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停留是剎那,轉身是天涯》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2014/07/25 00:01
瀏覽11,026
迴響48
推薦382
引用0


撰文:段玉瑩/攝影:Oliver Lin(圖文所有,翻拷必究)

「停留是剎那,轉身是天涯」一文,2014/07/28 登上聯合新聞網首頁,生活消費|貼心下午茶

一程山水,一個路人,一段故事,離去之時,誰也不必給誰交代。既是註定要分開,那麼天涯的你我,各自安好,是否晴天,已不重要。by 林徽茵

      哥哥在電話那頭:「媽媽身體一年不如一年了,該回家看看了....。」雖然不是叨叨碎唸,但也總是放在心上,腦海裡時常閃過揮之不去的在意。

我似乎忘記了那個生養我的地方,二十幾年來真的沒有念想了。毅然赴美後就沒有再想回台去,幾年孤單奮鬥,母親和唯一的兄長及長嫂也來美探親長住數回,親情互動就在天空飛過。

幾次想過,但也只是想過,沒有計劃行動,一路就這麼走下來,在異國當起公民,擁有學位、工作、房子,還有二隻狗、三隻貓,男人?那只是名詞,從不會在自己的私生活中有停留或煽惑。

哥哥的電話還是沒停過:「秀萍,媽媽身子一年不比一年了,回家看看吧!」

     終於定下心和公司取得長假,訂了返台機票,這個離開美國的家變得好複雜:「把狗兒子、貓女兒送到Susan家借住,車子得請鄰居偶爾發動,庭院的花草得交待amigo定時澆水、剪草,鎖鎖碎碎的細事多到人生似乎要重來。」

就在一切安排妥當後,失眠開始在返鄉的倒數夜裡活蹦亂竄,幾次起身為自己斟上Wisky試圖醉臥,沒想到總是愈喝愈清醒,許久不再想起的,突襲腦海,一幕幕衝破記憶體,清楚的要人命:「台灣已經是那麼遙遠的人生,若可以選擇,我多麼不想再踏入....。」

Susan特意開著休旅車,就為了塞進大行李機場送,她說:「不會吧!Dear 就這麼一卡皮箱,這比你去阿拉斯加還少太多太多....。」

聳聳肩,兩手沒停過揉著頭疼:「我很快就回來,只是回去看我媽,又不是去旅遊,拜託把我兒子、女兒照顧好。」

上了高速公路就聽著Susan吱吱喳喳轟著腦門劇烈,一句都沒聽進去,進了機場Check in,自911事件後,這安檢慢的頭更痛了,挨著隊伍經過冗長的二個鐘,終於在光腳兩手舉高X光下,拿起了揹包到候機室。這十幾個鐘頭的長途飛行,希望能睡著,一醒便到站。

一切全非預期,登機後窸窸窣窣聲音加上後頭坐了小孩,吵鬧聲夾著不時踹著背椅,幾次要睡著又再驚醒,乾脆塞上耳機把影片看個夠,就當自己在外太空。

     出了關後便見著哥哥了,勉強擠出笑容朝著他而去,一時也說不上話,頭痛的情緒更低落:「這機場和當年不一樣了。」

哥哥順手接過行李拖車:「豈只是機場,台灣處處變化可大了,已經不是二十年前妳離開時的台灣了。」

上了車,直奔高速公路,飛過影像:「是真的不一樣了....。」耀眼的陽光刺著閉上眼:「這台灣的陽光不比LA弱。」瞇著瞇著睡著了。

到家了,若不是哥哥叫醒自己,這難得的睡著,應該可以持續的更久,時差加上有種置諸度外的心情,在嫂嫂精心打掃的屋子裡,行李推進了有著向陽的大陽台房間,往床上一躺,再度呼呼大睡。

醒來的夜裡:「哦!我人在台灣...。」踱身走出房外,隔房的門縫還漏著燈光,輕輕敲了門,打開的是哥哥:「妳睡飽了嗎?時差還有段時間調整,妳嫂子給妳留了飯菜,我幫妳微波?」

輕輕點了頭,看著房裡:「哥,這是你書房,這麼晚沒睡是為等我起身?」

他順手拿起一疊資料,指著桌上的NB:「這年頭幹系主任比兼任教授還累,根本沒寒暑假。走吧!去吃東西,全是妳愛吃的。明天上醫院去看媽媽,她今天要看護打了好幾通電話問妳到家沒?」

哥哥是除了父母親外,最最貼心的親人。背影裡他的頭髮稀疏銀白了,有點馱的身子極似父親,他還像當年一樣,總是照顧著我,不知不覺濕了眼眶。扒著他端的飯菜發愣:「我是不是錯過太多屬於我和哥哥的熟悉,還有母親對我的捨不得?」

他交待著:「把這裡當成自個兒的家,老家那兒就不住了,舊得再翻修都不敷成本,自我成家購屋後,媽媽都住我這兒,改天帶妳回老家看看,冰箱有水果。」 

時差讓自己晝夜顛倒的暈頭轉向,好不容易熬到嫂子特意請假開車載著自己到榮總探望母親,竟然趴在母親病床邊睡到天黑。

回到台灣看到故鄉台中的面貌都在車子行進間,只覺得車子多了、房子多了、也高了,自己呢?

往返醫院和哥哥家,日子慢慢也就順當調整早睡早起。不知是不是有了陪伴,媽媽身子也好多了,隨著外傭看護一起出院回家了。

哥哥說:「難得回來,到處走走看看吧!」

嫂子給了台中市政府的文化展出陳列時間表,中興堂、中山堂、國美館、科博館、文化中心....。有好多地方還是第一次聽聞,她還附上網路查來的公車班表。接過手翻了翻頁張,隨手往梳妝台一擺。

媽媽還是忍不住說了:「萍兒,妳就打算這麼一個人在美國過下去?找個對象做伴相安照顧吧!媽媽放心不下妳...。」

耐著性子逕自翻閱著報紙,腦袋一片轟隆隆,放下報紙悶聲不響直接上了樓,看著屋外的大太陽,轉身瞥見梳妝台上的公車指南:「出門吧!暫時脫離惱人的困境。」抓起揹包,下了樓:「媽,我出去走走。」顧不得媽媽嚷嚷叨叨:「妳這孩子怎麼老長不大,才說妳兩句就跑了....。」

         步出了家門,搭上了公車,好久以前往大肚山上學的中港路高樓而起,直駛往中正路的街景,撥開著塵封好久好久的過去。很自然的在自由路口下車,往中山公園(台中公園)而去,試圖尋找豪華、聯美戲院,屬於自己的青春已退化消失了,坐在公園那棵屬於我的大樹下,不,你和我的大樹下,你拉起我才大一新生的手,就坐在這兒看夕陽。

從那一天起,形影不離的生活,下了課你便出現在校門口,你是我;我是你,出入在你的宿舍,偷偷許下了:「畢業我要嫁給你。」

那一日在巷口,服預官的哥哥休假回家,看見騎著摩托車送著我回家的你,他和你握了握手,我笑得那麼燦爛:「這是我最愛的兩個男人。」

那一晚哥哥談了很多,末尾他說了:「永遠記得,難過了,肩膀在這兒....。」他的眼神怎麼那麼憂傷?

      我結婚了,就在一畢業後,不管母親阻擋,哥哥一再囑咐:「再給自己多點時間,多些考慮...。」帶著所有的忌妒、祝福、惋惜的,捨棄那些把我捧為公主的追求者,執意嫁給我身許內心共度一生最帥的白馬王子。

我有小孩,是的,我想起來了,我有小孩,很快我就有小孩了,是一個男孩,依稀是學爬的年紀,我抱著孩子站在巷口等他的父親回家。

哥哥說:「最漂亮的花怎麼可以這麼憔悴?」

他甚少正常回家,不是夜歸便是酩酊大醉,他不愛我了?從他的眼神我看到了變化。

我沉默了,孩子哭了?餓了?那是一個渾噩的世界。漸漸的,他乾脆不回家,就算抱著小孩到公司找,他還是不回家。下著雨的門外,他的同事撐著傘:「嫂子,帶孩子回去吧!身子要緊,他外面有人了。」

     我見著了那個女子,她是很漂亮,漂亮的有股豔麗,她和我是截然不同典型的女子,她說:「感情不能勉強,妳何苦把自己過成這樣?這樣的男人妳值得嗎?」

太單純的我:「是啊!這樣的男人值得嗎?那麼妳呢?」

真的好累好累了,孤伶伶的把孩子丟給媽媽狠狠睡它個三天三夜不淚流。媽媽說:「萍兒,妳哭哭吧!」

有多久?半年吧?他不聞不問,孩子就像沒爸似的,跟著外婆和舅舅,還有一個失魂落魄的媽媽活。

哭笑不得的人生,哥說:「妳放開心,就住在家裡....。」其實哥哥和媽媽瞞著我去找過他,從媽媽的眼淚和哥哥的憤怒,我知道不必再多問了,這世間變得一切都很多餘,恨嗎?當然恨。怨嗎?當然怨。怎麼辦?看著小孩稚氣的模樣,一片茫然....。

     好似睡了一輩子覺,突然醒了,伸著懶腰下樓要飯吃,掰著吐司:「媽,等哥回來,你要他到孩子爸那兒一趟,幫我把婚給離了。」

母親瞪大眼睛抱著孩子差點沒摔著。鎮靜走向前去一手接起孩子香著他的小臉:「孩子給他和那個女人,我不要。」

母親呼天搶地:「妳瘋了.....,快把你哥叫回來,孩子怎麼可以不要....。」

一言不發抱著孩子上樓,躺在床上撫著娃兒:「跟著你爸爸,我要追求新人生,帶著你,我什麼都不能做。」悶上被窩,把所有的委屈狂吼哭夠。

孩子他抱走了,聽說是送回鄉下給他母親照顧了,媽媽每天以淚洗面想著娃兒:「你看妳妹妹是不是病了?她精神是不是有問題?你帶她去看看吧!」

萬念俱灰,這全世界唯一還能呼吸就是躲在被窩望著天花板發呆。

默默申請學校出國,把父親留給我的現金為出國準備,如果老天還給一條活路,就讓我離開,不再鑽對錯。

我走了,就這麼走了,頭也不回,甚至丟下心痛的母親和幼兒。

天黑的台中公園把自己的過去如電影般上映,落幕後的黑暗回到現實,萬家燈火明滅的夜晚,捨棄了公車,一步一步依著舊時路走回家,這兒是我台灣的娘家,遠遠的燈光亮著。

      洗過澡準備上床前,敲敲哥哥的書房:「可以和你說說話嗎?」

哥哥笑著指指身邊的搖椅,晃晃盪盪伴著他書房裡的音樂很溫馨:「那孩子很大了吧?」

哥頭也沒抬繼續著滑鼠電腦,停頓了好些時候:「大了,唸大學了。」

坐起身子:「我回LA前,安排我看看他。」哥哥不發一語怔忡許久....。

  二十年後我們見面了,包括孩子的父親。見了孩子竟沒有像電視劇般的激動,平靜的毫無波瀾,他好高,像極了年輕的他,細看他的眉眼可和娃時不同:「太久的記憶,連不出印記,可笑的是未留下半張照片。給自己註定現在、過去、未來不會有太深入的關係。」

坐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倒是很靦腆,若不是他陪同孩子出席,走在路上,還真瞧不出這位男子當年是學校的白馬一號王子,更是自己不顧親情反對一意孤行要嫁的男人。他的嘴開合掀動著沒聽進去,腦海裡努力抓破碎記憶連結,太辛苦了....,斷線。

我還是開了口:「都好吧?孩子好大了。」

他嘟嘟嚷嚷說了什麼?喔!說了他和她在小孩唸小學時已離婚,一直是自己帶著孩子,這些年來多虧孩子在身邊,他的生活有寄託....。

大男孩在他父親催促下叫了聲媽媽。我笑了,握握他的大手,一個大男孩的手。輕鬆的和大男孩聊他的近況、求學及未來的計劃....。

大男孩很好,沒有因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媽媽有任何情緒,孩子已有了他自己的生活,我們都朝著自己的人生走,不管腳步快慢,順著軌道便會到達。張開雙手抱抱他,香了他青澀小男人的臉頰,這味道我要牢牢記靠。

離去前,男孩的父親特意走上前來,他的樣子好卑微:「秀萍,過去,我.....,我找過哥問妳的消息...。」

阻止他往下說,拍拍他的肩膀:「謝謝你把孩子帶的這麼好,他和你長得一個模樣。」

上了哥哥的車子,噓了口好長好長的氣,打開車窗看著後視鏡,仔細打量著鏡中的自己,充滿自信的關上車窗。再經過的每一個熟悉街景,眼睛由濕潤化為霓虹閃耀,照亮整個心中。

我們說故事,我們聽故事,我們在觸動心底處,共同悲喜。

段玉瑩 筆於麥德姆颱風夜 July 23,2014

有誰推薦more
迴響(48) :
48樓. 陳重嘉
2015/09/13 22:19

a typo, 「雲淡風清」更正為「雲淡風輕」。

「清」讓世道看得更清楚,「輕」放下也就輕鬆了。 ◆段玉瑩◆2015/09/14 01:17回覆
47樓. 陳重嘉
2015/09/13 22:14

這位秀萍做決策時很理性 ── 理性到讓大多數人感到有一點點地無情;對要追求自己人生而言,這決策是對的,但能割捨母子親情,二十年後再見兒子能保持雲淡風清,也讓人見識到人性的多樣面。

世間事並非如意,天意安排也好,自作主張也好....。有著天馬行空的敲打故事,許多不如意的事,都在筆下得到舒洩與平反,這就是寫作的樂趣吧! ◆段玉瑩◆2015/09/14 01:15回覆
46樓. 綠葉
2014/10/30 10:29
45樓. A-ka
2014/10/12 14:39
停留是剎那,轉身是天涯

 寫得真好

感人的小說

讚!

歡迎您再閱讀近作:我是真的愛你 愛你喲!

http://blog.udn.com/sandytuan0901/18449679

◆段玉瑩◆2014/10/29 01:45回覆
44樓. 風雪
2014/10/09 17:18

淡淡的情愁……

新莊區汽車借款     新莊區機車借款
43樓. 風雪
2014/10/03 11:35

真的很感人……

中和區鑽石借款     中和區珠寶借款    
42樓. 綠葉
2014/09/18 13:49
文章寫的真的很感人.................板橋區名錶借款     板橋區鑽石借款
41樓. 文祥志老師
2014/09/10 10:21

淡淡的情愁

悠然地訴說著 屬於你我的人生故事

又似一縷輕煙 輕飄飄地在眼前流逝

路還是一樣的漫長

一樣的 快樂的 走下去

40樓. YingZhao
2014/09/07 17:26

感人熱淚

回味無窮

下次再來欣賞喔

祝您中秋節愉快唷

39樓. connie F
2014/09/07 16:42
看來

瀟灑

揮揮衣䄂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