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筆遊人誌 11 某加1旬 人間猶有書報攤 中段
2020/05/13 19:07
瀏覽273
迴響0
推薦31
引用0

說到這項曾在人類生活史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民生商業發明,即使不算滅絕,也堪稱瀕危了。也難怪了,早先是電腦,如今整個書報攤的功能都給塞進一支小小手機裡,再裝到各人口袋,只差個有血有肉的攤老闆……嗯,現在要把個看攤子的人也放進手機看來也不是難事了。而我此時也才驚覺對於這完美結合文化與生活的、經歷過偉大前電腦時代的偉大文明產物是何時遠離小民而去的,竟未曾加以注意。

這讓我對眼前這座碩果僅存的攤子油然生出敬意。

我跟驢子就懷揣了敬意順著腳步沿這圓弧繞一圈看。隔十步左右栽植了棵高大欣榮的橡樹,數來這一圈有六棵,就護衛著環池搭建的圓環形帳篷,而帆布篷完美妥貼地包圍起原就該在廣場上的噴水圓池,只在朝我來路那一面留了個開口。我猜噴水池應該不噴水了,否則這圈帳篷不致於看來這般安穩寧靜,勢必淋漓狼狽,除非另有特別的設計。從外面亮處朝帳篷口內看,隱晦幽暗,不見其所以然。儘管好奇,一時無人,徵不到同意,也不好擅入。

而我會幾近肯定地認為裡頭是座噴水池,是因為上半身突出在篷頂之外的某位聖人的石刻雕像,那下身就藏在篷裡,這頂圓篷中心看來該是鏤空的。鄙陋不文的我,不認識這位石像聖人,其實連是不是聖人都不確定,也只是姑妄猜的。深目聳鼻,半臉皺紋,鬚髮垂放胸膛雙肩,微抬的右手帶起垂袖維持不能再動的姿勢,再下來就被帳篷遮掩,看不見了。

我仰頭細看著這尊雕像,雲紋石雕出的,歷經過長年風雨了,那臉頰處就留有兩道像淚跡的深刻水痕。匠人手藝看得出細膩用心,呈現聖像他茂密鬚髮的蓬亂糾結,以及身上衣袍間曲折扭疊的摺線和紋路,如此,自露其風範。尤其那張蹙眉凝眸、注視不知何處的遠方的神情,生動非凡,連立足地面的我都能感受到他那不知何來的深深憂慮。對著這位也認不出紀念的是誰的聖人?偉人?名人?我在想,那身舊時袍掛要是換成了花衫、喇叭褲就是位憤世逆潮、不屑俗世,儼然嬉皮氣息的前輩了。

繞回攤口,更靠近看,櫃檯原來是砍成一般齊腰高的的五段粗壯木樁並排成的,樁上就擺上一纍纍、一落落的書報雜誌,有一疊直接一旁落地堆放起,像石灰岩溶洞中那些高矮不一、形狀離奇的石筍還鐘乳石柱。頭上橫桿幾條麻繩垂下,有根懸了盞沒亮的附罩提燈,其餘的綁了掛勾,勾起幾本亮面時尚雜誌,代替自發光的燈箱招牌來反射光線、招攬客人。櫃檯邊還嵌了塊浮凸木板,幾本娛樂綜藝周刊最新穎明麗的、封面特別鮮豔閃耀的被挑出正面斜放展示,十足伸展臺上模特兒擺出的完美角度的姿態。而絕大多數看似平淡平凡、黯然無光、沉默內斂、講究內涵的文字作品不是整排整列櫃架上以書脊示人,就是成纍成堆隨意擺放待人搜尋拾取,等而下之更是壓藏在深處底層、空惹塵埃。看來,書本、印刷品的世界也像人間一樣現實,也講究外貌,年輕美豔的方受寵愛,才屬有價,才有資格在貴客眼前露臉。

在這城外開書報攤的,應對各方來去的行旅遊客,理應地緣熟稔、消息暢通,正好來請教這一帶方向路線或這座陌生城池的狀況。但是從我到來,探探看看,自行參觀了篷外跟石像好一下子了,卻沒見半個人。

我到櫃檯邊的報紙堆,隨手翻看著最上層的版面,刻意又等了幾分鐘,也還不見有人出來招呼。驢子刨了刨蹄子,似有些不太耐煩了。這攤子會不會根本沒人看顧,任憑過客自逛自取,再各憑良心投錢惠賬?

「請問……請問有人嗎?」我朝裡頭喊一聲,挾著擾人清靜的不安。等了會兒,卻只有微風來了一陣,帶來不遠城門那邊的喧嘩依舊。

由外向內再次張望,深邃如許,宛如一窟深潭,實在引人遐思。

真沒人在吧?我想著或許先離開,但是不是進這座人潮未減的城門去?一時決定不下。看來真沒緣份,也就算了吧。遲疑間,我有眼無心踱步在幾架明信片間。然後,身後響起:

「日安哪,先生,旅途上一路都好……」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