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十月十日插旗時 (ㄧ)殘園...第二十回
2017/10/26 20:42
瀏覽378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十月十日插旗時
一切又歸於平靜。
所有墓碑上的國旗在一個鐘頭之內都已撤光,空軍公墓內的那些一排一排似乎見不到邊的墳,又回到了往日的寂靜,前一天整個墓園佈滿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盛況不再,留下的僅是在網路上瘋傳的大批相片,及參與人士心中的回憶。
那天,在撤完旗後,我一個人坐在長亭下的石椅上,看著那些墓碑,望著那逐漸蕭颯的天空,想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緣份,竟讓我能發起在當今社會上引起如此大迴響的活動。
去國四十餘年,每次回國時,我都會到碧潭去,有時是與朋友同去,但是多半時候是一個人前往,去那裡不是為了戲水觀光,而是到那潭綠水邊上的山上,去憑弔葬在那裡的一千多位亡魂。
在那一千多座墳裡,僅有區區幾位是我所熟悉的朋友,然而,其餘的那些似乎陌生的烈士,我又是對他們的事蹟是那麼的了解,所以每次我站在那些墓碑前時,心中總會感到一絲莫名的悲傷,他們不認識我,但是我卻因為他們的犧牲,有了個安全的成長環境,更在我去國的四十餘年期間,讓我在想家時,還有個家可以回。
在當今社會上一片「去中國化」的風氣下,軍人因為是捍衛「中華民國」的關係,竟也遭到了池魚之殃,不但媒體極盡其能的找機會羞辱軍人,政客也想盡辦法來削減退伍軍人依法所領的退休俸,這種情形看在我眼裡除了讓我對台灣的防衛感到憂心之外,更讓我慶幸有一群堅信「國家、榮譽、責任」信條的軍人,在我年幼的年代肯捨身衛國,讓我能在安全的環境下成長。
五十年前當我在高中的時候,我是堅信著有朝一日國軍是會反攻大陸的,而在那個時刻來臨的時候,美國是會盡全力來協助我們的。但是,隨著歲月的增長,我逐漸了解國際上是只有「利益」而沒有「義氣」的,美國會利用台灣來牽制大陸,但是絕對不會為了台灣與中共翻臉,而「反攻大陸」只是一個凝聚國人信心的口號而已,因為那是一個「可以說,但不可以做」的事!
當時的那群軍人,雖然沒有機會執行「反攻大陸」的大業,但是他們卻在那個口號下確保了台澎金馬的安全,而許多軍人卻在這個過程中為了那個崇高的理想犧牲了他們的生命。
為了不讓那些人的忠烈故事消失在碧潭的荒煙蔓草之間,同時讓更多的人了解那段歷史,我於幾年前開始在回國時帶領朋友們到碧潭的空軍公墓去追悼烈士,並將烈士們的故事說給那些朋友聽。
今年三月當我又帶著一群朋友去碧潭時,我弟弟王立綱律師也剛好在台灣,所以他就跟著我一起前去。聽完故事回來之後,他相當的感動,並表示我其實該可以對那些烈士們做更多的事,就在那時,他給了我到烈士墓前插旗致敬的建議。
我聽了之後,真覺得那是一個相當有創意的點子,不但可以表現我們對烈士們的懷念,更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凝聚有相同理念的人對軍人們的敬意,於是我立刻開始計畫這個活動。
沒想到這個計畫在網路上宣布之後,反應竟是相當的熱烈,不但大批的群眾表示要參與,前總統馬英九先生竟也主動與我聯絡,表示想參加這項活動,也就是在那時我知道這個活動已超出我個人可以主導的程度了,而且我在八月底即將返美,更是無法親自顧及這個行動,於是商請田定忠教官及何又新女士在台灣幫我統籌規劃這一個行動。
回到美國之後,我繼續用Line與田教官及何女士保持密切的聯絡,在這期間陸續有大鵬文教基金會決定捐贈這次活動所需的國旗,更有許多的朋友捐錢作為購買花朵及餐盒的費用,對於大家如此熱烈的支持,我實在是非常的感動。
在長榮航空任職的嚴玉麟教官也趁著飛到舊金山時,與我聯絡,告訴我他可以找十幾位同學在十月九日插旗的前一天,協助我完成插旗活動的所有前置作業,有了他的這項允諾之後,我一路為這件事而擔憂的心情才稍微踏實了些。
雖然擔心的事很多,但是由我十月六號返抵國門的那一瞬間開始,所有的事就像是有上蒼特別庇護似的,一切都進行的相當順利,就連天氣都是相當的配合,除了在八號那天進行前置作業時下了一場雨之外,其餘的時間都是豔陽高照,讓活動得以順利進行。
在十月九日,插旗活動正式進行的那一天,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有四百餘位朋友前來參與這個活動,而除了馬前總統之外,前國安會秘書長高華柱先生,前國防部長嚴明先生及前駐拉脫維亞大使葛光越先生,也都前來共襄盛舉,這使得那天的場面更加莊嚴。
在幾位貴賓完成象徵性的插旗之後,在十二位小組長的率領下,四百餘位朋友立刻進入墓園,將國旗插在每一位烈士的墓碑旁。而我在那時則帶著那幾位貴賓到十二位我特別挑選的烈士墓前,將他們的英勇事蹟說給那幾位貴賓聽,在關永華烈士的墓前,當我說到關烈士是在他女兒七歲生日那天殉職時,馬前總統臉上的表情頓時一變,他以哽咽的聲音問我:「他的女兒現在還好嗎?」我知道身為兩個女兒父親的馬總統,在那時是真正的體會到了一位軍人的殉職,他們所獻出的並不只是他們有形的生命,更包括了他們全家的幸福!
那天下午及第二天,當我再回到墓園去向參觀的民眾解述那些烈士的故事時,我看著那一排排整齊的國旗,心中幾度激動的幾乎不能自已,那面國旗所代表的是中華民國,那些烈士為了確保「中華民國」的生存而犧牲了生命,在那面旗幟下成長的我,是有義務將他們的英烈事蹟傳播出去。
如今墓碑前的國旗已經撤去,一切似乎又歸於平靜,但是,我知道在許多人的心中,那原本被當下環境而導致的鬱悶心情,卻因這次的插旗活動,而開朗起來,因為在藍天下,那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看起來竟是那麼的燦爛! (作者王立楨先生)

 
********************************************************************

殘園…

第二十回…

舉世而譽之,而不加勸…⋯⋯
舉世而非之,而不加沮!
宋榮子猶然笑之! (2)

話說小弟我這口才呢?其實還真的不錯,能說善道,愛跟人抬槓,有點邏輯觀念,經常把別人講到臉紅脖子粗的說不出話來。 但是遇到心儀的女孩,就講不出話來了,有時偶爾會湊合兩句又經常話說的不得體,很傷腦筋。 就像這次淅瀝呼嚕 的就跟人家說小弟我生日快到了,也沒說要幹嘛? 其實小弟我自己也不知道要幹嘛? 結果就害得小弟我這善解人意的小美女,以為小弟我有什麼想法不好意思說,於是她就一直猜……先猜去我家玩?再猜是不是要買生日蛋糕? 都沒猜對! 說的也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要 怎麼猜? 眼看事情已經到了無法收尾的地步,小弟我趕緊說…沒什麼,就只是跟妳說說而已,化解了這尷尬的場面。 第二天我這小美女笑嘻嘻的在小弟我的教室外面招手,讓我出來送給小弟我一本藍色絨布面的精裝日記本,祝我生日快樂!

話說這自卑感,來自於“比較”,在自己不如人又無力改變這個情況時,自卑感產生,包含很多種不同的層面,外貌啦,課業啦,家庭啦等等,如果這自卑產生的背景又是和生活息息相關的話,那力道就很強了。 其實自卑感每個人多少都會有,正所謂…人比人氣死人,問題就在這了…那為什麼有的人不會被氣死呢? 這就關係到一個人內在心理的發展健不健全? 若是不健全,很輕易的就會被外在的事物牽著走。
人家有的,自己若是沒有,自卑感就來了,對自己毫無自信,於是不斷的追逐外在的事物來彌補內心的不足,以為強化自己的自信。這是個惡性循環,再多的外在追逐,比不上一次內在的健全建設,小孩在小的時候若是生長在一個健全的家庭,母親會把小孩料理的乾乾淨淨的,該有的配備都會一應俱全,就是在避免自己小孩被比下去,產生自卑感,等到青少年時懂點事了,才會適當的跟小孩教育有關心理建設的部份,在這個時期來自於家庭長期的溫暖使得小孩很自然的對於外界事物的依賴不深,可有可無,大部份在這樣的家庭長大的小孩不容易陷入自卑的情境。 否則若是一但被這自卑情節纏上,要是自我的心理建設再不夠的話情況就會越來越糟,憂鬱症隨之而來,再不改善躁鬱症就上身了…一生都會受制於自卑感的作祟!

莊子在逍遙遊一書中提到宋榮子這個人,就很厲害,他的自我心理建設非常健全,不論別人怎麼誇他,或是怎麼羞辱他,他都笑笑無感! 為什麼能做到? 他的心理建設夠強…我就是我,隨你們怎麼說 ,說好,說壞跟我沒關係! 這讓我想起一個人他叫蘇志誠,就是那個老番癲的乾兒子,有次被朱高正修理,記者就問蘇志誠…朱高正委員說你這個毛頭小伙子還想跟他這個老江湖鬥?差遠了! 對於這點有沒什麼看法? 蘇志誠就回答的很好,他說…人家誇你兩句你就高興了,罵你兩句你就生氣了,蘇志誠說,我又不是小孩子! 這就是個人自信心的展現, 日子是自己在過,不論好與壞都是自己在過,跟旁人是一點關係都沒有!

這個道理,現在小弟我算是弄明白了,如果在強化了自我之後,再完全忘掉自我,那就真的得道了! 好不容易才強化的自我,又要完全忘掉?好像有矛盾?其實不會,強化自我是一個過程,最後要忘掉自我,如此外力來時根本沒有著力點,比方說…小弟我一緊張就流手汗,越是這樣想更是流不停,那如果我能忘掉流手汗這回事,那這事情的源頭“緊張”是不是就無關緊要了! 但是在讀國中二年級時,哪裡會知道? 其實小弟我的問題很單純,就是缺少母愛,我沒有加上“而已”這兩字,因為往後延伸出來的問題真的不只是而已了!

待續……(作者唐上智先生)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鳳山黃浦新村
2017/10/27 10:43


〈南部〉熱鬧重現 鳳山黃埔新村又成村


2017-10-27

 

 

 

「以住代護」計畫 有65戶入住

〔記者黃佳琳/高雄報導〕高市文化局今年推出升級版「以住代護」計畫,左營建業新村及鳳山黃埔新村入選的民眾陸續動工,逐漸重拾過去熱鬧榮景。以黃埔新村為例,原眷村範圍大約有三百間眷舍,過去三年陸續代管開放民眾申請,現在已有六十五戶入住,達原本規模的五分之一以上,過去因舊住戶搬離而一度閒置空蕩的老眷村,如今又蔚然成村。

文化局表示,以住代護計畫讓眷村不僅是一個文化傳承場域,透過入住者參與修繕眷舍,讓文化資產不再是遙不可及的歷史文物,也體會到保存的不易與修復的艱辛。

工程車趕工修屋 漸見榮景

為了克服修復時的阻礙,前幾梯次住戶扮演諮詢或協助的角色,自然而然傳承眷村「互助」的生活方式;現階段的黃埔新村及建業新村以住代護全民修屋範圍很熱鬧,白天工程車輛忙進忙出加緊趕工,到了晚上則是新住戶能夠放鬆休息的家。

黃埔新村以住代護第三梯次的住戶林先生是一位甲種電匠,當初入住時不僅能夠自行牽線拉管,也協助隔壁鄰居安排家中管線,這次全民修屋計畫中,就有新住戶請林先生協助評估廠商報價是否合理,為鄰居省下不少多餘的花費。

高市文化局指出,建業新村及黃埔新村年初獲得約三.二億元補助,黃埔新村的改變有目共睹,相信左營建業新村未來也有如此榮景;而岡山空軍眷村方面,文化部今年也核定一千七百五十萬元經費活化醒村,文化局將依據陸海空三軍眷村各建築特色及規模,打造不同管理維護方式,希望擺脫過去老屋僅能經營咖啡廳及文創商店的形象,讓民間的創意有機會融入。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