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 向空軍烈士獻旗致敬活動祭文(ㄧ) 殘園..第八回
2017/10/12 22:40
瀏覽248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2017.10.9 碧潭空軍烈士公墓
向空軍烈士獻旗致敬活動祭文
題目:
碧潭有幸埋忠骨
一腔熱血灑藍天⋯⋯
副標: ending一個50年前的約定
9月28日的早上,我接到王立楨老師從美國來電,問我能不能在10月9日(也就是今天),向當天在碧潭中華民國空軍烈士公墓參加獻旗活動中的長輩和朋友們說一些話,或是發表一篇悼念文。
王老師在電話中很親切的告訴我說:
「我最近在找一個人在獻旗活動當天,當我介紹發起這個活動的意義與目的之後,能夠代表中華民國空軍烈士的遺族們,向與會的來賓說說話,我知道你父親葬在碧潭空軍烈士公墓,至今正好50年了,我也知道你父親是黑蝙蝠中隊的隊員,是34中隊最後一架陣亡失事飛機上的殉職者!我要找一位這樣的人,請他在活動當天恭頌一篇祭悼文。而我第一個就想到你!我們不需要你說那些嗚呼哀哉,尚饗之類的話!也不用許多華麗詞藻去堆砌甚麼文章!只要你能來,你若能在這個場合說些話,我相信就是一篇最好的祭文」!
當王老師說到這裏,我又聽到「黑蝙蝠」、「領航官」,「陣亡殉職」、「50年」這些話之後,在我心裡開始震盪起來,腦海中立刻浮現出台北清幽碧潭山上的那些藍藍墓碑,我突然好想哭泣,忍不住已經開始掉下眼淚!於是我答應了王老師,在今天大家一起向中華民國空軍烈士們獻旗致敬的場合,由我來跟大家報告一下我的感念!
是的!我就是黑蝙蝠中隊最後的遺孤,時間過的還真快,一下子已經50年了!父親陣亡殉職的時候,是民國五十六年,他三十三歲,我只有兩歲多,還是一個什麼都沒有印象的稚子,到如今已經活到連我的女兒都要拍拍我的肩說:「爸!我看到你有白頭髮了喔!」的那種中年!我驚訝無比,你知道嗎?一個從小沒爹的孩子,生活並不是那麼好過的!
九月初,我從飛行故事的臉書社團裡看到一張照片,照片中所拍到的影像就是碧潭這裏的新墓碑,整整齊齊的排列在綠色的草皮裏!我興奮的跟臉書裏的好友說:「空軍終於幫我爸爸他們換裝,讓他們能夠漂漂亮亮的重新起飛,翱翔於天青雲白的另一個世界裏了!」
我真的好高興,空軍正在向他們的前輩們致敬,這些排列整齊的新墓碑,也正感動了我這個從小兩歲多就不得不開始當起的空軍遺孤,我是吃著國家的撫卹令長大的孩子,免繳學雜費的功勳子女!我怎麼會不動容?
這裏真是一個令我觸慟感傷的地方,我剛才一到這裏就仔細的看了一下我老爸的新墓碑,面對著黑色的拋光大理石碑面,表面好像一面鏡子,我從鏡面裏看到了我的父親,突然感覺到過去所有時光,似乎一切都比我所記憶流動的還慢,卻好像又暗的比我自己還清晰,歲月已在不知不覺裏,就這麼一晃而逝煙消雲散!
當我看著碧潭軍烈士們的一座座墓碑上的文字,在黑蝙蝠區還有我許多認識的叔叔伯伯,他們當年肯定個個都是英氣逼人、器宇不凡的飛官。他們應該是萬裏挑一的好青年,頭腦聰慧,體格健全的好軍人。他們被精挑細選,懷抱著滿腔熱血熱愛家國的心情,進入到空軍的隊伍裏,他們肩負著國人的厚望,也必定是家族的驕傲。然而,他們更以血肉之軀投入到20世紀,乃至整個世界歷史上最殘酷、最血腥的那個大時代裏。當他們在戰鬥中血灑藍天骨碎大海之際,整個隊伍中大部分的人正值二三十歲最美的年華。而最終…失去多少鮮活的生命,也有多少心碎的母親,在沒有人所知道的角落裏哭泣。我奶奶一直哭到辭世(爸爸是她的獨生子),我媽媽到現在還是如此,不瞞各位說她的精神早已崩潰。
今天,我來到了這裏,很謝謝大家,願意花一點點時間,向這裏的空軍英魂致敬,說到這裏,我只有把已留下的眼淚自己擦乾,我不希望把淚水落在這裏的墳頭,讓黑蝙蝠的叔叔伯伯以及諸多空軍英烈長輩們擔心,我只能告訴他們,我一切都還好,我還會保持笑容,有空就會來看看這裏,一直到我不能再來的時候為止!
我深深的想念,不只是我的父親,我很能夠體會一個國家的人民,能夠飲水思源,緬懷先烈,真的是一種歷史的責任,而千秋飄渺的英魂被人們所懷念更是一種歷史的期待。這種懷念與被懷念的情感,現在就正在這個現場裏,我想大家一定可以親身感受得到。向國家烈士們致敬的心,似乎早已經穿越了年代、地域、黨派、身分等等因素,凝聚著人類所有情感的菁華,更充滿了真、善、美的高昂價值!展現了當正義和邪惡在鬥爭之時,相信只有正義才能直透人們的內心深處,並且牢牢牽動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靈。
啊!我不要再流淚了!跟各位說一個小小的故事吧!這一個故事其實只是一個50多年前黑蝙蝠中隊同袍之間的一個約定而已,最近我把我父親的照片經過掃描之後傳給以前我們新竹眷村裏的一位鄰居長輩,他就是何祚明伯伯,他也是至今34中隊少數仍然健在的隊員,現已90歲了,小時候他就看著我長大,我想讓他回憶一下他的過往,也順便請他再看看照片裏他們黑蝙蝠同袍們的昔日影像,並且整理一些資料送給他,希望能幫他在撰寫回憶錄時還能派得上用場,他看了之後,大受感動,當然更是哀慟不已,他跟我說,當年他們在執行任務之前,學長同學學弟之間相互就有一個約定,就是要事先約好說定:我如果不能回來,或者是當我和我的飛機化成了一團雲煙之後,麻煩各位學長學弟請「好好照顧一下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當做是你的孩子」!這是什麼樣的環境?要有什麼樣的情操,才能有如此的勇敢與氣魄,讓一群同生死共患難的學長學弟,於深夜裏再度發動引擎,低空衝入敵人的鐵幕中在猛烈的砲火裏來回穿梭,甘願去赴死,以我死換取國生(美援),使國家存在已至於今!
我看到葉毓蘭教授今天也有來,是我邀請她到現場來感受一下那是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氣氛?當她前陣子見到排列整齊的烈士墓碑時,有一個公開的大哉問?
她問說:現在的國家還有這樣的傻子嗎?其實答案也只能在這裏找得到,那也正是一股浩然於千秋的氣慨,您應該在這裏可以體會出來,他們有多傻!但是他們卻讓這個國家有多麼驕傲!
最後我告訴何伯伯,放心吧!現在我長大了,您跟我父親的約定也可以ending了!我仍請您以自己的筆,重現碧潭這些戰鷹們當年氣吞山河的輝煌!
今天大家聚集在碧潭,聽我訴說到這裏,雖然只是花了田教官所給我的短短兩三分鐘的時間,我想已經能夠使大家了解,這次由王立楨老師,和田教官以及諸多學長們所發動向空軍烈士們獻旗致敬的創舉,已空前的感動了大家,更在中華民國台灣氣氛低迷的此刻,尤顯突出。請大家再多看幾眼,這些墓碑,多再想一想,墓碑裏的人吧!請放上一束鮮花,在他們的墳邊,並懷著感恩的心,向值得尊敬的空軍英烈們獻旗並再一次的敬禮,謝謝!(轉貼張傑)

 

*********************************************************************

殘園………

第八回……

浮雲避白日,遊子不顧返!

⋯⋯

話說村子裡最不符合大人們期待的這個小孩,卻是機靈敏銳,其聰明絕頂處,無人能項其右,一米七五的身高,端正的五官,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珠,搭上兩條粗濃的一字眉,英氣逼人,讓人不敢直視! 他與我哥哥同年,姓張,且稱他為張哥!

他們家住在村子第二排後面加蓋的眷房,還有個弟弟,連同父母親一家共四口,上海人,父親早年還未從軍時
即在十里洋場打滾討生活,之後加入青幫,為杜月笙的手下,身高一米八五,皮膚黝黑,體格健壯,走起路來卻是步伐輕盈,直像是雙腳使力一蹬即能上瓦房的感覺,沈默寡言,很少與鄰居說話,異常低調。

其母為一虔誠的基督徒,一米七的身高,略顯微胖,身體極好,平日在村子裡,碰到人就趕上前去拉人入教…說起話來中氣十足,神采奕奕,每說完一句話就加上一句…阿門,不過聽的人卻是意議闌珊,最後總是在不斷的阿門聲中悻悻離去,滿有趣的!

小弟我雖與張哥同村,但只看過他一次,那時我大約十歲,有天他來我家找我哥,正巧住在隔壁的大姐,也在我家聊天,張哥穿一件貼身的短袖黑襯衫,最上面的兩顆鈕扣被強壯的胸肌崩得無法合上,一條超緊的黑色AB褲,褲管下方露出一節鮮黃色的襪子,腳踩一雙黑的發亮的皮鞋,走起路來,好像女生的高根鞋…喀喀做響,說話間手足舞蹈,意氣風發…
小弟我在旁邊看得羡慕的緊,沒想到從此後就沒看過他了,沒隔多久報紙就看到一則新聞…台灣第一個珠寶大盜,狂掃價值二百萬的珠寶,亡命天涯……

從此音訊全無,二十年後有天我在一本雜誌…獨家報導…裡看到一篇有關他的報導,那時記者一行人直抵台東岩灣管訓隊,專訪即將結訓的張哥…問他,曾經的叱吒風雲,十幾年的囹圄現在即將重返家園,有什麼感想?張哥脖子上掛著一個薩克斯風,笑笑的說…開個唱片行!

真是虎父無犬子! (作者唐上智先生)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