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過盡千帆皆不是-80.....投我以桃李
2010/01/08 02:19
瀏覽1,362
迴響4
推薦45
引用0

柳兒很喜歡白雲起的書房,這裡叫做「綠竹齋」,是「梅蘭竹菊」對應的書房,偌大的空間之中,書櫃佔滿了三面牆上的空間,還有一些簍子裡分別擺了畫卷簡牘石刻,是一個充滿了驚奇的地方。

她拿不到架子上面的一些圖書,因此往往必須從底層的架上取出書冊來閱讀,這些都是比較老的典籍,書冊泛黃紙頁脫落,有時發現縫頁的線頭掉了,她會私底下拿了針線來補好,因為這是自己能夠為白夫子做的一點小事情,在書院裡不做事,總是不太好,乾脆就從這些小細節幫點忙。

有時翻到許多不知名的書,讓她覺得分外好奇,她會嘗試閱讀一些段落,或者找到有圖片的那幾頁,努力辨識內容。

看到書本裡面的篇章,這些文字一長串的,她往往只能辨認出簡單的一、兩句,每每百思不得其解,只能抓著腦袋煩惱,然後硬著頭皮死背下來。

午後暫時沒有課程,窗外恢復靜謐,坐在書房的小凳子那兒,可以聽見風穿葉隙的寒意與蕭颯,撩撥出一片沙沙聲。

不禁又回想起,那個讓三個村莊的學童們盯著不放的白迴雪。

除了自己,拂柳書院只有一個女學生,而且還是泉州大戶白家二爺的獨生女兒,現在來了柳樹村,這方圓幾十里之內,加上高家村和李家村,三個村莊的農民幾乎全都在幫白家耕田,佃農們的孩子見了地主的家眷,尤其又號稱是泉州最嬌貴貌美的姑娘,那些家裡有兒孫長相尚可的,都天天在書院外頭亂晃,似乎只要能引起白迴雪的注意,或許自己就能成為金龜婿,下半輩子都不需要奮鬥了,畢竟白家的田產可是能吃上幾百年都餓不死的呢!

私塾雖然沒有明令禁止收女弟子,但是,除了柳樹村民可以免費上課,其他村來的學子畢竟要交納些費用,窮苦佃農家的男孩都上不起,而有錢人家的兒女,一般會請先生到府上授課,所以白府家的兩位公子來上學,大家已經感到詫異,怎想到高高在上的白二爺也如此捧場,突然把貌若春花、秀似芝蘭的獨生女也送來,村人們都感到很好奇。

那些少年都是風華正茂、情竇初開的時候,加上這三個村莊男多女少,人人都以生兒子世襲務農為榮,氣氛自然更熱鬧了,而且又是白夫子的姪女,遠來是客,學子們更是維護的緊。

倒是小柳兒,覺得自己顯得有些被冷落了,除了白叟,阿碧和白迴雪總有說不完的話,白夫子好像總在盯著白家的兩個公子哥兒,白無常和白無道各自開了奕棋和繪畫課程,他們得準備教材,還有一群學生要關心課業,根本沒太多空能搭理她。

柳兒很是難過,自己又是借住在書院的閒人,不敢叨擾太多,又怕惹人討厭,因此乾脆努力學習,養傷那段時間都在聽故事,現在能行動自如了,就想要拚命讀書習字,竟然也讓課業有種突飛猛進的感覺。

可是這就苦了柳兒,本來兩個女孩年齡相近,一個十二、一個將滿十四歲,大家就互有比較,如今白迴雪做了天上之花,少不得得讓她做地上隨處可見的柳樹綠葉。

做綠葉有什麼不好?

像這間書房,外頭一排竹子,裡面還有竹畫、竹簡、竹禢、竹杯具和竹製書架,氣味也相當好聞,竹子開花她沒見過,但是這樣一片綠意的地方,有書可讀,有畫可看,讓她覺得分外親切喜愛。

柳兒正在臨摹幾幅字帖,轉頭看見了牆上一幅翠竹的水墨畫,忍不住拿了毛筆,用上午收回的半張空白的廢紙學著筆觸,竟然把那幅圖也描得似假似真,直到眼前一道陰影蓋住她眼前的白紙,她纔發現是白夫子進了書房。

「夫子?」

白雲起面無表情地望著她,那雙眼睛盯得她心裡發毛,好像在審視她,或者在估量著什麼,她頭一回見到沒有笑容的白夫子,心中突突地感到有些害怕。

白雲起低頭瞥了眼那圖上未完成的竹林,沉聲問道:「妳畫的?」

柳兒愣住了,硬著頭皮道:是我畫的。

書房內突然陷入一片寧靜,白夫子的目光變得像利刃一般,那樣尖銳而深邃,這是柳兒從沒看過的白雲起。

「我聽無常說,妳還畫了白迴雪?」

柳兒撓了撓頭:其實……那是我亂畫的,我看到白家姐姐美若天仙,心裡十分喜愛,提起筆來腦中一片空白,感覺渾身發熱,雙手就不停畫了起來,一回神就畫好了。她的語氣抑揚頓挫,目光坦率,那嬌嫩的聲音很是可愛。

白雲起又瞧著她,問道:「午飯吃了沒?」

「吃了。」

「為什麼喜歡來書房寫字畫畫?」

柳兒對這樣的問題感到些許不解,只說:「我喜歡墨香,這裡還有好多書本,吃完飯後還有時間,就一個人跑來了。夫子,是不是你不喜歡我私下進來你的書房?」

「不,這樣很好。」

白雲起撩起長袍,坐到一邊的羅漢椅上,撥亮了燭火,拿起一份文件開始翻閱,似乎沒打算跟她交談。

房內,為了不打擾白夫子休息,她走到窗邊的小櫈坐下,迎著午後的風,翻開《詩經》讀了起來。

窗外飄著輕霧,沒想到未時之後(下午一點),外面的霧氣變成了絲絲小雨,她用身體很小心地保護著脆弱的書本,生怕被雨絲沾到,陰霾的天色使得光線不足,她專注地看了很久,直到頭髮衣服漸漸變濕,燈火掩映下,那張小小的臉沾了幾點雨珠,竟也有幾分出水芙蓉的顏色,濕漉漉的髮辮和彎彎的眼睫,更讓這個小女孩顯得靈氣動人。

不知具體該看些什麼,所以讀到《木瓜》這一篇時,忍不住地朗誦出來:投我以木瓜,幸之以王居。非幸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幸之以王……非幸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幸之以王久。非幸也,永以為好也!

這一段是什麼意思呢?

丟了木瓜,再丟了桃子,接著又扔了李子,這是怎樣?拿來打人麼?

又覺得不對,既然「永以為好」,那就是說,要用這些水果送給誰呢?

卻聽白夫子遠遠傳來矯正的聲音:「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匪報也,永以為好也!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柳兒不解地問:瓊琚』和『瓊瑤是什麼?這些字看起來都好像,那個瓊玖』又是什麼呢?」

又聽見白夫子悶聲說道:……那些都是美麗名貴的玉石。」

玉石?三種很像的玉石嗎?

她想了許久,忽地憶起自己頭上這只阿碧贈送的玉釵,既然都是美麗名貴的玉石,應該就是這個樣子的吧?

重新讀過兩三遍之後,柳兒靈光乍現,立刻拍手道:「原來是這樣!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麼好的掙錢辦法呢?用些木瓜、桃子、李子,就可以換來上等瓊瑤美玉,這真是一本萬利的好買賣啊!書中果然有賺錢的好方法,等到夏天,我也去田裡弄些木瓜和李子來砸人!

身後突然傳出噗嗤一聲,柳兒忙轉過臉去,只見白雲起側頭瞧著她,剎那間唇角微微上揚,目光裡充滿了笑意,那種笑容和以前所見過的完全不同,彷彿冰雪遇上春天而融化了。

柳兒心想:原來白夫子這麼好看!以前那樣對人微哂,眼底沒有溫柔的光芒,好像皮笑肉不笑似的,此時他一襲青色長衫,閑適地靠在椅背上,垂在兩側的廣袖,隨風輕擺,別有一番慵懶的味道。

第一次見白雲起彎著眉眼,用一種嶄新的面貌呈現在自己眼前,使得柳兒居然看呆了。

我的臉上有什麼嗎?他側目看著柳兒,淡淡地問道,眼中笑意沒有斂去。

柳兒這纔發覺自己失態,她愣了愣,臉兒紅紅地說:「夫子笑得這樣好看,我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

哦?」白雲起轉過臉正視著她。

發覺自己可能有些失言,柳兒連忙說道:「我只是覺得,夫子笑起來跟阿碧一樣好看。」

「是麼?」白雲起又悶聲笑了。

柳兒忍不住問道:「夫子覺不覺得我的學問長進了?」

白雲起搖搖頭。

柳兒的小腦袋頓時耷拉下去,看起來頹喪萬分。

她再接再厲,又問道:「夫子,你會不會覺得我很笨?」

白雲起又搖搖頭。

柳兒傻呵呵地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頭,卻發現髮辮被雨水浸潤得滴著水。

白雲起微笑道:「別在窗邊讀書了,妳弄得渾身濕透,對自己的身體不好,還可能會弄濕我的書,趕快回房去換衣裳吧。

柳兒低頭瞧了瞧自己,衣襟是被小雨打濕了,又擔心會波及手上的書本,於是站起來對著白雲起鞠了個躬,把《詩經》擱在桌上,就從門邊拿了紙傘,往客房的方向一溜煙跑去。

白雲起看了看那張小櫈,又瞧了瞧那本《詩經》,驀地發覺書側縫補的痕跡;他摸了摸那細密的針腳,回憶起小姑娘方纔的樣子,眼中閃動著一抹柔情。心道:這孩子哪裡會笨呢?可造之材啊,這麼天真可愛的小姑娘呢!

烏雲蔽天,不一會兒綠竹齋外響起了琴弦般的雨聲,漸近,漸密。

空氣中已有些許的涼氣,那白色的窗紗上,清晰地映出一抹挑燈讀書的身影,燭影微微晃動下,那單薄的身影也隨之微微地顫動,孤單而寂寥。


備註:

(一)瓊琚:赤玉做的珮飾,應該就是今日的「紅翡」。

(二)瓊瑤:精美的玉石,應該就是現在一般所說且最常見的「翠玉」。

(三)瓊玖:黑色的玉,以今日的說法來看,就是所謂的「墨翠」(透光後為翠綠色,常光下是黑色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迴響(4) :
4樓. 極墨
2010/01/09 23:49
零下一、二十度的夜,手指別僵了。

重繪輕描淺淡潑。黑白搨,橫豎恁著磨。

已經凍僵了。

順便一提:我的同事竟然冷得長了凍瘡,因為太冷,所以泡熱水,這是錯誤做法。

正確處理方式:泡溫水,戴手套,多按摩。

Rosy2010/01/10 00:10回覆
3樓. 蔡碧航(大咪)~~
2010/01/08 15:16
可愛
可愛的柳兒.

種木瓜換瓊瑤喔....

她是很可愛啊,這樣的小姑娘纔會有很多人喜歡。

說真的,我很想種種木瓜、桃子、李子,英國人種蘋果出了個牛頓,說不定我種了這些水果,能夠一舉打中三個天才。哈!

偷偷說:這三種水果有寓意的哦,本文有三個男主角,呵呵。

Rosy2010/01/08 22:07回覆
2樓. 極墨
2010/01/08 12:12

這樣的溫馨時刻真好。

就像現在,窗外下著雨。^_^



重繪輕描淺淡潑。黑白搨,橫豎恁著磨。

溫馨時間不太多了,狠角色快要養傷完畢,後面就準備開始內鬥,所以主線一進來,我就要走殘酷情節囉。

今天好冷啊(打字無力)。

Rosy2010/01/08 21:47回覆
1樓. 岱靈
2010/01/08 08:18
拜賞

白迴雪這三個自美呆嚕

好古典含蓄的愛情小說

細賞了

白雲起應該會不知不覺愛上可愛的柳兒對吧呵呵


岱靈^_^

這篇小說很「含蓄」?請看我的眼神。

真高興,第一次有人說我寫得很「含蓄」,每天有人問我「大餐」,害我以為自己被視為色情狂了,因為這篇小說不是純粹意義的言情作品(「愛情」的部分比較少)。

前面有一些上面掛著「慎入!」或「大餐」的,就是不太「含蓄」的內容(有些我個人覺得甚至有些粗鄙,如果發現有「國罵」字眼,請不要怪我,這是配合某些角色的教育程度和個人知識水平,這些佃農連字也不認識,更不像妳們一樣會寫詩賞詞)。

白雲起的感情世界?這個有點複雜啊,暫時不便透露,絕對會讓人嚇一跳的。

柳兒的歸宿?目前還是秘密,她只有十二歲,這個年齡的女孩,還沒有開竅呢。

Rosy2010/01/08 08:52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