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非紅燈區(五)法國巴黎,大型專業上空秀場藝術
2011/05/01 03:00
瀏覽6,125
迴響6
推薦66
引用0
 

首先我要說:還沒把畫面往下拉之前,此系列未成年者慎入,或者自覺感到不適的訪客,請按右邊那個紅色大「」無聲道一句Bye-bye,在此依然得向衛道士們說聲「順路好走,au revoir」。

這個系列都以「回憶」為主,而巴黎和阿姆斯特丹給我的感覺都差不多,除了美女很多,紅燈區同樣具有惡名昭彰的問題存在。

對於巴黎,個人覺得其實這裡的紅燈區面臨的是與阿姆斯特丹同樣的情況,無論是法國還是荷蘭,黑道都架構了紅燈區的發展藍圖。

在這裡就先不談這個問題,而僅回到藝術的角度來觀察。

前文可參照:

紅燈區(一)荷蘭阿姆斯特丹,從白天到黑夜慢慢探秘

紅燈區(二)世界上最早的「紅燈區」與管仲這位「經營之神」

紅燈區(三)台灣的新措施 

紅燈區(四)荷蘭阿姆斯特丹,平靜的白天和夜晚的櫥窗女郎

再度強調,此處僅有藝術與嚴肅的討論,「濁者見之以為淫」不是個人的創作初衷,我希望能提供給網友一些有趣的內容,所以請耐心往下閱讀。

如果沒耐心?

那就直接看圖吧。

先上一張四千年前的半裸美女圖。

上圖攝自羅浮宮,其實這樣的壁畫最好不要攝影或拍照,就算拍了也不要使用閃光燈,古埃及的顏料對光線反應強烈,久而久之特別容易褪色。

說到我自己對法國最早的印象,其實不是古堡,也並非什麼浪漫幻想,而是出於一部漫畫書《尼羅河女兒》,裡面描述的古埃及相當吸引人。

英國是第一個出國造訪的國家,在看完大英博物館的館藏之後,我將目光轉往法國的羅浮宮,所以一九九六年就來到了巴黎,下圖就是當年傻氣的模樣。

歐洲各國之中,要說最熟悉的國家,大概就是法國了,我曾先後玩了許多地方,年輕時最美好、最徬徨、最醜惡的歲月,幾乎都在巴黎遭遇到。

由於很久沒有再去了,最後一次抵達巴黎是在二OO四年,因此這一篇文章所提供的照片,最早的在一九九六和九七年,其餘的大約在六年半以前分批拍攝。

巴黎曾經有無比嶄新的模樣,好比上圖的博物館,或者下圖的彩色鋼管造型。

如果不想去採購,在新凱旋門到舊凱旋門的附近可以看到不少有意思的東西,比如觀察法國舊城區的都市規劃,或者景點新舊對照的建築物,也算是一種旅遊的樂趣。

下圖白色的那個ㄇ型、像是拱門的遠景,就是新凱旋門了。

它可以說是繼巴黎鐵塔之後最醜的設計造型,白天來的時候特別醜,我依然能夠回憶起當年第一眼見到這玩意兒的感覺:為何以藝術感聞名的巴黎會有這樣難看的造型?

究竟巴黎有些什麼藝術,讓我娓娓道來。

在Judith Krant的小說裡面,巴黎充斥著藝術家、紅髮美女、私生女和不負責任的獵豔者。

那年我是個喜歡閱讀小說和觀看電視劇的學生,《私生女》改編電視影集《Misteral's Daughter(迴旋夢裡的男人)》,同樣也屬於我那美妙的青春年代。

主題曲是希臘國寶級歌后娜娜(Nana Mouskouri)所唱的《Only Love》,當年總是半夜偷偷爬起來看午夜場影集,劇中露點鏡頭不少,但拍得頗為藝術。

如果沒有這樣的愛好,大概我也不會努力打工存錢,並且想辦法去盡量學習法語了。

當然,原著已經絕版,幸虧曾買到翻譯的中文版本,曾經在幾年前與一位同好聊到此劇,可惜那位居住在上海的網友已經不在UDN了。

網路上的緣分,或許真的有些奇妙,與我年齡相若的朋友,只有少數能找到共通話題,但我非常高興能在這個部落格遇上幾位。

在這個世界上,總有幾本好書依然默默無聞。

讀者往往容易厭煩,創作者等不及找到能夠追上自己思路的知音,通常就會感到寂寞。

由於自己連寂寞的時間都沒有,我每天都沉湎於許多能夠為自己製造生活樂趣的事物上。

譬如我的旅遊歷史,總會與小說、漫畫、電視劇、電影、《寰海探奇》這類書籍搭上關係,曾經有同時兼三份打工的日子,每天咬牙賺錢,為的就是要暑假出國去玩。

多次來到法國,還有幾個理由,其中之一是刻骨銘心的前男友,另一個則是法國藝術曾經輝煌的歷史。

而這樣的歷史,通常會牽扯到人體藝術

上圖是巨型的男女裸體石雕,自從高中接觸到羅丹(Auguste Rodin,全名為François-Auguste-René Rodin)之後,我就喜歡上了人體素描。

雕塑我是外行人,攝影我是外行人,從小到大許多嗜好都得花錢去學,只有幾種憑藉天分就能夠進行:寫作、歌唱、繪畫三者。

除此之外,其餘的不是要請老師來教授,就是需要購買素材來練習,只有這三樣可以自己琢磨出一點心得,而且能夠盡情尋找相關的範疇來研究。

因此,除了古蹟之外,我最早挑中此生要多次到訪的地方,就是各地的博物館了。

在羅浮宮(Musée du Louvre)留下一點念想,現在回頭再看,回憶起當年一早跑去排隊,就為了免費入場的這點福利,曾經被法國朋友譏笑自己「傻」,多年以後依然為自己感到自豪。

黑道的囂張,從某種意義上來説,歐洲是一個相當開放的地區,法國的蒙馬特(Montmartre)表面上到處有藝術家,其實性産業也興旺發達,夜晚來臨就會顯得龍蛇雜處,而非小說裡面那般平靜愉悅的氣氛。 

上圖是有名的紅磨坊(Moulin Rouge),看過同名電影的觀眾可能會抱持很美好的幻想,譬如「愛」或者「歡樂」,實際上這個歷史悠久的表演場,四周全都是黑道在控制的淫窟

看熱鬧麼,就得瞧瞧是否各擅勝場,逐一評比。

這間巴黎最老牌的一家歌舞秀場,主要的節目就是群體跳康康舞(Cancan),除了上空秀(Topless)這類演出,中間貫串其他的表演,舉凡木偶戲、馬戲團和小丑、魔術、諧謔的搞笑橋段,大致上不會有冷場。

以巴黎的三大上空秀場中,紅磨坊(Moulin Rouge)、麗都(Lido)、瘋馬(Crazy Horse)最為知名,後者表演豐滿度稍遜,前者最知名,中間的麗都其實舞者最華麗,變化也比較多。

當然,或許有人不同意我的說法,但按照個人都大致看過幾遍的經驗來說,麗都秀被引進到世界各地,絕對有其高明之處。

多數秀場不願意讓觀眾拍照,主要是閃光燈會影響舞者的表演,在這裡建議:去哪兒都不要使用閃光燈!

有些「上空秀」(Topless)會細分為好幾種模式,此類風氣也延燒到台灣,記得台北圓山就有過這類表演,結果去看的觀眾少得可憐。

或許這年頭大家都見怪不怪了,裸露上身或雙球,其實並不具備太多新鮮感,不過巴黎大膽新潮的麗都(Lido de Paris)提供的上空秀Folies Bergere,其實挺新潮之外,就算現在來看也頗為前衛

群體的芭蕾舞者,好比這般搔首弄姿一番,燈光一打,幾個妙齡女子如蕾絲邊(lesbiennes)磨磨蹭蹭、親親捏捏、調笑打趣,感覺上也沒有任何獨特之處。

不過,當時去看秀的時候,纔發覺這僅僅算是個熱場。

身材一致、外貌嬌美、高挑豐滿的芭蕾舞者,將老套的戲碼,變成一種難得一見的藝術。

華麗的歌舞秀不稀奇,稀奇的是舞台上只有一位專業女舞者,上空裸露著一對椒乳。

這位芭蕾舞者跳得非常好,舉手投足都很美妙,讓人渾不覺這樣的袒胸打扮有何不妥。

對照之下,屋頂上裝著長長的、閃爍著紅光的紅磨坊風車,即使顯得地道而繽紛,實際上這類法國式歌舞廳,麗都的表演更為優雅。

瘋馬(Crazy Horse Paroxisme d'erotisme)也愣是被比了下來,往往很多人看過節目之後,除了覺得美女不少,大概也沒有「藝術」的感動。

O四年那次的麗都秀,則讓我大開眼界,不像往常舞台上一隊美女的老式排場,也沒有喧嘩熱情的群舞,也就這樣一位女舞者,單獨跳著融合現代與古典的風格。

音樂是柴可夫斯基(Пётр Ильич Чайковский)的《天鵝湖》(Лебединое Озеро),沒有老套的美麗天鵝公主,前面出場的幾位白天鵝顯得膚淺普通,反而這位跳黑天鵝的舞者,在舞台上發光發熱。

這是我頭一回看到這樣的舞蹈秀,沒有華麗的風格,只有簡單的舞台和一個四方形的小凳,讓女舞者表演出精湛的舞姿。

這樣的表演大約持續了十五分鐘,完全沒有冷場,也沒有觀眾離席,進入情境之後,唯一的感覺就是「美」。

很多人都會討論這些上空女舞者的「資格」,好比必須受過舞蹈訓練,身高起碼應達一七二公分,年齡必須在十六至廿五歲之間,不得已婚,容貌要姣好,笑容須燦爛,大腿要修長,鼻子要俏皮上翹到一種弧度……

種種嚴苛的條件,塑造了法國上空舞蹈秀的全盛時期,當賭城Las Vegas、荷蘭或其他歐洲國家都在仿效的同時,完全秀出「事業線」或「事業全景」已經不算什麼了。

在這樣的競爭態勢下,格主有幸能夠欣賞到這樣一場上空秀,委實是最難得的人生經驗。

一刻鐘之內,不會有人產生淫穢的想像,也能夠塑造優雅的風情,舉手投足都是誘惑,正經危坐的觀眾,都覺得自己彷彿變成了《天鵝湖》的王子,正被這樣的黑天鵝迷惑著。

麗都的這場舞蹈秀,讓人覺得清新自然,簡單的布景之內,一名黑衣女舞者成為了翩翩起舞的黑天鵝,盡展嫵媚動人的丰采。

O四年的時候,曾經問過麗都有多少女舞者、編舞的情況如何云云,其實和紅磨坊的情況差不多,當時大約有五十名女舞者,廿名搭配的男性表演者,有些演員或魔術師來自於世界各地,據說東歐和俄羅斯是首選,其次為澳大利亞、北歐、英國等地的年輕男女

東歐解體之後,輸出的就是美麗的東歐女孩,俄羅斯女孩同樣面臨這般的命運。

金髮碧眼的美麗姑娘,肌膚光滑、眼眸動人、身材凹凸有致,長腿屈伸之間,讓人有一種瞬間入迷的感受。

這些女孩其實也非常辛苦。

據說演員、舞者的工作時間不短,起薪大約一千五至兩千歐元,資深演員可達五千歐元,她們的汰換率很高,付出得也很多,每週工作六日,一天演出兩個場次。

聽起來,兩場似乎不多,但是計算一下表演的時間,舞蹈和歌唱都需要排演,也非常耗體力,其實並不輕鬆。

有一些舞蹈秀需要繁複的裝扮,一齣歌舞劇可能全套行頭重達十公斤以上,想要舉重若輕、行動如飛、飄逸靈動,還得高高地抬起大腿,其實困難度很高。

所以,看到這樣單純的獨舞,跳的還是黑天鵝,不免想起今年看的同名電影。

以這樣的舞蹈來對比好萊塢的《黑天鵝》,說實在話,單看藝術價值而論,麗都六年多以前的這場芭蕾舞秀,個人覺得比電影更精采。

電影有聲光影音,還能經過剪輯來去除多餘的內容,用以避免冷場,比起這樣的現場演出,佔有絕對的優勢。

然而在烘托氣氛與藝術的層面,麗都上空秀更勝多年以後的得獎電影內容。

輕盈、舒緩、優雅,女舞者如主角似地跳著,美妙身姿使人難忘。

芭蕾這個詞,來源於法文的Ballet譯音,從意大利文的Ballare轉過來的,從十五世紀流行至今的Ballare,原意便是舞蹈,據說來自於埃及人的祈神之舞。

西元一六六一年,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le Roi Soleil)下令在巴黎創辦了全世界第一所皇家舞蹈學校,並親自參加演出,當肥胖的國王上了舞台的同時,這樣的舞蹈就已經在法國生根了。

不免回想起自己當初想到巴黎的出發點,就是對於古埃及的憧憬,就算這樣的意義已經轉變為純粹的表演,而與信仰有所出入的同時,或許也可以說:藝術就是我們的信仰。

根據考證,現存芭蕾舞的五個基本腳位、十二個手位和一些舞步,全都以法文命名,架構起芭蕾動作的一套完整動作體系,並且一直沿用至今。

記得在電影《阿瑪迪斯》(Amadeus)看過一段描述,同時也是天才音樂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所遭遇過的問題:奧地利國王痛恨法國,所以連帶厭惡芭蕾舞。

據說莫札特當初公演《費加洛婚禮》(Le Nozze di Figaro),就是以芭蕾舞來進行表演,因此個人對於芭蕾舞伶擁有一種喜愛之情,特別是看過柴可夫斯基(Pyotr Ilyich Tchaikovsky)的創作之後,更對此有相當特別的感受。

獨舞進入尾聲,燈光轉換之間,女舞者已經跳得渾身閃耀著汗水,她在地板上展現出各式各樣的姿態,表露出對於愛情的掙扎與痛苦。

本來在乳波晃動間,少有人可以專注於舞蹈的品質,不過這位芭蕾舞者將悲愴的感情跳得極好,依然能輕易將觀眾代入情境。

對旋律性的重視,以及運用現代主義來表現的手法,都是這次上空秀的獨特饗宴。

在天鵝公主的故事中,黑天鵝的挫敗,其實表現在樂曲中,聽來就是突兀插入的樂段(non sequitur),像是俄羅斯東正教死者彌撒典型的曲式,使人感到震撼而幽怨。

這是我所見過最棒的一次上空秀演出,沒有煽情的喧囂,也不見累贅的裝扮,相當成功。

那年,與男友看完表演的同時,全場觀眾都起立為黑天鵝的扮演舞者鼓掌,可惜至今我依然不曉得她的名姓。

因為當時趕著回住處,就沒有把節目單帶著了。

事隔多年之後,或許巴黎的往事也已經不堪回首,景物可能依舊,人事卻已全非。

印象派的風格,可能不少大師都表現過了,或者寄託於影音媒體,譬如《紅磨坊》或者《法國康康舞》之類的情節,但是在風格華麗的好萊塢片段內,主演的男女都顯得虛假,所有淒美的愛情故事,同樣顯得庸俗起來。

歌舞秀是否太過於俗濫?

上空秀能否在衛道者的狹隘目光之外,再次引起人們對紅燈區歷史和現狀的回顧及關注?

就像上圖的新橋,讓我不由得記起電影《新橋戀人》(Les Aments du Pout-Neuf)的幾段情節,雖然與這次的主題無涉,卻使人記憶猶新。

「Le ciel est blanc.」(天是白的)或者「 Les nuages ​​sont noirs.」(雲是黑的)這樣的台詞,我大概說不出口,因為在混沌不明的過去,我看什麼都是黑的,腦中可能多數時刻也是一片空白的。

夜裡的巴黎,燈火是如此璀璨,然而「無可救藥」的不是劇中女主角的「眼疾」,有時會是先入為主的偏見,或者是不願意面對真實的逃避方式。

裸露不是罪惡,上空也可以是藝術,在文化與藝術的前提之下,想要增進自己的視野,或許還得回到夜巴黎來尋。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pearlz(三人行必有我師)
2011/05/02 06:58
年輕

Rosy 的外表年齡比內涵年齡小太多了。

不過你的涉獵也真是太廣了,我也自歎不如。


這些都是「老照片」,因為有朋友準備去法國,所以我很汗顏地把舊照翻出來了,快四十歲就只能回憶囉;這些遊歷多數很有趣,當年我全家人都不曉得我跑去歐洲的遊玩內容,還一跑多年,呵呵。

很高興妳覺得我的「涉獵」廣泛。J

Rosy2011/05/02 08:49回覆
5樓. nothing special
2011/05/02 02:08
色不迷人 人自迷
心有色情 看與讀之間就是色情~

「色情」或許在界定上並不容易,環境不一樣的問題,讓很多人無法接受上空秀。

我在小時候就看過脫衣舞,那時隔壁村裡辦喪事,還連續跳了七天,結果門庭若市,擠得水洩不通,男男女女、大人小孩除了觀賞電子花車,還免費看了一個星期的表演,不過倒也有些尷尬就是了。當時年紀小嘛(那年我十歲)!

或許我的接受範圍太廣了?J

Rosy2011/05/02 08:54回覆
4樓. the dreamer girl
2011/05/01 19:12
裸露的藝術

原來上空秀是這麼一回事

看起來十分的自然

並不感到與色情有何關聯之處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安東尼浴場(Antonine Baths)

這類的「上空秀」比較「藝術」,所以我個人覺得逛三大(紅磨坊、瘋馬、麗都)表演場都很正經,表演中脫了衣服上空的女孩,日常生活可能是學舞蹈的,或者是藝術學校的學生,少有人會責難,也有的會抽空去擔任裸體模特兒之類的職業。

若是抱持獵奇的心態去看上空秀,可能會大失所望,今夜稍晚來介紹屬於「色情」的部分,只要看圖就能明白,「藝術」與「色情」在程度上真的有差別。

如果是跟團,台灣男性導遊(我的同學多數從事導遊工作)就會強調讓團員去看看「洗眼睛的」,大概就這麼回事,麗都這種不像阿姆斯特丹的那些「櫥窗」直接開業,性質上絕對單純看秀。

Rosy2011/05/01 20:13回覆
3樓. ✽ 貓 ✽
2011/05/01 16:42

的確不是所有的裸露和上空都是罪惡和下流。

但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些紅燈區內看似藝術的表演絕對不是只是為了展現藝術而已。

或許﹐說它是「企圖用藝術來包裝、抬高身價的情色」(目的為何﹐成年人都知道)會比較中肯﹐因為它的確不只是情色而已﹐但也絕對稱不上是純粹的藝術。


「企圖用藝術來包裝、抬高身價的情色」這樣的「目的」確實有,不過裸露身體之後的表演,在三大表演場紅磨坊、瘋馬、麗都之中,都具有比較強的藝術性質,也有不少舞者視之為人體藝術。

跳舞的收入雖高,但這些藝人表演的年限不長,有的嫁給一同表演的舞者,更多的是當了政商人士的情婦,身體和青春就是她們的「商品」,以我來看,就和唱歌跳舞演戲的影歌星或模特兒沒有兩樣。

後面會介紹真正的「情色」,尺度與表演內容就有明顯差異了,建議貓來對照一下,或許我的觀念看似前衛,實際上台北圓山就曾有類似的表演,要是去各地的喪葬脫衣舞或裸體鋼管包場秀,那可就沒有什麼「藝術」性了。

有一些脫衣舞者可以熱場,所以台灣各地多年以來興盛不衰的各種小型表演,也能為生者和觀眾(或可加上死者)帶來一點娛樂,或許妳可以看看老片《The Full Monty(台灣翻譯:脫線舞男)》,有些表演藝人並不會出賣自己的身體,世界各地對於裸露表演的民情大致差不多。

法國人的想法開放,大概沒有人會否認,基本上歐洲人都如此,比起巧立名目的歐美Escort(伴遊)讓那些模特兒和影歌星去兼差的「工作」,上面的麗都秀真的就是「藝術」了。

Rosy2011/05/01 19:58回覆
2樓. 筆記阿本 (蘭陽旅學小記)
2011/05/01 14:48
露與不露

WOW! 白上衣牛仔褲 , 小妹妹終於"又"露臉了 ..

底下那幾張女孃就乏味多了, 要露不露的.

因為臉看不清楚,只有大概的輪廓,所以勉強露臉,九六年距現在很久了呢。

您說的也沒錯,可有些露點的照片比較麻煩,貼掉胸脯就遮住臉了,讓我好生煩惱;手上一些全脫的照片非常美,還有酒吧鋼管秀的內容,卻擔心再度被人舉報,這方面只有盡量找一些能夠貼的主題囉。

脫衣舞孃方面,個人推薦德國漢堡,曾看過一場鋼管秀就很精采,大約是O二年底的表演,僅著內褲的男女雙人舞者上台表演,那個「台」其實不大,就是一張吧台讓兩人在上面表演鋼管特技,從頭到尾毫無冷場。

麗都還有群舞的裸體芭蕾,不過很難「遮」,主要是表演者超過十五人,貼後效果非常難看且凌亂,其餘的都是偏向那方面,感覺上表演沒有藝術感。

找了一些照片出來,結果用小畫家搞得整個畫面全都是「」,唉。

Rosy2011/05/01 15:03回覆
1樓. 阿勇(ayon)
2011/05/01 10:59
Re.

最近,室內演出的,越來越多要求不可攝影了.........

就是因為一些人不關閉閃光燈,造成演出者的困擾,乾脆全面禁用。呵,我也是受害者.........

我覺得,身體與性是美好的,健康的,只要做好管理機制,注重衛生及安全,相關單位就不要管太多了。全面禁的結果,歌照唱、舞照跳、交易照常在進行,養肥了一些特權人士。我也喜歡欣賞各式的表演,台灣的秀場有陣子引進一些東歐以及日本的舞蹈(脫衣舞,情而不色),至今還令人懷念。

現在幾乎一律禁止攝影,除了大牌明星的肖像權之外,還有避免妨礙表演的考量。

所幸O四年的時候還沒有這麼嚴苛的規定,不使用閃光燈就可以拍攝了,這種上空的當初沒有特別規定不許拍照,記得紅磨坊和瘋馬都不准相機進場,麗都秀倒沒有類似的標誌,所以鑽了空子。

「全面禁止」根本就沒辦法啊,除了男人愛看,女性如我也喜歡欣賞,雖然人體都沒什麼兩樣,但是看到藝術性質的許多表演,那就是人生難得的趣味了。

脫衣舞我沒見過幾回,卻大多是在台灣的民間喪事發現,以前鄉下地方很多,電子花車的歌沒唱完前,就有脫衣舞孃進行表演,國外猛男秀也曾看過一回,歐洲和澳洲在這方面的名氣響亮,東歐與俄羅斯美女則是相關表演的來源,這比單純的紅燈櫥窗精采多了。

說到底,其實我也很懷念啊!

Rosy2011/05/01 12:1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