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筆遊人誌 14 某加1旬 平常都是怎麼稱呼他的 首段
2020/07/06 09:39
瀏覽303
迴響0
推薦26
引用0

「說到去向,」老闆回眼看我說:「先生會想進這座城?」

城牆周邊及道上人車絡繹,這時又更擁擠喧鬧了,十中八九都要擠往城門去。這實在是相當龐大的一座城,人人都想進去,看這規模,要全數容納似乎還構不成問題。但是城裡究竟是怎樣一番模樣?我那老掉牙的過時指南冊子就隻字未提、一點也無從查索起。

對啊,眼前就是熟門熟路的在地的一位書攤老闆,喝了人家幾杯好水,就差點忘了自己原是來打聽消息的。

「這座城看來可受歡迎了,人們全往那裡去。」我問:老闆在這裡做生意,想必對城裡狀況熟悉?

「是還略知一二。

請教你,城裡有些怎樣的特色?如此吸引各方人潮湧來。

要談這座城吸引人潮的特色啊!請容我好好想來……老闆多吞了兩口水之後說:「生老病死、吃喝拉撒、功名利祿、飲食男女。該有都有,不該有就沒有,嘿嘿,可有效率了。」

我心想,就是座大城市的典型面貌呀。

老闆換個緊湊的語調再說:「它那堅若頑石的龐雜結構一如自有生命日夜運作,節奏匆促,次第儼然。富豪階層、利益群體、也不乏中產小康以及尷尬在不足有餘之間的市井小民,同時還有更多流落於邊緣角落受排斥擠壓、遭刻意忽視的貧病孤寡、傷痛苦難時刻在掙扎呼號。至於經濟營生層面,權士工商,五花八門,主流另類、夕陽新創等等之類不一而足。表面各型各色的樣貌,然而總歸不脫賺錢花錢、花錢賺錢之類的世俗行徑。也就是說,一個人如果有這許多的追求,進這座城去,如魚得水,庶幾無差。當然了,其中必然的維繫以及運作這活生生巨獸系統的規矩條框、明碼暗盤、手段訣竅、招術路數等等的是糾纏錯節、根深柢固的神經血肉,無須多言的樣樣不缺。因此,要介紹這樣的一座大城,描述它有什麼,就會如此這般越說越模糊。

「那麼……」

若真想看清它,我們就得問還有談:它沒有什麼。」

這就有點意思了。

唉!本以為他要接續下去,卻又調轉話頭,慨歎起來:太多物質、太多慾念,世人自以為需要、想要擁有的東西幾乎全都在這座城裡頭。

見他那一直開展的眉眼這時揪蹙起來,我拋開對上句話尾的等待,應了句:「要塞那麼多人跟東西,難怪需要用到這好長一圈城牆。」

「是啊。常人會說,耗這麼大功夫所造出的建築全為維護保衛城裡人的生計及安全。要這麼看,當然也可以。不過,真要說啊……」

老闆雙眸忽見凌厲。允許我再深刻點來談,建這麼大一堵牆,為的其實是包含眼前這道的幾座不同朝向的城門。

喔,這話更有趣。我說:「願聞其詳。」

「沒有了城牆,就不會有城門,所以為了能讓幾道城門存在,就必須建一堵牆出來,不論耗費多少。」

嗯?我順著他的說法邊想,嘴上隨口唸:「沒有牆,就不再需要門……不,是根本原先就沒門沒牆,人人都可自由來去……」

老闆雙掌一拍。「就是這道理囉。」

我心裡多轉了一轉,倒還真是如此。「那麼,非得要蓋出這城門的真正用意是……」

「這可又問到點上了,有了城門,才有門框、門檻、可示人以限制;有了城門,也才會有門板、門楣,而這也才有地方貼張告示。」

「告示?」

「是啊,哪,」他抬了抬下巴,眼光遠遠遞向城門去。「有了那蓋上殷紅大印的告示,門禁當前,進出就避不了得奉上筆入門錢。」

我隨他眼光去,遙見那兩大扇敞開靠在牆面的城門板上的確張貼了有告示海報之類的紙面,一扇一面,先前未經提點竟沒去注意。這也才發現,雖然隔了段距離,紙上有的麻密字跡難以識讀,不過那告示可真大,只怕實際上有將近一個成人長寬,我在廣場書攤這裡都還能清楚看見老闆所說的正中那方清晰鮮豔的大紅印。

「有了這枚紅印,不論他們背後真正用意究竟如何,也都能達成無虞了。」

我望著城門景象,據老闆的這番話,一時間想像那張告示海報化成的利刃尖錐彷彿正從熙攘不絕的每個過往進出的旅人過客行囊口袋刺出孔洞,掉下許多錢來,再讓守在城門的稅吏差員給接過收走……不,法條紅印打造的刀刃錐尖只會恰到好處地刺破小民百姓的褲袋荷包、漏下沾有血汗汙垢的銅板,而那破洞是精密設計過的巧妙大小,富人的紙鈔是掉不下來的。所以,法條上蓋著的那一枚碩大刺眼的紅印原來也是破費人們心頭刺出的血滴所暈染成的。

如此說來,可有可無的也就算了,那些想要或必須進城去卻付不起這幾枚進城費的,就只能在城外殷殷相望、自生自滅?或著殘酷地面對必須付出某些代價的痛苦來換取這進城的代價。然後,進去了呢?這些人心能夠正常回來嗎?一堆扭曲過的人心在城中衝撞激盪會產出怎樣的效應?終究會有怎樣的後續?是否也要不計任何代價來補償這進城所付出代價?

看來,拿龐大金錢甚至人命所建出的城牆城門,真正功能是把花費掉的金錢給拿回來,還有剩餘更多,再用來幹其他別的能撈更多金錢的事,最終呢,只怕還是得進某些個不再掉得出來的口袋。

原來啊。而這些所謂的「他們」是……

「哎呀,你瞧我這人可真囉嗦,對貴客這麼嘮嘮叨叨的。」老闆搖搖頭說。

「不,不,你說的真是深具道理,能聽到如此見地的這席話,實在獲益良多。」

而我自己,進城去嗎?

既然還不確知往何處走,進這座城也不是不行,只是給了錢,我這幾絲幾毫計較得一副窮酸樣的窮酸旅人也是要看這幾個銅板花得值不值得、划不划算。我所謂划算並非錢財上的計算,而是那裡頭能不能找到其實也不知到底存不存在的答案。對,他剛說到城裡沒有什麼?

「嗯,至於值不值得,划不划算就見仁見智了。」老闆這時又神奇地說了一句。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