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北寒舍艾美酒店的下午茶(二)Le Méridien的公共藝術:1F
2011/06/30 14:39
瀏覽6,336
迴響2
推薦73
引用0

前文請參照:台北寒舍艾美酒店的下午茶(一)探索廚房:訂位最少得提早兩個月!

「文化」和「藝術」是兩個讓我向來非常關注的詞,因為這些總是與「創作」連在一起。

由於購買了餐券而得以兩度造訪台北寒舍艾美酒店,從前就想要花點時間寫一篇遊記,或者針對內部陳設來介紹,亦或是就食材而分享一些實用訊息。

這裡就簡單介紹Le Méridien(艾美酒店)的大概。

Le Méridien,據說來自於法文單詞Le meridian(子午線),由於同音而如此命名,本來就是希望經由航空與旅館搭配,而串連經營成為全球的子午線;以中文的諧音來說也是「美麗殿」,如果對照我寫<喜來登飯店的視覺饗宴>的內容,就會發覺這間世界級的連鎖酒店具備了創新的風格。

台灣的寒舍艾美酒店,於二O一O年冬季(12/3/2010)在台北開幕,因此打開了知名度。

我母親非常捧場,她本來就是個美食愛好者,去年十一月酒店試行期間,便已經去試吃參觀過了,當時就對服務與設施均讚不絕口。

上下兩圖是入口處的水晶燈光秀,從一樓大廳往上拍,就能看到相當惹眼的水晶燈。

因為我每次上門都遭遇風雨,就沒能拍到外觀全景,說來也有些可惜,因此這次分享的,就是寒舍艾美酒店的一樓室內陳設。 

平常的遊客或者旅客,大概取景的角度會與本人不盡相同,正巧這次天色昏暗,所以燈光效果拍來特別好看。

從大廳的燈光秀,巧妙融合人文藝術與新穎設計,賦予觀眾一個全新的探索方式,來關注台北新型酒店的迷人姿態。

寒舍艾美酒店的特別,就在於不像其他酒店或飯店所強調的奢華感,而是一種質感與創新,這方面應該就與它本身的歷史有關,且讓我娓娓道來。

最早的艾美酒店(Le Méridien)於一九七二年成立於法國巴黎,一般稱之為Le Méridien Etoile(艾美星),當時擁有一千個房間,而法國航空(Air France)為了連接歐陸航空旅遊,而斥資建立了Le Méridien的酒店品牌,後來也因此打開了知名度。

之後,Le Méridien發展迅速,接連開了十間分店,這個國際旅館品牌獲得了歐洲人的肯定,所以連鎖酒店最初決定將總部移居到英國,同時在世界上五十餘國成立了一百多間擴及世界各地的連鎖艾美酒店。

此後,全球性大企業的喜達屋酒店及度假村集團(Starwood Hotels & Resorts Worldwide),擁有了艾美酒店的經營權。

Le Méridien就成為了一個標誌性的品牌,由此提供了高檔的服務,以及美味的餐點。

艾美酒店(Le Méridien)的成功,在於拓展事業版圖面的廣泛,從歐陸、非洲、中東、亞太區域和美洲,都能夠找到足跡。

最早成立的法航,有一句留給Le Méridien的標語是:「Pour les clients, cet hôtel vous offre une maison loin de votre maison.」(為服務客戶,酒店提供您另一個家。)

Le Méridien這個品牌之所以能夠在四十年之內迅速擴增影響力,「服務佳」不得不稱之為有口皆碑的發展基石,剛開始營運的前六年,就在歐洲開發了廿一間連鎖酒店。

Le Méridien集團在九一年就有五十八家連鎖酒店,後來在九六年收購英國旅館業界的龍頭Forte Group(复地集團),以及Granada PLC(复地的母公司,格拉納達集團)這間全球餐飲巨頭,許多集團更一一與之合併。

艾美酒店(Le Méridien)是一家國際酒店品牌,通過長期的合併過程,不斷擴大經營層面和試點國家。

除了复地酒店業務,其旗下三大品牌:艾美(Le Méridien)、文物酒店及复地企業等,二OO一年由野村集團(Nomura Group)以十九億英鎊宣布收購艾美酒店及度假村集團有限公司,到了二OO三年十二月,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收購了艾美酒店。

無論是併購或者被收購,Le Méridien Hotels & Resorts(艾美酒店)的招牌依舊璀燦耀眼,二OO五年十一月廿四日,喜達屋集團(Starwood Hotels & Resorts)擁有了這個品牌,而租賃和擁有的房地產資產收購協議,則由一個獨立的合資企業所形成的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和喜達屋企業(Starwood Capital)所共有。

 

由於經營在漫長的卅九年內多次更迭,所以在觀察Le Méridien的時候,就會覺得內部陳設很新潮,卻沒有統一的風格。

譬如上面這張照片,是從二樓往下拍的一樓大廳場景。

大廳入口處,上頭就是漂亮的水晶燈飾,其下則擺放著一件大型的藝術品,看得出來是一隻金屬造型的俯臥恐龍。 

金屬造型,充滿了一種不同於想像的姿態,原本應該充滿攻擊性的上古生物,卻匍匐著腦袋挨在地面,好像在跟進門的旅客敬禮。

本來茹素的長頸龍,性情就比較溫和,這般模樣也少了冰冷的質感,我想是設計者想要表現的一種內在暗示。

這種致敬的呈現手法,或許也是Le Méridien的服務風格。

由於台北寒舍艾美這間酒店很新,在地開設到現在還不滿一周年,所以採用的公共藝術品都是新奇有趣的。

關於這件設計,譬如我從這條金屬長頸龍的切口照進去,就能看到內部與外表拋光打磨的差別,還有金屬的切割痕跡,完全不是套用模具的制式批量作法。

許多展出的藝術品,都會希望表現出個人或裝置地點的訴求,在大廳面對大門的方向擺設此物,想當然耳,就是要給來客一種感覺:謙卑而臣服。

這件原創作者,設計了如此有趣的展示品,個人相當喜歡。

上圖是酒店入口處的櫃檯後方牆面裝飾品,造型是麋鹿的頭顱,材質像是水晶和金屬複合製品,但由於無法接觸,無法確定。

如果去過法國,大概都會注意到許多古堡裡面的牆面裝飾,特別是我所寫過的<法國古堡之旅(一)Chambord香堡>,不得不說,從這樣的新潮設計,還是能看出Le Méridien最早出自法國的靈感。

不過,到了世界各地,酒店也會注意當地的人文風情,而在其他設計細節上盡量採取不同的風格。

譬如下圖的棉花樹,上面的花朵都是棉絮,而非真正的花朵,遠看造型古樸典雅。

由於個人攝影技術很糟,拍出來的效果只能是這樣了。

Le Méridien附設的藝品店,風格同樣走的是現代感,又混搭了一點中國風,但由於各種設計風格相左,在不協調的感覺之中,也頗具有吸引力。

下面這尊雕像,看起來不中不西,一個矮胖小黑人手指頂著一朵灰雲,雲上有一間明清風格的小金屋,所想要表達的主題,大概很難看得懂。

小黑人腳底下踩著的石頭,讓底座顯得有些虛浮,紋路像是塑造一種波浪的感覺。

搜索記憶所及,這東西應該與中國的神話故事無涉,混搭風格很明顯,但沒有明確想表示的意味。

或許是想要表現「如入雲端」?

可能想暗示「首屈一指」?

或者是希望「架嶺承金闕,飛橋對石梁」?亦或「金闕曉鐘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

不過,這尊設計沒有讓人陶醉其中、心情飛揚的感覺,這間小金屋在雲上也沒能擁有天子的宮闕那般寓意,「首屈一指」必須表現出彎曲的姆指,完全不符合各種祥瑞的象徵,所以感覺此尊設計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下面這張相紙放大的圖片,我到現在還沒摸透藝術家想要表現的主題。

一片蒼白之中的黑色,像是未完成的工地,不知道是蘊含什麼意義?

下圖是上面這張照片的實體圖,兩張大型相紙,中間都是看不出道理所在的圖樣。

或許是我距離現代藝術太遠,看不出這些台灣藝術家的創作主旨。

底下是一幅公共藝術品的局部。

在作品旁邊的介紹,說藝術家使用了韓國的紙來製作,不過仔細觀察之後,可以發現上面完全都是中國繁體漢字,而非現在那些圈圈坑坑的扭曲韓文。

下面是整幅圖面。

圖框之中,用許許多多的紙片黏貼起來,就構成有些雜亂的畫面,遠拍的感覺就如下所示,完全看不出主題。

下圖同樣也是掛在牆面上的藝術品,不過使用的是具有各種色彩的小紙片。

製作方法一樣,就是把這些寫了各式各樣的繁體漢字紙片湊在一起,混雜地黏貼在畫框之中。

上圖是局部,下圖就是完整呈現的畫面。

說實話,這樣的設計頗有廢物利用的感覺,很多紙張上面寫的文字都沒有連綴的意義,而是單一的字,這些繁體漢字大小不一、色澤不同,能夠讓我聯想的就是碎紙機,卻沒有文字被裁切的表現手法。

或者可以說,這些紙片像是藝術家的混亂思緒,在這個滿是各種垃圾訊息的年代,或許上網之後,每個人的腦中就充斥著各色各樣的文字與圖像,看似變化紛陳,實際上卻是一些沒有太多意義的混合體。

也許這就是藝術家想要表達的沉默意境?

對於紙的利用,台北寒舍艾美酒店的一樓設計,也可以看出許多端倪。

譬如下圖的牆上,就用紙所折成的六角形格子,塑造出一種蜂巢似的空間感,表面起伏不平,燈光打上去之後,光影流動就頗有美感。

就像真正的蜂巢,巢室的斜度些微向上,在9至14度之間朝向開口,如此一來,蜂蜜便不會流溢出蜂巢,這也是設計藝術上的特殊之處。

台灣的藝術家頗具創意,能夠在大型酒店留下自己的設計,也是對於藝術的禮讚。

下圖是一系列設計的局部,用紙所塑造的正六邊形,各內角相等,各邊長湘等,多個均勻且間距重疊的六邊形,如同蜂巢一般。

如果沒有仔細觀察,遠看就會有一種錯覺,那些用小鐵夾鬆散夾著的小格,有一種蜜蜂回巢聚集的視覺印象。

蜂巢的巢室,其中心線往往看起來像是水平的,但是每個巢室卻具備非角度行排(non-angled rows),做出水平而非垂直地排成一線,讓那些垂直的小角彼此構成蜜蜂的地板和天花板,而塑造出特殊的空間感。

蜂巢設計為六邊形,其重點在於六邊形能以每個犯為最小的周界,去平鋪一個平面的最大空間,所以六邊形的結構在一定的體積裡面,就能用最少的材料去建造一個最寬敞的小隔間。

可以說,六邊形是最有效率的製作方式(with no apparent attempt at efficiency)並具有最大的空間,從這些紙和小夾子所構成的裝置藝術,就訴說著櫛比鱗次的都市社會。

豐富的幾何概念,是台北寒舍艾美酒店的設計主題之一,所以無論是蜂巢或者雜亂無序的設計,都在基本上構成空間的錯覺感。

我曾經回答網友的留言,說自己懂得的事物並不多,但願意擁有追尋知識和知性的態度。

自然界裡最有效能的形狀,可能就是蜂巢的巢室,將三維空間盡量發展,以120°的三面錐形切入,並且在一定容量裡面最小化的表面面積,角度形成109°28'16",約為180° arccos1/3,就連昆蟲的世界都充滿了計算與衡量。

人的生活同樣如此,必須從簡單之中塑造出複雜面,由簡化繁是剖析藝術的入門法則。

就算是公共藝術,也要從各種廣義或狹義的想像來引導觀眾,我想這就是Le Méridien值得關注與玩味之處。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安安
2014/08/19 18:05
那應該是長頸鹿不是恐龍
1樓. 。璽兒。
2011/06/30 18:10
............

打電話去訂位了,我要換這裡吃,否則一天到晚都是喜來登的十二廚,菜色都吃膩了。而且十二廚的甜點永遠都一樣,就那個巧克力瀑布裹棉花糖幾年不變,去艾美興許甜點更精緻些。我一個人能從早餐吃到午餐再吃到下午茶再吃到晚餐,就一個人,厲害吧!!!

妳的動作好快。一個人吃一整天?不是吧?妳很瘦啊。

喜來登的比較好訂,這裡要等許久,不知道八月是否還能訂得到?我昨天訂的都九月初了;雖說時間短了點,而早餐時間比較長,但根據我那去吃過六次的母親說法,晚餐和中餐就多了兩道菜,建議吃下午茶最划算(基本菜色差不多,價格少了幾百)。

說到巧克力瀑布,個人感覺喜來登的巧克力比較稀了些,但新鮮西瓜汁特別好喝,蛋糕差強人意,但是覆盆子巧克力、藍莓巧克力(這種小點都在甜點區的左邊)很好吃,不太喜歡那邊蛋糕讓人挖得亂糟糟,水果讓客人挑來撿去,那模樣都使我沒胃口了。

上回我寫喜來登就只貼大廳的灰陶俑,其實也是這個原因。

Rosy2011/06/30 19:3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