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雜感(七十一)師者、別人的小孩、我的教學生涯
2011/06/09 12:28
瀏覽2,089
迴響3
推薦64
引用1

引用:雜感(七十)女人的瑣碎小事

(一)三歲小孩就能獨自洗碗、打iPhone遊戲、瞭解Apple、察言觀色?

今年的端午節,我和頭一回見面的一對夫妻、他們的獨生子一同用餐,由於這回享用的是buffet,個人忙著大吃大喝、暴飲暴食,這樣的狀態非比尋常,所以就沒有拍照了。

這對朋友的年齡與我相當,兒子僅有三歲,卻是讓我印象頗為深刻的一個小男孩。

三歲的小男生能夠流利地操作iPad、下載遊戲、精準並且順暢地和大他卅多歲的陌生女人────來對話,當場感覺非常訝異,並且驚詫於這孩子的強大學習能力。

他的母親比格主小一歲,由於性格活潑、相談愉快,就將iPhone手機裡面儲存的影片現場放給我看,內容很精采,卻據說是這位小男生在兩歲時拿了小凳子站在流理臺一個人洗碗的過程。

由於拍攝時間不確定,但回頭一想,二至三歲的小孩子竟然會洗碗?

這還不打緊,實際接觸一個晚上的感覺,就是在幾個小時之內,這個孩子能夠從我的表情判斷應該怎麼對話,試圖在用餐之間談論一些話題,或者是打圓場。

我對此感到相當訝異,一個三歲小男孩如此聰明,也算是意外的驚喜,最重要的是他不會吵鬧,而喜歡一個人坐在旁邊安靜地打iPhone遊戲,甚至在無人教授的情況下,可以自行下載最新遊戲。

這些行為和成熟的舉動,讓我非常驚異。

因為我從未見過這樣懂事又具有強大自我學習能力的小孩。

(二)我所見過的孩童:打鬧、喧嘩、不聽話、惡作劇!

在十八至卅歲左右,我通常會兼任兩份工作,白天的固定時間是朝九晚六,晚上從七點至十點之間則是跑補習班掙錢,由於需要趕行程,導致當時很多人都覺得我神神祕祕,總是準時下班。

每當格主大步流星、行蹤詭祕地趕場時,最後的目的地就是補習班。

我教過許多的學生,周末有家教,平日有家教班和美語教學課程,所以對於如何拿捏並處理小孩子吵鬧的問題,也不算外行。

大約十二歲及以下的小孩,平日可能很乖巧安靜,然而一到了父母鞭長莫及的朋儕團體中,就要跟著嘻哈打鬧,曾見過不少兒童喧譁的情況,吵得簡直讓人耳膜破裂。

在能夠把屋頂掀了的高分貝底下,若有一天安靜的情況,那真是堪稱奇觀。

我的學生年齡層分布面很廣,以前曾在教育推廣中心擔任老師,後來主要教的都是最容易理解的小學生,也面對過要在指定考視衝刺的中學生,雖不能說是「桃李滿天下」,至少也有多年的教學經驗。

大概身邊的朋友們都曉得:我不喜歡小孩,尤其在多年從小學到大學的教學生涯之後,教育標誌著人格雛形的成立,標竿性意義的教學使我嚴肅,也習慣常年板著臉,很難跟別人輕易打成一片。

當然我也見過相當不錯的學生,好比以前教過升學班的孩子,那些十四至十八歲的中學生,基本上心態已經很成熟了,也能夠當作朋友一般來看待。

然而,通常的情況卻使人非常無奈,我很怕自己的壞脾氣把別人家的小孩給嚇著了,有的幼兒磕碰之後還會撒謊,有一回某個台灣女同事的兒子自己摔傷,卻說是我「害的」,讓我感覺非常憤怒,因為那個小鬼最後承認藉口是:「阿姨不抱,所以走路跌倒。」

當場我很想罵髒話,他媽媽也相當抱歉,後來我也和這位朋友疏遠了,她的兒子僅有三歲就會這樣,每逢見面就要帶著這個孩子,不得不敬而遠之啊。

前一篇文章<雜感(七十)女人的瑣碎小事>談到女性,不免就講了些自己身邊發生的瑣事,就把留言截圖幾張貼過來。

由於年齡的關係,小孩子多數聽不進長輩講道理,就算知道自己錯了也會耍賴,以前大學去補習班打工的時候,我會和朋友戲稱那些兒童美語的學生為「小惡魔」。

那些孩子會記仇,特別是針對外人而言,有一名國中男生曾因為在密閉空調的室內抽菸被我斥責,當場對嗆髒話,還恐嚇我「小心一點」;也有調皮的小孩子,會因為不服管教,私底下進行各式各樣的惡作劇手段。

由於個人習慣隨時帶著溫開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多年以前一名國小男童在我的杯子裡放粉筆灰;有一個小女生覺得我對她不夠關心,認為我「喜歡」指斥別的男同學,就是一種「偏心」的行為,結果在上課時哭鬧;有一個調皮的小男生,閒來無事竟然趁我離開座位的時候,偷拿我的隨身包包,然後公開示眾,說我包裡放著「有翅膀的東西」還覺得很好玩;最誇張的一次是在某次上課時,一個小男生趁我專心寫黑板的時候,偷偷從後把我的裙子拉鍊拉開,一轉身裙子就掉了下來。

小孩子搗蛋的技術不斷提升,有些心態也讓人匪夷所思,在家可能是小霸王的兒童,到了外面誰也不能加以打罵,這年頭的法令只會苛責老師不准「體罰」,一不如意家長可能會對簿公堂,誰會願意付出心力去教育他們呢?

最氣人的就是朋友的孩子,捧在手心像個寶一樣,偏偏出門又要幫忙帶著、哄著、寵著,有一個台灣同事的五歲女兒最誇張,看到什麼都要來一句「阿姨買給我」、「阿姨我要吃」、「阿姨我尿尿了」,這類「小公主」真的使我心力交瘁。

當然別人家的孩子不免頑皮,但是面對許多十歲以下的兒童,我真的有困難……

當然也有懂事的可愛小女孩和小男生,數量非常非常稀少,至今看過最順眼又家教良好的,曾經僅有兩位,一個是台灣同事Kristy的女兒,另一名是前男友Jean-Paul的兒子,似乎其父母的體貼本質也影響了孩童的養成教育。

因此端午節的那天,朋友帶來那位早熟可親的三歲兒子,真的讓我非常驚訝,也感覺相當不可思議。 

有時遇上不乖的孩子,直覺就會勸告小孩的父母,但多次對方家長都跟我翻臉,認為個人缺乏耐心和愛心,所以現在我都懶得開口,寧可盡量不跟任何有小孩的朋友見面,主要是怕彼此的友誼會為此受到影響。

我對於食物有一種特別的潔癖,最討厭「你一口我一口」的分享行為,只要沒有公筷母匙的吃食,就絕對不會去碰,這是個人對於衛生的基本要求,曾見過有的小孩最喜歡跟父母如此吃冰品和喝飲料,你舔完了換他舔,或者父母咀嚼完了直接「口對口餵食」,那感覺真是……

我有時不免會想:這樣的要求是否太多?

或許自己對旁人的小孩已經產生了偏見,快樂是留給自己的最佳禮物,有時一個人也比兩個人過得快活且自由,所以看到別人的小孩,我會有一種排斥的感覺,也說不上來是為了什麼,總之就是難免會發現一些無法忍受的壞習慣。

我一直覺得光陰對女性比較「嚴酷」,以生理而言,男人從八歲到八十歲都可以生育,女人就沒辦法了,所以當初讀到尼采說「生育是女性第一也是最後一項天職」,我憤怒了,也無奈了。

前篇文章只談女性,有一些內容沒有直接寫出來,其實是覺得對兒童有些複雜的感受,很難以在表述中顯得理性,因為曾經見過一些無法無天的「小王子」和「小公主」,完全無視於他人而吵鬧、惡作劇,不免使人非常受不了。

在這個充滿了競爭的現實社會中,接近不惑之年反而會引發更多的困惑,因為許多人已經找不著共同的人生價值了。

經常發現幾位朋友對自己生養了兒女感到自豪,例如成績優秀或者長相可愛,也許就女性而言,當王子、公主的媽,更能讓自己感到快樂滿足的緣故吧?

 

(三)今日的師資和管教問題

在台灣做什麼最輕鬆呢?

曾經,補習班是「少子化」情況浮現以前最常見的打工地點,多數大學生可以兼任班導,而眾多補習班都沒有確切進行政府合法立案,教師頭銜或名號響亮,背後訴說的卻是「名不符實」的老問題。

由於合法立案需要的成本太多,很多補習班業者不願意繳交五十萬左右的保證金給地方單位,因此遊走於法律邊緣,教學品質也十足低落,往往對孩子德智教育發展舉足輕重的老師們,可能僅僅是普通的大學生罷了。

大概在十年前在補習班擔任單科老師,兒童美語約為時薪三百五十元台幣,這是針對擁有經驗的教師而言,往往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就能去教兒童美語,時薪多數達到四至五百元台幣,有的家教班一對一的英文課程給外籍教師的價碼甚至更高。

因此,無論是德國人、義大利人、摩洛哥人……都會被任用,我見過的情況大抵如此,就算是英語系國家的外籍人士,其英文腔調也大不相同,但是補習班的班主任根本沒概念,「外來的和尚會唸經」成為一種很可笑的教學趨勢。

譬如「Everyday is a good day.(每天都美好。)」這句話,我認識的一位澳洲籍教師就會被發音為「Every die is a good die.」,而英國人和美國人的腔調也完全不同,我遇過幾位南非籍的教師,同樣也有特殊的口音,導致教出來的孩子成了實驗品,所講的英文與「兒童美語」根本八竿子打不著一起。

在從前,學校教師是一種很受尊重的行業,反過來說,現在則是遭遇許多困境的職業,從事教育往往是最後的選擇項目。

古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想法,由於今日社會、家長和學生的新太大不相同,使得全職老師必須要具備全能,傳道、授業、解惑的「經師人師」,轉變為需要和學生成為朋友,對家長客客氣氣,符合校方與社會期望的「溫良謙恭」,而且完全不許體罰。

孩子在學校,那就是「老師負責管教」的範圍,問題在於「管教」非常受限制,即便下課之後,也要遵循學校的指導方針,保持一種理性而具有耐性的態度,其實這是非常困難的事。

有些在家裡很聽話的小孩,到學校未必會接受老師的規勸,當然也有相反的情況,有些父母捨不得打罵的兒童,進入學校讓老師管教,家長幾乎不會有意見,還會感謝師長幫忙管好孩子。

但是現在有了明確的管教界線,老師只能照本宣科,數年如一日,有的人成為小孩的朋友,有的則盡量保持一種距離,還有的老師必須天天表演來取悅自己的學生。

由於無法擺脫考試為主的教學,就埋汰了自己的知識與熱情,必須追著考試進度來教學,並且將輔導管教的基本準則當作最高指導原則,有能力的各顯神通,不願惹出事端的,則是得過且過,迎接每一回新生到來,並且默默送走畢業生的時刻。

為學生赴湯蹈火的老師,可能數量不多,但多數的師長絕對願意努力改進自己的教學方式,但是溫情鼓勵往往不如藤條伺候的效果,尤其是進入青春期的躁動中學生,這些小孩沒辦法理解既有的理想,也不願意聽別人講道理,反而更憧憬江湖義氣或吃喝玩樂,這使得教學、管教、勸導都充分顯現出更高的困難度。

循環的結果,對知性素質完全視而不見,自顧自過活的老師也不少,當老師成了一門藝術,而不是理性教學,老師的權利義務都成為每天的例行工作,如何跳脫制式要求,反而會是補習班去尋求的高招。

譬如有一陣子的補習班「名師」,老師們上課要表演歌舞,還有的女老師穿著火辣,這種情況在補習界根本就不是新聞,需要賺錢的終極目標,左右著經營者的心態,因此學校裡無法提供的極端作風,就成為補習班吸引學生上門的噱頭。

《教育基本法》與《教師法》限制了老師的管教方式,顯示了耐心勸導的氛圍,否則就是講法律、傷感情的訴訟,老師從「傳道授業解惑」的教育者,不得不轉為拿薪水的雇員、工人,以及訴求貼近學生的高齡朋友。

時代轉變了,誰也沒有管教他人的權威,從前鮮少受到質疑的老師,只要話說得重了點,乃至於無法以體罰來管教,必須想出特殊的公開懲罰效果,導致許多情形都得接受公眾的檢驗。

如何保持應有的「分寸」和「分際」免得動輒得咎,其實對於老師來說是很困難的,經常上課時搗亂秩序的學生,有的老師採取罰款,有的老師利用同班同學來處罰,除了一再公開斥責「坐好!」、「安靜!」這種廢話外,還能怎麼樣呢?

依法不能體罰,依法限制了管教和處置手段,嚴重時只能要求家長暫時帶回家去,對學生懲戒的手段,稍有不慎就會讓家長去找民代上電視,那時媒體帶來輿論壓力,即便老師的出發點沒有錯誤,個別學生干擾其他同學上課的行為依然存在,也會引起其他家長的公憤而跑去抗議老師完全不處置,而非針對個別學生來進行探討。

當老師真的不容易。

不計工時、犧牲奉獻,管也挨罵,不管也挨罵,這就是校園現況,反而正規教學受限,使得補習班反而遊走在邊緣,就曾見過業者大剌剌拿著掃帚粗細的長棍來教育的情況。

多數老師因為不想在校園惹事,一再容忍部分學生的偏差行為,不然就會被嚴厲指摘,老師很難擔任「無私奉獻」的角色,最後只能在職業崗位上擔任有限責任的勞工,當然會絕對遵守專業倫理,「春風化雨」的泛道德就只能當成作夢了。

要求老師不體罰、不罵人、不能搜書包、不能沒收違禁物品、不得公開懲戒學生免得造成心理傷害、上課要政治中立、記過要求程序正義、不得進行能力分班……

在學校要期待「全人教育」,非常有困難度,要求教師嚴格守法的同時,就是要從事這種職業的人去獨自面對動輒抗議、訴訟、告媒體、找立委的怪獸家長、民代、輿論和司法,運氣好一點,就是學業上程度不同,品行方面嚴重差別的情況,就在一個班級裡面,有時聽了朋友的抱怨,真是情何以堪啊。

回憶起來,我的教學生涯算是很單純的了,頂多面對的就是調皮的兒童,而非嚴重得需要對抗整個社會。

在端午節那天的聚餐,有幸看到朋友教養的乖巧兒子,竟然在家可以幫忙洗碗、出外能夠保持安靜,我已經覺得非常難得了。

當許多人斤斤計較於為人師者的權利、義務、工作條件的同時,卻少有人去思考家庭教育的重要性,作為家長真的不容易,要能夠將自己的孩子教成懂事、體貼、好學的好學生,其實非常困難。

回想起這些年看過的許多學生,或者是同事和朋友們的小孩,擔當得起自家責任的父母,或者可以導正兒童在公共場所的行為,比起要求學生免於師長不當干預,個人認為更重要些。

畢竟,誰都無法作為一個「有教無類」的萬世師表,而會從《師說》的經師、人師跳脫出來,將教育留給專業工作者,只能任由別人的孩子得過且過下去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另類創作
自訂分類:散文雜感綜合類
迴響(3) :
3樓.
2011/06/09 23:21
該喝

不要怪孩子,他們只不過是大人的翻版。

那要怪誰呢?該怪的比我該喝的酒還多。

等我喝夠了也許能告訴大家。

我以前也見過不少這類孩子的家長,所以只有盡量敬而遠之,兒童的學習能力是很強的。

每次讀你的詩詞,似乎喝醉了就寫得非常好?現代酒仙啊。

Rosy2011/06/10 06:13回覆
2樓. 泥土‧‧‧郭譽孚
2011/06/09 22:30
教育問題‧‧‧

您能如此整理自身的經驗真不容易;加油啊,但也莫太透支了。

泥人的感受中

每個人的個別差異太大,統一的教育方式,實在不可能出現‧‧‧

同時,學習的成就感很重要,但是可見的「成就」通常要經過學習的一段過程才能得到‧‧‧

對於還沒有建立學習習慣,尚未接觸成就感的小孩而言,教師的言行,實在囉唣‧‧‧

我們成年人的耐性應該是來自於我們有所預期,能想像自己將可能有所成就,例如,「我來上課,安靜學習,我的文章將能像羅斯老師一樣棒‧‧‧」,於是我們就心甘情願地安靜了,不打瞌睡了‧‧‧

此外,父母與子女,尤其母親,由於胎兒時期,子女就已習慣了母親的心跳節奏,那是安全感的最早維繫,所以父母與子女的相處應該是和師生關係不一樣的‧‧‧

當然我們今天的社會裡,教育是太自由了,一開始就沒能考慮周到,只有空泛的理想,真可能是我們社會裡最大的隱憂‧‧‧

泥土有感

尤其對於來自不同背景的


這一篇彙整了一些個人經驗,現在主要採取的是多元化教學,問題就是多元背後的限制就是嚴格規範的法律,不准體罰是沒有疑義的,但是不符合邏輯的要求更使得一般教師會有高標準的泛道德的迷惑。

其實要規避的方法也很簡單,部分老師上課就成了譁眾取寵的演員,既然學生不想聽道理,那就得過且過,因為學生未成年且根本無法處罰,多數老師只能有一種思維:想學的就來,不想學習的就隨便你們了。

有的情況是責任會被轉嫁給老師,無論學生犯了什麼錯,老師都要受到責難。

像我就見過一些情況:有兩個中學生談戀愛,女孩子還懷孕了,家長氣得跑來找老師破口大罵,當導師的多數撇清責任,因為自己可能都被瞞在鼓裡,這還多數是學生下課後的個人行為,但是有的家長就是不接受;就算是知道某些學生加入幫派,或者班級幹部通報有個別學生吸毒,而想在學校搜查書包看看有沒有小型刀械或毒品等違禁物品,學生也會為此大聲抗議表示「違反人權」。

在補習班打工的時候,還有學生會跑來要求「回饋」,認為分數考得好,老師就得送點小禮物,這是個人遇過的情況,學生當時開口跟我要求的「禮物」金額就比我一個星期的打工收入都還要高。

很多家長灌輸給小孩的想法就有問題,導致鬆緊拿捏都難以掌握分寸,如果是一般的學生也還好,遇上了那種幫派成員,老師連自保都覺得相當無奈。

時代改變了,老師這個職業並非是鐵飯碗,願意付出心力的人也不多了,偶爾體諒一下師長的出發點,其實對於學生來說,是有相當的困難度的。

Rosy2011/06/10 06:49回覆
1樓. Christy Yeh
2011/06/09 15:27
孩子們

聽到大家談到小朋友的種種,我覺得自己很幸運,我的孩子們都很乖.

小的是皮一點沒錯,不過我會和家長談談支持我的教學方式,好在家長們都非常尊重我.大一點的孩子,五六年級國中之上的,甚至可以在課堂上談談心,做做他們的出口.

有些家長真的在教養方面太過嚴厲,但這不是老師可以太過干預的範圍,只能做做這些青春孩子的出口,聽他們聊聊自己.難怪我的老師說,依我只做小班,還要和每個家長做足溝通的心願,賺錢也許是很難的了.

也許「幸運」不足以描述個人想法,我想您一定是熟諳教學方法的家長與老師,許多小孩子也並非教了就會,或者教了就聽,特別是面對外面的陌生人轉變為老師的過程,有些幼兒是非常聰明的,如果教師太弱勢,小孩就會騎到頭上去了。

屢見不鮮的情況是:新老師上第一堂課,學生就鬧得不可開交,算是一種示威。

我和小孩子的相處經驗多數是職場上,由於一路跌跌撞撞前進,多半印象不佳,經營者的心態與政策的走向,使得兒童的內心趨向早熟而複雜。

個人比較少遇上嚴厲管教的父母,反而是遇到家長嫌老師管得太多,現在還有早戀問題,曾見過國小孩子就談戀愛的,家長就責怪老師沒有注意,因此管教方面真是門困難的學問啊。

Rosy2011/06/09 16:0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