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殤之歌
2010/04/06 00:00
瀏覽1,122
迴響2
推薦48
引用0

引用文章清明時節傷逝者:寫給那些走遠的人

殤之歌

是該哀悼了,在每年點起紙錢和蠟燭祭拜的時分。

我想要吟唱一曲悲歌,可是早已遺忘那些傷痛的詞句,一抹隱約的痛楚悸動在心頭,這一刻生者只能抿起嘴唇,不知該如何朗誦淡忘的懷念。

你們躺在那兒,窺探的眼睛偷偷地從天上瞅著我,每當春天再來,雨落紛飛,那就是花朵隨著塵泥腐爛的時節,感動也將隨之悽涼。

當我來告別的時候,一絲懷疑的想像掠過我的腦海,是否離開的次數太多,我已經無法想起道別的感傷?

那些詩意的幻想,讓我在黑暗中指天起誓,哀歌早已消失在沉默的年代,正如醉意醺然的夜裡,孤獨的靈魂縈繞在過去,偽裝的儀式也沒能持續到永遠,曾經擁有逝去的記憶,使我心底也會模糊地泛起懷疑的漣漪。

憤恨與悲愴總是分外容易平息,即使一時閃射的電光會震懾人的眼,片刻颳起的風暴能撼動人的心,當我咆嘯著狂怒的言語,想要喚回所有走遠的親友,是否手足依然能記住同樣的顫慄?

我的回憶,竟像第一次綻放的蓓蕾一樣甜蜜,大地將要承載我眼裡落下的淚水,無論到了何時何地,我的印象可以歷盡這滄桑的許多年華,走遍天涯海角,仍然不辭跋涉地找尋從前,以及青春年深月久的熱情。

所有的輓歌,都在哀憐亡者的道路,遺留下來的人們,還在等待最後的安寧,因為這個世界從不完滿,兒我們只想問問這暗地裡思量著惡作劇的宿命,死亡究竟是誰的過失,還是誰對自己的放棄?

由於春日去而復來,明年今日,或許別後重訪的親友更多了,那些不斷遠走的步伐,可不可以慢慢離去,稍微回顧一下後方不願送別的臉龐?

暫時保留這種翹首以待的夢境吧,想要結束生命的人,請不要粗率地踏上不歸的道路,當離開成為永遠,或者我將再來的同時,請懷著感恩與溫情,面對不知何時謝幕的節日。

祝福必須上路的客人一路平安,我將注視著他們走過的足跡,即使沒有紙筆,在這虛擬的世界裡,赤裸的雙手也能印下難以忘懷的蹤影。

你們丟下我逕自去了,我覺得自己應該為此哀傷,應該高歌著《安魂》的調子,猶如睡前在寢床邊唱起的搖籃曲,然後以文字安置所有孤獨的形象,把歡笑化作毫無意義的快樂,在夢中重溫往日閃爍明亮的時光。

誰都無法長生不老,生命是如此短促,所以道別的歌聲總是那樣悲涼,花朵的凋萎和萬物的寂滅,使得真理變得捉摸不定,而你我只不過是朝陽下的一顆露珠,暗夜裡的一首詩篇,剎那間就能夠和光同塵。

難以言喻的是坐在角落裡冥想的苦澀,是埋怨整個宇宙的不安,是揣測未知的愚蠢,是呼嘯飆風的猖狂,是拈起鬱悶無常的韻律,譜寫在轉瞬即逝的網頁之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上一則: 何去又何從?
下一則: 頭痛。
迴響(2) :
2樓. 林錫銘‧攝影筆記
2010/04/06 03:58
路本都難走......

生者嘆前路難走,悼祭逝者的路也不好走啊........鄉下習慣清明正日掃墓,但今年趁清明前一日天晴,臨時返鄉掃墓,卻見父祖都在荒煙蔓草中........,學習祖先渡海披荊斬棘毅力精神,殺入重圍.......左砍蔓藤右劈雜草,殤之路也真難走.......只流汗,想都沒想也抒懷殤歌一闕......


看了這段留言,我真是個不肖的後代,幾年沒有掃墓,只有心中遙遙拜祭。

父祖那一輩的想法,認為女性不需要去祭奠逝者,所以我不需要進祠堂,也不用去掃墓,想來真有些諷刺。

還是在網路上年年紀念那些走了的親友吧!

Rosy2010/04/06 08:08回覆
1樓. 飛塵
2010/04/06 00:13
春祭

春祭

到此如何不淚垂,
清明時節易傷悲。
招來紙蝶花中泣,
莫問蒼生是為誰。

蒼生對於死亡,大概沒有什麼概念,除非必須面對的時刻,大概誰都不會有覺悟吧!

感謝贈詩!

Rosy2010/04/06 00:4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