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二O一一至二O一二年的項鍊設計彙整
2013/01/07 22:05
瀏覽3,154
迴響1
推薦34
引用1

忽然想起小的時候,最常寫的一個作文主題叫「我的志願」。

我認識瑞士朋友Nadja的時候,她跟我都還是學生,那時隨口聊天談到這個話題,我問她希望畢業以後做什麼。

這個姑娘說,她本來小時候希望做會計師,可是問過她的親戚之後,又想當精算師。

我問她,瑞士的精算師(Aktuar)是做什麼的?

她說,這種工作在瑞士薪資很高,而所謂的精算師(Aktuar)就是幫人算帳的。

當時我很想問她:姑娘,妳連到台灣旅遊期間去逛超市,沒拿計算機就不確定八乘九等於七十二,以後可以給人每天算帳麼?

我的朋友Nadja喜歡台灣的天然珊瑚,也喜歡玉石類,因此我就挑了粉色的珊瑚來設計,串珠項鍊使用黑玉髓,中間綴上台灣特產的淺綠色貓眼石,算是送給她的生日禮物。 

記得當年我問老師,一個好學生長大以後做什麼最好。

老師說,會讀書的小孩應該要立志做科學家、天文學家、考古學家、作家、發明家……只要能帶個「家」字的都是很了不起的專業人士,可以自成一「家」。

那時我覺得自己可能力有未逮,又問老師:為什麼醫師、律師、工程師、建築師、老師……這些有「師」字的不推薦?

老師告訴我,這些有「師」字的人都得拿錢替人做事,而且平常教的對象受不受教,還得看人家的心情而定,是最受氣的了。

經過這麼多年以後,我的朋友Nadja沒能成為精算師(Aktuar),我也沒有變成別人口中的「家」或「師」,卻不免覺得這樣的志願好沉重,還必須努力充實自己的各方面才能,需要不斷學習並刺激自我成長的各種動力。

從前的小女孩哪會知道什麼是自我成長的壓力呢?

後來我寫了一封電郵,說是二O一一年她生日忘了準備禮物,就把做好的項鍊樣品兩件補寄送給她。

收禮的朋友告訴我:禮物是自己手工做的好,至少心意能瞧得出來。

我沒能成為設計「師」,也未能在其他方面出類拔萃當個大「家」,偶爾回顧自己耗費了這麼多年的光陰,認識了更多的東西,卻仍覺得自己欠缺更多專業的技術。

然而,自己還是可以慶幸一點:就算成品銷售尚可,業餘研究這些玉石或半寶石也算愉快,甚至能夠彙整起來作為自己寫作檢討的內容,卻總認為自己距離「師」或「家」還遠得很。

這一類的串珠其實很簡單,只要以黑色為基底,怎麼搭配都能順眼。

有一陣子喜歡做手鍊,可是常常聽母親或朋友們說了,在家勞動或者出外工作,有時隨手一碰就撞碎了,天然珊瑚這樣脆弱的東西,還是戴在胸前、牢牢掛在脖頸上,如此纔更安全點。

我很喜歡玉髓與瑪瑙,這類手工材料便宜,成本能控制在一千塊台幣之下,而且隨手串起來就有天然玉石的垂墜感,不用打光就能產生特有的光澤。

下圖是天然隨形黑瑪瑙項鍊串,一般的黑玉髓很難顏色單一,而會有不同的紋路或不同深淺的玉髓夾雜其間,也稱之為黑瑪瑙。

珠子本身根據的是天然的紋路來切割,形成一種切割上的巧思,所以用簡單的鋼絲來串珠,主要是這類玉石比較沉重,普通的絲繩或釣魚線無法負荷,只要加個釦頭連接起來就行了。

玉石類的質感與天然珊瑚不同,下圖是天然白珊瑚純銀絲鍍黃K金編織手鍊。

白色珊瑚價位低廉,這種尺寸的小珠我以前通常用鋼絲或絲線來串,後來發現這樣的手鍊比較沒有價值感,於是採取了電鍍,但價位太高,也只做了這一批就沒了。

每一顆天然珊瑚都是爪鑲,還得挑色澤一致而沒有斑點的珠子,所以當初淘選的時候,我覺得眼睛都快看得脫窗了。

這一款的成本便宜,但手工方面比較麻煩,而且電鍍廠還不接受數量太少的樣品,因此找了一位專業朋友來拍照,效果還不錯,整批都賣光了。

下圖採用天然水晶、新燒青瓷珠、方糖型黑玉髓、銀管串珠的蠟繩項鍊,銀片與銀珠都做成霧面,人造水晶珠做多面切割,仿青花瓷的八角珠則是來自桃園鶯歌。

這樣的作品很簡單,我的義大利朋友喜歡這類型的設計。

下圖是天然波斯瓦那、白玉髓、水晶、紫玉髓串珠項鍊,波斯瓦那隨形小方塊有一種壓克力的質感,全都是天然玉石。

天然水晶或白玉髓其實很便宜,只要用機器做不同形狀和尺寸的切割,就能串出不同的項鍊,這也是串珠之所以吸引我的緣故。

生命以不同的形式存在,就算這些玉石沒有體溫或呼吸,可是從不同的紋路上面,總能發現一些有趣的面貌,記錄著地球不同地質的累積與演變。

下面這樣的透明水晶珠設計,個人覺得比較失敗,使用的是綠色中國結絲線,主要是當初不確定這樣的設計是否外國朋友會喜歡,沒想到他們反而欣賞此類有點樸拙的大顆天然水晶項鍊。

下圖不是本人的設計,而是同行的一位銀工高手的設計,搭配黑玉髓和水晶,設計非常繁複。

蠟雕翻銀的技巧高超,這樣的藝術品本人做不出來,也比較不喜歡,主要是工藝過程太繁複,我沒有那個耐心與時間去製作。

自從去年被燙傷手臂之後,我對於銀飾品基本上抱持著盡量不做的態度,當一塊人皮血淋淋地燙開的時候,皮肉的焦臭與模糊的疤,就算有空也不想碰了。

下圖是我在二O一一年送給女性朋友T的禮物,只是個簡單的純銀墜,這款天然台灣白蝶貝純銀包鑲項鍊,式樣很簡單,製作過程也不長。

台灣的白蝶貝和黑蝶貝都很多,這類貝殼色澤亮麗,很適合作為珠寶設計,而且只要花點心思,也就能完成簡單的作品。

這位如今在美國落地生根的朋友,說來從她那年我張羅著慶祝生日後,就沒有機會也應該不會再見面了。

不能說我勢利眼,而是這位朋友從不記得我的生日,外出吃飯也從未付過錢,每一回見面都是要我請客或幫忙一二,次數一多就麻煩了,人在台北的時候,連她妹妹也要順便到我家住宿照料,我家人見了就說我「好人做成了冤大頭」。

這是最後一次送禮給她,從前我送的義大利貝雕cameo和俄羅斯琥珀,T姑娘的妹妹收了兩姊妹的禮物,就隨手往轎車後座一扔還摔破,看得我都傷心。

去過俄羅斯的朋友必然清楚,天然琥珀一塊沒有任何雕刻的墜子,那可是單只美金五百元起跳啊!就算是在大陸,一般的天然琥珀產地原礦也要算幾「克」來計價,何況是價格高得嚇人的俄羅斯琥珀呢?

最後一回請T去喜來登飯店用餐,我除了送這只自製項鍊,還做了另一只天然珊瑚黑檀木髮簪,結果T姑娘整晚連聲「謝謝」都沒說,二O一一年的耶誕節前夕讓我過得很心酸。

最近不做好人,只想在這方面好好做出一些自己滿意的作品。

上下幾圖是天然冰種紫羅蘭A貨玉雕玫瑰花墜,搭配純銀蜻蜓和冰種翠玉水滴墜,紫羅蘭冰種翡翠的價位本就比較高,這塊玉也算透,只是稍微帶了點豆種,所以雕刻了打洞,做成玉墜的設計。

「好玉不雕」是名言,真正的好東西不會進行繁複的雕刻,但成本卻未必很低,設計的時候考量成本問題,總使我感覺頭大。

前一陣子有幾名網友私下寫信給我,想詢問本人那些天然珊瑚的價位,有一名陌生網友甚至認為「一千塊錢就買得到,而且到處都有」。

其實,我從自己攝影或請朋友拍照留底的時候,就決定不在這個部落格販售此類作品,許多網友來此殺價到一種比成本低N倍的地步,或者死活要求本人提供貨源在哪裡,個人覺得有點不堪其擾。

真的,想比價格或想「賤」買(請容許我使用此字)的陌生朋友,請去澎湖或台灣任何一家店面看看人家貼出的雕件價碼牌,台灣縱然是天然珊瑚的產地,那些價位後面有幾個「零」,或者能否分辨「海竹」和「山珊瑚」之後,歡迎再來討論。

只要溝通過的網友,我都願意分享所知,但這「分享」有程度和底線,此外敬謝不敏。

比起天然珊瑚,個人更喜歡玉,天然玉料質地堅硬,雕件價位也低一些。

例如下圖這樣的緬甸玉A貨,糯種近冰種的翡翠玉花,用黑玉髓進行設計,項鍊式樣簡單,流蘇上面綴有小顆玉珠,再搭配冰種帶有陽綠的猴兒偷桃福袋墜,個人覺得頗為大氣。

冰種翠玉在市場上很多,但玉質冰潤到飄陽綠的雕件,本來想的是做蟠桃的雕件,後來雕刻成了猴採桃,翠玉墬子下面做成福袋的式樣,也算喜氣。

 

怎樣可以成為某某「師」,或者能夠在多年以後將設計變成一種獨創的某某「家」?

這樣的問題就算經過多年以後,我仍舊沒有答案,有的不過是手中許多走過場的設計罷了。

個人向來酷愛冰種玉,也欣賞佩戴起來華美動人的設計,自然光線下帶著水頭的玉料,看來頗為可喜。

冰帶糯種的玉花色調暗沉一些,但福袋玉墜泛光的色澤在黑玉髓串珠設計下,顯得此款甚是耐看。

有朋友說,流蘇玉串這樣環繞起來,似乎顯得有些累贅。 

然而在對照人體膚色之後,我卻感覺這樣反而更好看,黑色與綠色掩映下的白皙肌膚,配戴起來應當更為出色動人,自有一番搖曳的美感。

或許人就是這樣,要說緣分也好,時機也好,眼光和美感的變化也好。

總覺得人與人的相處,本來就像是搭配起來的珠串,有的顏色當初怎麼瞧就順眼,有的式樣翻來覆去就是覺得需要修正,一開始或許這些小零件搭在一起很投契,日子久了,忽然就改變了想法,盤算著進行一些不同的模式來進行想法上的變革。

就像兩個朋友本來一起走在街上,可能一條路兩個人一前一後行進,縱然發現得及時,覺得不同的步調需要停下來等待對方,但這樣的想法或許已經拐彎消失了。

大家已經有了各自想走的路,有時不必執著永遠在一起,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我非常在意設計,無論是身上配戴的小飾品,或者是室內擺設或室外構造,總能敏感地映射出那個人內心的某種偏執,可能我也對過去的自己感到好奇,認為自己應該是一個品位及想法都必須非常獨特的人。

也許在多年以後,當我重新翻看這樣的圖片與文章,會不免用另一種譏嘲的角度來回顧這兩年的自己吧?

 (代rosy貼)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Where繪兒
2013/01/08 20:53
懶得回應
ROSY算是熱心了!要我,遇到這樣的網友八成是懶得回應了吧!
其實我寫完之後,自己也就舒坦多了,收信的時候確實鬱悶,想想連大姨媽都會讓人反覆坐立難安,朋友或陌生人之間的交集會不會產生摩擦,說來便能輕易排解了。 Rosy2013/01/11 00:23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