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紅燈區(一)荷蘭阿姆斯特丹,從白天到黑夜慢慢探秘
2011/04/10 10:59
瀏覽26,137
迴響7
推薦64
引用0

因為有一位網友要去荷蘭旅行,所以請家人幫忙整理了一些相片,往往回顧的時刻,就會發現許多驚喜,這是書寫遊記之所以有趣的緣故。

如果去荷蘭,就絕對不能錯過阿姆斯特丹(Amsterdam),到訪這個荷蘭首都及最大城市,就應該繼續巡迴西部的北荷蘭省(Noord-Holland)。

然而,倘若去了阿姆斯特丹,卻不打算逛逛紅燈區De Wallen

那就真的太可惜了。

寫這篇文章花了許多時間,如果覺得內容太囉嗦,請看圖片上了顏色的重點即可。

大學的寒假,我在阿姆斯特丹的中央車站前拍了這張老照片,當年未滿廿歲,還綁著兩條辮子,這樣一個人的自助旅行,特別是女性,其實晚上在紅燈區一個人遊蕩,真的會非常危險

當年為了找刺激,也想要探訪一些特別的寫作素材,就大膽在包包放了照相機過去拍照,其實這是自找麻煩的舉措,想拍照請付錢了事,在這裡要先告誡網友們:紅燈區不可以拍照,當地黑幫很囂張,想拍照就會招惹麻煩上身!

當年未滿廿歲,年輕的時候膽子大,就什麼都不怕,所以會有這篇遊記在多年以後寫出來,或許看到的只是糾結來、糾結去,在紅燈區櫥窗之內艷笑挑逗、性感迷人的女子,或許她們都過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也未可知。

黑道在歐洲之猖獗,旁人大概很難想像,不帶這樣折磨人玩的,或許就是上圖在惡名昭彰的中央車站前拍照,橋後就是通往紅燈區的方向,這也是路過的小女孩之所以側目的主因。

修士運河(Reguliersgracht)在白天無論怎麼拍攝,都會覺得非常優美,林蔭造景相當漂亮,隨處都可以看到遊客的蹤跡。

不過,個人來過阿姆斯特丹兩回,每一次自助旅行來到此處,都有一種旅行團絕對無法遇上的、很難磨滅的印象:在荷蘭吸食大麻合法,兜售古柯鹼與海洛英等毒品的毒販,在這附近真的很多,整個歐洲的各大火車站皆如此,除了情況最嚴重的德國漢堡之外,阿姆斯特丹的中央車站附近,還有非法賣淫的男女在跑單幫,請躲遠一點

閱讀格主的遊記,通常會跟許多人專門介紹的內容不太一樣,由於喜歡一個人出遊,除了在中國大陸某些旅程不得不跟團之外,其他幾乎都是自己揹著包包到處跑。

在《雜感(六十四)因應日本核災或台灣地震,該如何自救與自保?》曾介紹過巧克力的妙用,實際上是在荷蘭的深切體驗,當年第一回傻傻進了一間大麻咖啡館,隨便吃喝之後,忽然覺得頭暈目眩,於是跑去洗手間猛嚼巧克力催吐,回憶起來真的有些好笑。

年輕時期膽大、性急又無知,在荷蘭停留了不短的時間,除了搭火車到處跑,就是在幾座大城市四處隨興逛街。

在廿六歲以前,辦Europass搭火車逛歐洲,可以享受廉價的青年旅館、火車頭等艙、乘船半價等優惠,所以在高中出書之後,格主就努力存款,以便享受寒暑假逛完許多國家的旅程。

在這樣的旅途之中,阿姆斯特丹給我的印象最為深刻,譬如第一次正面遇上黑道、淫媒、大麻風尚、古柯鹼販賣者、嫖客……千禧年之前的荷蘭,對於這樣的旅遊只會有一種感覺:混亂

而印象最深的則是手捧著《Let's Go》入住紅燈區的基督教青年旅館那天(十幾年前)的下午,在橋上請同車的一位男大學生幫忙在中央火車站拍照之後,逕往這個區域住了三天兩夜的記憶。

上圖引用自唯基百科,荷蘭阿姆斯特丹修士運河(Reguliersgracht)和國王運河(Keizersgracht)交匯處夜景,因為拍得比較好看,乾脆貼檔案照片: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b/be/KeizersgrachtReguliersgrachtAmsterdam.jpg

白天的運河,隔著橋面連接著車站與紅燈區,所以除了遊客和旅行團,也沒有什麼當地人的感覺。

可是只要過了下午兩點之後,就會發覺一種人群逐漸聚集的熱鬧氣氛。

大約三點多太陽西斜,喧囂的人們就會一群群出現,最能聚焦的地方不是旅遊專書講述的景點,而是下圖這樣的sexy land,《Let's Go》一類警告背包客的Red Light Zone。

名牌是一種反抗逛街是一種紓壓,似乎這屬於現代女性的解構說法,然而到了紅燈區,真正成為商品讓人觀看付錢的,則是人體

荷蘭阿姆斯特丹老城區(Old Centre)一帶德瓦倫(De Wallen)是阿姆斯特丹最大和最知名的紅燈區,也是其主要的觀光地之一,而德瓦倫以及賣淫區辛厄爾(Singelgebied)和Ruysdaelkade這樣廣闊的地帶,則組成了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Rosse Buurt

先來說點歷史故事。

就像德國的漢堡(Hambourg)一樣,荷蘭的阿姆斯特丹以前到現在都是重要的船運港口,許多水手來自四面八方,他們必須忍受在船上的長久孤寂,而西方人普遍在廿世紀之前還有「女人上船不吉利」的迷信,因此長期在商船或漁船上工作的水手,就會在到港之後趕著下船紓解性欲。

歷史考證,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自十四世紀開始,主要就以接待北海區域的船員聞名,長達六百年的艷幟高張,使得紅燈區Rosse Buurt)廣受歡迎,當時此處還有許多釀酒廠,迎合了水手「飲食男女」需求。

上圖是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維基百科的檔案資料,照片拍得比較清楚,引用自: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3/37/RedLightDistrictAmsterdamTheNetherlands.jpg

紅燈區Rosse Buurt),顧名思義,就是使用紅色燈光來表現其特質的地區。

這樣的地區,曾經低於海平面,荷蘭人長久以來必須與海爭地,所以抗洪了數百年,最早的紅燈區名為Wallen(英語walls,牆的意思)是指:位於阿姆斯特丹老市中心的中世紀防洪堤

這樣的地區,美國紐約也有,現在稱為華爾街(the Wall St.),最早不僅聚居荷蘭移民(稱為the Nick Bergers,當時尼克柏格人的移民較為富裕,現在荷裔約佔美國八百萬人口之眾),廿世紀之前也有許多特殊的商業活動,原始亦如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德瓦倫(De Wallen,亦稱Walletjes或Rosse Buurt)那樣。

「飲食男女」自古皆然,當然,世界各地皆如此。

上圖是知名的老教堂,紅燈區娼妓的精神依託,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e/eb/Old_Church_-_Old_Profession.jpg

荷蘭人的信仰,就算在紅燈區也看得見,如果入住紅燈區的青年旅館,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半夜吵得要命,虔誠的基督徒老闆還會在晚上十一點宵禁之前,帶領全部的青年旅館工作人員一起禱告。

那裡的基督教青年旅館Shelter City,格主去住過一次,記得地點就在老教堂後面,當年一晚住宿費用只要台幣四百塊以內,雖然一間十幾張床,卻有相當嚴格的規範,還附贈美味簡單的早餐(當年沒有拍照,有沙拉、牛奶、果汁、麵包和起司等,甚至還供應可樂,算是住過早餐最豐盛的青年旅館)。

由於事隔多年,歐元價位不穩定,另一間也是基督教的Shelter Jordan,同樣位於紅燈區裡面,現在dorm漲價為15.5歐元,昂貴一點的單人或雙人房也有,建議上青年旅館網站查詢:http://www.hostelworld.com/

個人認為Shelter City青年旅館位於紅燈區正中央,想在下午至晚上欣賞紅燈區,住在這裡最適合。

上圖同樣為維基百科檔案照,全裸的美女相當引人注目,二OO七年設立,引用自: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0/0b/Sex_worker_statue_Oudekerksplein_Amsterdam.jpg

老教堂旁邊就是重點區域,此教堂擁有百年歷史,並沒有毀於二次大戰的戰火,真的相當難得,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

而教堂門前的銅像「Belle」就很有趣了,拉丁文的意思為「美人兒」,基座上的銘文為「Respect sex workers all over the world」(向全世界的性工作者致敬)。

Mariska Majoor身為當地賣淫信息中心(Prostitution Information Centre)的創辦者,在O七年於紅燈區設立這個世界上第一座性工作者紀念碑,從此老教堂門前的Oudekerksplein,也成為一道特殊的景點。

下面這個青銅公共藝術品,兩次去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同樣沒見過,應該是O六年以後出現的,看照片對比石板路的大小,應該雷同於真人尺寸。

上圖為維基百科檔案照,臨近老教堂的嵌於圓石中的青銅浮雕,由匿名的藝術家創作並安裝,引用自: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4/46/Oudekerk.borst.jpg

兩次進入紅燈區,第一回在九X年,第二次在O四年,都沒有看到這件公共藝術品,或許是近幾年的新品?

非常傳神的一只手,稍微扁了一點的胸脯,看來並無鹹濕的意味,想摸摸大概就得去現場了。

到了紅燈區,亮晃晃的紅色櫥窗與燈光之內,就是不得不小心的時刻

想要拍到這樣的照片,其實有很大的困難度,主要是當地黑幫盛行

阿姆斯特丹的黑道控制著紅燈區,由於荷蘭認可性產業,除了街頭賣淫之外,可以合法讓歐盟公民從事性工作,外來人口想要賣淫,幾乎無法被給予工作許可

這是為了保護當地產業的舉措,於是政府放任的結果,就是導致黑道控制淫、毒、販賣人口等問題,如果誰敢大剌剌掏出相機來拍攝

結果很簡單:一群彪形大漢馬上就殺過來,想找穿著印有POLITIE警察背心的人來保護自己?別傻了,紅燈區的黑道就是老大,半個警察都看不見

今天早上看新聞,正巧看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發生了六死十六傷的槍擊事件,這裡的治安不佳,不說性產業,紅燈區至中央車站的販毒情況嚴重,毒販會向單身男女兜售古柯鹼或各種毒品,格主就遇過幾回,此問題向來就是長久盤踞的黑幫所導致,跟團自然就遇不上囉。

一般人想要拍攝紅燈區,必然都得偷拍,這方面就不多說了,直接看圖片。

當櫥窗的窗簾拉下的同時,就是有客入內,這些櫥窗通常會在下午就先「開張」,在格主久遠的印象中,華西街或者桃園的綠燈戶,都沒有這樣養眼的逛街景致。

這些女子身材姣好、外貌亮眼,不少還美過好萊塢女明星,什麼名模、車模,在這些小臉、豐滿、長腿的歐盟妙齡女子、俄羅斯或東歐美女、北非土耳其俏佳人面前,都顯得黯然失色。

前面的簡短介紹,可知紅燈區已經是歷史遺跡,也是阿姆斯特丹最古老的中心地區,若干位於老教堂以南的街區,橫跨數條運河,使得德瓦倫(De Wallen)塑造出許多小巷的街景,除了女性雙性特徵ladyboys,bi-sexual或inter-sexual也在O四年見過)的櫥窗之外,還有半裸的俊俏美男,這些租賃的單間小屋,裡面以紅燈照明,防彈或特殊玻璃區隔的窗戶或玻璃門,標示著提供各類服務的內容。

由於歐盟成員國的女性較少從事性產業,多數在居住地而不會流動到此,且阿姆斯特丹當地女性也少有願意賣身者,所以外來賣淫的情況不勝枚舉。

特別是在東歐與前蘇聯解體之後的廿年間,情況變得更為嚴重。

德瓦倫(De Wallen)的大部分性工作者及皮條客,多數來自於外地,人口販子常常從外國(東歐、俄羅斯、土耳其和東亞、北非)中介年輕女孩,因此許多阿姆斯特丹的資料都會顯示:七成以上的性工作者都是外國人

這張是沿著運河邊的紅燈區,上圖是維基百科的檔案照,拍得相當清晰,引用自: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2/27/Amsterdam_red_light_district_24-7-2003.JPG

拉皮條和人口販賣方面,黑幫之囂張已經是當地黑白兩道的常態,政治人物也不敢對他們怎麼樣,不過還是能將這些人限制於紅燈區的範圍內,一般人除非自己過去沾惹,否則很難會接觸到這些檯面下的事情。

紅燈區也有許多性用品商店、性劇院(LIVE show,春宮秀的演出,價位約在五十歐元以上)、一座性博物館、一座大麻博物館,以及許多專門出售大麻的咖啡館,還有不少特殊的小旮旯,提供同性戀者上門的男娼館。

這個區域總面積很大,北到Niezel,東至Zeedijk,南達Sint Jansstraat,西抵Warmoesstraat,據說共有超過四百個「櫥窗」,以及超過一千個「性伴遊(escort)」服務,還有七十多個大麻咖啡店、隱藏於小房間裡的賭坊等等

想要墮落?想要放蕩?紅燈區符合「飲食男女」的各種需求。

這張同樣是維基百科的檔案照,標題為相當合乎畫面的「談判」,引用自: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d/d1/Prostata_Prostitute.jpg

有一些性工作者會像上圖這樣,主要針對「真槍實彈」而進行交易,但也有一些則是提供「一對一」、「群P」而設計的「西洋景」(Peep show,偷窺秀)。

意即,有個可以投入鈔票的小窗格,裡面的「演員」不會進行任何肢體接觸,而是讓參觀者像是看電影一樣,在小房間裡面「觀賞」西洋鏡一般的實景真人秀。

德瓦倫(De Wallen)這個合法賣淫的區域,創造了阿姆斯特丹最著名的性產業。

從道路與小巷的網絡進去,數百座小小的、由性工作者所租賃的單間公寓,就是性服務的實際面貌。

至於「紅燈區」(Red-light district)這個詞語,首先出現於十九世紀末的美國,因為當時妓女會將紅色的燈放在窗前,藉此吸引顧客前來,此詞同樣最早出現於紐約的華爾街(the Wall St.)。

「紅燈」的特別含義,則有不同的解釋,當初紐約的尼克柏格人(Nickbergers,美國荷裔移民)投資經營鐵路,許多各地移民或者愛爾蘭人,都從事這類工作,這些鐵路工人在夜間手持紅色燈籠光顧妓院時往往把燈籠留在外頭,所以產生了這個名詞。

另外,若是熟悉《聖經》的朋友,必然聽過妓女喇合(Rahab)的故事,這位大衛王和耶穌的先祖,在希伯來書第十一章卅一節(Hebrews 11:31)出現,她後來成為猶大支派的撒門(Salmom)之妻。

《聖經》所強調的,是喇合(Rahab)因為信仰所表現的行動,引用約書亞記第二章廿一節(Joshua 2:21):「妓女喇合接待使者,又放他們從別的路上出去,不也是一樣因行為稱義麼?」

在古代的以色列,具有嚴格的東方禮節和男女大防,未經屋主允許,任何男子不得進入婦女所居的房屋,打破這項「登堂入室」禁忌的,通常會是娼妓

《聖經》故事裡面,當希伯來人紮營準備渡過約旦河(Jordan)之前,約書亞(Joshua)派遣兩名探子打探敵方的軍事實力,這兩人來到位於城牆邊的喇合(Rahab)家裡,當敵軍守衛的士兵前來搜捕時,她將兩名探子藏在房頂上的麻秸中,探子最後允諾保護喇合全家免受攻城後的屠殺,就在窗戶上繫上一條紅繩作為標示。因此,上面的青年旅館會取名為「Shelter Jordan」(約旦河庇護所),紅燈區之所以用「紅」當作標誌,這種含義皆取材於喇合(Rahab)的傳說,在兩千多年前的這名妓女幫助了約書亞的密探,並且用一條紅色的繩索換取了全家的平安。

故事的背景很血腥,攻城之後就算領頭的是神的僕人約書亞(Joshua),也要對城裡的居民大開殺戒,進行屠城的舉措;然而回到現代的阿姆斯特丹,燈紅酒綠之外,性工作者或許仍舊擁有信仰,只是宗教不論,女孩們還是得在櫥窗之內等著瑪門(mammon,《聖經》專指錢財)上門。

有一些美貌女子擁有清晰的東歐面孔,看起來嬌美可人,她們能夠在櫥窗內坐上一整天不動,猶如真實的雕像一般。

然,她們並非冰冷的大理石雕像,而是活生生的人偶,幾乎全都是自願來此賣淫,社會風氣的奔放和貧富差距的增加,使得不少東歐美女來此掏金。

阿姆斯特丹紅燈區內,她們每天在此按時上下班,一道道玻璃門所述說的故事,或許外人很難明白。

德瓦倫(De Wallen)拉皮條pimping)及人口販賣(Trafficking)的報導太多,當地黑幫勢力龐大,使得荷蘭被UNODCUN Office on Drugs and Crime,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事處)列入「人口販賣受害者目的地的基本國家」名單中

關於「pimp」(皮條客)這個單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電影《Working Girl》(上班女郎)裡面,Melanie Griffith打出的這個字眼並極力嘲諷她的上司,當時還不太明白,後來到了紅燈區,終於從一個個的紅色櫥窗慢慢理解。

皮條客之多,只要天黑之後到紅燈區或者中央車站附近,就能發現到處都是,多得要命。

由於當地政府無力打擊黑道,只有盡量用國家資源介入。

科恩(Job Cohen)市長命令紅燈區的「業者」Charlie Geerts關閉半百的賣淫櫥窗,以減少此地犯罪率,當局還從Geerts手中購買了18%的資產,打算將這個地區進行整體改造,發展為時尚設計及其他行業的專門區域。

上圖就是阿姆斯特丹的前市長科恩(Job Cohen)檔案照,圖片引用自維基百科: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thumb/2/2d/Job_Cohen_2010.jpg/250px-Job_Cohen_2010.jpg

這位號稱「民主派」的議會主席和市長,也是荷蘭勞工黨領袖(PvdA為簡稱,二O一O年始任Labour Party黨魁),將他的過去大起底,就會發現科恩擔任了千禧年至一O年長達十年的阿姆斯特丹市長。

O八年,他任職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府花巨資買下了這些紅燈區櫥窗之後,似乎沒有更多的新聞報導,而由一些資訊可以得知:特種行業六百多年的歷史,僅僅買了些紅燈區的房產,沒有徹底深入白道勾串黑道的罩門,政府依然無法打擊性產業的興盛

科恩目前擔任荷蘭眾議院議員,看過許多相關報導,頗會製造新聞,曾任法律系教授和教育部長,對於新聞媒體頗會經營,能找到很多他的相關報導。

以個人的旅遊體驗來說,阿姆斯特丹在他任職的十年漫長期間,大致上沒有太多變化,至少紅燈區是如此。

紅燈區到底具有什麼意義呢?

或許在當地買了個紀念品的別針,或者實地去參觀過那些繽紛的紅色櫥窗,就會覺得「到此一遊」之後,屏除了黑道或者販毒層面,面對合法商業和性產業渠道的需求,即便身為女性,也不會排斥了。

性產業哪有可能消失呢?

當荷蘭GDP的成長,伴隨著紅燈區的燈光明滅,而市政府買下近五分之一的房產,卻始終無法改造德瓦倫(De Wallen)為「藝術設計」重點區域的同時,回顧賣淫信息中心(Prostitution Information Centre)的Mariska Majoor諸多說法,或者性工作者權利組織(De Rode Draad)的譴責聲明,紅燈區的轉型並沒有減少犯罪,反而助長剩餘櫥窗的更高的租金以及更多的競爭

於是,現今紅燈區依然燈紅,黑道依然故我。

想要拍照?小心被打

至於那些到了夜裡燈光閃爍的性俱樂部,或者是充斥著瀰漫煙霧的咖啡館,裡面喧囂瘋狂的笑聲,或者是Casa Rosso實景劇院(LIVE sex theatre)還是廣受歡迎。

廿出頭的那年,第二次到訪的阿姆斯特丹紅燈區,過往男人看見不同膚色的女性,隨興就吹起口哨,不認識的陌生人也會貼過來搭訕,或者請妳去喝一杯,想要ONS(一夜情)的意圖非常明顯。

畢竟,Banana bar那種脫衣舞俱樂部,或者是需要掏出最少上百歐元的櫥窗,還不如尋找傻氣的女遊客,並且很快露出真面目;在夜色中,六十歲以下的女網友們請務必小心,當然男性也要注意,這附近也是同性戀大本營,切莫單身行走於這個區域

德瓦倫(De Wallen)這個充滿性產業與性活動的地區,在法律上性工作者被視為個體經營者,自私人房主那裡以每班八小時、平均一百歐元以上的價格,每月租賃這些小房間,租金包括閉路電視和安全系統,保護她們不受惡意尋歡客的施暴或搶劫。

根據當地政府的宣導,性工作者必須在所有服務中使用保險套,然而不同的性接觸,表面上廣泛使用每天發放的保險套,少數非法娼妓卻始終規避這項要求

在一些統計資料裡面,平均一次「服務」為廿分鐘,價位由五十至一百歐元不等,但多數拆帳則分到了黑幫的口袋。

順便提出一點:就算是口交(oral sex),當地政府也規定要全程戴上保險套,體液如淚水、汗水、唾液等,也能驗出微量愛滋病毒,只是醫學報告仍未出現相關傳染報導而已。

歐盟地區的愛滋病氾濫,情況非常嚴重,所以無論是怎樣的ONS(One Night Stand,一夜情)都要盡量避免,而保險套也無法完全防止性病的傳輸。

不過,荷蘭政府相當重視性工作者的健康,這個區域有定期健康檢查,所有合法的荷蘭性產業相關人員,都必須定期提交報告,因此妓院所有者以及個體戶經營者,一定會在受雇或租賃房間之前,提供合法醫院出具的健康證明。

在這方面,當地不法份子為了規避法令,或者是無法讓旗下非法賣淫、仲介販賣人口等事件浮上檯面,就不會配合提交資料,所以有興趣前往尋歡的人,請尋找合法途徑,不要在路邊隨便找個人就湊合著,小櫥窗裡面的合法經營者反而更安全

到了這樣的風化區,似乎能看到的都是同樣的櫥窗,以及不同的妖嬌美女。

阿姆斯特丹當局曾下令,讓許多學者專家來研究阿姆斯特丹拉皮條人口販賣的性質和規模,不過結果挺有趣的,當地人認為:黑幫都來自於外地。

或許皮條客將這些婦女聚集起來,投入風月區合法的妓院賣淫,但這些婦女則多數被皮條客所控制,只能憑藉青春和姿色來過日子。

櫥窗的設置、地點、服務項目,收受價位,據說都是這些幫派中的皮條客在控制,因此在紅燈區,幾乎不可能讓各別性工作者獨立作業,而需要黑幫來保護並監控顧客。

還有一些悲傷的故事,譬如下海的女孩都是為男友、皮條客或人口販子等欺騙,以為這樣可以掏金或當人體模特兒,於是懷抱著僅做短期的心態,反而愈陷愈深。

當然,正經行當或許比不了皮肉錢來得豐厚,現代的性愛觀念開放,政令或白道無法遏止黑道的滲透與發展,在某些朋友的口中,這些人口販子將東歐或俄羅斯、土耳其、北非婦女仲介來賣淫,還比不上東亞「新娘出口」來得有尊嚴。

說點題外話:台灣不少人娶了外籍新娘,曾見過一名好友的父親,由於喪偶多年,娶了一名漂亮的波蘭美女,年齡還比身為女兒的她小了幾歲,但這位「繼母」卻非常慶幸能來台灣生活。

因為在她的家鄉,很多女孩子都不得不去中歐或西歐淘金,往往還得下海賣淫,所以東歐共產解體與經濟崩潰的後果,就是黑道勢力凌駕一切之上。

上圖是維基百科檔案照,紅燈區毗鄰運河的夜景,引用自:http://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6/64/De_Wallen.JPG

夜裡的紅燈區,繁華的光影之後,或許就是黑幫歡慶的時刻。

有時走過雷古里爾大街(Reguliersdwarsstraat),很難不去注意優美的街廓,但是這條主要的同性戀大街,也有不少類似的性產業。

而且都是很前衛的俱樂部,外面看不太出來,掩藏在黑夜裡面的街道,很多車輛開進開出,接待著想要狂歡的諸多男性買春客。

很多遊客來此區「看看」,往往會有些顧忌,而且妓院數量因為受到阿姆斯特丹市政府的打擊,表面上日趨下降,實際上都轉入地下,多半非法經營。

「合法」有其必須付出的代價,無論是怎樣的法令,必然都有人要針對漏洞來進行攢錢的活動,或許只有在夜晚發光發熱的紅燈區,那些明明滅滅的燈光之外,性產業並不骯髒,齷齪的是種種非法的行為。

或許開業的犯罪紀錄很多,拉皮條的問題也很多,如何進入賣淫領域的故事也很可悲,但是通過風流韻事而獲得快感的遊客們,絕對無法遏止屬於人性的本能。

資料顯示還有所謂的「voodoo」(轉嫁賣淫,原意為巫毒),有些東歐或來自北非的女孩子,由於被男友欺騙或被迫承擔債務,這些男人通常是皮條客,甚至會將女孩們賣去這類淫窟,然後坐享其成,讀來讓人感覺非常心酸。

回去青年旅館之前,再看一眼紅燈區的遠景,似乎「飲食男女」的夜晚,有點蕭颯的悲悽。

意外不時找上門,好讓人看清生命的模樣。

這就是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兩次入住這個古老行業的中心,不由得想要去關注當地最古老的活動。

那嘈雜的夜晚和男男女女的歡笑聲,彷彿是一種難以遏抑的誘惑,不時會鑽入腦門,使人不得不開始幻想:是否在這樣的夜裡,揮灑著鈔票、慾望、精液、血淚的櫥窗前,櫥窗內的美女,會因為有新的訪客上門,而不得不展露職業性的微笑送往迎來?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迴響(7) :
7樓. Jia
2012/11/19 11:17
十月去了这个地方,真是大开眼界!(jaejaehla@hotmail.com)
6樓.
2012/05/16 19:52

人家都說禁止拍照了,偷拍已經不妥,將照片放上網路更是十分無禮。
「偷拍」?我已說過多次,照片是個人當年付錢進門拍的,沒有讀完全文就來評論或許也是十分「無禮」,謝謝指教。 Rosy2012/05/26 13:37回覆
5樓. Hee55
2011/04/12 01:12

任何管制
就是特權與暴利之所在
解放性自主毒品交易
第一個反對的就是黑道
與白道(警察與民代)
那些都是這些人的直接或
間接利益的源頭

致於衛道"學者"之流
只是一些瞎子...
他們根本不知道所保衛為何
而被犧牲的卻是"人權"

您說的都是重點所在,黑白勾結就是阿姆斯特丹的實況,那種感覺很強烈,即使到現在我依然可以回憶起O四年的感受。

「學者」都在象牙塔裡發臭了,這年頭許多「磚家」足不出戶,有時真的很生氣,可惜這問題始終沒多少人關切,台灣同樣如此。

Rosy2011/04/12 21:12回覆
4樓.
2011/04/11 21:04
Re :
好像小街的較美, 大街好像都是 豬扒 多. 
紅燈區好像是樓價問題, 明明白白什麼地方集中了這個古老行業, 但又要人偷偷摸摸, 不可以光明正大, 說困擾鄰居, 會找錯, 一同搭電梯, 就良家婦女被視覺強姦太多次, 忍不住, 就要強姦良家婦女, 很多理由不可以妓女合法做生意, 或者說把這個生意限制在孤魂野鬼* 的做法.
但我看都是樓價問題, 應該弄出一些說法, 對樓價有利, 氣氛輕鬆, .....來說服保守派. 保守派都是人, 會見錢開眼 :)

* 在香港, 一間屋有一個妓女在賣淫是沒有犯法的. 要拘捕妓女可以用引誘他人作不道德事來告, 因為有個招牌, 有個燈箱, 用這樣去控告. 可能意味妓院, 眾數妓女是不被鼓勵. 

這個嘛,我對「小街」認識不多,兩次停留在阿姆斯特丹針對紅燈區的觀察,和荷蘭其他城市的印象真的對比強烈,大城市街邊「站」的「小姐」太多了,當地的最大地主就是黑道,所以市政府買了不到五分之一的「小街」,依然拿那些人沒皮條。

「見錢開眼」是個值得探討的主題,今天寫了兩篇文章,您有興趣可以瞧瞧。

香港的情況也看過一些討論,在我們的生活周遭,其實就是許許多多可以探討的議題,可惜那些「保守派」都視而不見,導致「孤魂野鬼」在兩岸三地都一樣,反而更容易創造治安的死角。

謝謝您的分享,歡迎繼續觀察「紅燈區」的後續。J

Rosy2011/04/12 21:21回覆
3樓. 青青的家
2011/04/11 14:04
紅燈區

這篇文章我昨天大約看了一下,本想說今早再仔細看,但顯然看文的時間不夠,我等一下又要下線了,所以簡短留言,晚上有空再看仔細一點,我對國外紅燈區很好奇,有機會也很想去看看.

在台灣內政部已表示全台各地方政府都可設置俗稱「紅燈區」的性工作專區,不過很多地方政府對設立紅燈區的意願顯然興趣缺缺,都表示沒有此規劃,我個人是認為設紅燈沒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把地下化的色情行業納入管理有甚麼不好,台灣的政治人物太假道學,難道台灣各城市就沒色情行業了嗎?

設紅燈區不但可增加稅收也不會讓色情行業在住宅區四處流,地方首長的反對就是太高舉假道學的旗幟了

這是我明天要貼的話題,呵呵,「紅燈區」是個可以討論的公共議題,每次看到新聞都覺得那些檯面上的人物沒必要遮遮掩掩。

謝謝妳的評論,「假道學」一語道盡真相,哈。

Rosy2011/04/11 14:23回覆
2樓. cwc
2011/04/10 15:02
尊重
當遊客相機一拿起,櫥窗女郎立刻板起臉,比出不雅手勢。不拍對她們也是一種尊重啦!

多半的女郎確實如此,所以我把臉遮掉了,她們的身體就是商品,拍照需獲得同意較好,當年不懂得,唉。

當然也有一兩名歡迎拍照的,多數都會給個白眼,旁邊的門神們也會跑來阻止。

Rosy2011/04/10 15:16回覆
1樓. rossiie
2011/04/10 13:50
WOW~
太感謝啦~又多了一篇要帶在路上的旅遊指南~︿︿

看得津津有味,在想妳如果哪天認真出本遊記也許也會大受歡迎哩!

是說,不是告誡人家在那邊拍照小心會被打嗎?那妳那些美麗的櫥窗照片是怎麼拍成的...
嘻嘻!難怪妳叫我要男友把我看好了,因為我的確是會搞不清楚青紅皂白拿起相機就喀擦喀擦的人哪~哈哈!(嘀咕中:沒看到街道牆面上掛有禁止照相的牌子啊!)

我也想去紅燈區的YH住看看了!不過你當年好膽大,不滿20歲就去了這些地方!好厲害呢!試過大麻蛋糕或之類的怪東西嗎?期待你的續篇喔︿︿

正巧都在線上?呵呵。

建議不要使用閃光燈,偷拍真的很危險,這也是為了避免讓這些性工作者被公開,至於那些藏在路邊的俱樂部或者春宮秀表演,通常也禁止攜帶攝影器具,入口處就會檢查的。

可能是照片太小,其實有一些玻璃上面有「禁止攝影」的標誌(有一張在左下角),有一些則沒有,當時把相機藏在袖子裡面,冬天就是方便,穿厚重的大衣容易隱藏,但也要小心別被裡面的姑娘發現。

至於當地的黑幫,說來非常好辨認,通常會站在街角像門神一樣的男人就是了。

如果要停留久一點,住在青年旅館很划算,有些沒有附早餐,當年我就是為了那廿六歲青年證可以打折,所以曉得這樣的優惠資訊之後,在廿六歲之前跑完了歐洲。

目前僅在荷蘭喝過大麻咖啡,那時吃的派應該也摻有一點,而在德國不小心吸過大麻菸,買過加了點東西的巧克力(吃完會臉紅心跳的那種),以前傻傻的什麼也不懂,不確定是否還吃過什麼怪東西?蛋糕不確定,加了點東西的酒倒是喝過。

噢,忘了說,這部分的照片要等我媽媽翻出來,一張一張掃描,都不知道得何時湊成下一篇了,貼上的照片不夠卅張啊,都引用就沒意思了,還是自己拍的最精采。

上面介紹的兩間基督教青年旅館,因為晚上有宵禁時間,管理上比較嚴格,感覺很安全,當年我為了省錢都睡dorm,某一次還遇上男女同一間的問題(現在大概不會有了),非常尷尬。

最後一提:荷蘭男性非常熱情,個人認為跟德國男性一樣,看到年輕的東方面孔就貼上去,悶騷得很(我現在很安全了,哈),到時請小心搭訕

Rosy2011/04/10 14:1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