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八)皇后一黨:最可悲的安陵容,後宮趨炎附勢的女人,還有劇情幾點不合理與不符史實之處
2012/05/14 23:23
瀏覽215,851
迴響10
推薦42
引用1

要說《後宮甄嬛傳》裡面除了華妃(年世蘭)、皇后(烏拉那拉‧宜修)之外,還能稱得上一號人物的女配角,就是安陵容了。

安陵容,第一次看見她的名字,就覺得此女安有凌駕他人之上的容顏,在後宮裡面缺乏花容月貌,哪有可能會被皇帝看重,又豈能得著天子之「寵」?

缺乏姣好容顏的女子,又沒有相當的背景家世,一朝入宮,通常得花點心思在爭「寵」之上。

安陵容僅有中等之姿,出場的性格看似溫婉,也不善於與人爭鬥,一心為了入宮來幫助父親安比槐這個松楊縣丞,希望能藉由入宮,讓她父親這個地方小官可以有出頭之日。

或許,每個入宮進行選秀的女子,一開始都會懷抱類似的企圖心,然而沒有相當的手段,還得面對華妃、皇后和其他的派系侵軋,安陵容只能慢慢等待自己的機會。

故事裡面,安陵容起初周旋於女主角甄嬛與其他後宮女子之間,承受著年世蘭及其黨羽的迫害,不得不選了實力最強的皇后一派。

女演員陶昕然的演技相當出色,將一個十七歲女孩剛入宮的純真表現出來,上圖這一幕是她入宮第一年,跟著甄嬛前往圓明園避暑的模樣,演出層次明顯,從一個倍受欺凌的小可憐轉為兇狠陰險的女人,表現功力不俗。

上面的表格列出安陵容入宮後所犯下的惡行,她的轉變,也是從遇上當時最受寵的華妃(年世蘭)開始。

選秀的時候,安陵容就被人瞧不起,同時進宮殿選的對手夏冬春,雖說父親夏威是滿人的包衣「奴才」,但卻擁有比一個縣丞女兒更優渥的家庭,身上穿的衣裳既是蘇繡又名貴,還戴了滿身珠翠,自然驕橫得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

兩人雖說都是漢軍旗,滿人的「奴才」卻擁有更高一等的地位,好比年羹堯就是雍正潛邸包衣奴才出身。

安陵容穿著舊款式的旗服,頭上僅有廉價的銀簪,腕上戴著兩只當時富貴人家看不起的鎏金鐲(現在這東西可值錢了,清初鎏金骨董都得萬元台幣以上),所以夏冬春一開始欺負人,也就是出於族群歧視。 

而安陵容與甄嬛一開始的友誼,來自於甄嬛對於安陵容的幫助;長相普通的安陵容極想入宮,甄嬛卻非常想要落選,因此甄嬛給了安陵容自己的一對昂貴玉耳墜,還幫助安陵容打扮,插了朵正盛開的海棠花在鬢邊。

本來安陵容一出場就被落了牌子,不料正巧有一隻蝴蝶飛到自己髮上的那朵海棠花邊,無聊的皇帝瞧見了,隨口就改了決定,使得安陵容得著入後宮的契機。

甄嬛比安陵容大一歲,少女時期頗有正義感,多次幫安陵容解決被夏冬春欺侮的問題,因此安陵容感激她,但也對於甄嬛的美貌、家世和才情頗感嫉妒,而甄嬛與沈眉莊更為親近的長年姊妹情誼,更使得她對甄嬛和沈眉莊產生了隔閡。

一件件事情應付下來,本來友情就不深,沈眉莊和甄嬛先後受「寵」,安陵容卻沒能獲得皇帝的注意,不免感覺沮喪。

安陵容的名言是:「姐妹間的情誼再深,不留意也會生出芥蒂。」

入宮的時候,安陵容僅僅是個答應,同時獲選入宮的女子一個個受皇上「寵」,甄嬛為「莞常在」,而沈眉莊獲封貴人,兩人先後受到帝王恩賜,甄嬛後來更迅速升格為貴人。

可以說,看到人人都在自己之上,瞧在眼裡要說不嫉妒,也是不可能的。

不是安陵容喜歡胡思亂想,而是每個女人都比自己更得榮寵,安陵容一入宮就受了夏冬春的窩囊氣,跟自己一起住在延禧宮的女子,自己是最末的品級,就連那個傻呵呵、年僅十四歲的方淳意(淳兒,淳常在),也較自己更受甄嬛的重視。

位份

名稱

備註

皇后

初一、十五固定侍寢。

皇貴妃

位同副后。

貴妃

 

四妃。

六嬪。

貴人

 

常在

各有兩名宮女侍候。

答應

有綠頭牌可侍寢,分為大答應、小答應,各只有一名宮女侍候。

官女子

只比宮女高一階,無綠頭牌。

後來,沈眉莊失寵,連番被華妃(年世蘭)設計而遭到皇上禁足,此事峰迴路轉,任誰都看得出事有蹊蹺。

甄嬛無法幫助沈眉莊,為此感到十分心急,這時自幼相識的好姊妹出事,沈眉莊給了甄嬛一個爭「寵」的主意,那就是把安陵容推往皇帝的床。

當時真心喜歡皇上的甄嬛,可以說是百般掙扎,可是為了救助沈眉莊,過不了多久便幫安陵容裝扮妥當,讓這個僅有唱歌可以吸引天子的安陵容,在圓明園的花園裡等待皇上臨幸。

好巧不巧,此舉同時引起了另外兩個皇宮要角的注意,華妃嫉恨安陵容的歌喉,而皇后也發現了她的這項才華,遂引發了不同的心思。

在某種程度上,甄嬛為了自己的得「寵」不墜,也盤算著能不能解救自己最要好的姊妹,在自己受到威脅時纔利用安陵容來制衡華妃(年世蘭)一黨,和安陵容並非真正的姊妹情深。

安陵容又豈非不知?

就算當初是個單純得有點膽小的女子,一進入後宮之後,安陵容也努力轉變自己的性格,看見屍體不再恐懼,甚至能施展一些小手段來爭「寵」。

例如,皇后曾經想給安陵容一次侍寢的機會,沒想到,安陵容當時年僅十六,在皇帝的龍床上害怕得瑟瑟發抖。

帝王喜歡女人的奉承,更習慣於女人的服務,所以遇上安陵容這樣的膽小女子,看著外貌又普通至極,被子一掀就要太監將她送回去。

於是,安陵容由於初次承寵的失敗,半途中又遇上了當時頗受天子眷顧的「妙音娘子」余鶯兒奚落,下圖就是載著余鶯兒的「鳳鸞春恩車」,余鶯兒一路唱著崑曲、高高興興到養心殿侍候皇上去了,而安陵容卻只能坐著冷冷的軟轎,聽著太監的抱怨,一路哭著回去自己住的延禧殿。

事後隸屬於華妃(年世蘭)一黨的後宮女子,甚至嘲笑她,說安陵容是頭一個沒受「寵」就給抬出龍床的女人,余鶯兒還打算唱一曲「完璧歸趙」來消遣這件事。

安陵容不甘心。

身邊的姊妹,如甄嬛那樣只給自己一點小恩小惠,私心想的卻是要幫助那從頭就跟自己不對盤的沈眉莊;華妃(年世蘭)由於甄嬛和沈眉莊受「寵」,早就將她視為甄嬛一黨,沈眉莊一出事,華妃就派自己的婢女頌芝上門羞辱人,另找了一幫太監,搬走了安陵容住所的許多值錢擺設。

沈眉莊因為假孕事件,本來是貴人,後來火燒眉毛給降為答應

這也是甄嬛之所以要安陵容去爭「寵」的初衷。

那樣的情況下,安陵容心底受到的委屈和壓力,外人很難知曉。

更慘的事,是安陵容曾想給家裡捎一些銀錢,包袱準備好了,廿兩銀子也打賞給答應幫忙跑腿的延禧宮首領太監張公公,卻沒想到,那個勢利的張公公說了個藉口,指稱沈眉莊被皇帝禁足,人人都避之唯恐不及,所以不願意幫忙之外,還要「二一添作五」來侵吞安陵容的東西和銀錢。

安陵容不甘心,連帶恨起了沈眉莊。

同時她也暗自下了決定,日後只要有機會往上爬,就算要傷害甄嬛,她也下得了手。

不過,那時的安陵容終於在甄嬛的幫助下獲「寵」,她也並非不懂得感激的人,所以仍舊給了甄嬛一些回饋。

皇帝滿意於安陵容的服侍,送了她剛剛貢入的珍貴絲光錦,一共就做了幾件新衣裳,安陵容為報當初入宮與受「寵」之恩,趕緊送給甄嬛兩件,自己卻捨不得穿。

沒想到,甄嬛礙於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浣碧的嫉妒,認為安陵容長相普通,遠不及自己和甄嬛貌美,就拿了安陵容送的絲光錦新衣穿出門去顯擺,還讓安陵容瞧見。

安陵容以為甄嬛看不起自己,又聽了自己的貼身侍女寶鵑挑撥,認為甄嬛不在乎兩人的情誼,把自己視為與婢女一樣的等級,加上浣碧的冷言冷語,至此終於決定與甄嬛形同陌路。

「姊妹」是什麼呢?

沒有真正的血緣關係,又缺乏從小一起長大的深厚情誼,安陵容看待甄嬛的心境已有不同。

甄嬛當初那麼愛皇帝,還肯把自己扶持起來,不也是利用她來爭寵嗎?

沈眉莊防範自己,浣碧那樣的下女都瞧不起自己,自怨自艾之下就萬念俱灰;不知為何,明明不喜歡安陵容這個人,我卻還想為她平反。

只因她太真實,換作你我,未必高尚,或者可能會更早就背叛了甄嬛,也極有可能從頭就趨炎附勢,忙不迭一窩蜂投入皇后的門下。

安陵容或許心比天高,卻恨自己命比紙薄,除了能唱幾首歌,並沒有太多特長,外貌遠比不過其她後宮的妃嬪。

相信她是羡慕甄嬛的,高人一等的身份,快樂受寵的生活,身邊有關心自己的朋友,還具備出挑的美貌,所以她後來費盡心機要獲「寵」,個人認為可以諒解。

而對於皇帝來說,後宮裡美女如雲,安陵容也就不過會唱兩首歌,轉個頭便失了興趣。

君王薄情,君恩易斷,倘若少了甄嬛的幫助,安陵容頓覺自己得另尋盟友。

「驚鴻舞」是那樣美,沈眉莊幫甄嬛的舞蹈配樂,安陵容唱曲,但仍不敵果郡王允禮為甄嬛吹笛一段。

個人從未在古裝劇裡看到如此用心的一段舞,演唱的女歌手聲音甜美,咬字清晰,婉轉的歌曲從「翩若驚鴻,婉若遊龍」開始,即使此舞只是為了引出華妃(年世蘭)的一闕《樓東賦》,也著實被其中的詞句與情感所吸引,曲調意境非常優美。

再到後來,安陵容為爭「寵」所唱的「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跳脫了往常歌手打歌的現代曲風,典雅的調子,熟悉的歌詞,第一次發現這樣的唱腔可以表現出淋漓盡致的古風,使人覺得很驚豔。

講究場景的歌曲,安陵容的諸多歌曲,能夠輕易打動人心;但皇帝給安陵容的「賞」,也就幾次宴飲,君王的記憶力比我們這些觀眾可差得遠了,竟兩度忘記安陵容的名字與長相。

安陵容的嗓音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皇上的心。 

因為,甄嬛當時如安陵容一樣,並不清楚那位高居廟堂之上的至尊,許多年前便已愛上了純元皇后的歌聲。

後宮裡面少有人知道,已故純元皇后是許多女人受寵的主因,這「寵」僅僅在肉體,而非真正的愛情,頂多有些憐惜罷了。

安陵容投靠了皇后(烏拉那拉‧宜修),一點一滴曉得了純元皇后(烏拉那拉‧柔則)的往事,皇后還特別找了專業的樂師,悉心指導教授安陵容,讓她全力模仿其姊純元皇后的聲音,仔細調教之後,安陵容自然輕易獲得了皇上的注意與盛「寵」。

安陵容痛恨華妃(年世蘭),從余鶯兒的譏笑到她指使太監將之勒死於冷宮開始,她便一步步壓抑自己的真心,配合皇后的計策來分華妃的「寵」。

私底下,安陵容極其痛恨華妃,因為華妃曾經在深夜召她去翊坤宮,讓她在皇帝面前如歌伎一般演唱,故意讓安陵容瞧見自己與天子的親暱,事後還惡意給了個玉墜子當「打賞」,視她好似低三下四的奴婢。

安陵容自然氣不過,收了玉墜子,卻偷偷做了個人偶,每日每夜對著那墜子詛咒插針。

皇后發現了安陵容的心事,提供給她更多的侍寢機會,要捧她承「寵」之外,更要緊的是讓她幫著對付華妃和甄嬛。

安陵容「大字不識幾個」,很難引起皇上對於詩詞的興趣,不過她歌唱得好,可以幫天子抒解前朝累積的壓力,所以後來常常受到召幸。

雖說安陵容得以模仿純元皇后的嗓音達到六、七成,可是出於皇后(烏拉那拉‧宜修)的私心和防範,每次受「寵」之後,皇后都要「賞」給她一碗湯藥,以免安陵容在房事後懷孕。

她恨皇后,自然更恨甄嬛,因為甄嬛懷了孕。

無法成孕還常常得喝事後藥的安陵容,心底的不滿無法告訴任何人,也不可能對地位崇高、尊貴六宮之主的皇后發洩,自然要把滿腔妒意與仇恨轉嫁給甄嬛。

安陵容懂得的中醫藥理不多,遠不及最擅長此類專業的皇后(烏拉那拉‧宜修),於是她幫著皇后製香,重點在於以此害人。

起初,富察貴人承寵沒幾次就懷了龍胎,正是得意的時候,皇后對此相當忌憚,便要安陵容用香味刺激自己養的貓咪「松子」,然後讓貓去攻擊富察貴人。

富察貴人跟皇后親善,自然不清楚皇后的狠毒計畫,於是順利流產;這樣的毒計自然有別的妃嬪順便搞個「黃雀在後」,曹琴默狠狠推了甄嬛一把,害得怕貓的甄嬛被貓爪抓傷脖子(原著是抓傷臉龐,電視劇換作頸側傷口)。

見甄嬛擔心留疤,她趁機送給甄嬛許多含有麝香的「舒痕膠」,與華妃的「歡宜香」搭配之下,終於使得甄嬛失去了第一個孩子。

沉浸於悲傷的甄嬛,給了皇后和安陵容橫插一槓、趁虛而入的好時機,安陵容從此大受皇帝之「寵」,只是始終沒有懷上龍胎的半點機會。

關於「舒痕膠」,安陵容曾引用「吳祖孫和的愛妃鄧夫人」的故事,說古人使用這種凝膏外敷,治癒鄧夫人被玉如意傷了臉的疤痕,並從此復原如初。

按照麝香的活血化瘀中醫療效,應該是可以平撫疤痕,這是可以採信的。

但是這位吳祖孫和的愛妃鄧夫人」則又是編劇和作者胡謅的虛構人物了,史上並無其人,就如「舒痕膠」也不存在一樣

孫和是三國時期東吳孫權(吳大帝)的第三子,妻妾有張妃和何姬,後者為孫皓生母,並沒有什麼「鄧夫人」,孫和僅僅被立為太子,還沒能當皇帝,就在卅歲讓吳廢帝孫亮的手下權臣兼宗室的孫峻藉機賜死,個人沒聽說過他有這位「鄧夫人」,更沒讀到任何有關「舒痕膠」的史實。

因此,許多小說的內容不可以當真,這位作者的文采已經相當不錯,卻還是有不少編劇上的史實誤舛,不過仍勝過目前許多全篇胡扯的偶像劇。

好比清朝皇帝的女兒稱為「公主」,有人還胡謅成「格格」,讓人覺得啼笑皆非,幸虧此劇不會犯這類最基本的錯誤。

此劇最有趣之處,就在小細節搭配了各種道具,好比下圖正在使用「螺子黛」的安陵容。

清朝的雍正皇帝飽讀詩書,就算還未面臨過去的舊帝國主義跟後來的新帝國主義入侵問題,以及秉持了海禁政策,可也絕對不會搞錯「螺子黛」來自於「波斯國進貢」這段內容,自然也是錯誤,早在隋唐時期就有了「螺子黛」且來自於波斯,那時的西亞由鄂圖曼土耳其(Osmanlı İmparatorluğu,也可稱之為奧斯曼帝國)海陸稱霸數百年,若說「螺子黛」來自於「回回」商人是有可能的,但「波斯國」到了雍正時期卻早就不存在了。

雖說此劇描述人性與爭鬥的情節很引人入勝,不過,電視劇的歷史錯誤並不少,倘若是我來拍這樣的戲,就會特別抓這類容易誤導觀眾的錯處。

可惜,我不是導演或作者,希望日後自己可以編點好劇,多寫一些好作品出來,這是題外話。

紫禁城各宮殿的位置或改編內容不妥之處,在此暫且不提,日後我會彙整一些小錯誤,特別貼一篇文章出來。

回到主題,談談安陵容這個女人。

只論性格,或許閱讀小說時不免受情緒影響,極其厭惡安陵容的反覆作為,這個自認卑微的女人,改編成電視劇之後,也修正了少數小說中的問題,譬如小說裡面安陵容與甄嬛的大哥相戀,改編作品少了這位大哥,也沒了安陵容妒恨甄嬛大嫂的情節。

不過,這個改編個人認為更佳,只是會讓安陵容差使手下的太監小貴子,特地跑去天牢放了一籠老鼠,使甄遠道被惡意染上鼠疫一節,就此變得有些突兀。

安陵容的父親安比槐,也不過就是小小的松陽縣丞,自然與身為吏部尚書兼督察院御史的甄遠道毫無關聯,地方官牽扯不上中央官僚,安氏也沒理由去害甄遠道,可見如果有人要害甄遠道,大有可能的反而是皇后

可是這又導出了一個問題:皇后為何要對甄遠道下手?此處改編極端不合理。

僅僅是想要刺激甄嬛,只要拿沈眉莊下手即可,就算沈眉莊與太后關係好,也好不過皇后和太后的親戚關係;安陵容父女又與甄遠道這樣的中央官員沒有利害關係,皇后更沒必要去對付他,就算要討好早就對甄遠道同情年羹堯一黨相當感冒或「錢名世」相關文字獄案件的皇帝,倒也沒必要,緊張的也該是瓜爾佳‧鄂敏,他纔有可能繼續下手封甄遠道的口(因為甄遠道是聽了他的建議,跑去棋盤街買了那本詩集),也可以幫女兒剷除對手的甄家纔對。

要說瓜爾佳‧文鳶父女對甄嬛父女的敵視與仇恨,動機上自然合理,因為瓜爾佳‧鄂敏擔任督察院副使,容不下甄遠道,害他可以讓自己升任督察院御史。但此次為何卻是安陵容出的手?

甄遠道無論死不死,文字獄的問題,早就被帝王暗自惦記在心,流放寧古塔(今黑龍江寧安縣)或殺頭,已經在天子飽含猜疑的結論中。

那皇后與安陵容幹嘛要摻和?

少了小說裡面的甄嬛大哥,改編變得不合理,安陵容此舉太蠢,要讓一個後宮太監跑去天牢探望誰也還會留下記錄(天牢可不是誰想進去都可以的地方,特別是想見著欽犯本人,拿著一籃子會跑會叫的老鼠,守衛不可能又聾又瞎到沒發現),這簡直是自己找死

後宮干政干涉到了前朝,絕對犯了皇上的大忌。天子怎麼可能不曉得?何況還是手底下有各式各樣探子與眼線的雍正皇帝?

順便一提,上圖安陵容建議皇帝拔了甘露寺姑子靜白的舌頭,並不是要幫甄嬛,而是故意挑動皇帝的殺心,還可以為自己撇清干係,表示與瓜爾佳‧文鳶毫無關聯,更要報復瓜爾佳氏常常在皇后面前嚼舌根、爭寵、毒啞自己的舊恨新仇。

同時,安陵容看出,甄嬛修行並改名後回宮,已經獲得皇帝的情意,討好甄嬛,也是為自己壓個寶,畢竟她很有可能早就發現上述的毒啞事件,寶鵑背叛自己,應該是皇后直接下的命令,瓜爾佳氏不過是煙幕彈罷了。

最重要的一點,此舉也能讓那個顯然沒見過宮中刑罰的尼姑靜白有口難言,不致於扯出皇后一黨讓靜白在甘露寺欺侮甄嬛的舊事,以及她和皇后在這些計謀中所扮演的角色。

無論如何,這問題無解,甄遠道沒死成,安陵容也沒解釋,甄嬛從未思考老爹差點斃命的前因後果,委實詭異。

回頭看看安陵容。

女演員陶昕然的肌膚白皙,劇情兩個露肉的養眼鏡頭,都由她出場。

說真的,紅豔肚兜穿在她身上也真好看,上圖是貼身宮女寶鵑給安陵容塗抹「纖潤膏」,為了幫她減肥,以便能練習大清欽定的「冰嬉」這種「國粹」。

小說裡面,安陵容受到毒害,導致失聲的問題,這兒改編為電視劇,表現上給安陵容嗓子下毒的是瓜爾佳‧文鳶。

而問題是:瓜爾佳‧文鳶是讓誰下的手毒啞了安陵容?專門給安陵容開藥方的許太醫?或者是更有可能貼身下手的宮女寶鵑

按照電視鏡頭給了貌似忠誠的宮女寶鵑一個特寫來看,下手的是她。

但問題又出現了:既然寶鵑要背叛安陵容,可是這宮女跟瓜爾佳‧文鳶絲毫沒有接觸,而且祺貴人入宮遠遠晚於安陵容,那麼,是否讓安陵容失聲,也是皇后(烏拉那拉‧宜修)授意的真正陰謀?

因此,可以假設一個真相:安陵容隻身入宮,從頭跟著自己的第一個宮女是寶鵑,而寶鵑大有可能是皇后早就安排在安陵容身邊的眼線,皇后知道安陵容不願意繼續聽話服用事後避孕藥,又怕她太過於受「寵」而懷有龍胎,那麼皇后讓安陵容服用必然不能懷孕的「息肌丸」使得身體纖細且可表演「冰嬉」,為了此事,搞了個故意嫁禍給瓜爾佳‧文鳶的事件,也合情合理。

皇后有對付自己人的習性,還有忌諱任何後宮女子受太多「寵」的特質,這種反覆的手段很有可能使出來,那麼,安陵容在最後提醒「皇后殺了皇后」的真相,可以說是死前含恨的痛苦報復了。

「冰嬉」一段,電視劇能拍出上百人一同溜冰的情節,男男女女分批在冰上或表演,或舞蹈,或嬉戲,可說是第六十二集的經典鏡頭。

清太祖努爾哈赤擅於走冰,帶人出戰比馬隊還快,雍正冰上比騎射更擅長,據稱年年都能拿到好采頭,所以編劇將書中安陵容的老套梅花叢中舞,換成猶如冰上皇后一般穿著一襲紅衣翩翩飛舞,更來得吸引人一些。

有時候會想:其實,從安陵容的角度來看,一個女人無畏於子嗣不保,努力求得皇上之「寵」,能夠隱忍受命於那陰毒的皇后,也很正常啊!

安陵容多次勾引皇上,並不是因為喜歡天子,而是那個時候她知道自己沒有退路,嗓音啞了便只能另起爐灶,學冰嬉或模仿純元皇后的歌聲,只是單方面地想證明,自己和甄嬛應該是平等的,就算沒有美貌,也能憑自己的機巧與努力來得著想要的東西。

皇帝很少稱讚人,那樣的皇權時代又得含蓄表達,「衣服很漂亮」或「妳好香」就成了皇上表達情慾的一種方式,從葉瀾依到安陵容,甚至是其他後宮女子,電視劇中的帝王愈老愈好色,這也是甄嬛得以算計皇帝的其中一環。

甄嬛真正狠毒起來,最初是安陵容所造成的。

曾經的好姊妹,可以一起對付麗嬪,嚇瘋麗嬪的計策與化妝,都有安陵容的一份。

友情變調,人各有志,能說誰怪誰呢?誰又沒有錯?還是誰都有錯?

安陵容很可憐,不能怪她害女主角,或許也無法苛責這樣一個女子的心性如此轉變,她的環境和壓力使她覺得自己一無所有,那份卑微與無奈,更使她不得不受皇后利用。

看了此劇,真的感歎現在如此能夠描繪人性與女人心事的電視劇少之又少,每每看到一次次胡扯的連續劇與肥皂劇,不免感歎好看的電視劇太少了。

當甄嬛做好了全副準備回宮時,她心愛的男人風塵僕僕地出現在面前——晚了,一切都晚了,再回到後宮會那樣心狠的甄嬛,已經沒有心了。

覺察到甄嬛的改變,安陵容卻不懂得,因為她不曾愛過,沒有甄嬛為果郡王允禮生子與報仇的覺悟,安陵容活著就一個目的,唯自保耳。

安陵容沒有人愛,也不為人所愛,心中的空虛化為對於權勢的欲望,也不過是為爭一份榮寵而甘為棋子,為此,不僅損害了身體,最後連命也留在了可怕的深宮之中。

安陵容自卑狹隘,自然易生小人之心,有時不免嘆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

既然可恨,既然自憐,那就怨不得別人報復自己。

甄嬛變狠了,安陵容也變狠了,女人們為人魚肉的日子過怕了,只有狠而無心。

安陵容痛恨自己被人踐踏,甄嬛對她好,她不免疑心太多,自己不得寵又怪不了別人,卻無故恨上甄嬛,造成好姊妹互相對立,只能犧牲他人來成全自己。

安陵容厭惡「鸝妃」之封號,當她用那啞了的嗓子嘶聲告白,對皇上控訴自己同樣被視為後宮寵物之一,或者可以說,她怨恨自己成為另一個純元皇后的替身,還得日日受到皇后掣肘,其實更甚於甄嬛。

安陵容被揭發毒害甄嬛與沈眉莊的事件,她害死了甄嬛頭一胎的孩子,又讓沈眉莊血崩而死,使得皇帝無比憤怒,遂命人將她軟禁在延禧宮,不許任何人伺候,宮女殺的殺,賣的賣,還被天子怨恨地每天派人「賞」她耳光。

下圖就是捱了耳光的安陵容。

她的一生,猶如甄嬛無數次提到的杏花:「杏花雖美,可結出的果子極酸,杏仁更是苦澀,若做人做事皆是開頭美好,而結局潦倒,又有何意義?倒不如像松柏,終年青翠,無花無果也就罷了。」

符合這樣形容的後宮女子很多,套用在安陵容身上卻最為可悲,後宮姊妹之間,無論是皇后姊妹、甄嬛與她這樣的姊妹,姊妹們鬥到最後,在宮裡待得久了,所嘗受到的全都是殘敗而苦澀的結局。

其實每一個反角死的時候,我都不免有些難過,從華妃到皇后、安陵容皆如是……

其他內容請參照: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一)雍正一朝的歷史設定和小說差異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二)後宮中皇帝的廿五個女人們:舊社會一夫多妻、滿漢矛盾與封建王權的惡果!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三)皇帝這個扭曲的人物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四)甄嬛這個女人的愛恨情仇、爭權奪利、派系鬥爭,以及她的心境轉變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五)愛新覺羅‧允禮從果郡王變為果親王的悲哀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六)華妃一黨:美豔兇悍的華妃、馬屁精麗嬪、耍花招的余鶯兒、忠心的頌芝、最狠毒的曹琴默

《後宮甄嬛傳》觀後感(七)皇后一黨:最壞的皇后、最蠢的齊妃、最小心眼的瓜爾佳‧文鴛、最厲害的太后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其他
迴響(10) :
10樓. aa
2015/03/07 09:43
我覺得疙瘩是從陵容去冷宮逼死余鶯兒剛始的。自知貌不如人,且被"退貨"一次,要生存,只有手段。她是要甄環知道她這麼做都是為了她。為了姊妹情,她可以髒了她的手。但也可以說是自欺欺人,安也說過:「姐妹間的情誼再深,不留意也會生出芥蒂。」甄環被下毒藥,也沒有告訴安。但是,自己為甄環做的事,所謂的姊妹又是在背後怎麼說的。事後說沈和甄環心中沒個留地是騙人的。


話說回來,甄環也知道暗引余氏欺上是要賜死的,就算是第一次要接觸絕對的死亡而有了二思,但逼死了個余氏,跟逼瘋了個麗嬪,又有什麼差
(lovingnonsense@hotmail.com)
9樓. 雯雯
2014/08/21 17:04
原著小說裡面安陵容是根本就不愛皇帝,一開始也根本不想侍寢(dk76897@yahoo.com.tw)
8樓. 也愛看甄嬛傳
2014/01/31 21:03

您好,您寫的觀後感真的非常值得一看!

但甄嬛一開始的確把安當作自己的姐妹,還讓安住自己家,是安自己過於自卑多慮又城府深才投靠皇后。

7樓. 米血
2013/02/06 14:19
安陵容
安陵榮會安排小貴子去地牢放老鼠,應該是皇后指使,或是因她已妒忌甄環了,為了扳倒甄環的陰謀吧!
6樓. Amin
2013/01/16 09:29
寫得鉅細靡遺呀!

真是太鉅細靡遺了,好有趣!看得出來花了滿多時間整理。

不過有個小細節似乎敘述上不非常準確:

「 那時的西亞由鄂圖曼土耳其(Osmanlı İmparatorluğu,也可稱之為奧斯曼帝國)海陸稱霸數百年,若說「螺子黛」來自於「回回」商人是有可能的,但「波斯國」到了雍正時期卻早就不存在了。」

事實上,奧斯曼帝國的確是稱霸海陸數百年,但奧斯曼帝國從來沒有成功拿下大多數的波斯(長期的邊界增減到是不少),而伊朗一帶一直以來便時常是獨立的政治實體。不過,以雍正1722-35年間在位而言,一個統一的波斯國確實是不存在,倒也沒有「早就不存在」,而是剛剛才因內部問題而崩解:波斯的薩法維朝(Safawid, 1501-1722)步入漫長的崩解過成,而下一個朝代嗄加爾朝(Qajar, 1721-1924)則還自地方政權剛剛興起。可參見法蘭西斯.羅賓笙(Francis Robinson)著,黃中憲譯,《劍橋插圖伊斯蘭世界史》,初版(臺北市:如果,2008),頁69-74、頁269。

話說回來,僅管一個統一的波斯國當時已經不存在,但是外國商人進貢物品、託為(姑且不論是宮廷授意或商人自行擬稱)某某國王進貢亦不乏其可能。譬如《舊唐書.大食傳》中載:「永徽二年,始遣使朝貢。其王姓大食氏,名啖密莫末膩。」啖密莫末膩(Amir al-Mu'minin)意為「信仰者的領導人」,是伊斯蘭史上第三位哈里發武斯曼(Uthman, r. 644-654)的頭銜,但迄今在伊斯蘭史上找不到相應的來往紀錄,或可能為海上來往商人假託哈里發名義。以此,僅管伊朗當時正改朝換代,假波斯國之名進貢亦不無可能,且又似乎可以呼應劇情中螺子黛當時產量銳減的原因呢!

以上一點資訊提供格主參考:) 

5樓. 泠星移
2012/12/06 15:09

我對安陵容的命名也有一些看法,我感覺並非是此女安有凌駕他人之上的容顏 的意思。

若我說,後宮花容月貌的女子多了,因此女子容貌並非重點,若是有些個性和特色,晚些也是會遇到受賞識的時候。

我只覺得她安了一顆七竅玲瓏心(心眼多),卻因為命運不好,而要在表面上八方討好,所以一生做的都不是自己。
因為一點私心,我不太想講她身不由己,因為她還是有一些選擇的,只是她選擇了一條不能做自己的路。

一點小小的看法,說來供作者您參考一下。您的網誌製作的真的很用心,劇後看了真的令人回味。(^_^)

(mimibuty@yahoo.com.tw)
4樓. mim
2012/12/01 10:54
您好,
您的分析透徹精準,令小人深感佩服,甘拜下風!
您的內文提到:
[甄嬛從未思考老爹差點斃命的前因後果,委實詭異。]
確實如此。

但在甄嬛回宮後劇情說明她是知道此事為安凌容所做,
當安比槐貪汙而安凌容跪在殿外懇求見皇上時,
甄嬛變有意無意提起了此事。
3樓. 伊妮莎
2012/10/17 15:24
就算是當棋子
被利用來當棋子也是得分辨那種對自己有利,只因為對方幫的不夠徹底而投靠一個不讓自己有懷孕生子當母親機會的皇后陣營,傷害對自己有恩的人,悲涼的結局只能說過度鑽牛角尖而讓心理扭曲...
2樓. 美美Q
2012/08/05 23:02
不是吧:o?

安陵容會小產不是甄嬛下的手吧-3-..

太醫告知安陵容孩子絕對生不下來.

她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而用那個類似春藥的東西,

讓皇帝自責覺得對不住她,

在還能以"孩子"爭寵時趕快替自己掙個地位,

不是甄嬛喔!

而且雍正是被毒死的不是氣死的'

寧嬪和甄嬛聯手:ooooo!

1樓. ஐ欣情ღ
2012/05/15 13:49
XD

剛剛終於看到完結篇了~~~~~~

看好幾天了ㄝ~~~XD

謝謝你的完整介紹~~~


不要問我從哪裡來....
不客氣。 Rosy2012/05/26 13:3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