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淪心 (二)
2006/09/28 11:53
瀏覽27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淪心 ()

..............

替代的存在....

.......

......存在....

────────────────────────

白衣緩緩走回魔劍道,回想洛子商急欲留住他的慌張,不覺感到窩心

其實也不是多麼想急著回魔劍道,只是那裡還有個拗性的皇弟,白衣怎麼想都會放不下心 

他們倆一個輕鬆愜意,一個拗性直率,個性差了許多,也難怪整日吵個不停。 

那和洛子商呢? 

怎麼也沒事?明明性情差的比皇弟來的多,卻怎麼也吵不起來,究竟是為何?

也許...

也許...

........

.........

白衣停下步伐,認真地想,也許是將洛子商當成親人了吧...? 

抬頭一望,卻見劍理擋在自個要進的房門前,不禁蹙起了眉頭 

「主人...,那個...劍理還未整理好,所以...劍理知悉白衣的習性,這樣的房間也確實無法見人 

主人怎麼挑這時候回來阿,唉... 

話未竟,白衣的心底也有了譜,不顧劍理阻止,推開了門,眼前的景象是熟悉到不行 

望著牆上的心愛畫像,被砍的像塊破布,那畫軸隨著那一半未被砍的地方搖搖欲墜,放眼望去,只要是物品的不是被砍亂,要不就成碎片成了滿地遍佈。 

「主人……我會很快整理好的。」

淡淡地掃了一眼,像沒什麼事般,轉身離去,算是無聲的回答。 

突然,劍理停下整理的動作,抬首。「主人,太子也許在後花園。」劍理的出聲提醒,身影不覺顫了一下,便又離去。 

他很清楚,主人不會為這種事生氣,反倒是會為罪魁禍首擔心,即使主人冷漠依舊,但那顆為親人無私奉獻的心,是他劍理永遠認定的主人 

白衣緩步走向後花園,思考是否該將自己的心思藏的更密些,難道自個的心思有這麼好揣測嗎?不禁一遍遍地們心自問。 

遠遠的亭內,望見熟悉的身影。 

靜靜地....

靜靜地.......

就好像是故意等他一般。 

皇弟..」正想一手拍拍黑衣肩頭,卻沒想到一柄劍劃下一條深痕,更劃清了一條界線。 

纖細的手,沁出絲絲血珠,一見樣黑衣立即撕下衣裳一角,隨意綁了個結。 

皺皺眉頭。「沒…」抬首,四眼相望,黑衣又撇過頭。「為什麼不躲!」

該死的,做啥關心!握緊的拳頭,身軀微微抖著,似乎是氣到悶了。 

而白衣卻淡回話。「氣消了嗎,皇弟?」 

「憑什麼...,他都要你去執行任務,難道那老頭把本太子當裝飾阿!!」 

雖然是互相背對著,從比平常更尖銳的聲音,感覺出他真的很挫敗。 

「魔父...是在保護你。」呵,瞧自己說這話有多酸澀阿。低語,眨眨那長而的睫兒。 

其實,白衣有時很羨慕皇弟,有時也不懂皇弟為何不滿? 

護著、疼著、包裹著有什麼不好? 

「我汰!根本是藉口,那老頭根本是看不起本太子!」 

「皇弟你誤會.....」 

「少幫那老頭說話,要不然本太子也看不起你這個皇兄!」 

白衣傻愣了,靜靜地望著那粗糙綁法的素手,靜默的空間瀰散到了四周,或許死寂才是和黑衣溝通的空間吧..... 

一句話會惹來多少的風波...所以師尊才要他們謹言慎行,明知皇弟是忿煞的無心之過,卻也難以開口。 

另一旁的黑影,也不怎地好受,正覺白衣為何遲不應話的同時,悄悄撇了一眼..... 

白衣的低首無語,透露一點無奈。白衣的輕嘆,不斷衝擊著他的心。 

欲伸手想告訴他,想告訴皇兄。 

多想告訴皇兄..... 

那一句的對不起,卻如千斤般難以啟齒。 

放不下傲氣,放不下從皇兄身上受自身父親器重的影子,想至此.....,心中滿腹雄火更難以平息。 

「本太子絕對會贏你!絕不會讓你搶去所有功勞!」話盡,腳步一瞪,想引起白衣注意。 

可,白衣仍是紋風不動的背對著,並未注意黑色人影在憤聲離去時,悄悄地拋棄了高傲,垂喪著長耳,脆弱的瞬間,消失在漫漫黑夜中..... 

皺緊了那雙秀眉,認為黑衣如往訴盡所有對自己的怨,他無妨..... 

無妨..... 

那隻手.....傷的值得 .....

值得 .....

輕笑 

────────────────────────

「白衣,你進來。」 

應諾一聲,進了門,隨後遣開屬下,只有留下右護法在外守門。 

眉一挑。「...前幾日,黑衣又去鬧你了?」 

「....」低首無語,誅天當白衣是默認。 

「記住本魔皇要求你的承諾。」 

「...是。」頷首下的秀麗臉龐,讓縷縷髮絲遮住那迷濛,誅天咯咯仰首大笑,隨後用兩指撫過那柔荑、那顴骨、那秀麗臉龐,捏緊那下顎,迷戀那被捏痛的神情。 

「風....,你知道我有多愛你嗎?」 

任由誅天將他當作風之痕,白衣心中也清楚這些都該來了。 

魔父的愛太灼熱,所以師尊總是躲避著魔父.... 

依稀記得那天,自己被雨水打了一身溼....,為了討生活卻失去生命意義的自己....。 

我還要活嗎? 

從袖子中掏出了一條舊有血漬沾染的手絹兒,撫著左下角那精緻的一個鷲字,不知道那是誰的名,可直覺就是自己的娘親。 

娘親……

您為了什麼原因,拋下了我? 

難道真的和其他人說的話一樣,說您要尋死...? 

如果是這樣...那也別拋下我... 

「娘親...您在哪...?」摸著那字兒,眼中全撲滿了那透了明的晶瑩,撲朔朔地落了下...。 

不知道為什麼要被其他的小孩罵... 

【哈哈...我爹娘說你是被自己的爹娘丟棄的!】 

【我不是!!】 

【要不然你爹娘為什麼把你丟在我家門口?】 

【我...】 

他說不出口,仔細地想著,卻怎麼也找不出答案...,一咬唇,頹然地走了。 

【哈哈哈,沒人要的小孩!!】 

在他身後的聲兒,聽不見了...,那話語卻像個疤痕似的,留著... 

小小的身影,低聲啜泣著,突然的一個聲響,促使他轉身。 

【小娃,哭什麼!】 

【沒。】急忙擦乾了淚,冷聲一個字兒。 

那人嚇了跳,眼中帶著雜緒,他卻不明所以,只覺身軀突然感到寒冷...。 

【長的真像...】口中喃喃,又道。

【過來我這,我需要你成為我的風...】 

我需要你成為我的風... 

需要嗎...? 

雨;不停地下著... 

那日他成了魔父眼中的風,成為了需要... 

情慾... 

「魔...父..」那痛穿刺了整個神經,反覆地,反覆地承受著。 

一個替代師尊翻天覆雨的存在... 

風....風....我要你...... 

外頭突然下了陣大雨.... 

落下的... 

是誰的眼淚....? 

(待續) 

────────────────────────

阿咧...我不是故意的啦...,劇情越寫越怪,這篇的字數很少==(承認…)

最重要的發現……

就是……

洛哥~~

我忘了把你放出來了=0=

(洛:ˋˊ那是我的白衣阿!)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自訂分類:文語卿聲
上一則: (給 風陵憶雪 的生日賀文)秋‧迴─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