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走筆遊人誌 7 某加1週 水裡冒出了一段故事 下半
2020/04/05 11:13
瀏覽183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再說回那老庸醫欺人實在太甚,你說我老江難道是吃素的?能由得人欺人?之後,趁了個月黑風高夜我去砸了他那輛老堵路口的豪車、敲他別墅的屋窗、燒了他莊園圍籬,給那老勢利夠嗆的顏色瞧。自然,村裡不能再待了。我舉家偕了老胡一家連夜趕緊離了村子就走。別看我老江粗野一個,也不是莽撞的人,這計較過的。其實,我老早就打算走了。幹這檔事之前,也勸了老胡一家,樹挪死、人挪活,這吃不飽肚子、養不了妻兒的窮村,不如天高地遠闖闖去,咱們得趁早為全家大小打算,外邊處處不比這小村子強?找個重人情義理的地方,我兩大男人賣力氣還是做些小生意都好,兩家為鄰,相互有照應,難說境況就此改變、好過了起來。他給我說動了,那夜一起跟我走了。就這麼巧,往這裡來的半途,碰頭遇上個他的遠親,東城來的,說他在大城裡好營生,自家賣起豆腐,這兩年生意紅火,正愁缺了個手腳幫忙。最妙的是那城裡兩個醫生仁醫仁術,口碑極好,就近醫治小娃兒不正好?我也想這機緣難得,儘管不捨老友老情誼,也得鼓勵他為孩子打算,該奔這親戚去。你說這不就是轉機了?」

「這都去年的事了。而我一家子來到這道灣暫且度日,靠水吃水。我婆娘醜歸醜,可愛的是認份,能隨我吃苦,從沒一句怨言,一路幫忙拉拔幾隻小崽子。這不今天,你我有緣在這荒郊野水邊、一艘小舟上見面?」

的確呀,人生機緣。我問他:「那麼你打算就此在這營生,一家過下去?」

「你這可問到點上了。我聽人說出這海口,過了大洋,對面有處菱角岬,還有叫碎珠鍊島的地方……」

嗯?前兩天食攤上的那兩人是不是提過的?

船老大拿木槳指了指不當它一回事的商輪。「這些大船運過來的貨物原來都從那兩地方來的。都說那裡的土地可肥沃了,甜的、香的、苦的、辣的,什麼鬼東西只要說得出的都種得出來。哪天真能去到那裡,多流點汗、出些力氣,加上點機運……說不定給我收穫點什麼,有一天還回頭賣給這座港。」

「聽這麼說來,還真不錯。」

「是不錯吧?嘿,這給我攢夠了錢啊,就一家遷過洋去買塊地開墾。這一來,我讓我婆娘過比現在好的日子,一起養大兩對崽子,兒子長大娶親再生兒子,女兒長大嫁人再過更好的日子。」

「真是美好。我說:有個地方你知道是你想去的、該去的,這就挺好的。」

「是嗎?你不也知道上哪邊去?」

「這……我可不敢這麼說。」

「可怪了。那麼,你這會兒是打算上哪裡去?」

這說來就有趣了,我是在往前走沒錯,只是,究竟是要去到何處……

他見我沒答話,逕說了:「你不就正往對岸去?還花了錢僱我渡你過去。」

「呵,也是。我是往對岸去。嗯,就先過去再說。」是啊,往前走不就是個方向了。

水面划過了大半,彼岸已近。船老大抓了竹篙起身,調轉小舟穩穩靠岸。

「你離老村子那夜,那醫生追了沒?」我忍不住好奇,說出心底的一點疑問。

「怎能不追?一群家丁連一頭大狗都出動了。該老天保佑,連月乾旱,那晚上居然降起了大雨來了。我兩家人趁雨夜,穿過了南丘野竹林,涉了兩條溪,在水邊跟個老丈買了這條老船,順流而下。這下我當崽子時那善划的老爸爸教我的功夫就用上了。這不現在也拿這點功夫糊口。」

「原來如此。」

我看他佇立船頭,一派英風颯爽的姿態。不禁說:「看你操持這根竹篙,倒是在舞弄一把長矛,划那船槳也像使著雙刀。功夫可真高明。」

「喔?你這麼覺得啊?」船老大笑了。

到岸臨去,原給了的渡資,竟還折還了兩個銅板給我。「呦?不,你也要存錢過洋的……」我推託一下,終於還是贏不了這位豪爽仗義的大俠,只好生受他的好意,各讓了一個銅板。

想來運氣不錯,搭船渡水,打了折扣不說,竟還附贈了個精采動人的故事。

彼時彼岸,此時此岸,親身登臨,眼前所見卻也沒有因為靠近而更加清晰,反倒遠的近的、濃的淡的迷離糾纏、衝突矛盾,彷彿是刻意設計過的三維錯視圖像,得要裝個鬥雞眼才可看出其中所隱藏的究竟是什麼。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