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氓-4(完)
2006/03/27 02:52
瀏覽1,014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過了幾天,氣候還是艷陽高照,朱仔和小光他們幫著老羅到垃圾場撿東西,還一起去收破爛,雖然掙的錢少了一點,日子還是可以這麼過;正巧,老羅從他撿來的收音機裡聽到「海棠」颱風即將來襲的消息,所以阿俠找他們一起在颱風前一晚溜進工地,四個人就到鋼筋水泥的未完工房子裡暫住,藉此遮風避雨。

但老羅還是感到不安:「我那些報紙和鐵罐,會不會──」

朱仔安慰老人:「安啦,晚上颱風來,誰會想去天橋底下偷一堆垃圾回家啊?」

「這裡夠安全嗎?」小光問道:「外面那些牆壁還掛著鐵網和鷹架,我怕──」

「纜繩是我綁的,當然安全囉。」阿俠微笑道。「趁現在風還沒颳,咱們出去找飯吃吧!」

朱仔懷疑地問:「颱風天,哪來的飯啊?」

「我們去抓魚。」

「抓魚?」

「聽過『渾水摸魚』嗎?」

「有啊,那又怎樣?」

「我以前常常釣魚的,只要雨大一點,上游那些魚就會被沖到下游來,有的魚還會因為被岩石撞昏就卡在岸邊,我們應該隨便就能撈上幾條,晚上就可以在這邊烤來吃啦!」

聽阿俠這麼說,另外三個人也覺得興致勃勃,於是他們提著水桶,拿著水瓢,一起來到了新店溪的橋下。他們走到溪邊,沉醉於大自然的壯觀景象,覺得心胸頓時開闊起來,呼吸變得愈來愈深長﹔從阿俠的臉上,小光看見了一種神往的期待,他們熱切地盯著滾滾溪流沖刷而下,想著:如果只消隨手拿個小瓢子往岸邊的水裡一撈,就能撈到被洪水沖下來的大魚,晚上就能大快朵頤一番了呢!

原本平靜的天空,因為颱風的接近而下起了大雨,風大雨斜,也淋得四人渾身溼透;大自然的驚人威力,颱風和地震,充滿了使人敬畏的意象,岸上響起洩洪的警告播音,果不期然,幾分鐘內滾滾黃濁的泥流從前端沖了過來,那景象十分壯觀。

「會不會有危險啊?」因為不諳水性,小光還是有點怕。

阿俠微笑著喊道:「男人一旦失去冒險精神,就沒有任何的可能性了!」

見他們接近鵝卵石灘那邊的人工瀑布,老羅和朱仔也大著膽子,往下走到濕滑的泥地,然後開始在岸邊淺水的沙洲上撈魚;不一會兒,他們果然成果豐碩,撈到幾條垂死的大魚,那些魚的魚鱗剝落,看得出來是被水流帶得四處猛力衝撞,所以用水瓢就能撈到。

忽然之間,一聲喝令讓他們四人嚇了一大跳。

「你們在幹什麼?」

「屠夫」站在堤岸上,他的手下幫忙打著把黑傘,看起來就是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 

「山地人!你聾啦?」另一個人喊:「喂!番仔,我們老大在問你話!」

阿俠從溪邊抬起頭來,憤怒地回道:「關你屁事!」

「你們好膽在這邊偷撈魚?」

「我們抓魚填飽肚子,這有什麼不對?」

「屠夫」一揮手,幾個手下就拿著球棒走了過來,他們踢倒水桶,開始毆打接近岸邊朱仔和阿俠,小光與老羅為了躲避這些黑道份子,只能往溪裡邊逃,他們陷在深及膝蓋的黃泥灘裡,幾乎無法動彈;不料,老羅在強烈的水流中沒能站穩,他腳上一滑,立時就栽倒在滾滾的溪水之中。

接下來的事,朱仔完全不記得了,印象中只有那幾條在地上張著嘴喘息的魚,還有身上強烈的痛楚,因為他癱倒在溪邊的泥土堆上,已經被打得毫無知覺。

達到目的之後,「屠夫」終於呼喝著他的兄弟離開,在逐漸增強的雨勢之中,從容地坐上他那輛嶄新的寶馬轎車離開。

儘管渾身泥污,阿俠還是冒險涉水過去解救男孩,他血流滿面,只能眼睜睜看著老人在泥水中載浮載沉,終於沒頂,就在幾秒鐘之間消滅了蹤影。

「你們害死了老羅!」站在水邊,小光崩潰地喊著:「你們是殺人兇手!兇手!」

男孩目睹著老羅被氾濫的洪水沖走,他哭著、喊著,哀嚎著老人的死亡,阿俠則緊緊地抱著小光,那種心臟的跳動所相互傳達的感受,好像是源源不斷湧進的痛苦,也是折磨他心靈的孤獨感與疏離感,還有壓迫性的恐懼跟罪惡感,成為將一切吞噬的巨大漩渦。


度過一個悲傷而無眠的夜晚,颱風夜終於過去了,暴風雨後的清爽空氣,還有那在藍天的襯托下,浮動的白色雲朵,以及草叢間露珠所閃耀的光芒,這是個適合曬太陽的好天氣。

「小光,你想過要回家嗎?」

「說沒有是騙人的,」男孩對於這種話題似乎非常感冒,「我們能不能不要談這個?」

「好,那我就不提了。」阿俠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有什麼煩惱,你就直接跟我說吧。」

「嗯。」

小光拿出筆記本,握著一支短到不能再短的鉛筆,在那些泛黃的紙張上振筆疾書﹔他知道,自己在紀錄生活的過程,也在敘述自由的代價。

如果能夠找到一個固定的居所,是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停止流浪?

要說他憎恨誰,或許,他不是憎恨自己的父母,他是憎恨這個世界,因為它讓自己來到這個地方受罪﹔老羅曾經告訴他,說他是幸運的,因為他沒有出生的牽絆,沒有難以擺脫的傳統包袱,還得以在青少年的叛逆時期,享有一種特殊的自由。

但,這種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也是對於被長輩和親人們操控壓迫下的警覺。

每個人所居住的世界,就是現實的布景,取材於社會的人物,上演著不同的事實真相﹔除了苦難與考驗,這齣戲的戲碼可能有無數的開端和結局,或許就是為了這些可悲的世人所產生的。

小光知道他是自由的,自由地走過最困擾不安的時期,也經過似乎是永遠無法逆轉的改變﹔父母從未尋找過他,兩年多以來,他感到自由,但是絕望。

自由是天賦的,每個存在的生命,只要保有理性,就有權力享受自由。

旅行者,或者可以說是在時空中流浪的人,他們永遠從一個社會走到另一個社會,並且學習在新環境的生存方式,而非那種可以隨時停留在任何社會的那種走馬看花的人;後者只會成為某個社會的外來消費者,像一隻寄生的跳蚤,從一個宿主身上跳到另一個身上,實際上對任何被寄生的社會是根本沒有幫助的。

阿俠和朱仔顯得非常厭惡這種自由,但他們仍在自己選擇的未來孤獨地站著,不停在街頭上行走著,並且細數過往歲月的痕跡。

老羅的死,還有那躺在醫院的可憐阿金,或許他們的心中也懷著同樣的絕望。

因為每個人都在絕望之中行走著。

(全文完)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上一則: 氓,系列一:那隻貓(一)
下一則: 氓-3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