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收尾音
2019/11/02 17:12
瀏覽1,751
迴響12
推薦52
引用0

  去年12月,國一的校歌比賽,我們班在非常倉促的練習情況下,得了第四名,雖然不是甚麼了不起的名次,但班上有十位同學感冒,比賽當天還有三人正在發燒中,為了班級榮譽,怎麼樣也不肯請假。得了第四名還是值得讚許的。

  在比賽前十天,音樂老師曾跟我抱怨,班上有三個頑劣分子每次上課都會擾亂秩序,干擾班上無法好好練唱,甚至校歌的教唱進度都比別班緩慢,說她沒辦法幫我訓練。我聽了實在氣到暈。

  音樂老師是我的要好同事,實在對不住她。

  沒辦法了,我只好犧牲自己的美術課與表演課來訓練,另外再跟資訊課借了一節課,就這樣匆忙的集訓起來,我抓到了幾個重點,隊形的安排,牽涉聲音的和諧,除了唱時的強弱,最重要的是收尾音。把ㄥ 、ㄢ、ㄣ...這些音收準,咬字就能清楚。

  比賽當天,我們班在聽別班演唱時,果然能分辨優劣。

  我們學生時代總有機會練到合唱,當時的音樂老師教我們的收尾音很有用,至今都記得。

  以前的年代,很多人國語說得不標準,連帶唱歌的發音不對,但現在為什麼還會有這樣的現象,令人費解。

  最奇怪的是廣播電台裡的播音員也說話咬字不清。

  早期的廣播電台裡的播音員多半以外省人居多,他們的口條清晰,具抑揚頓挫,如今國語早已通行多年,人人都能說國語,根本分不出誰是不是外省人的家庭。可是,近幾年,廣播電台裡的播音員(特別是年輕的)說話很怪異,說話都不收尾音,除此之外,還有怪異的發音。

例如:

愚公說成愚溝

資訊~資序

歡迎~歡移

蔡英文~蔡英ㄨㄛˊ

看~ㄎㄚˋ

海洋~海牙

高山~高沙

出名~出迷

  多到不勝枚舉。我每天早晨開車,都會收聽廣播,聽了非常不舒服,訪談節目到還好,主持人與來賓的說話都沒問題,就是播報新聞時會有這種怪現象。電台的播報新聞部分應該都是新人居多。

  至於節目中穿插的歌曲播放,我幾乎都聽不下去,歌詞裡的咬字實在令人懷疑這些歌手是不是都是住在國外的華僑?尾音通通沒收,其他的字如「她」要不就念成「搭」,要不就念成「擦」。到底是甚麼原因要這樣發音呢?這是一種流行、時尚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生活點滴
下一則: 今年的921那一天
迴響(12) :
12樓. 中華民國人
2020/03/11 20:43
國歌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C0qjQXlebk&feature=youtu.be

史上最難的國歌

~~~

我們的國家正在被一群沒有國家認同的政客玩殘了,只會奪權、鬥爭,排除異己,甚麼轉醒正義,正義是他們這群人訂的。

11樓. Sookhing
2019/12/01 06:58

https://www.taipeisociety.org/node/809

台灣需要啟動語言轉型正義,

這篇文章給大家參考。

現在才發現這篇留言。很抱歉。

任何事物只要有轉型正義四個字,都會讓我心生反感。

我對政治非常抗拒。

在學校裡非常難教台語,我想藉由歌仔戲來教也不得法。

國小的鄉土教學,閩南語教學,都在鬼混,母語仍是要回歸家庭。

其實,我也很怕閩南語會消失,這是我們中原河洛的古音。

除非將台語變成我們的國語,以後所有的正式場合以閩南語取代現行國語,否則閩南語在年輕一輩仍舊無法說得流利,要靠學校裡每週一節課的教學,根本不可能有成效。

sandy Tin2019/12/19 15:06回覆
10樓. Sir Norton 有適配嗎?
2019/11/23 19:48
這兒見習合唱的基本原理,我卻小初高時未學,只一路唱來。欣賞您的捲䄂力拚,也見及國一的多元教學。都是好様的!

不指國一,前陣子國二的創意進場也是可以學習的部分。另外,還有教室布置、壁報比賽等等。

我記得小時候音樂課唱歌,老師都會糾正我們咬字,但現在好像沒人做這樣的基本教學了。

sandy Tin2019/11/25 15:03回覆
9樓. 慎卿
2019/11/14 22:39
...

老大:

我以為只有在婚姻裡才像黑社會,看來在學校裡更像!

台灣現階段的國語已自成一格,我有次和大陸北方來的遊客聊天,他說現在台灣人的普通話和廈門人說普通話很像,但仍從類似你所說的奇怪尾音分辨得出來是台灣式的。

呵呵~學校是科層體制,不只像黑社會。

台灣現在的國語自成一格是指詞語的用法,某些名詞的稱呼不同,還有那些"不錯吃"、不錯看的用法與大陸迥異,以及說話的口音,例如台中這裡的埔里腔、清水腔,埔里人說國語,語尾軟軟的,會提高。

但跟我探討的不同。

我談到的是以往只有在歌唱時才會疏忽的尾音問題,現在在說話上也出現了。

例如:四面八方,說成四面八發。八面玲瓏,說成八面玲樓。讓人聽了很煩。

上週四忙於練運動會的創意進場,忙翻了,週五運動會,結果週六躺了一天,半殘老人,真是,唉!

老大遲早要被篡位了。

不好意思,今天才得空回覆。

sandy Tin2019/11/18 15:07回覆
8樓. 福 到(十年後的續文~此情可待成追憶)
2019/11/08 10:22
很多人如此, 但可以改進的

一位女名嘴 陳 o o  

過去對 ㄢ  / ㄤ 兩個音分不太清楚 

過去常在脫口而出後  立即再修正

但這兩年來    幾乎無此現象了

 



分不清楚兩者注音,與蓄意或懶得收尾音還是有所不同。

譬如我今天早上開車時聽到廣播,講到國防部,卻是口齒不清的說成國罰部。

昨晚看電視新聞的氣象,播報員把基隆說成基樓。

諸如此類。

我們在現實生活裡幾乎沒人這樣說話,為什麼以聲音為職業的人卻是這樣馬虎呢?

至於歌唱的尾音就真的需要注意,多練習才行。

sandy Tin2019/11/08 18:21回覆
7樓. JJW
2019/11/03 18:37

Sandy,

妳家好熱鬧 什麼是唱歌的收尾音

對從來也不唱歌的我來說 是一種特異功能

收尾音我是一竅也不通

還好我的咬字很清楚 比起一般的中國人都好一些

這要感謝我的小學老師范瑤女士

她是上海人 可惜沒偷學點上海話

JJ的國語咬字清楚其實唱歌應該就沒問題了。

收尾音一直以來就是指歌唱部分,例如注音ㄟ的長音要精準,否則變成ㄝ,ㄥ也要把鼻腔共鳴唱出來,ㄥ才到位。

去年我本來要寫這些,順便擺上幾個影音視窗來舉例,後來沒寫。

前天突發奇想寫這篇,實在是因為天天早上開車聽廣播,聽到那些播音員怎麼連說話都能這樣含糊,感到太生氣了。

匆匆寫下來這篇短小輕薄的文章,沒想到竟然創造不少人氣,頗感訝異。

sandy Tin2019/11/04 15:59回覆

除了文章內容描述的,我也很討厭說話用縮寫。

例如:偶像包袱~偶包(我去年才學會的)

         台北車站~北車

         桃園機場~桃機

         陽明公園~陽公

莫名其妙的語法,在即時通裡跟人對話,這樣寫也就算了,現實生活裡這樣說話,實在太彆扭了。

sandy Tin2019/11/04 16:03回覆
6樓. 旭日初昇
2019/11/03 16:04

我大約懂格主的意思~

參加社大歌唱班,老師是聲樂副教授退休,或許是學院派出身,很重視發音、尾音~

在我感覺同學唱來已是很動聽、有韻味了,但老師總是會糾正發音強調該如何收尾音,

或許專業歌唱家聽我們這些同學唱歌,會覺得很辛苦難受吧!?

很高興您的理解。

我大概從小一直都在練合唱,所以對於音準與咬字特別在意。

合唱團是貧窮人可以參加的音樂性社團,對於沒有錢可以買樂器的我們真是一大福音。

這篇文章本來在去年合唱比賽結束後就想寫,後來因為快要期末了,要盯著班上功課,加上又要設計新的制服外套,就耽擱了。

近半年,每天早晨被電台的播音員弄得很無奈,怎麼說話是這樣子的。

不過,這還不是最誇張的,前幾年開始,華視新聞的旁白員其中一位的說話方式讓我一聽到,立即轉台,她把所有三聲發音的字全改成二聲。為什麼電視台容許她那樣說話。

sandy Tin2019/11/03 17:20回覆
5樓. ~奇異果~
2019/11/03 13:01

不好意思!

我不能再佔用您的樓層

但是回應一直被洗掉,所有的回應都沒收尾沒有結論

害我一路緊張兮兮的(老師見諒!)

我再舉例一下,文這個字在句子中間或歌詞中間,通常不會有問題,例如文章,不論說話、唱歌都不會偷懶,但變成"英文"這兩個字,而且這個"文"是在句子最後一個字時,這些歌唱者或是播音員常常ㄣ就不發音。

大家能想像這聽起來多彆扭。

又如:寬闊的資訊,唸成資續,讓人多不舒服。

~~~

文中另一議題,不是收尾音,是唱歌時,ㄊ、ㄉ替換,更奇怪。

有一回聽到一個歌手唱著"天空的雲彩",卻唱成顛空的雲彩。

<他們>唱成<擦們>。

這種唱法已經流行很久了,但我始終無法接受。

謝謝奇異果老師的回應,讓我有機會可以表達更清楚些。

sandy Tin2019/11/03 15:12回覆
4樓. ~奇異果~
2019/11/03 12:56

對不起~言歸正傳

我這國文老師真的不如您,我還是搞不清楚收尾音的效果!

發音不準當然是學生的通病

我若太字正腔圓反而被學生取笑

反而現在覺得其實沒那麼捲舌反而溫柔些

比如說484啊~搞什麼ㄏㄨㄟ機啊之類的(我已經被學生同化了)

尤其在南部教書,跟家長哈啦全是台語喔,

憑良心講我的台語很溜,劉姥姥進大觀園我全程台語教學

沒有學生敢跟我PK,(因為是很古典的台語啦)

起先看了寧靜姊的留言,覺得大家是不是看不懂我的內容,看到奇異果老師的留言,我確定我的內容寫得不詳細,讓大家誤解收尾音與ㄓ、ㄘ、ㄙ咬字不清是同個意思。

這真是一個解說不清楚的"壞教學"。

尾音就是一句話或是一句歌詞的最後一個字,通常碰到鼻音發音的ㄣ、ㄥ這類注音,在唱歌時很容易沒有收尾而聽起來沒精神、不精準。但現在連廣播電台的播音員說話都這樣,真不知道是何原因?故意嬌柔造作嗎?

至於奇異果老師的國語發音太標準被學生笑,我們學校有位老師是彰化人,但她說話時若遇捲舌音都很道地的講清楚,學生還問我那位老師是不是中國人(就是大陸人的意思啦!現在這些在政治上的區分用語弄得我們這些老太太等級的老師暈頭轉向。)?我愣了一下,告訴他們不是。

我們的台語因為太古典文雅,學生常聽不懂,幾個月前在表演課時,教他們歌仔戲,他們每個人像遇到世界末日了一樣。一句也聽不懂。

台語也不好,國語也不OK,沒有一種語言說的流利的。唉!

sandy Tin2019/11/03 14:54回覆
這篇文章真是一個解說不清楚的"壞教學"。 sandy Tin2019/11/03 16:39回覆
3樓. ~奇異果~
2019/11/03 12:48

看到仙D老師寫這一篇真的很有趣

也看到了導師管的雜事一籮筐,還好老師們已經被訓練的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

我以前教的高中生練軍歌才讓人頭疼,女老師連踢正步都得學還要想''口號''呢

只是高一一場軍歌比賽之後,老師就成了教頭!從此三年一帆風順!

再過不到兩週就要運動會了,最近在忙創意進場的事情,道具我已經做得差不多了,音樂也已剪接好了,學生的動作才要開始訓練,從來沒有舞蹈基礎的我還要想一些招式及隊形。有點焦慮。 sandy Tin2019/11/03 14:40回覆

我何止是教頭,根本是黑社會流氓等級的。

學生都叫我老大。

希望校長不要召見我。

sandy Tin2019/11/03 16:4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