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女人私房話(12)在「拍拍」與「陰溝裡噓」之間煩惱的年輕媽媽
2012/11/13 23:31
瀏覽2,141
迴響0
推薦35
引用0

感謝提供照片和故事的J小姐,也謝謝她當年不時分享的許多經驗,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題材。

從雞毛蒜皮的瑣碎事物之中,婆婆媽媽們過著自己充滿煩惱與快樂的生活,同時也在女人彼此之間的交談裡面,我們學會了互相體諒,以及各自不為人知的各種生活感觸。

J小姐是我的一位女同事,與我年齡相當,至今已經有了幾個兒子。

她來自於馬來西亞,由於是華僑,所以講話帶有一點特殊的口音,她本來在馬來西亞當地擔任《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的專業攝影師,後來因為與台北某幸運男子談了戀愛,於是成為了名義上的「外籍新娘」。

這位J小姐語文能力相當不錯,工作態度也非常認真,不過由於她一至兩年懷一胎的特質,家中連生四個兒子,讓本來丈夫和公公都是獨苗的夫家極為滿意。

過去幾年的金融風暴,或者是不景氣的情況,使得這樣的同事算是朋儕團體裡面的異數,這些年來我還僅見過這樣同齡的女性裡面,她算是唯一能順利並快樂生養四個兒子的朋友。

按照她的說法,這方面當然需要感謝獎勵媳婦的婆婆了,只不過平日雖有公婆幫忙帶兒子,小孩的撫養與奶粉錢卻不容得她在夫家當少奶奶,雖說出身及家境都可說是小康,未雨綢繆的J小姐還是決定在分娩第三胎和第四胎之後,於銷假後迅速回到了工作崗位。

J小姐的第四次生產,可以說是頗具戲劇性,她平日自行開車上班,懷孕九個月同樣如此,那天路上下雨又塞車,所以腹痛開始便熟門熟路地乾脆找了交通警察幫忙,一路警車開道加上穿梭於路肩,到了醫院都還自己打了電話請產假,四胎同樣順產,陣痛也並未持續太久。

產後第二天正巧是周末,我們幾個女同事相約去探望她,剛去了病房,又特意去育嬰室看了看她的兒子,隔著一片玻璃,見那孩子並不像其他剛出生不久的嬰兒皺得如小猴子一樣,而是一會兒睡著又一會兒睜開那神似父親的單眼皮,覺得相當有意思。

「真可愛。」我雖不無客套,實際上還是講了真心話。

J小姐笑著說:「也許未來妳會結婚,然後生一個比他更可愛的小鬼。」

「我不結婚,也不會有孩子。」我說。

我和J小姐都沉默了片刻,然後我微笑著說:「別人的孩子看著都像天使,若是自己生養,不定是個小惡魔呢。」

「有道理,」J小姐說,「可是女人老了也許會很寂寞?」

大概吧,不過我的閒暇時間不多,除了工作之外,還有需要創作的迫切性,因此沒就這個話題與她繼續聊下去。

女人的生活總是這樣,不能想得太多,可是又不能想得太淺顯,主要是不思不想的日子比什麼都還難熬,一旦想得少了,又覺得自己不明白的問題太多,倘若沒有得到幾本好書來看看,就會發現自己自我厭煩得容易失眠。

相較之下,無論是嬰兒,或者是男人,好像都比較容易睡得快且深沉?

J小姐平日少不了抱怨,說是過去在《國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雜誌薪水更高,年終待遇和假期也比較好,她總是抱怨自己當初想婚了頭,結果現在兒子生了四個,就連回去馬來西亞的娘家也有困難。

哪個媽媽能離了幼子呢?又有哪個賢慧的妻子可以不顧自己的夫家和老公,隻身回去她所成長的故鄉探望一二親友?

雖說不時緬懷一下少女時期的日子,J小姐還是相當知足的,她常常跟我聊起了媽媽經,語帶幽默,那是我們共事一段日子最令人難忘的回憶。

在J小姐的育兒記憶中,最痛苦的不外乎:公婆和自己的理念不合。

如果天才和白癡僅一線之隔的話,那麼一個孩子的左腳可能踩在天才的一邊,右腳卻站到了白癡的旁邊,自己則在中間,所有的母親很可能既是天才又當了他人眼中的白癡。

J小姐每次說起她和婆家之間對於教育的摩擦,就覺得自己很委屈,因為有時候她可能想得太多,公婆卻認為孫子們不應該從小就過著那麼痛苦的童年,故而J小姐總說自己的兒子們兼具天才又白癡的腦袋瓜子。

J小姐的長子那年六歲了,在家祖母疼得要命,如〈女人私房話(11)婆婆媽媽們的勤儉,到底要不要「打包帶走」……〉所說的那樣,她的大兒子連自己處理排便後的小屁屁也無能,我看了心頭一顫,因為自己那個時代的小孩子,無論男女大概三歲就能自己上洗手間,遑論這麼點大的屁事了。

J小姐說她除了剛生的么兒之外,其他三個兒子都是這樣,就連洗澡都得「阿嬤」幫忙,不然怎麼洗耳朵也不會,職業婦女當了這麼些年,她的兒子們一個個都被保護得太好了。

我告訴她,說每個人都有自己應該擔負的命運,爸媽或許能拉自己一把,或者家庭與學校能教導孩子該如何生活,但走下去的始終只有自己。

J小姐則抱怨道:「我要把兒子送去上兒童美語,我公公說要省錢讓我自己教,可我哪有空啊?我婆婆還說English隨便學學就好,媽媽教兒子應該像她的發音一樣簡單:陰溝裡噓!男生只要會噓噓就可以了,小孩子不用學太多……」

偏偏J小姐的親友多數只會閩南語或英文,不然就是馬來語,兒子們不學好外語,娘家的人哪能跟自家兒子溝通呢?

「陰溝裡噓」(English諧音)的問題,其實我覺得不算什麼,反正現在的小學生都得學,到時自然會去學,她的大兒子不過六歲,省點錢自己找時間教應該也沒問題啊?要不然四個兒子加上兩個老的,她不都可以自己免費開班授課了麼?

當我這麼提問的時候,J小姐搖了搖頭,直接否定了我的觀點。

「老的不說,我兒子很難教的!」

我不解,就聽J小姐嘆著氣說:我那大兒子和二兒子都給寵壞了,現在三兒子也讓我難受極了,天天要我拍拍!

「拍拍?」我不解:「難道妳打小孩?」

「哪裡是啊!」J小姐說:「前些日子我公公婆婆出遠門,把三個兒子扔回來給我照顧,結果那幾天拍得我快累死了!」

原來她所說的「拍拍」,也就是很簡單的拍背動作,兒子們被公婆帶得久了,各個睡覺都得「拍」著睡過去,否則就死都不肯閉眼睛乖乖躺在床上。

以下是J小姐所描述的場景,同樣也是個人眼見過的情況:

大兒子:「媽媽拍拍……」

長子的聲音很輕,眼中充滿了期盼,話語滿是乞求。

二兒子抖著嗓子追問了一句,眼睛裡有東西閃啊閃的「媽媽偏心!只拍哥哥不拍我!」

三兒子直接嚎啕,因為媽媽只有兩只手,哭得J小姐也因搞不定孩子的睡眠而手忙腳亂,穿梭於幾張床邊而拍得閃了神了。

幼子還揹在背後,聽了三兒子的抗議,跟著一起哭鬧,然後四個兒子都不能睡覺了。

J小姐累得發暈的身體遭遇危機,立刻化石為泥,抬起左手和右手,在兒子們的腰側或背上拍了起來,轉過頭還得哄小嬰兒,頭疼得簡直快炸了。

大兒子繼續催促:「媽媽拍得太用力,要輕輕的,一下一下的……

二兒子把眼睛閉上了,可沒閉上嘴:「要拍另一邊!這邊拍過了!」

三兒子啜泣:「媽媽不管我了!我是沒人疼的小孩!」

晚上十點多,J小姐的丈夫回家,看到的就是四個兒子都沒順利睡覺的樣子,J小姐就拉著連襪子都還沒脫下的老公去「拍」兒子們,多希望自己的心臟能像被丟進冰箱冷藏庫的豬肉那樣立刻硬起來,可是心臟畢竟不是豬肉,所以她好不容易把兒子們哄睡了,小的那個又鬧著喝奶撒尿了。

公婆跟團去大陸麗江八日遊,J小姐對此無比煩惱,因為這段日子說長也不算,還短過一旬,但是家裡卻鬧得她煩得要死,就算休產假也過得無比疲憊。

四個孩子裡面,有三個兒子都隨著老人家的作息時間而定,公婆要午睡,所以中午餵飽孩子們之後,她忙得連飯都不能吃,老公在外上班,她一個人就得負起照料四個兒子的責任,除了輕輕的,一下一下的」努力分頭「拍」著兒子們之外,只能哀歎一下自己命苦,同時暗暗祈禱小孩子趕快睡著。

本來想找個臨時保姆,只上一個星期左右的班也不可能,自己帶孩子太累了,男孩子又特別皮,一下子爬上爬下,一會兒又哭又鬧,吵得她這八天幾乎都沒有什麼時間休息。

在J小姐的評論中,單身貴族長夜漫漫,無心睡眠固然痛苦,但是孩子們長日漫漫,有心睡眠,卻不能睡、不想睡、睡不著那纔叫不是人過的生活」,因為一個人只有兩只手,當四個孩子可能都需要母親輕「拍」作為撫慰之時,生養太多的麻煩也就出現了。

對於兒子們的「拍拍」活動,J小姐算是深有體會了,同時她對「陰溝裡噓」這回事也理解到骨子裡,因為兒子們不受教,學兩句英文就開始不耐煩,讓他們讀書簡直就是妄想,所以除了晚上根本就沒辦法好好睡之外,白天也不可能有空閒或閒心去教兒子們,光是準備這些小傢伙的飯菜就很要命了。

最恨的就是「拍拍」活動,也不曉得兩個老人家是怎麼應付孩子們的,每當J小姐的手緩下去,或者自己累得意識迷糊了,大兒子就立刻推醒媽媽,二兒子也馬上開始抗議,三兒子更是哭得震天價響!

J小姐告訴我,她很後悔生了那麼多不體貼母親的兒子們,可能小孩要她「拍拍」根本就不是想睡覺,而只是找個親人陪自己清醒而已。

可是小鬼頭們要是不想睡,怎麼不去玩電腦呢?為什麼不乖乖看卡通呢?不然,小孩子可以看看書或學學「陰溝裡噓」(English)啊!

她告訴我,除了大兒子對於便溺處理無能之外,她家所有的男孩都一個樣,因此三個兒子一同洗澡的時候,可能水仗還沒打起來,她自己就過得像戰鬥一樣了。

但,如何辛勞都比不得睡眠不足的困擾,J小姐相當懷疑這些兒子們,這麼早早爬上床卻不睡,更不好好睡,「拍拍」活動一個個都得持續最少一個鐘頭,這又算怎麼一回事呢?

她曾經如此問我,可惜本人幫不上忙,也幸虧身邊從未出現這類需要「拍拍」活動的生物,而我曾分享的是自己養過的貓狗經驗,不需要主人怎麼安撫,小貓小狗都會自己歪一邊去睏,似乎動物比人還要更好照顧些吧!

在那幾天,J小姐天天頂著兩個黑眼圈過日子,老公也埋怨他們兩人之間少了平日的夫妻生活,半夜裡老婆待在兒子們的房間進行「拍拍」活動,男人吃味更是不稀奇了。

關於黑眼圈是怎麼產生的,或者夫妻之間為何容易產生雞毛蒜皮的小爭執,說來可能有N個結論,實際上關鍵就是如此簡單。

親子或夫妻之間的麻煩是怎麼來的?天上掉下來的?別人製造的?也許,一切都是自找的。

J小姐告訴我,她對於兒子們能夠盡快長大,已經不抱希望了。

有一天,她剛結束「拍拍」活動,正疲憊得洗完澡,給兒子們掖好被單,抱著么兒準備回房睡覺,卻發現自己以為早就累得睡著的小傢伙們,正一個個睜著眼睛對著她。

她忍不住問:「你們怎麼還不睡?」

二兒子快人快語:「等媽媽來拍拍啊!」

大兒子頷首附和,三兒子癟著嘴,只要她有離去的舉動,似乎就在剎那間準備繼續哭鬧……

J小姐小聲地告訴兒子們:「媽媽很累了,幾天都沒睡好呢,剛剛又忙到現在,弟弟剛剛在嬰兒床睡了,今天不拍好不好?

大兒子咬著嘴唇,瞪著母親。

二兒子趕緊抗議:「我們要拍拍!」

J小姐按捺著怒氣,咬牙說:「你們乖乖躺著,靜靜的什麼都不要想,一會兒就能睡著了。

三兒子搖頭:「不要!」

她又忍耐著問:「那媽媽講故事,你們聽完就睡覺?」

「故事很難聽。」

「媽媽太吵了。」

J小姐憤怒起來:「既然嫌故事不好聽,那就睡覺啊!」

大兒子堅持地說:「睡不著,要拍拍。

二兒子接口:「我睏了,也要拍拍。」

三兒子乾脆擺出不「拍拍」就嚎啕的架式,嚇得J小姐連忙伸出雙手,繼續進行這種自我催眠的活動。

一如往常,自己拍著拍著,兒子們還沒閉眼,J小姐自己就睏得開始打盹……

然後,半夜裡,還是小嬰兒的么子餓了,三兒子尿床了,大兒子和二兒子讓弟弟們的動靜給吵醒了,於是除了老公還在打呼嚕,J小姐與兒子們都醒著……

J小姐來決定找我問問如何解決這類問題,不過我沒有答案,而遇到睡覺要「拍拍」的小孩該怎麼辦,說來大概誰都無法一次處理四個兒子的需求。

J小姐還說了,兒子們精力無窮,當她跪在地上擦老三撒的尿時,地板上還堆滿了大兒子的玩具,二兒子還皮得一把跨到媽媽的背上,揮舞著她的抹布,大聲地吆喝著說要「騎馬」。

我聽了,也怒了。

於是問她:「都騎到老媽頭上,妳沒拿板子或藤條管教一下這個不孝子?」

J小姐說:「我早就想打他了,可是那天我婆婆正好回來,一看我要打孩子,就說我沒愛心,不可以對小孩太兇……」

或許諺語「慈母多敗兒」有些偏頗了,但是一個當媽媽的,迫於夫家的教育方式而無法與自己的孩子們相處愉快,這樣不是過得很痛苦麼?

我不知道現在J小姐是否過得輕鬆了些,只是一想起那天她開玩笑說希望我把孩子「打包」回家的話語,又回憶起她兒子連吃喝拉撒都得旁人照料的情況,說來我是很同情J小姐的。

一個兒子都這樣了,現在有三個養成習慣的小孩,未來可能還有第四個雷同的幼子,這樣的母親會過得快活麼?

一個人對其他人的無理要求連續多次妥協之後,誰能第三次狠下心來拒絕?或者有決心和毅力去改變這些彷彿生來就是讓媽媽來「還債」的兒子們?

所謂的習慣就是這樣,當大人容忍孩子們長期當個無能的幼兒,寵溺到一種令人無法想像的地步,那日後這些小孩的性格形成,長大孩如此就實在太晚了。

我不知道如何去教養這樣的男孩,就連一個晚上照料片刻,自己都覺得無法容忍,一思及J小姐要陪伴這些孩子們度過很長的一段「拍拍」歲月,我是有些同情而無奈的。

那一年,當J小姐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跑來問我們:怎樣能讓睡覺要拍拍的小孩,老老實實睡覺?時,我的心中一片茫然。

小孩的哭鬧,或者不願意學習長大的行徑,可能別人覺得需要容忍,我總是感到厭煩,並且對於有那精力和耐心去進行家庭教育的母親,懷抱著相當敬佩的本心。

家裡能有一個做飯給自己吃的人,能給自己梳洗的人,以及那個以前給自己買玩具及衣服的人,說來能從這類生活瑣事中愛著孩子,並且由平凡的生活裡時刻教育小孩的女人,真的相當偉大。

儘管如此,每當我回顧這些照片,總是忍不住以一種沉重的角度去看那些能生,或許有心卻難養自己下一代的父母們,許多嬰孩可能安穩地沉睡於美夢中,但對於責任重大的母親們而言,一個孩子,負荷的擔子可能就是一輩子。

(代ROSY貼)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