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落翅仔的悲歌
2020/10/06 20:49
瀏覽3,014
迴響10
推薦56
引用0

28歲女子「小芳」小時感冒染上病毒,導致雙耳重聽,但因頗有姿色,長大因家計問題,到酒店上班,卻因重聽常聽不清楚客人講話,屢遭退貨,最後淪落到萬華「快餐店」,以1500元10分鐘向男客提供性服務,日前遭警方循線查獲。

這是今天的社會新聞。曾經有網友跟我辯稱,說他支持女子合法賣身,才能解決部分社會問題。

我是堅持反對的,不論什麼理由。

這位女子的遭遇只是賣淫者之一,她因聽障不得不出賣身體,該同情嗎?她又不偷不搶。

我當然明白,我沒怪「小芳」,我怪政府,為什麼沒辦法提供一個可以養活她的工作,除非她自己作賤,願意用這種方式賺皮肉錢。

之前我就說過了,東歐解體後,街上出現很多流鶯,因為經濟不好,她們找不到工作。

台灣現在很多小店商關門大吉,夜市、商圈一片蕭條,再這樣下去,難以想像未來的台北街頭會呈現什麼景觀。

「魂斷藍橋」、「第凡內早餐」中的女主角都曾下海賣淫,為什麼?我只想問,好端端地為什麼?費雯麗和奧黛麗赫本淡化了、美化了劇中的角色,而殘酷的環境扭曲了她們身體。

我同情她們,卻憎恨該死的執政官員。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時事
上一則: 典禮最怕兩個獎
下一則: 100分部長的良心話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9) :
9樓. 寧靜姐
2020/10/07 14:32

我有一個朋友,小時候生病打抗生素而失聰,後來她裝了電子耳,就業後當了老師,退休後有月退俸。

小芳的家庭竟然要一個殘障的女兒支撐?里長幹嘛的?

8樓. 狐禪
2020/10/07 13:53
是地藏王菩薩就不會幹衙吏。碰上衙吏就是沒救了。
7樓. 草山
2020/10/07 13:19

助聽器對打抗生素聽神經退化的人無效,小芳可能是這樣的情況!

6樓. scchang
2020/10/07 10:58
若真是神造人,為何要分男女?(若根據聖經的邏輯,是避免人犯最大的罪---成神!)

“人類罪惡都是強者犯下,別對弱者說三道四。”

1500元買10分鐘的是強者嗎?淪落後還能得到1500元/10分鐘的報酬,願意做1500元一天的工作嗎?那也有四萬多元/月。照顧台灣老人的外勞,通常是拿不到那麼多的。世上苦人多,賣淫不能如吸菸(會汙染空氣危害他人)合法化之前,可否至少請警方先關注其他會危害他人的犯法行為。
5樓. 安歐門
2020/10/07 10:10

如果賣淫女不該,買淫的人更不該,誰造成這個行業千古興旺?

照理說,如果要論犯罪,賣淫買淫理當同罪才對,

人類世界的罪惡都是強者犯下,別對弱勢說三道四。

賣淫、買淫都當下地獄。 貝勒爺(李旼)2020/10/07 12:53回覆
4樓. 野狐之火
2020/10/07 08:22

先天和後天聽力障礙保障也是健保啟動十年後,才有比較明確的改善空間。基本上聽力障礙,早期發現,有很多輔助療法,可以讓許多人正常生活。照她的年齡看,她發生聽力障礙時,健保還沒覆蓋到聽力障礙這塊。助聽器等等輔助療法的費用,當時都高得嚇人。

至於社會這塊,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歐美國家對身障方面有許多補助,但是也不代表就業就一定有保障。尤其2018之後,台灣的景氣很明顯開始下滑,身障者的生活就更難了。晚上九點之後,去台北車站與周邊人行道看看,流浪者多很多。

蘇乞兒對皇帝說:「丐幫有多少弟子,不是由我決定,而是由你決定的。」 貝勒爺(李旼)2020/10/07 12:50回覆
3樓. 台北
2020/10/07 06:33
台灣本來就有許多基層工作,例如清潔、幫傭、看護、、,但之前幾十年經濟發展,就開放外勞,現在滿社區,鄰里都可看到外勞。

一旦大環境衝擊,台灣一般基層人民須要工作,自然就比較困難。

台勞早就有了,在澳洲、紐西蘭、韓國、甚至越南............

怎沒人找我?

貝勒爺(李旼)2020/10/07 12:54回覆
2樓. frank060606
2020/10/07 06:22
加拿大白人到亞洲收養小孩,經常是挑選智障,腦殘的小孩
加拿大政府對這些弱勢群體有很好的照顧

台灣人工作比加拿大政府勤奮,台灣人科技不遜加拿大人
但為何台灣政府拿不出錢照顧弱勢團體?
這是邪惡政府要思考的問題,你買一堆破銅爛鐵,成就了甚麼?
中共會比較怕你嗎?


中華籃球隊挑戰nba Lakers隊會有何結果?當然是慘不忍睹的結果

你蓋再多球館,穿再多精美球鞋,再苦練,也是慘不忍睹

籃委會能做的事只有一件:讓這對抗賽不要發生
That's it, simple as that
省下這些破銅爛鐵可以買多少助聽器! 貝勒爺(李旼)2020/10/07 12:40回覆
1樓. 草山
2020/10/06 21:02

聽力障礙要在正常人社會生活,並不容易,但也不是沒有可能,中研院就有過二個聽力障礙的研究人員,但這二人奮鬥都十分困難,臺灣對身障朋友並不友善,小芳大概是打抗生素而聽神經退化,又因為是女性而父母沒有用心栽培,才淪落到此,國外海倫凱勒在臺灣不易出現!

走了一個劉俠,再也沒出第二個大俠。 貝勒爺(李旼)2020/10/07 13: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