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第三部》蒂芬妮之死(五十三)
2006/06/11 22:49
瀏覽661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凌晨三點,倫敦泰晤士河畔。

一個滿嘴抱怨天氣的老船伕,正準備把他的載客輪船停妥,在支流接泊的渡口那兒靠岸;可是,他的螺旋槳好像被什麼東西纏絞住了,當他關上電力走到船尾,試著拿一根船槳撥開可能纏住螺旋槳的水草時,一個在船身下方的水波中載浮載沉的白色物體,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下一秒,他失聲驚呼,神色駭然。

一具女屍!

她長長的金棕色頭髮絞住了他的螺旋槳,一邊額頭被搗毀成血肉模糊的樣子,遍體滿是深深淺淺的刀傷,一身豐滿的肌膚也被泡得浮腫不堪﹔她全身赤裸地漂蕩在河面上,看似剛死亡不久,在死白的臉上,雙眼和無血色的嘴巴仍大張著,彷彿還在向世人呼救,那淒厲的表情,委實可怖至極!

他嚇得半死,驚魂甫定之中,恐懼地拿起無線電,立時便決定要聯絡蘇格蘭警場。

這一陣迫切的交談,水波拍岸的汩汩聲,還有倫敦大街小巷裡那陣倦風的氣息,凌亂地交織在一起──默然中,每個人都是一直和這個世界的全部生命融合在一起,把自己的愛戀、歡樂與哀愁,都獻給了另一個世界──不知死者會不會跟著輕嘆?


在英國,最惹人厭的就是氣候。

一大早,窗外就是陰颼暗沉的天空,一年中總不知有幾個應該可以輕鬆度過的月份﹔倫敦比歐陸還要濕冷,他突然對這種氣候產生了煩躁的感覺,並且希望能在事情解決之後,到國外去度個長假。

曾經,過去的王朝,用毅力建立了一個極富侵略性的帝國,但如今,人們又怎麼能捱得過英格蘭這幾世紀的酷寒呢?

石牆搭蓋起每一棟堅固陰暗的房子,倫敦沒有綠油油的草地點綴四周,單調的灰色水泥牆建築和石板路,看起來就更顯得陰森了﹔原本天氣預報說是大晴天,但一早卻下起了綿綿細雨,就在西蒙歡慶著他的勝利和自得之時,許多事情正在不斷地發生。

今天是週末假日,他一早起來,沒有看電視,也沒有出門,只是坐在辦公桌那兒,繼續處理自己的公務﹔直到中午的時候,他纔稍微休息一下,準備自己隨便做個三明治吃吃,但是忽然響起的電鈴聲,卻把他由廚房,叫回了玄關那裡。

快遞公司寄來一小箱包裹,紙盒裡是幾大包的牛皮紙袋,上面別了張粉紅色蝴蝶結的小卡片,用簽字筆寫了兩行給他的話:

「親愛的:附件是老色鬼下個月的投資計劃書,還有他圍標幾項政府公程的證據,拿來鬥垮他,指日可待。

PS別高興得太久,死老頭好像在懷疑我了,讓我回你身邊幫忙吧。  愛你的蒂蒂」

這是蒂芬妮寄給他的東西。

他還記得第一次見到她的那天,她忝不知恥地穿著一件不入流的緊身衣,站在倫敦街頭的某個角落,充滿恨意地望著來來去去的人潮和車陣﹔當時,她只是個身無長物的流鶯,下流又傲慢,那雙對世人閃耀著仇怨的黑色眼睛,一直讓他印象深刻。

雖然他們之前曾經因為史賓塞的事情交惡過,但這幾個月下來,蒂芬妮始終乖乖幫著他做事,或許該是想辦法把她弄回身邊的時刻,以她的聰明才智,應該還能有所用處。

她有技巧無比嫻熟的床上技巧,與他極盡風流繾綣之能事,可是她卻不同於其他他所見過的娼妓,內心完全像個小女孩一樣:聽話、渴愛、有一點小聰明、相對於慾望的誠實,還有些貪婪;然而,她卻也是男人們眼中待宰的羔羊,以前他就知道她對於愛情的觀念可笑而純真──愛是她夢寐以求的理想,她曾說過想要一個白馬王子,能夠抹卻男人日復一日對她做出的那些污穢不堪的行為──那只會使得她一再淪為那些嫖客、小白臉,以及她自己茍安性格的犧牲品。

扔開那張幼稚、可笑的小卡,粉紅色的蝴蝶結,飄然落在桌上,他滿意地拆封,發覺是一批史賓塞集團幫政客洗錢的記錄、年度投資計畫書,還有財務近期匯款做帳的單據﹔這些是他早先要求的東西,花了大半年,蒂芬妮終於不負所託幫他弄到手,以後要拿來對付理查.史賓塞,又是很好的把柄了。

拋開公事和對那個娼妓的無聊回憶,西蒙心情愉快地坐回辦公桌那兒,閒適地取出今早的報紙,開始吃著他剛做好的三明治﹔頭版還在報導艾方斯的財務問題,以及上星期在股市造成的衝擊,但在翻閱下一版的瞬間,紙張從他顫抖的指間滑落,他面色蒼白地跌坐在椅子上。

報紙亂成一團地散佈於地毯上,在社會版頭條那兒寫著:「酒店女侍陳屍泰晤士河,疑遭姦殺!」

在一幅熟悉的檔案大頭照片底下,一行小字敘述著:「死者蒂芬妮.提華,廿七歲,今天清晨被發現全身赤裸漂浮在泰晤士河中,頸部有疑似勒痕,渾身上下佈滿兩百處深淺不一的刀傷,陰部和子宮均遭利器掏出,死因正有待查證……」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