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喜歡的未來巨星:Joaquin Phoenix
2006/11/04 17:08
瀏覽5,197
迴響14
推薦21
引用0

本來這篇文章準備在他生日當天貼出來,沒想到聯網城邦當機當了N次,線上寫的東西全沒了,好不容易終於把文章寫完。

作為我所崇拜的演員,第一個條件就是臉蛋,我特別喜歡長相有缺憾的男演員,無論是老、醜、禿、肥胖,只要有多樣性的才華,演技上乘,就能讓我花上許多時間來研究。

上圖那個就是Joaquin Phoenix,他天生唇上的人中部分有道疤痕(不是兔唇)、頭髮逐漸稀疏、目前胖得有了雙下巴,但我覺得他是愈來愈順眼,正巧年輕的Joaquin Phoenix前不久(十月廿八日)剛剛過了他的卅二歲生日,跟著就來談談他吧!

Joaquin Phoenix是波多黎各人,家裡有五個兄弟姊妹,由於每個人從小都長相可愛,因此全家人都在地方性的節目之中參與演出,兄弟之中最有名的曾經是他的大哥River Phoenix,早年在《Stand By Me》電影中亮相過一次,可惜年輕早逝。

他與許多好演員有著同樣的特質,性格內斂、表現沉穩,而且演技精湛,可以扮作小混混,也能夠飾演羅馬皇帝,最重要的是:他的表現很搶眼。

當然他也非常多才多藝,曾經擔任過製片、編輯、作家,雖然事業還算是剛起步,可是在好萊塢新一代四十歲以下的演員裡面,比起長相俊俏多了些的Leonardo DiCaprio,或者是紅得發紫的Matt Damon還更讓我喜歡,也因此他是我第二個認定為優秀的西方演員(當然Edward Norton是第一名)。

最先發現他是在《U-turn》(上錯驚魂路)這部電影,故事是講一個男人開車的時候,選錯了其中一條路,結果因此遭遇許多事件,並且悲慘死在途中的故事,Joaquin Phoenix的總台詞不超過十句,出場的鏡頭也很少,當時看這部電影是為了男主角Sean Penn,加上劇情特別吸引我,繼而驚喜地發現Jon Voight出現在電影中,後來覺得Joaquin Phoenix這人頗有特色,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再來就是在第四台第二度看見他的身影,他在《8mm》(八釐米)扮演另一個小混混,名字叫做Max California,為何我會記得名字,就是因為他的姓和加州同名,這個小混混在好萊塢的情色專賣店當收銀員,身上滿是刺青,滿口江湖黑話,可是手上卻始終拿著本色情小說封皮的哲學書閱讀;話說回來,本來我看這部電影還是為了另一個男主角Nicolas Cage,結果又發現他在本劇中擔任配角,這裡的角色複雜性增強,Max幫助男主角的偵探,尋找一個失蹤少女慘遭謀殺的秘密,沒想到卻因此被惡徒以十字弓射殺,雖說內容血腥恐怖,還是不失為一部好片。

許多人知道他,是因為Joaquin Phoenix挑大樑,在《Gladiator》(神鬼戰士)劇中終於飾演第二主角,扮演弒父奪位的王子Commodus,Joaquin Phoenix將這個王子心中的矛盾、忌妒、不安、殘酷、憤怒和無助都演得十分到位,他那憂鬱的眼神和充滿慾望的目光,真的把一個讓人同情的篡位者演得活靈活現,甚至比男主角Russel Crowe還要更為吸引人。

這是另外一個經典場景,他在自己的姊姊和外甥面前,表露出強烈的殺意和恐嚇,扮演Lucius的少年Spencer Treat Clark那驚駭的表情,以及Commodus變為皇帝之後那冷酷和充滿夢想眼神中的細微波動,簡直讓人捨不得離開視線。

有的時候,我會思考一個人何以能夠表現得極度無情無義,然後就會想到這個一生悲劇的Commodus王;心智混沌導致情感複雜,情感複雜得以開啟對於生命的省思,或許在他的心中,他的殘忍只是顯示出自己的懦弱:如果不動手殺害政敵,並且消彌那些軍事將領和長老派系的威脅,以及發洩羅馬民眾對於征戰血腥的愛好,當這個皇帝簡直猶如活在地獄之中,只能順勢行惡。

演繹出一個活在悲劇宿命的王者Commodus,對照著那個悲劇宿命的戰士Maximus,Joaquin Phoenix真的表現得很精采!

一個偉大的演員,必然懂得要選擇好的導演和好劇本,還要能挑到好角色,與好演員一起激發岀火花,這是Joaquin Phoenix的強項;無論是Russel Crowe,或者是Nicolas Cage,亦或是Sean Penn與Jon Voight,都是一些相當不錯的老演員。

《Buffalo Soldiers》(蠻牛戰士)是他與Ed Harris共演的一部好片,我對Ed Harris的喜愛不在話下,Joaquin Phoenix飾演主角Ray Elwood,Ed Harris演出無能的Berman上校,許多表現都充滿了意外的喜感,兩人之間對戲的時候,似乎連螢幕都在不斷發光。

故事敘述柏林圍牆倒塌前夕,美蘇冷戰結束,東西德合併的新希望展開,可是對於介入歐洲政治軍事的美國而言,卻是一場挫敗的開始,原西德境內的美國駐軍Buffalo Enfantry,也正要迎接新的歐洲和平秩序,Ray Elwood入伍的最初原因,是由於涉嫌偷竊,在律師協助和建議下,他受徵召進入軍隊,想要遠離監牢,沒想到他進入的單位,卻更表現出軍方群體的墮落與腐敗。

被派往海外駐兵,又無法忍受單調的軍旅生活,Ray Elwood重操舊業開起了軍隊黑市,白天擔任Berman上校的文書官,晚上提供各式各樣的交易活動,後來他意外發現一批能賺進五百萬美金的失竊軍火,千載難逢的利益誘惑,讓他決定放手一搏,從事大宗軍火交易,結果接踵而來的背叛和謀殺,卻幾乎毀滅了自己的人生。

好電影需要好演員來烘托,當然隨俗的商業片也不乏好演員,我後來又發現他在早期的《To Die For》(愛的機密)飾演男配角,和我欣賞的Matt Dillon一起演出,雖然Nicole Kidman對我來說沒有什麼螢幕魅力,這部電影還是值得一看。

《To Die For》(愛的機密)是他演出較為特別的一齣,雖然有些關於愛與背叛的描述,不過Joaquin Phoenix飾演的大學生縱然願意為了愛人而殺人,卻怎麼還是比不上他在《Quills》(鵝毛筆)一劇中的表現。

Joaquin Phoenix飾演主角的電影不多,但他擔任配角的片子,多半是些很好的演員演出主角,比如《Quills》(鵝毛筆)裡面演出主角Maquis de Sade的Geoffrey Rush,或者是同演的男配角Michael Cain這位老演員所演出的Royer-Collard醫師,使得這部電影成為難得的佳作。

偉大的情色小說家薩德侯爵,由於惡名昭彰和幾度強姦案件,被厭惡他的拿破崙關入一間修道院所改建的療養院裡面,和一群精神病患共處,這個離經叛道、放浪行駭的作家,由於熱衷描寫色慾、罪惡和病態性癖,所有的作品都被當局查禁焚毀,可是他的小說卻不曾在巴黎消聲匿跡,原來他雖然被迫待在精神療養院,卻藉由一名洗衣婦的幫助,將情色小說散發給出版商偷偷印行。

我喜歡的Joaquin Phoenix飾演的是Abbe du Coulmier,此人是個神父,擔任療養院的年輕院長,由於認為寫作也算是對薩得侯爵的一種精神治療法,因此讓薩德撰寫情色作品當作發洩精神鬱悶的方式,不加以限制,但也不讓這些作品流入市面。

洗衣婦Madeleine雖然是個未出嫁的姑娘,卻因為喜歡這些情色小說,暗中幫忙薩德侯爵出版新書,憤怒的法國皇帝拿破崙下令追查流向,同時也讓這位禁慾的神父陷入道德與政令的兩難,並且因為同情與憐惜,情不自禁地愛上了這個洗衣婦。

拿破崙派來醫界權威Royer-Collard醫師接管療養院,這位醫師不讓薩德有任何機會寫作,撤走他房中所有的紙筆,於是床單、紅酒、雞骨、身上所穿的衣物鞋帽,全都可以拿來取代當時的鵝毛筆(Quills)和墨水,偉大的情色作家薩德依然故我地出版了許多新書,這使得Royer-Collard醫師採取更為激烈的手段,直到當醫師發覺他新娶的修道院美少女,竟然也因為閱讀薩德的小說和建築師偷情並且私奔,這下醫師怒不可遏,把薩德的作品和薩德本人當作元兇,命人剝除了薩德渾身的衣物,甚至連假髮也不留給他,薩德沒了紙筆,也沒有任何可供寫作的材料,就靠著洗衣婦Madeleine當傳聲筒,經由口述來幫他寫下小說,沒想到此舉被醫師發現,跟著就拔掉了薩德的舌頭,想要讓他連口述小說都沒有辦法。

天才薩德並不氣餒,沒有蔽體的衣物,舌頭也被割掉,還是無法澆熄他對於寫作的熱情,緊接著醫師惡質地把薩德關在地窖裡面,不讓他有任何寫作的機會,這時薩德侯爵開始以糞便,將他的小說塗寫在地窖牆上,雖然歷史上說Maquis de Sade因病去世,但不難想見,他的死亡也是一個政治與社會道德下所揉捏而成的謎團。

一個人內心的黑暗,會不會引爆許多人的衝突?藝術挑戰禁忌的後果,人性與色慾的壓抑和解放,或者以道德及教條所產生的暴虐行為,是否是表露真實與迫害的爭戰?觀賞這部電影,真的可以好好思索這些問題。

 

《Signs》(靈異象限)、《Ladder 49》(浴火英雄)、《It's All About Love》(愛在大雪紛飛時),或是一點也不恐怖的《Village》(陰森林),由於都是商業取向的濃厚意味,遠不如早期《Return To Paradise》(刺激一九九八)這部電影對我個人所造成的震撼來得大。

記得有一回看到電視對Joaquin Phoenix的專訪,主持人問Joaquin Phoenix最喜歡哪個自己飾演過的角色,Joaquin Phoenix說他熱愛每一個自己能爭取到的各種人物,無論是虛擬的,或者是真實的,他都努力去理解每個角色的心理,並且體會他們的心境與情感。

比如他演出《Return To Paradise》(刺激一九九八)電影中被馬來西亞政府以販毒罪名抓起來準備吊刑的人物Lewis McBride,爲求對這個角色的投入,他的表現令所有的工作人員所歎服,他想要演出穿過監獄天井逃獄的一景,就用力以頭去撞鐵柵欄,希望能切身感受被監禁的痛苦。

聽到Johnny Cash的歌,感覺聲音裡面充滿了慵懶的氣息,唱鄉村歌曲不需要任何的技巧或特殊手法,或許這就是當時美國南方樸實的氣息,讓人覺得昏昏欲睡的氣息,只因這並非我所喜歡的音樂類型,不過Joaquin Phoenix的歌聲卻讓我覺得有些意外:他竟然唱得比原唱者Johnny Cash要來得好!

好萊塢的電影最喜歡將主角公式化,《Walk the Line》的男女主角互補作用,一方面女性堅持夢想和謹守本分,男主角則嗑藥自暴自棄,最後兩人相互激勵,顯現出平凡男女在演藝圈中相互扶持的美好愛情,只能慶幸這齣戲沒有落入勵志窠臼,或者傳記電影最喜歡創造的傳奇效果,能夠自然表現出Joaquin Phoenix的優秀演技。

Johnny Cash是個平凡的男人,在戲中醜態百出、懦弱無能,只是擁有些許音樂才能,從他無力面對人生、勉強小有名氣、一事無成的慘澹模樣,打破了傳統的傳奇神話,在我們面前所看到的男人,只是從不斷的掙扎與落寞之後,好不容易逃離痛苦的一個南方歌手罷了。

這部電影裡面的女主角,是Reese Witherspoon所飾演的鄉村女歌手June Carter,這個角色塑造得有些失敗,雖然Reese Witherspoon也比原唱者June Carter唱得好,然而在表演上顯得肢體語言和表情都有些做作,本片比較失敗的段落,往往都是她過於誇張的面部神情。

但這無損於Joaquin Phoenix的表現,例如他在表現毒癮患者戒斷症狀的時候,那瘋狂糜爛的墮落眼神,或者是在舞台上自得其樂的陶醉神情,歌手五彩繽紛的生活,宛如讓人難以喘息。

《Walk the Line》(爲妳鍾情)也描繪了我們所不熟悉的美國貧苦鄉村生活,棉花田那悶窒與煩躁的景象,農閒與農忙期的熱絡,還有當時南方面對二次大戰徵兵、社會衝擊的普遍反應,點點滴滴的敘述雜揉了由六O年代的鄉村淳樸,進入城市之中的探索,以及當年保守的民風與南方居民堅定的宗教信仰,刻劃了時代的斷面,將南方社會的縮影完整擠壓進兩個鄉村歌手的人生,顯得格外濃烈,卻也增添了幾分真實面,這部電影的價值就在於此。

Joaquin Phoenix是一個極具可塑性的演員,如果要說有誰能夠突破外表的劣勢,並且將戲劇發揮到經典的境地,我相信我所介紹的這個人物,將會繼續發光發熱,並且讓人們持續欣賞到最深入的演出。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4) :
14樓. Rosy
2006/11/08 00:35
~回覆稻柏臨:
你家的後院有幾個?(我家連院子也沒有呢!)
13樓. 稻柏臨
2006/11/07 11:52
巴黎也是痛???
哎呀! 巴黎可是我的"後院"ㄟ! 不妙.....
12樓. Rosy
2006/11/07 00:28
~回覆不飛:

我這人一向直來直往的,寫什麼都好像在挑釁別人,或許是在BBS和人鬥嘴鬥慣了,如果口氣莫名其妙顯得兇悍起來,別見怪啊! 

聊電影,見解不同很正常,一個人如果不把自己的個性摻和進所扮演的角色,真的很難,就像寫小說人物,不容易以另一個角度來寫不同內在的主角,「演員必須愛表演中的自己」,如果他愛的是自己,並且熱愛表演自己,這就說得通,並非每個人都能像《千面女郎》那樣擁有許多的面具,一戴上就能夠轉變人格。

感謝您分享俄國戲劇大師的教學方法,就連Joanquin Phoenix也是這麼表演的啊,這讓我想起了許多知名演員,似乎都採用同樣的手法來表現角色內心世界。

我不是演員,只能就一個觀眾的粗淺角度來看戲,有可能「觀眾也是演員的指導者」,我所稱讚的Edward Norton和Ed Harris就似乎跳脫了經驗法則,就算沒有真實接觸過相關的事件和人物,他們也能完全掌握角色的不同面相,我認為他們是天才型的演員,Ed Harris已經垂垂老已,只要Edward Norton有機會,我一直相信他會是非常閃亮的巨星,打從看他主演的第一場戲,我就如此認為了,他可以表現得或流氓、或紳士、或者聰明狡猾,甚至還能演得讓人相信他是retarded。

和您所想的相反,我非常欣賞Joaquin Phoenix或者Al Pacino這種依據經驗和認知所產生的表演方式,copy並不會產生角色的靈魂,產生靈魂的是演員自己,就如同藝術家所目睹的世界,Pablo Picasso所見的是鮮豔亮麗的對比色彩,Claude Monet和Pierre-Auguste Renoir看的則是光與影的變化,至於Jean-Auguste Dominique Ingres所表達的,則永遠是透著古典浪漫氣息的現實情景,這個世界的紛雜多變,就如同戲劇所塑造的底蘊,或者演員所呈現的人生,都是多元性的,不會因為單調的表述而更貼近真實面。

我不認為您來踢館,大家都熱愛電影和好演員,有人來留言,我更高興呢。

11樓.
2006/11/06 06:49
別誤會

每個人看電影都是主觀的,這沒有什麽不對, 我只是以爲像聊電影那樣“你喜歡...但我覺得...不錯...很好...可是...“ ,如此而已。

演員表演方法有很多種,我不得不說你相信的“「演員必須愛表演中的自己」,卻未必要把自己參雜進去角色之中,個人認為這是反其道而行 " 在西方演劇訓練裏並不奉行。除非個別演員主張是個別的事。

事實上, 主流的表演方法其中之一叫做"Method acting", 簡單來説, 就是要求演員做完角色分析功課後,表演時引用自己的生活上的經驗,觀察,甚至精神方面融入角色,達到生活化,增加角色厚度。這原出於十九世紀俄國戲劇大師的教學方法,結果盛行於二十世紀的美國好萊塢,影響所及的有名演員如Marlon Brando, Robert De Niro, Dustin Hoffman, Al Pacino...等等等等,包括你之前寫的那些優秀演員們,越是隨年齡增長,演技越佳的,幾乎都受這種方法的影響。這個方法其實很不容易,要看演員的慧根,不然畫虎不成反類犬。

當然你可以不欣賞這種表演方式,觀衆最大。演傳記角色,就有如繪畫,可以畫得像照片一模一樣,也可以畫上畫家個人筆觸美感寫意。我只要說的是,若你希望演員不要把自己放進角色裏,看西方電影可能就有很多失望。

寫這麽多,決沒踢館的意思,我也是個愛電影的人,踫到話題就忍不住囉嗦一點。

10樓. Rosy
2006/11/05 23:24
~回覆雪梨情:
當我想到還有word的時候,通常已經來不及了。
9樓. Rosy
2006/11/05 16:24
~回覆B:
真巧,我剛跑去妳家看回覆,想想當機真是我們心中的痛啊(還有巴黎)!
8樓. B
2006/11/05 16:19
Joaquin Phoenix未來可期
回應了上百字...卻全失蹤了......
7樓. Rosy
2006/11/05 15:50
~回覆稻柏臨:
真巧,我剛讀完你的生活小品,打算拿來引用。
6樓. 稻柏臨
2006/11/05 15:41
Ladder 49
真巧 ,

剛看完他與約翰區服塔演出充滿內心戲的一部片子 Ladder 49,
的確是一個不錯的演員.
5樓. Rosy
2006/11/05 15:16
~懶人回覆:

不飛

  所以我以前說這一系列的文章是「個人評論」,別人怎麼說,我是不會太在乎的,至於我的說法大家要不要全盤接受,看其他人怎麼說囉。

  我提出的電影,每一部都買了VCD或DVD(當然老片就是錄影帶),要不是June Carter的歌唱聲音沒有技巧又太粗糙,我大概不會稱讚Reese Witherspoon,但是太過於正面的形象塑造,對照June Carter本人的歷史,Reese Witherspoon顯得不是在詮釋這個女歌手,而是一個女演員在表演她自己。「演員必須愛表演中的自己」,卻未必要把自己參雜進去角色之中,個人認為這是反其道而行,您覺得呢?

nothing special

  River Phoenix的毒癮據說是Joaquin Phoenix一生的陰影,所以他在表現毒癮那段特別出色,這也是經驗主義對於一個演員的好處(雖說是場悲劇)。

  當機那天是上個月廿八號,要不是當機重寫,我覺得消失的那篇比較精采。

葉軒

  我不是記性好,是由於上面說的電影我都有,不記得可以重新看一遍,哈!

  至於說「傳記」,這似乎也不是演員的「個人傳記」,人死了纔有「傳記」可以大書特書,活著的人物所擁有的「未來性」,或者能夠提供給他人「想像」或者「期待」的空間,就是我寫這系列的目的,除了Fred Astaire已經過世,我沒有挑選其他已故演員或者歌手來寫,不覺得這是一種積極的Fan另類宣傳手法嗎?

月影

  也謝謝您的留言啊!我喜歡的「未來性」演員如下:

  Edward Norton、Joaquin Phoenix、Matt Damon、Leonardo DiCaprio(Kiefer Sutherland和其他許多演員已經超過或者滿了四十歲,不算在內)。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