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HBO影集《Rome》羅馬第一、二季觀後感(中)UDN所主辦的古羅馬特展、英雄主義的腥羶色
2013/08/10 18:47
瀏覽3,530
迴響0
推薦17
引用0

前文請參照:HBO影集《Rome》羅馬第一、二季觀後感(上)十三軍團的情與義  

上個月迄今,我多次收到此次長期展覽的電郵消息,正巧手邊有美國電視劇的觀後感想,就趁此順便發表。

既然是UDN所主辦的古羅馬特展,網路上似乎沒有引發相關話題,那麼漫長的暑假期間,抽空去中正紀念堂賞析一下羅馬帝國的歷史文物,說來也是一種頗具趣味的經驗。

或許,除了參觀展品,來往裝扮成詭異「羅馬造型」的遊客們也能成為在場觀眾得趣的風景?

上面的海報引用自專題網頁,八月十八日結束展覽,請盡早參觀以免向隅:http://rome.ishow.udn.com/

以《Rome》這兩季的主題來說,表面上圍繞著幾大家族(以凱撒為主的Julii家族、以龐貝為主的Junii家族、沒落的低階貴族Vorenus家族),實際上探討的是當時古羅馬人在貌似「民主」的共和體制下,那些由人們的愛恨情仇、利慾鬥爭所構成的社會,有著階級不平等和冷血殘酷的真實狀態。

這齣電視劇的主題相當龐大,卻以一種很狹小的視野進行。

要探討歷史上有名的凱撒,或者審視羅馬共和體制何以走向帝制,這些類似中國世家大族所把持的政治氛圍,充斥著無比黑暗的各種手段。

例如:凱撒為了和龐貝共享共和國的兵權,藉此達到彼此的政治平衡,他的作法便是將自己的女兒Julia嫁給龐貝為妻,除了早年和妻子Calpurnia也是政治婚姻,就連情婦也挑上了與龐貝頗有淵源的Servilia。

凱撒是政治精算者,就因為無論是婚姻或偷情都深度考量了拉攏龐貝的意思,一開始龐貝與凱撒合作愉快,可說是共和國最堅定的聯盟共主,而且也在元老院掌握了行政與選舉、司法的各種權力。

如個人在〈《後宮甄嬛傳》觀後感(四十九)「韓版甄嬛傳」《宮中殘酷史》扭曲朝鮮史(中)丁卯、丙子戰爭的邏輯混亂〉所說,美劇有三寶:英雄、幻想、愛亂搞。

在英雄主義方面,《Rome》藉由凱撒的軍事長才,讓他能左右自己和族人的婚姻,也因政治需求而先後與Servilia、埃及豔后Cleopatra發生關係。

電視劇當然要滿足觀眾的幻想,於是縱然凱撒在拿下埃及之前千算萬算,後來還是「人算不如天算」,以自己命名的非婚生子Caesarion,到後來卻是小人物Titus Pullo與埃及豔后一場露水之緣所生下的私生子。

而電視劇裡面的肉體糾葛,尤以愛亂搞的Mark Antony為最,這個僅次於凱撒的年輕將軍,凱撒一族為了拉攏他,姪女Atia of the Julii與他關係匪淺,使得凱撒得以獲得這個部屬的忠誠。

然而,肉慾無法完全掌握住部屬的心,忠誠度不過是權力分配下的表面現象,凱撒被刺殺之後,Mark Antony的野心完全曝露出來,他從希臘一路轉戰埃及,並且與埃及豔后似真似假展開了新的合縱連橫。

《Rome》這齣電視劇的高妙之處,在於表現出每個角色的內心掙扎,搭配了歷史事件,就能夠淺顯解析那個年代的歷史面貌。

埃及豔后的政治企圖,以及這個女子奔放的情慾需求,在劇中沒有絲毫的美化,而她將權力作為勾搭羅馬將領的春藥,也演繹了那個時代上層階級女子的無奈。

羅馬共和體制,大抵可以說是兩千年前最具有民主性質的國家,雖然元老院也有大大小小的派系,但各派系之間並不能完全百分百決定國事,在從前的羅馬,至少有祭師這樣的組織,或者軍事家族如Pompey或Junii這樣的百年大族,可以發表自己的見解並擁有部分決定權。

後來崛起的Julii家族為了瓦解各派系的山頭,進行了婚姻聯盟與軍事分贓的手段,凱撒於是能夠帶領自己的家族,控制住元老院那些各地的地方勢力。

古代羅馬的議會制度,好像有那麼一點點類似於現今的民主體制,然而諷刺的是在這樣的體制之下,共和國不過是各方角頭運用金錢和權勢開展的鬥爭舞台,《Rome》表現出羅馬在搖搖欲墜的體制下,許多人物不得不為了生存而施展各種醜惡作為的生死過程。 

下圖是電視劇明面上的兩大男主角,從他們這些小人物的視野,就能看出古羅馬時代的粗俗、原始、落後、階級分明與社會的殘酷面。

Lucius Vorenus出身低階貴族,甫出場,他低下去的臉上總是沒有笑容,陰森得如同那個骯髒的世界,因此他能夠保有基本的道德良知,也頗具野心,希望能夠從自己的十三軍團一路由軍功往上爬,八年漫長的戰爭,他跟著凱撒到了高盧(今法國境內),那張堅毅的臉上總是有一股無法擺脫的陰鬱。

左邊的Titus Pullo則一開始並非是Lucius Vorenus的好友,兩人是軍隊裡下屬與長官的關係,Pullo討厭約束,卻因為喜好刺激而加入軍隊,好色又想法單純,所以每次發了軍餉,第一件事就是跑去逛妓院,然後等待下一場能夠攢錢的戰鬥。

這樣的兩人會湊在一起,乃由於凱撒的金鷹軍徽被蠻族所竊,蠻族的背後還有羅馬元老院的敵對政客下指導棋,為的是利用失竊的軍徽來打壓聲望正隆的凱撒。

於是,Titus Pullo和Lucius Vorenus受命去尋找軍徽,無意中救了輕車簡從去找舅父凱撒的屋大維,經由屋大維的引薦,凱撒開始重用Lucius Vorenus,後來提攜他成為地方執政官,Titus Pullo雖沒有實質收穫,卻因此成為屋大維的劍術啟蒙老師。

在那個時期,如上文所述,共和國掌握政治權力的元老院有各方勢力,凱撒的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為了對付Servilia of the Junii,故而找了一些擅長街頭塗鴉的遊民來進行散播謠言的活動。

在古羅馬時代,並沒有紙張,而是經由埃及傳入的草紙,或將重要文書寫在羊皮上面,所以要在街頭巷議造成八卦風潮,就只能在街頭進行壁畫式的塗鴉。

如下圖所示,牆面上使用拉丁語,非常直接地畫出猥褻的交歡姿態,將凱撒與Servilia of the Junii的關係表露無疑。

縱然凱撒跟名義上的妻子Calpurnia並沒有深厚的感情,他和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也不是心心相映的愛侶,不過在政治鬥爭之中,雙方都必須維繫表面的融洽,後來凱撒選擇了妻子的家族,而殘忍拋棄了幫自己生下兒子Brutus的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 

Servilia of the Junii慘遭拋棄,又接連因為凱撒的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公開攻擊,派幾個男人在大街上剝光了衣衫、殺死數名隨侍保鑣,公開讓人割掉了自己引以為傲的長髮,慘遭羞辱,只能躲回自己住的莊園療傷。

心有未干、懷恨未解之下,Servilia of the Junii意圖要報復凱撒的Julii家族,所以跑去復仇女神的神廟,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詛咒凱撒死亡。

下圖就是Servilia of the Junii施行詛咒的手法,使用黑色羊皮,然後在上面寫上詛咒的對象,然後以石片在上面刻劃並且念咒,施行之後再將這樣的羊皮塞到受詛咒者的房子附近。

在施咒之後,這樣的黑羊皮被她派貼身侍女Eleni,將咒殺的羊皮塞進凱撒大宅外頭的石牆縫隙中。

下圖是凱撒的妻子Calpurnia,古羅馬已婚婦女需要遮住頭髮,而貴族出門則用奴隸抬座輾出行,在這樣的年代,衣裳穿得愈多則愈表示地位更高,因此古羅馬路上到處是衣不蔽體的奴隸階層。

此外,凱撒的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雖然十分痛恨政敵之女Servilia of the Junii,卻不能派殺手將她殺死,因為對一個貴族最大的羞辱,就是將對方如奴隸一般在路上剝光,使之赤身裸體。

《Rome》這齣電視劇為了誠實表現古羅馬時期的社會狀態,因此「裸體加屍體」出現於全劇,有男也有女,特別還有Mark Antony刮毛的一段鏡頭,古羅馬人喜愛潔淨,除了天天沐浴之外,還喜歡到公共浴場洗澡,或者找奴隸給自己按摩並且刮除頭髮以外的各種毛髮。

根據我所認識的義大利南方人而言,現在的南義男子仍保留了古羅馬人的習慣,不蓄鬍髭,身上也沒有太多雜亂的毛髮或狐臭味,固守傳統義大利人對於家族同樣保持了強烈的向心力,親族的感情特別融洽。

此劇也有關於羅馬浴場或羅馬人族群鬥爭的描述,對羅馬當時的社會階層分野,除了服裝和婚姻方面的特色,男女主角之間的情慾與出軌模式更是相當有意思。 

例如白色是貴族可穿的顏色,紅色是屬於戰士的顏色,因此劇中的平民階層穿著棉麻類的灰色、褐色或土黃色衣衫,戰士的披風則是鮮血般的紅色,一眼望去壁壘分明,立即就可以看出一個角色的社會階級。

例如下圖的男僕Castor,胸前掛著寫了名字的木牌,這種擁有拉丁名字的奴婢階級,是一個家族裡面較高的階級,可以命令其他的奴隸,擔任類似管家的職責。

圖中的是女主角Atia of the Julii和她的次子烏大維,在《Rome》劇中,她與政敵之女Servilia of the Junii苦大仇深,一方面是爭奪上流社會的名媛地位,再者還有凱撒的關係在其中,在凱撒軍事方面不順利、跟龐貝作戰失利連連時,住在羅馬的政敵之女Servilia of the Junii就鼓動一些地方角頭及流氓去騷擾Atia of the Julii。

Atia of the Julii以為自己會被那些遭到煽動的暴民所殺害,元老院控制的羅馬城通常是無政府狀態,凱撒藉由與龐貝的軍事平衡讓自己的家族獲得自保,等凱撒被羅馬的元老院宣稱是「共和國叛徒」的時候,那些首鼠兩端的民粹份子就想衝入凱撒的家族中搶掠。

在《Rome》裡面,除了凱撒家族的描寫之外,還有關於元老院的敘述,此處可以說是羅馬貴族互相分配利益的場所,參與者都是機會主義者。

下圖是元老院開會的場景,後面的是親龐貝的西比烏(Metullus Scipio)派系,穿著紅邊白色棉衫的就是元老院議員,前方站著的則是知名的政治家Porcius Cato。

Porcius Cato穿著黑色長袍,表示他是個類似黨鞭之類的文人出身,有別於穿著白色帶有紅邊的上層貴族,全白長袍的則是普通議員,地位遠不如前兩排的議員。

對於凱撒這種出身於下層貴族的軍人來說,講究出身的羅馬人,特別是Porcius Cato這種領導人物,覺得凱撒不過是個軍頭,藉由戰爭勝利圖利自己,藉此獲得羅馬公民和下階層貴族的擁戴。

元老院的上層貴族多數沒有軍系背景,為了拉攏龐貝,與Porcius Cato相善的Scipio就趁著凱撒嫁給龐貝的女兒Julia難產死去的時刻,趁機要把自己寡居的女兒嫁給龐貝,進行對付凱撒的布局。

凱撒因著對付高盧人的八年戰爭,獲得了極大的戰爭利益,除了上萬名奴隸,還有許多金銀財寶,卻沒有把軍事獲得的物資分享給那些上層貴族,引發了元老院議員的不滿。

西元前五十年左右,建立了四百多年的羅馬共和國,其實面臨著各式各樣的矛盾;一方面,羅馬成為歐洲最富有的城市,這個超過百萬人口的世界性大都市,建立在分享權利和激烈的個人競爭基礎上,凱撒出色的軍事才能和他從各地爭戰蠻族獲得的一切,已經走向了個人獨裁,元老院無法約束他積極擴張國土、拓展軍事影響力、提拔軍系人馬的作為。

Porcius Cato認為,凱撒會藉著軍功把持政治,進一步控制元老院,而且可能有稱帝的意圖,對於羅馬共和國而言,凱撒及其家族等同於共和國的威脅。

而Metullus Scipio則是認為凱撒提攜的都是平民或下層貴族,有礙於自己的利益,於是跟Porcius Cato結盟後,更進一步拉攏龐貝,意圖從政軍兩方面壓制凱撒的勢力。

至於龐貝,他雖說長期與凱撒合作,可是凱撒的戰功已經超過了自己,平衡的軍事勢力被打破,為了爭權奪利,和次要敵人合作來打擊主要敵人,也是他的考量。

下圖是凱撒的獨生女Julia,《Rome》沒有特別拍攝她與龐貝之間的故事,但仍能從對話之中看得出來,在這樣的政治婚姻裡面,這個年輕女子就是個犧牲品。

龐貝和凱撒的聯盟,在妻子Julia死後明顯走向瓦解,龐貝左右逢源,希望繼續維持關係的凱撒,放手讓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獻上自己的女兒Octavia,首先讓女兒Octavia跟丈夫Glabius離婚,接著發現這對小夫妻藕斷絲連時,凱撒的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暗中派了自家豢養的猶太人殺手Timon謀殺了女婿,讓死心的女兒Octavia不得不聽從母親命令,去對龐貝獻身。

龐貝本就好色,有凱撒的外甥孫女Octavia這麼年輕的女孩獻媚,又有凱撒政敵Scipio的女兒送上門來,兩相權衡之下,玩弄了凱撒的外甥孫女Octavia多次之後,龐貝仍選了凱撒政敵Scipio的女兒Cornelia為妻。

凱撒的外甥孫女Octavia覺得自己被人白白玩了,心底感到萬分羞辱,而凱撒的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則認為是女兒沒有盡力,母女關係急凍。

這時,暗恨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開始接近凱撒的外甥孫女Octavia,兩個女子發展出意料之外的女同性戀關係,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想要整倒凱撒,於是想套問出凱撒的弱點。

下圖是龐貝的續絃Cornelia Scipio,有點年紀的寡婦,縱使是政治婚姻,但龐貝卻非常喜愛她,連帶也接受了她帶來龐貝家的一雙拖油瓶兒女。

下圖是凱撒的外甥孫女Octavia,凱撒外甥女Atia of the Julii的長女,明顯比較年輕漂亮,但卻沒有被龐貝選為妻子。

凱撒的外甥孫女Octavia因為年幼,又痛恨母親Atia將自己獻給龐貝,後來發現母親Atia還是殺害自己前夫的兇手,在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唆使下,竟然引誘自己的親弟弟屋大維發生性關係,想要套出弟弟所知道的凱撒秘密。

電視劇之中,凱撒有羊癲瘋,一個軍事領導人絕對不能在人前發作,否則會影響自己在軍中的威望,造成政治危機,因此屋大維偶然發現舅父凱撒發病,卻一輩子保守了秘密,沒有告訴長姊Octavia。

為了當作交換條件,屋大維將自己的導師Titus Pullo與他一起在下水道謀殺了讓另一男主角Lucius Vorenus戴綠帽的連襟Evander Pulchio一事,告知了長姊Octavia,並沒有料到後來會讓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利用這個祕密,在凱撒被謀害前支走了憤怒的Lucius Vorenus,連帶害了他全家,使Lucius Vorenus家破人亡(兒女被賣為奴隸,妻子Niobe自殺)。

話說母親Atia發現自己的一雙兒女亂倫之後,又驚又怒,逼著女兒Octavia和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劃清界線。

凱撒的鐵腕作風,呈現在他對付敵人的手段上,下圖是高盧地區的塞爾特首領Vercingetorix,凱撒打敗高盧蠻族聯軍之後,沒有立即殺死敵方首領,而是運用威勢,逼迫高盧人臣服。

高盧人和羅馬人的最大差別,就在於蠻族不修面剃鬍鬚,也不太常洗澡,並且使用較粗糙的鐵器,在大約兩千多年以前,凱撒率領羅馬軍團所向披靡,就是因為蠻族沒有完整的國家制度,各地蠻族的小部落,難以對抗有效率和規制的羅馬兵團。

凱撒捉到敵方首領,第一個手段就是把人送回羅馬,並且在所有羅馬公民的面前絞死高盧地區的塞爾特首領Vercingetorix,一方面提高自己的聲望,再者也是對政敵的一種炫耀,展示自己的軍事強權。

當凱撒這麼做的時刻,他獲得了全羅馬平民和一般低階貴族的敬仰,可是換了元老院的角度,這樣軍功赫赫的囂張做法,議員和貴族們都頗為忌諱,認為他在搞個人崇拜。 

在凱撒繼續進行往西推進的戰略時,他所提拔的Mark Antony成為了羅馬護民官(Tribune,羅馬公民選舉選出的官階),表面上雖有羅馬針對平民和軍事方面較高的權力,實際上仍受限於元老院的掣肘。

此外,男主角Lucius Vorenus頗受凱撒信賴,被委任於Mark Antony,擔任初步行政工作,為後來選舉Aventine地區地方官(local magistrate)而鋪路。

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的聯盟成形,他們在元老院主導對付凱撒的法案,並且拉攏當時另外一派的首領西賽羅(Marcus Tullius Cicero),進行打壓凱撒的行動。

凱撒主張將土地分給平民,主要是那些隨他征戰高盧的士兵,但遭到貴族和元老院的反對,認為凱撒要把土地給窮人,無視於社會階級的分野和集團利益。

上圖是Mark Antony肖像,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6/6b/Illus266_-_Marcus_Antonius.png

Mark Antony一直是凱撒的支持者,他與西賽羅本來是政敵,不過在面對凱撒的主張方面,兩人都認為元老院將凱撒視為「共和國敵人」的說法太過份,而私底下希望由前者來否決元老院決議。

另一方面,龐貝也被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的聯盟所裹脅,不得不站出來正面跟凱撒對抗,不料元老院通過凱撒叛國罪,這使得龐貝不得不領軍,要與元老院的議員們一起對凱撒作戰。

凱撒知道自己成為「共和國敵人」,算是莫須有的罪名,乾脆就領著自己的軍隊從高盧返回,一路打向羅馬,而且連戰皆捷。

本來就不贊同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聯盟對付凱撒的西賽羅,很快決定離開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的軍隊,並且向凱撒投降。

同時跟著投降的,還有跟著龐貝的凱撒私生子Brutus,也就是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之子,當初背叛凱撒而投入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聯盟,其實也有他母親的授意。

下圖是元老院的發聲筒,也就是議會最早的發言人雛形,稱之為Senate Crier或Newsreader,古代社會階層分明,古羅馬人的階層以出身來界定,因此一個人的父親做什麼,其子孫多半從事同樣的工作。

古羅馬時期沒有報紙,要傳遞共和國的元老院決議,只有在公開場合誦讀決議內容。

這種Senate Crier或Newsreader,從事者為下階層貴族,需要懂得基本讀寫,旁邊兩位黑色短衫的則是平民階層的學徒。

前面說過,各色衣袍代表了一個羅馬人的出身,穿著黑色表示具備基本學識,從事以學術為主的職業,因此看這齣戲的意義在於:只要看了演員的穿著,便能從中明白這些人的階級和工作。

回到主題,在元老院宣稱凱撒為「共和國敵人」之後,凱撒率軍一路打向羅馬,毫無敗仗。

這時,羅馬這些反對凱撒的議員聽說了消息,元老院的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聯盟一不作二不休,乾脆就掏空了國庫,將所有共和國的黃金財寶都偷偷運出羅馬城,主力部隊則一路逃往鄰近的希臘。

龐貝在凱撒私生子Brutus、西賽羅等人投降凱撒,而元老院的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聯盟兩個主導者兵敗自殺之後,轉而逃往埃及。 

一路上,孤軍逃難的龐貝兵敗如山倒,逃兵不斷之外,後來竟然得付錢找傭兵來保護自己逃往埃及,沒想到路上雖沒被傭兵打劫,卻在抵達亞歷山大港的同時,被自己以前的屬下百夫長Lucius Septimius所殺害,如下圖所示。

西元前四十八年,當龐貝被殺害之後,凱撒實際掌握了羅馬的政軍大權,看似光榮無比地擔任了羅馬執政官,擁有最高的權力。

然而,雖說龐貝、元老院的Porcius Cato和Mutullus Scipio聯盟都失敗了,投降的Marcus Junius Brutus雖身為凱撒私生子,卻仍然對凱撒的作為非常不滿。

此時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開始下一波密謀,企圖拉攏其他對凱撒不滿的勢力,繼續對付志得意滿的凱撒。

龐貝死後,根據「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法則,凱撒的人馬私底下開始報復龐貝的舊勢力,龐貝的兒子Quintus Valerius Pompey四處流浪,沒有人願意收留他。

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收留了龐貝之子,將人藏在家中,並且秘密聯繫元老院的議員,意圖展開對凱撒的謀殺。

Servilia之子Brutus雖然不贊同母親的作法,可是在親密的同性對象Cassius的鼓動下,加上凱撒要他遠離羅馬去馬其頓當執政官,Brutus認為馬其頓土地貧瘠而且發展有困難,覺得自己的生父凱撒對自己有疑慮,也是有意打發他到外地並剝奪軍權的手段。

這時,Brutus接受了Cassius和母親Servilia of the Junii的計謀,決定跟其他元老院的議員一同謀害凱撒。

元老院的諸多羅馬貴族對凱撒非常不滿,主要是凱撒為了統至高盧等地,不得不採取「以夷制夷」的策略,讓那些高盧人和各地蠻族也加入元老院,推恩並分散羅馬貴族在元老院的政軍大權,更得以鞏固自己的勢力。

凱撒的盤算縱然圓滿,卻沒料到羅馬貴族的反撲,就是聯合自己的私生子Marcus Junius Brutus籌畫一場謀殺。

龐貝的兒子Quintus Valerius Pompey同時聯繫了一些父親的老友, 凱撒的前任情婦Servilia of the Junii則使計支走了隨侍在凱撒身邊的護民官Mark Antony、凱撒的僕人Posca和地方官Lucius Vorenus,使得凱撒隻身進入元老院,而沒有任何保護。

下圖就是謀殺凱撒的幾名要角:兄弟被凱撒放逐的Lucius Tillius Cimber、有不同政治觀念的Barca和Gaius Trebonius等人。

凱撒對自己太有自信,認為他的羊癲瘋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就不會產生任何政治風暴,不料他對統治高盧和蠻族的政治策略,卻引發了無可彌補的暗殺行動。

下圖還有其他暗殺凱撒的要角:Publius Servilius Casca Longus(圖右) 、左邊主導者的Gaius Cassius Longinus(圖左,凱撒私生子的同性好友),以及最先發難的Lucius Tillius Cimber。

上百人的元老院內,凱撒沒有什麼朋友,就連時常當牆頭草的西賽羅也被遣開,當西賽羅發現凱撒被殺害,只能遠遠避開刺殺現場,以表示與己無涉。

《Rome》這齣電視劇最了不起之處,就在於細膩描述政治的本質,以及人性的黑暗面,將許多電視劇或電影美化的人物,進行真實的剖析與角色演繹。

凱撒真正忠誠的幾名屬下,如男主角Lucius Vorenus 和Mark Antony都被遣開,機敏的奴隸Posca雖成為羅馬公民卻也不敢對抗這些議員,謀殺發生的同時,就連先知先覺的Mark Antony也要立刻逃離現場。

當凱撒的私生子Marcus Junius Brutus對自己的生父戳入最後一刀,讓凱撒斷氣時,沒有莎翁(Shakespeare's《Julius Caesar》)那過分戲劇化的台詞「Et tu,Brute?(還有你嗎,布魯特斯?)」

當然,電視劇也屏棄了一些過分幻想的敘述,例如凱撒死於龐貝的雕像之下,或者用希臘語呼喚朋友來幫忙自己。

少了一些枝枝節節的戲劇描寫,只有凱撒倒下時不甘的眼神,還有羊癲瘋發作的顫抖與抽搐。

這樣的影集尊重歷史人物,少了些冗繁的對話,該死的與被刺殺的過程,都顯現出一種流暢感,讓人唏噓之餘,還能夠領會一場眾多人物混亂謀殺背後的忐忑及躊躇不安狀態。

例如上圖凱撒倒在右邊,左邊是一名無意中滑倒的老議員,茫然無措地面對整場刺殺,滿地的鮮血,加上Gaius Cassius Longinus不敢居首功,而高舉親密好友、刺下最後一刀的凱撒私生子Marcus Junius Brutus沾血的右手,就是最大的諷刺。

這一場謀殺戲碼相當精采,如果對比下圖的名畫,則會覺得過於矯情。

此外,十九世紀的畫家忘了一個重點:凱撒並非羅馬皇帝,他死的時候要去接受眾多議員陳情,拒絕稱帝的凱撒,不會穿著這樣的打扮還戴上黃金桂冠還拿著權杖(象徵羅馬皇帝)。

歷史上說,凱撒被刺殺於龐貝劇院,不過電視影集改成了元老院,或許是拍攝方面的考量。

上圖為一八六五年Karl von Piloty所畫的〈Die Ermordung Cäsars〉(謀殺凱撒),圖片引用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Karl_Theodor_von_Piloty_Murder_of_Caesar_1865.jpg

雖說這是一齣好戲,但本人還是秉持了挑錯的出發點,仔細觀察了電視劇,發現刺殺過程沒有一刀真的戳到要角Julius Caesar身上,如下圖所示。

換言之,好戲可能在細節有點小錯誤,但也不能全盤否定這樣一齣劇碼的成功之處。

在個人看來,要說真正的政治學,可以從《Rome》裡面觀察一二,而要探討人性的光明與黑暗,或思考英雄主義的腥羶色,此劇絕對是相當值得參考的好戲。

(待續,代ROSY貼)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