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筆遊人誌 9 某加1旬 人間猶有書報攤 首段
2020/05/01 17:12
瀏覽284
迴響1
推薦27
引用0

「日安哪,先生。旅途上一路都好?」

「啊?你好,你……」一頂漁夫帽對我點頭,我騰出搭在驢子頸鬃間的右手,揉搓多時沒用、幾乎已僵硬了的乾燥嘴頰。

「你是這……這裡的老闆?」我努力回個自認是此刻所能展現最和氣的笑容。

「我是,您也好啊。」這頂大紅漁夫帽帽緣特別寬大,兩步外的我都快能藉它遮太陽了。而帽下是團輕鬆自在的笑臉,再遞來個恰到好處的頷首,同時說:「先生您想必入眼許多不凡的見聞了。」

「喔,這個,」我說:「見聞有一些,不凡實在談不上,不過足以開開我這孤陋小人物的眼界了……像是你這裡,這……書坊的巧思雅趣就教人驚艷不已。」

呃,我是不是在學他的口氣?唉呦,可別讓人覺得是在嘲諷。

「先生您這可抬愛了,就隨興搭出的一棚書報攤,聊以營生,自給自足,賺個不仰人鼻息的生活必需。」

眼前這位頭頂漁夫帽的書報攤老闆上身法蘭絨藍格紋衫,下著半兜吊帶單寧褲,一雙高統防水靴,我幾乎以為闖進人家的花圃還菜園。只是這渾然園丁的裝扮卻相當潔淨,該有的泥沙塵土都在我身上。左邊楣桿上是垂掛了兩盆莖葉蜿蜒的常春藤,也有檯腳幾株植在矮陶缸裡的鈴蘭,可是這身裝束似乎也略嫌鄭重。

聽他又說:「蝸居一隅,遠不如您這般天空地闊的瀟灑自在。尤其是能各方遊歷體驗,採集觸心動人的世間故事。」言語可真是優雅的相當獨特。

「這也不敢說,只是偶爾丁點感受是有的。」

「先生果真是高遠的旅人。」

「承蒙了。心下浮起一絲感慨,自嘲:一路上人人都以為我在逃難,只有老闆你看出我真正的作為。」

「哈哈!」他笑開來。「先生您可風趣。」

「彼此彼此。」

說實在真能是個遊客就不錯了。旅人,這文藝腔的稱謂用在我身上該擔心會折損價值。

「和您閒話可真暢快啊,先生。說來好久不曾……」漁夫帽老闆把一直在手上的小鏟跟灑水壺放在櫃檯上幾疊亮晃晃的雜誌書刊間,說:「來來,您要不趕路也不嫌棄,備點清水給您和您的大傢伙解渴。」

還沒等我回話,就見他攤子口熟捻地兩回進出。「這馬克杯您用,暫放這兒,我先來倒一桶給這傢伙,讓這好朋友到樹蔭下馬樁歇歇。

我牽著驢子跟去幾步。攤架拉出一塊蓬布掛到側邊一株橡樹的粗壯樹枝,其間正好整出一塊通敞的蔭涼。蔭下,這老闆說的繫馬樁看來是可以鎖單車的三桿單車柱,或許是他整個人散發的氣息,他這古雅的言語聽來不僅不覺突兀,反而意趣橫生。更何況,對我和驢子而言,如此的待遇可是一路以來絕無僅有的貴賓等級,萬無可挑剔的了。心底不禁念起去春有的而今年不見的那熱情報信的薰風。

「這會不會太過打擾了?」

「呵,先生你看我這攤子,午前迎來您這當日首位貴客,根據我好一段日子的經驗,可不是常見的事。所以呢,一點都不打擾。能有您來相談個幾句,求都求不來啊。」

「可否允許我……」他指了指驢子,我讓開讓他靠近,他牽過驢子,把韁繩鬆鬆地繫在樁上,相當熟練的姿態。再抓出泡在那桶水裡的兩顆鮮紅蘋果餵到驢子嘴裡,拍拍她背脊,在她臉邊輕聲:「溫和無語,善體人意,可真是好伴侶。」

聽到如此,頗為觸動。

「路雖說總是要走,適時適地休息歇腳也該是要的。」他說著又領我來到攤篷前。

這老闆言談古意盎然,舉止溫雅有禮,很有種百年傳承宅第裡木頭跟絲綢質感的氣息跟溫度,讓人感到與他談話是種高雅的社交,這座想像宅子或許就是間高檔俱樂部了。而我這唐突闖來的粗野遊人儘管扞格矛盾卻也領受到難得的舒適。

再加上他這座別緻的書報攤子,實在相當耐人尋味。

我有那麼一丁點好奇,於是隨口問:「老闆怎知道我是遊客,而不是訪友走親、公務行商、或販茶馬跑單幫什麼的?」

「拿著觀光指南冊子,抬頭尋路標、低頭找廉價俗豔明信片、紀念品,什麼小狗小貓、一門一窗都能引起注意、誇為驚豔……嗯,遊客的確是很難看得出來。」

哈哈。我不禁笑出聲。還真是如此。我把手上指南冊子忙塞回包裡,同時離開身邊那一大架子的花彩明信片多幾步。

 

大氣像一大鍋勾了芡卻忘了撒鹽的羹湯,幾天來我手腳划動湯水,只想浮出湯面呼吸。驢子挺幫忙的,腳步難得輕快,馱著我沿條小道往前快走,或許她自己也想找個氧氣濃度高點的地方。回望來路遠天一角,只能多少期盼那褪色的實際速度比所見的慢些。

前夜好運,可以有間小棧過夜,這兩晚就都得露宿了。世路已慣,早無所謂好壞。旅程至此,硬要說有沒所獲,那該會是些心得,而心得之一正是眼前路旁這座木造小亭子絕不能放過。雖然望見半里外就是交匯到另條路的叉口,但再下去會如何,在路樹遮掩下就得碰運氣了。跟昨夜的野草堆比,這亭子簡直是頂級山景villa。就不管他還有半個下午的辰光,放驢子吃草喝水,我啃幾口乾麵包後在亭下席地打盹,打算好好佔據他半天加一晚。

夜晚把周遭這一帶山景全丟進布袋揉捏,再倒出來墨色濃淡不一、凌亂駁雜的景象。胡闖胡逛的野風掐著樹林的脖子使勁搖晃,抖出不成篇章卻停不了的蟲唧、梟嗚、蛙鳴、蟬噪。

我窩在單人帳篷和睡袋間,呆望襯著淡薄月光投落在篷布上婆娑的光影。數完兩三天來的幾景幾幕,腦袋幾乎墜到柔軟的夢網。

隱約窸窣幾聲跳脫了節奏,拉我回現實。張眼,想,不至於有什麼野獸蛇蠍來拜訪吧?我專注讓耳朵工作,也辨不出有沒怪異的聲響,都是荒郊夜聲啊。沒完全放下心,拉開篷布探頭看。跟自己說如有動靜,驢子守在亭外就會先有反應了。

我仍凝神穿過驢子四腳之間盯看那一處的林叢樹影,嗯?喔?沒看出個所以然來。蓋回蓬口時,咦?那連叢灌木邊際一角是不是……

再看一次。那給四處野風拉扯搖晃的不明不暗、毫無規則的影子濃淡似乎也沒啥不一樣。總之就是捉摸不定的夜色幽影,會有怎樣的差別?

「驢子,你看到了嗎?」當然驢子沒回答我,她垂著眼皮當是在魂夢依稀之間。但這也夠讓我安心的了。野外山林,不就是那理所當然參差拉雜的模樣,我說服自己該沒啥動靜。

躺回睡袋上,腦筋角落嘀咕一句,那塊影子是不是有點……也說不上到底哪裡怪,嗯,是……它太……太靈活了點?

但是我隨即晃過一眼自己這身家,難得有比這更安全的了,別說強盜野獸了,給頭餓幾天的野狗聞都不見得提得起胃口。再要想哪些是比野狗胃口更好的人獸鬼魅時,心神就恍惚了。

 

「動起來,動起來!」

什麼?

「前面的聽到了沒?」

「嚷嚷啥呀?」

猛一睜眼,才知不是夢境的對白。

好一番喧囂來自帳幕外灰青的背景,一時像在聽廣播劇。

「讓開!別擋路。」

「我說前面的啊,能不快幾步?」

我猶在貪戀一夜臥榻的餘溫。

「叭嗶!」

這下連喇叭聲都響了。

可怪了,這路上兩天來不見幾人,哪冒出來這波擾嚷?

「你看亭子邊有頭驢子……」

我急忙翻起身。

嘿,可別來打我夥伴的主意呀。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d.d.
2020/05/03 11:00
呵呵,牽著驢子「逃難」,至少不用靠速度!得意
怎麼有一種好像到了美西牛仔世界的荒野感覺。懷疑懷疑

多謝留言

這個故事 不過是個生長自我腦中的虛構世界 時空何妨讓它退居次要

而人寫人讀 各憑己意 有時也可獲得不同的趣味

故事後續仍有發展 歡迎有空再來

羅馬街貓2020/05/10 12:0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