,我不會附和,更不會等你....。」

他氣急敗壞大聲吼道:「分手是嗎?意思就是分手對不對?我會成全妳。」

緊繃的關係持續著栓弦,風一吹就會磅噹斷弦碎琴,她把衣物搬回家裡,就算出動雙方父母周旋勸和仍是沒有絲毫的轉圜,就在一年後他赴美了,她只被事後告知,那天晚上,她和同事參加外貿協會的Party,刻意的把自己灌的爛醉,怎麼回到家的?完全沒印象。

請了三天病假,讓自己從墜落中一次次崩潰大哭:「他就真的這麼走了?連句告別也沒有?我又沒有說要分手....。」

一個月後,他來信了,她認為這是很平淡的一封信,寫著聯絡地址,學校近況,在國外處處都要學習,功課很忙。她沒有回信給他,一來是氣他,二來不知該寫什麼。

      就這樣三個月過去,那些蠢蠢欲動的社會人士在得知她男友出國唸書後,磨拳擦掌著躍躍欲試,她試著和他們出遊、吃飯看電影,就是缺了股....,聊得不之所云。她開始懷念他總是拉著她的手,全心全意聽著她說話,說什麼都好,深深的凝望,那是相知、相通、相容,意念融合在倆人的週身,包覆著愛。

她開始回信了,就像以前他去當兵一樣,約著每一個月打一次國際電話,他說:「妳也到加州吧?這兒的地中海型氣候非常宜人,縱然陽光熱情卻燒毀不了想妳...。」

她說:「我努力賺錢,等你回來,一切會更好更好。」

那個暑假他寫信給她:「我辭去餐廳打工的工作,和同學報名到非洲半志工工作,雖然辛苦一些,但對人生卻很有意義,加上補貼留學生的津貼高過打工薪資....。」這封信到達台灣的時間,他人已在非洲。

     有一種無形的距離比丈量千萬里還恐懼,對這段感情她開始猶豫,那是一種強烈的不安全感,沒有他也可以。事實是如此,自他赴美後,開心、傷心都是自己,長長他的暑假沒有一封信,茫然在重覆的等待,從他遠離國外,她的心一點一滴墜落在深海,好想撈回失去,卻一點也使不上勁。

他由非洲返回加州了,給了她一通電話,匆匆忙忙便掛去,這麼長的日子,他在非洲應該有很多要分享的人與事?持續著拖延,最後連信都出奇的少,寫些什麼?半絲點都無法連結和愛情有關係。

她決定要和愛情重新發生關係,開始接受約會,只是不是那麼順利,有太多的沒捨去,也就起不了漣漪。

他來信了:「我存夠妳的機票錢了,快辦手續來美國吧!」她覺得很可笑,可笑得很想把信撕碎砸向他的臉。她決定不回信,讓他嚐嚐被冷落的感覺,那是一種報復的宣洩。

           他打電話了:「我真的很忙,忙論文,忙兼差,忙未來,妳到底來不來?」

她冷冷的:「如果你我之間只是為了最後在一起,而捨去中間過程的冷暖與共,那麼就算在一起,只是符合一男一女終成伴侶,這樣的關係,隨便找都有。」

他生氣了:「為什麼妳從不站在我的立場想,我有我的志願,那和愛妳不抵觸,哪怕妳只是給我那麼一點點鼓勵,我頂著烈陽奔走在校園和餐廳,不眠不休在學校圖書館寫報告,這一切不就是我們未來的基石?怎麼會是一男一女的關係而已?」他憤怒掛了國際電話,走出電話亭拳拳打在自己臉上....。

他確實是憤怒的,從決定出國到現在,她都在阻擋,從沒好生好氣過,只要和倆人關係扯上長距離,一切抱怨便排山倒海而來:「我真的很懷疑,她真的是我要的女子?妻子?孩子的母親?長距離真的是分開的毒藥?」   

他非常的想念她,想念她膩在自己身上嬌嗔的模樣,想念她的一切一切....。這世上再換一個女人,他都無法感受到她給他的感覺,因為他真的出軌,在幾次學生會Party酒精促使下,那些醒來後認不清的外國女子,沒有感情的情慾發洩,拍拍屁股連Good bye都省了。

他周遭的同學們莫不是以出國再深造為最高首選,為什麼她就是那麼死腦筋,她不來美國當然不懂留學生的辛苦,哪有可能愛情、學業兼顧,就算陪讀的伴侶也不可能天天卿卿我我,過程總是要有些犧牲,每次吵架總是要把話說死,在美國不可能和在台灣一樣,即刻奔到她家哄她、電話不掛討她開心,在這裡連寫信都是很奢時的事,更何況是閒錢和時間打電話鬧嘴,如果註定倆人無緣沒結果,那也只有認了,只是心底很不甘心,第一次看見她,為她開啟那個門,她就已經走進心底佔據。

倆人就這麼僵著,她以為他已放棄,他以為她還鬧著脾氣.....。

       一年半後,她結婚了,這婚結得很匆促,男方是大家族長孫,在祖母過世百日內完婚,愛不愛他?她說:「他愛我比較重要,通常愛人是一件很傷心的事。」

他在美國經由同學傳聞知道她結了婚,那一天是他畢業的日子,歡樂和自己扯不上關係,他痛楚得差一點沒把一紙畢業證書丟到垃圾桶,在慶祝Party裡分不清是酒是淚,此去的人生驟變和初衷分歧:「她不是只是生氣嗎?怎麼可以把我的她嫁給別的男子....。」

時光荏苒一別十年,他已是位名教授,留美定居娶妻生子。她呢?婚後遲遲未能懷孕,承受不了大家族傳統壓力,毅然脫去婚姻枷鎖。她是這麼形容她的婚姻:「在漆黑的夜裡,他摸索我的身體,而我只是僵硬的身軀瞪大雙眼看著壓在身上的男子,試圖找尋熟悉的記憶,但總在喘息間放棄,讓眼淚夜伴到天明。」

再一個十年她仍是單身,旁人總是嘆息:「好好的漂亮姑娘,嫁不到好歸宿,就得抱憾終身,再嫁不是鰥便是離,沒得挑條件。」對於這些三姑六婆看似遺憾的好意,背脊骨總是涼到腳底,人生的選擇讓自己回到原點,這是自己的選擇,就算有抱怨也只能放在心底。

她沒有再婚的念頭,但總耐不住父母和兄妹著急,年年催人老,如同三姑六婆說的:「條件愈來愈差,愈挑就愈差勁,差到自己都很懷疑,我有那麼糟糕嗎?」

時間慢慢沉澱累積,和父母守在一起愈是自然,在兄妹各自成家直至父親過世前,真正伺病在臥的子女就是自己,有著兄妹的孩子圍繞,和寡母相依為命是她最安定的歸宿。

家裡的房間一如出嫁前,好似劇本早已預告著:「主人不會離去...。」書架擺著仍是過去愛看的書籍,鐵盒裡歸納著屬於自己的愛情,那是半生歲月為他等待堆砌的文字,有青澀、有固執、有少女的矜持、更有驕傲的絕裂,就算是另一個男子進入這個世界,兩者完全不交叉,他是他;他是他,是兩個分別不同的他,只是愛有多寡與真假。

      跨過好多好多年,年年數著落葉點滴,雖然已沒有賞春花、看明月的雅興,隱藏內心仍有灰燼熄滅前隱然閃爍的紅光,她常常想著父親臨終前:「了無遺憾多麼難?」

遺憾!有遺憾嗎?在夜裡低迴泣語,在夢裡徘徊不去,她深深怪自己:「當年若不是這麼固執與絕然,倆人就算沒緣當夫妻,也不需連朋友都當不成....。」欣然他是幸福的,至少在婚姻是圓滿的,再怎麼沒消沒息總是有耳語傳遞。

她只能從記憶去摸索,摸索一個年紀很輕的男子飛到另一個國度,那些信件和曾經的電話交流只是外空密碼,這一世的相遇,荒謬的就此消失在空氣,永遠不再相見。

美國電影裡演的場景常常浮現腦海,對照他寫的描述,也只有在這樣的年紀才能靜心捕捉體會,與他的抱憾已註定,再回首都是徒託空言,如鏡花水月....。

2014年,年近半百的她決定踏出門,飛行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到一個你停駐,我錯過的城市:「明明知道我來了也遇不上你,但就是那麼渴望飛到這裡,不為尋找你的足跡,而是有股子熟悉催促著自己....。」

     四月的南加州有著不冷不熱的氣候,這就是他說的加州陽光?活力四射刺眼的讓墨鏡遮容顏,在Beverly Hills街道,有一位男子在陪同妻子購物的當下,手持著像機對著街景、櫥窗玻璃門拍照...。

同樣的時間與境地,她就在這裡捕捉信裡描述的模糊記憶,遮陽漁夫帽及墨鏡將自己隱身在陌生城市穿梭來去,發著汗的淚滴,腦袋充滿呼喚的聲音,是熟悉的氣味,一個屬於深深記憶的味道,許久以來她不再感覺,此刻卻是那麼強烈侵襲,她焦急的尋找,每一個街口、橫跨馬路....,無言望著加州陽光,那只是幻夢破滅....。

在離開Beverly Hills前,她想著電影Pretty Woman(麻雀變鳳凰)中的場景,末了男主角Edward(李查基爾)站在加長型的敞篷車子裡手持紅玫瑰,在opera壯烈的歌聲中迎接女主角Vivian(茱莉亞蘿伯茲)....,閉上眼睛,隨著淚水滑下揚起了笑意:「我來過這裡了,雖然不是和你在一起,我在生命缺口裡圓一個遺憾,用力呼吸你形容的加州氣息,瞇著雙眼迎接熱情陽光,在藍白分明的天空捕捉你,繼續著你的加州夢,一步一步走遍你說過的每一地....。」

   半年後的某一日,男子發現記憶卡中的照片玻璃門映著一位女子深深吸引著自己,再再搜尋當日隨拍街景,或動或靜,女子的影像一張張就在身邊出現走動,內心猶如波濤翻騰洶湧,那是和她非常相似的女子,隱藏在墨鏡後的雙眼是否和她一樣?

所有的記憶潮湧心頭:「我為她開啟了門,她就這麼走進我的心底佔據。」這張照片成了他的電腦桌面,在夜深人靜的書房裡,它成為自己的心靈寄託,是一種盤踞無法言語的思念,經過歲月磨蝕粹煉的沉默,她是否也和我一樣?這輩子遺憾沒有說:「我是真的愛你。」

我們說故事,我們聽故事,我們在觸動心底處,共同悲喜。

段玉瑩 筆於秋夜 Oct 28,2014

關於比佛利山(Beverly Hills, California)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9) :
29樓. 無言無怨
2015/09/24 10:51

這世上就是這樣  半點真半點瘋

這情字上亦如此  一會兒甜蜜  一會兒苦澀

垂垂老矣  能換回多少記憶  就賺到多少傷心

28樓. 【無★言】家喻戶曉的中國人
2015/09/24 06:42
各自東西

「有緣的人,無論相隔千萬之遙,終會聚在一起,攜手紅塵。無緣的人,縱是近在咫尺,也恍如陌路,無份相逢。」

無緣的人,縱使相隔千萬之遙,縱然相聚一起,攜手紅塵,最終各自東西。

27樓. 陳重嘉
2015/09/04 01:07
猜的,這故事揉合了真實與虛幻,真實的部分有可能是作者本身或知心好友的經歷;我想,在閱覽這故事的真實與虛幻之間,應該有勾起不少人伏留在心底的初戀傷痛 ...

我是這麼想的,正因為傷痛帶有美感,所以那些感銳情深的人,有那麼一點點地捨不得讓傷口結痂,就像三毛那樣 ...

魏雪漫把這首 << 我是真的愛你 >> 唱得真好,讓我想起林慧萍唱的 << 說時依舊 >> ...

這輩子無緣,願意的話,可以再修來世,來世的因緣如果還是尚未俱足,就再修來來世;到最後,終有因緣俱足的那一世 ...

其實,真心愛過就好,想太多而不敢愛或不去愛,遺憾會更多!

敲打每一個故事必有譜,譜曲的當下絕非一時之靈現,而是生命、歲月、感情的累積....。

每一個男女,尤其是半百男女,在回顧歲月之際,也正是感觸最多,最足以說故事的年紀,錯過這個時間便被垂垂老矣的身體、病痛所佔據,說風不再是風、說雨不再是雨,說的是善終老去。

修今生?修來世?這都是一種彌補的冀望託付,還不如身赴其行,雖不成雙雙對對,且在殘缺中舞一曲,來世....,那是未知與不可得。

謝謝您願意一字一句讀完此故事,若將故事畫面搬回現實,真正的生活是相偎相伴,也因為不能真正在一起而顯現出想在一起的偉大。這個世上就是這樣,擁有的沒味兒,得不到的又是帶著饞(禪)意。

◆段玉瑩◆2015/09/04 01:28回覆
26樓. 雲大少爺
2014/11/15 23:37
命運弄人啊

有緣無分~徒嘆奈何

 

一路順遂的愛情,最終是索然無味....。 ◆段玉瑩◆2014/11/17 13:33回覆
25樓. 阿鍾哥
2014/11/06 12:28
.

戀愛 :

並不是專愛對方,是要對方專愛自己。( 郭沫若 )

當然,那是最好的百分之百,你給我,我給你,不多不少不相欠。

但這世上總是有圓缺才顯得遺憾之美。(沒有得到的最美)

也才有「愛人與被愛孰者幸福?」之比較論

◆段玉瑩◆2014/11/06 12:42回覆
24樓. 天路(今日當如何)
2014/11/04 17:06

這樣的圖文安排,好像我中學時代看香港姊妹雜誌,亦舒專欄的短篇小說,

如同紙上電影~~~愛你喲!

姐妹月刊,是啊!多麼令人懷念我們那個年代的少女時尚雜誌,除了有漂亮的衣飾、明星報導,還有小說連載、最後頁還有徵筆友....。

每個人所想像文字所勾勒的畫面不盡相同,所以我勉為其難抓了自己的照片鋪陳我想要的畫面(如果當初知道會寫這一篇,我會把自己打扮的好看些,增添Beverly Hill,CA街景風光。

◆段玉瑩◆2014/11/06 02:29回覆
23樓. 心念
2014/11/03 08:33
許多的如果…

如果她的婚姻沒有觸礁

如果他事實上愛上了另一個女孩

同樣的痴心

也全然走味了

少了溝通解釋的遠距愛情

只是純然想像的浪漫

如果,人們常常用如果二字來揣測、假設「如果」怎樣...,就不會怎樣,或者就會那樣,這全是在不是既定結果外的意想之章節。

有時不免宿命些,也就平衡了。譬如說: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這樣想想,默然一笑,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段玉瑩◆2014/11/06 02:23回覆
22樓. 包╰Φ╯包
2014/11/02 11:37

妳每晨舉杯咖啡與面對的, 是永遠有說不完的新鮮

情不隨夕陽墜弭 在 Sunset Boulevard 那端!

乾杯!


§常笑 §吃對 §嗟來 § 所以茶飯不思,因為剛從藏春路飲完渣
哈哈!多美呀,每天都有說不完的新鮮,這才是追求人生的境界,不重複,生生滅滅 ~ ◆段玉瑩◆2014/11/02 13:14回覆
21樓. 一畝桑田
2014/11/02 10:46
愛情

得不到的愛情總叫人刻骨銘心,

得到了就是柴米油鹽醬醋茶。


所以然:「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並不是故事的結束,而是故事剛剛開始。 ◆段玉瑩◆2014/11/02 13:12回覆
20樓. 小螺絲
2014/11/02 00:18

這些愛情故事70年代和80年代經常發生.  但是這是真的愛情回憶永遠是完美的.

很多很多如果, 如果他們結婚了,最終結果可能不是如預期那麼好.  只有上帝知道.

「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並不是故事的結束,而是故事剛剛開始。 ◆段玉瑩◆2014/11/02 00:4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