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哪個詩人寫下這些絮語?
2007/10/25 01:11
瀏覽1,913
迴響11
推薦83
引用0

那些人寫了又寫,並且源源不絕地吟詠世界,擺出一副無所不曉的樣子,他們說自己的詩句是一流的,只挑屬於過去的精湛斷句來落筆。

然後,他們從往日的思索中,看見了未來的哲學。哲學是什麼?是知皆有盡的聯想,是古今中外的評述,是言簡意垓的詩,是需要理解者的傷懷,是嘆息天上人間的感觸。

而你我活在這世間,可以由詩裡讀出什麼?而我們的存在,又從詩句間詠嘆出多少?

我是誰?讀者,閱覽的雙眸飛快如穿梭的針,織綴起倏忽揚起的段落,這些閃爍的思想,讓文字產生了千奇百怪的幻象,我要把這頃俄的感動牢牢抓住,它如彩蝶翩然躲開,悄悄輕觸靈感盛開的花。

你是誰?詩人,千百年之前寫著讓我哭笑不得的詩,用著萬里之遙的陌生語言,使我無法從學習中快速體會那樣的才氣,只能從來自遠方和未來的渴慕,為這些詩句淌下滴滴答答的汗與淚。

打開書,唸著那些跳躍的思想之波,字裡行間擺盪著天與地的真實形狀,從森林的薄蔭底下,或是一朵白雲的飄散,偉大的詩人可以從先知的花園裡,採擷出夢中的筆尖從未消失的芬芳。來源:精彩網上書城http://www.exvv.com
來源:精彩網上書城http://www.exvv.com
春天早已離開我的夢,夏日裡舞動的流螢還在跟著晚風飛行,你我之間望著秋色嘆息的愁緒,還有嚴冬來時呵在手心的暖氣,都已成為美妙的詩句,而我也終將明白,這樣的呢喃單純如歌曲。

誰說詩句不能吟詠?我想要在這沉悶漆黑的子夜,唱起星辰的熠熠光輝,然後數著那些明亮的光點,懷念十五的月色,還有那些曾經和我一同在這夜空之下從容落筆的詩人。

我唱完詩,覺得這樣的韻律也可以起舞,弄潮觀海的漁歌,怎不乏隨著白浪起伏旋動的渦流?男人和女人也可以藉由慾望的形態,從平靜的波心洶湧而出,迭次呼嘯,跟著情致手舞足蹈。

那些深愛陽光普照的北國之人,以詩句燦爛的自由,擁抱冰寒的胸臆;那些缺乏希望的緘默之人,可以繼續伸手碰觸虛空,跟著吶喊心底的顛狂,咄咄成詩。

七步之內有詩,羈留異鄉有詩,光陰流逝有詩,落花凋零有詩,笑容裡有詩,淚眼中有詩,在悲歡離合、瞬時遽然的慨歎中,在那些死了心、倦了魂、離了愛、忘了憂的念想底下,全然可以成詩,古今體裁皆宜。

一切的隨想,都是夢境幽寂淒清的影子,路邊賞花的旅人,泥中萌芽的新綠,我們早已忘卻的悸動,你們後來纔產生的感知,他們所得不到的渴盼,都已足夠成詩,有如從生命之中搾出的醇酒,苦澀生活裡勤勉採集的蜜糖。

魆黑的睡眠,或者不寐的死靈,隨著幻覺和隱藏的邪念,就算是夢魔一般地詭奇,亦或是魑魅的惡咒,也能在詩籤中留下看似破碎的神聖話語。

在柏舟裡道別渡口的詩人,可以溯向所有感懷的源頭,而那些在水邊嬉戲的天鵝,在黃昏裡低空掠過的雁與鴉,以及在荷葉上跳躍的雨滴,都能化為動人的文字;這樣的神秘是詩,是瀰漫著嵐氣的山脈,是蕩漾著波光的河堤,是旭日出現前紫絳的雲彩,因著莫名的激情落筆成文,字字為詩,跨越一個個保留夢想的年代。

要珍藏這樣的戀歌,只因曾經貪歡過度,或者失意苦悶,或者持久悲哀,或者短暫燃燒,所有的情焰都不該成灰,即使餘燼之中只有半點火苗,也該用文字讓它繼續散熱發光。

我可以在這樣的歌唱中與神魔並行,可以接觸玄妙高天,可以深入多重地獄,些許奧賾的文字,只要流傳下來,所有我愛上的詩人都能和自己終生保持聯繫。

或許,這樣的詩句來得太遲,有一天,我的讀者也會同我一樣渴望得焦急憂慮;朦朧的篇章,不如靈機一動的構思,當我從別的詩裡偷偷窺探出同樣的印象,那些詩人們傲然由眼底譏誚著我,只因我想要唱出創造之曲,卻怎麼也仿聲不出。

誰說寫作時沒有無限的悵惘呢?一個個隱約的微笑浮現在讀者的眼中,一個個嘲弄的神情勾起詩人的嘴角,我由紙上追問自己失敗的原因,這文字留下的是挫敗,而我在網路上卻沒有藏臉遮羞的地方。

讓這樣的不忿和競賽之心,跟著如詛的詩句一同對天起誓,我心中明白,前人曾經寫過怎樣動人的歌曲,讓我的聲音只能消失在難熬的沉默裡,咬緊牙關打字的同時,千百個詩人的背後吹來一陣喟歎的清風。

而我,畢竟還是得向那些靈感的神祇祈禱,我多次對偉大的詩人們告別,那樣的苦惱言語已經說得太多太多,與其在白日陽光下掩蓋如此的悲苦,不如遠離矯情傚法的歧途,走我自己開拓的道路。

在這孤獨夜裡的夢,或許短促而難以捉摸,但這是創造的預示,是我逕自拋下那些詩魂所矗立的思想城池;於是,我是冥想的過客,我是異想天開的建築師,我重覆繪製撕毀的藍圖,我創造無數或悲或喜的歌舞,我彈起琴上的絃索,我將激情流淌在沒有界限的部落格,只是為了繼續這樣的夢境。

把所有的回憶留在胸口,我應該為自己歡欣高歌,這些文字是我的整個宇宙,我將持續坐在幽暗的燈前,諦听踅回那些撞擊心扉的音符,然後拈韻成詩。

我知道,那成韻的詩,就是千頭萬緒融會的芳馥,它們將在永恆裡開放,讓別人可以經由這些詩句認識那些詩人,也能夠明瞭我的存在。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迴響(11) :
11樓. 莎拉
2007/10/29 12:55
每一個段落都可成詩....
您優美流暢的散文.  讀來令人愉悅 ....... 我感覺它有詩的味道呢~~     


所以這是屬於詩的絮語啊! Rosy2007/11/03 06:53回覆
10樓. momije
2007/10/29 06:55
散文詩

一篇好詩文,充分抒發了當前文人的徬徨與苦悶....

加油 ~~微笑

謝謝您!呵呵,苦悶的文人勉力紓發己懷之後,纔得以成長。 Rosy2007/11/03 06:55回覆
9樓. 下三濫
2007/10/27 19:41
親愛的,別生氣...
真善美,是大自然自己。
人,是創作不出來的。
文學,亦然。

王羲之,米芾等最好的字,是在醉暈時,天人合一時『產』出。
柳宗元除外。
好『詩』,創不出,只能被『產』出。

誰?被指定『產』出?不可知。
人為的努力,也只能透過諾貝爾獎來肯定。
問題是;百年後也有可能湮沒在汗牛充棟裡。

千夫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十年後,你還忘不了『我』。
只因為你還『值』的『回應』。

建議諤諤之士不要太過於貶低自己,如果留言者侃侃諤諤,卻自稱「下三濫」或「無齒者」等,我會希望自己馬上忘記這樣的留言,只因誰都沒有什麼好自謙自貶的,除非此人真的只是草腹菜腸。您以為呢?

人從自然而來,可要是人不去研究自然,怎知自然創造我們是為了什麼?文字是創造的一種,詩詞歌賦也是人創造出來的,大量「產」出的是工匠,大量「創」出的是藝術家,人當然可以創作,無論是在何種情況之下。

由無變有即為「創」出,如果我有哪些文字是既有的「產」出,請指責我或詈罵我,倘若是我從腦中到筆下一片渾然天成的作品,那我是「產」還是「創」?我是「匠」還是「藝術家」?起碼我得有這點自負吧。

總之,謝謝您的指教!

Rosy2007/10/29 01:21回覆
8樓. 張爺
2007/10/27 13:58
hi!Rosy ,不要理會瘋狗
嘻嘻  週末愉快
可惜這個週末不太快樂啊…… Rosy2007/10/29 01:03回覆
7樓. 麻煩製造人
2007/10/27 03:41
散文不講『理』,你寫的是『雜文』。
張曉風寫的才是散文。不過,也只有一篇而已。
逯耀東就是雜文。很多篇。
龍應台則是作文。多產。
我寫的是火星文。著作等身。

『雜文』與散文之別,在於煙火與空靈。
這也像『詩』與『好詩』之別,
也像廟祝與鬼神的地位。
好詩與神鬼等同,它是鬼斧神功,研究不出來。
也就是說;再好的咒語,不等於『神示』。
再好的禱告,不等於『咒語』。
再好的告解,不等於『禱告』。
再好的念念有詞,不等於『告解』。
解簽不等於念念有詞。........

唯美、抒情的是散文,沒有用韻、不對偶,以參差的白話句法寫出心中所感,也是散文。

您說的雜文,應該包含在散文之內,而且要內容多樣、形式不一,探討多種主題者稱之,比如我寫歌手,或者寫旅遊種種觀感,主標題下有千頭萬緒的副題可供發揮,這樣纔「雜」。

既然如此,我寫的大概念是散文,小處觀之可絕非雜文囉?

另外:請您介紹一下張曉風「那一篇」散文如何?

Rosy2007/10/29 01:01回覆
6樓. 夢悠子
2007/10/27 00:19
詩 是無病的呻吟

一聲聲的哀嘆、一道道的歡笑  凝聚成文  化做光彩奪目的飾品

縱使無法裹腹、不能禦寒  卻又捨不得將它從身上取下  小心謹慎的收到盒中..........

無病的呻吟?詩,是許多有病之人也無法寫出的藝術品,您覺得如何? Rosy2007/10/27 00:44回覆
5樓. 寡廉鮮恥
2007/10/26 19:14
我說的是『詩』。不是你『說』。
好『詩』是『鬼附神身』時寫出來的字。
詩人?是裝神弄鬼的一群和尚道士尼姑。
詩和字一樣,
用象形,會意,形聲,轉註,假設來分類,大致可得其堂奧。
破此格式,即一代詩宗。
問題是;這麼一來,詩人沒了『搞頭』!

不懂您所指為何?原來寫詩要降乩降魔纔得以成就一番天地,這觀點頗為創新。

題外話:和尚、道士、尼姑、傳教士……如果沒有這些人來解說神鬼妖魔,那些典籍經文豈非天書畫符,那些傳說神話又豈能為凡人所識?

恕我無法明白您的留言論點,煩請 告知。

Rosy2007/10/26 19:50回覆
4樓. 竹林過客
2007/10/25 21:59
文字功力確屬上乘
Rosy文字運用的功力確屬上乘,忍不住要讚嘆一番。
這是昨晚心血來潮所寫,呵呵,我自己也相當滿意。 Rosy2007/10/26 00:17回覆
3樓. 思宇
2007/10/25 20:41
綴星織錦而為詩

星散人間能有雋永的詩,有賴綴星織錦的采筆及靈思,呢喃絮語可為詩。

我對寫詩有種恐懼,故而崇拜不少詩人,能寫出如詩般的散文,我已然快慰。 Rosy2007/10/26 00:19回覆
2樓. 無齒者
2007/10/25 18:50

音樂繪畫形聲詞,
長吁短嘆鬼寫字。
屌而郎噹去打油,
神經衰弱也是痴。
無齒者認為:Rosy昨晚魂兮歸來,因此成文如鬼來一筆? Rosy2007/10/26 00:2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