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月光下的驗票員45驢子發黑的嘴脣露出笑意:「她要來了。小月說,她就要來了。」
2017/04/19 20:00
瀏覽446
迴響0
推薦27
引用0

月光下的驗票員45驢子發黑的嘴脣露出笑意:「她要來了。小月說,她就要來了。」

「等等,等等!」韓吉要搞清楚驢子說「來找我」的這個意思:「你說我『來找你』,意思是我是活著帶了馬大祿他們來找你?還是我死了?已經在這陰曹地府了,然後來找你?不對呀,我跟才在醫院翻報紙,是你來找我的!」

此刻身處於一個莫名怪異的地方,韓吉現在比較關心自己:「我現在是活的?還是死的?這到底是哪裡?」

驢子扭開酒瓶蓋兒,豪氣地喝了一大口白酒,然後將酒瓶子交給韓吉:「你說是哪兒,就是哪兒!陰曹地府也行呀!」

韓吉怪眼瞪著驢子,一把接過酒瓶子,也仰頭大灌一口:「咳咳咳!這酒是真的!」

驢子靠著牆,朝韓吉哈哈大笑!

「這酒喝了,會不會有事兒呀?」韓吉等一大口酒都落了肚,才想起來驢子既然不是活人,這酒…也就是瓶鬼酒囉?

驢子一把拿回酒瓶,又給自個兒灌了一口:「都喝了才問!」

「我說呀,我可是鐵了心,幫著秋蘭,押著馬大祿離開月光鎮,千里迢迢的跑來尋找你的下落,你現在倒好,站在一邊兒看戲!我們跟無頭蒼蠅一樣,下一步要去哪兒,啥線索都沒有,你…你到底死在哪兒呀?」韓吉一肚子的埋怨話,全給吐出來!

驢子看著酒瓶子,半晌才接話:「老酒鬼,我說真的,你這個問題,我也答不上來。」

「什麼跟什麼呀?」

「我一直想回家。」驢子對韓吉說:「沒一天不想。」

「你想想,最後到了哪兒?你說你自己搞了個運動服代工,然後被騙了,然後呢?你是不是去當了下水道的清潔工?你當初在月光車站那套工作服呢?」韓吉問。

「沒印象。」驢子搖搖頭:「你呢?你怎麼躺在醫院裡?」

「我頭疼,一暈就到了醫院。本來…」韓吉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我帶了馬大祿他們,一路要直接殺到大城市裡去找你的屍體…」他想想這樣的說法不好聽,於是改口:「找你的屍身…」這樣講也不妥,然後再改口:「要去大城市找你的…肉身!哎喲,我這麼看著你說話,真是難表達!」韓吉搔搔腦袋:「可是,因為

我在火車上暈了過去,所以才會中途下車,在這個不大不小的城市醫院躺一躺!沒事兒!我等馬大祿他們回來幫我辦出院,接著就繼續完成我這次出來的任務!」

驢子耐著性子聽韓吉說完這一大串話,只問了一句:「哪家醫院?」

「瑞祥?還是祥瑞醫院吧?我哪注意這個?」韓吉皺了眉頭!

「出來找我,搞到自己住院?」驢子斜眼看著韓吉:「真波折呀!」

「波折又怎樣?」韓吉挺起胸膛:「老子勇往直前!這不,躺在醫院一樣出來跟你走到這…這他媽到底啥地方?這不像醫院附近啊?」 驢子一臉有話要說的樣子,韓吉揚了揚下巴:「怎麼樣?想起來沒有?你到底死在哪裡?那時候有沒有人給你送醫院,還是…哪家殯儀館呀?」

驢子側著頭,像是在回想著些什麼。

「我記不得了。」驢子臉上突然發現了什麼似的,然後他用酒瓶對著韓吉:「對了,我想起來了!」

「怎麼樣?」 驢子皺著眉頭:「有個人…有個女的。頭髮長長的,又黑又亮。眉兒細細的,像彎的月亮。皮膚白得像雪,白裏透紅。笑起來一邊有酒窩,一邊沒有。眼睛水靈兒似的…」

韓吉一聽驢子這話,這…這說的不就是小月嗎?

「你見到小月?」韓吉嘴巴張得大大的!

驢子一拍額頭:「沒錯!她說她叫小月。」

韓吉一把緊緊抓住驢子:「然後呢?」

「她說話真好聽!」

「她說什麼?說什麼?」韓吉急得一臉一頭的汗都發出來了!

「她說,那天,你見到了一隻金毛野狐。」

「沒錯沒錯!我見到一頭金毛野狐,唰一下地從我眼前消失了!」

驢子對韓吉說:「小月說是她叫去看你的。」

「啊?」韓吉看著驢子亡魂似的空洞雙眼:「我…我知道…我就知道!那她呢?小月呢?她還說什麼?她還有沒有說要來看我?」

驢子發黑的嘴脣露出笑意:「她要來了。小月說,她就要來了。」

「什麼時候?」韓吉追問。

驢子沒答話,只是伸長了手臂,朝韓吉身後指著:「小月來了…」

韓吉猛地往後瞧!眼睛看見的,是無人的十字路口!店家、街道、天空,都是黑白的,只有圍繞著這十字路口的草原是翠綠色,草原的一端是綿延的紫黑色山脈,就像茶葉一樣的深邃顏色,一直連到天邊極遠處。

「在哪兒?」韓吉沒看見小月!

「來了!」驢子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

韓吉的鼻子聞到了一股女人的體香,那是小月的味道。

「小月!」韓吉往味道傳過來的方向跑去!他的耳朵隱隱約約聽到熟悉的小月發出的笑聲!沒錯!這是小月!

「小月!」韓吉又大聲叫著摯愛妻子的名字!空蕩的街道路口,沒聽到任何一聲回應!他在繼續往前跑,已經踏上了翠綠的草原:「小月!」

草原上不斷響著的沙沙聲,讓他分辨不清那熟悉的笑聲從哪個方向傳來? 韓吉急得哭了出來:「別這樣!別折磨我,妳在哪兒?」 他突然身體一震,像是觸了電似的!

韓吉清清楚楚地肯定,小月無色無形的身體,竟然穿過了自己?這實在太玄!他的臉上,還有著被小月的長髮掠過的感覺,那股香氣…他甚至相信,小月還捏了一下他粗大的手?韓吉站在當地,激動得全身發抖! 他一回身要叫妻子,卻沒想到站在他身後如此之近的,竟然是驢子?

驢子搭著他的肩頭,對他很模糊地說出:「帶我…回家…」

韓吉看著驢子在自己眼前,從有血有肉的模樣,一句話不到的時間,全身快速地腐爛!四面八方旋來的陰風將驢子吹得片片飛散!

「驢子!」韓吉兩手往前猛地一抓!

「幹什麼吶你?」 一聲大喊!把韓吉嚇了一大跳!他定眼一看,沒了那無人的十字路口,沒了草原、沒了茶葉色的山脈,也沒了驢子。只是一個騎電動車的中年漢子一臉詫異地看著自己!

中尼漢子慶幸自己反應快,要不就撞上了!

「什麼毛病?站一邊兒去!」中年漢子騎著電動車,繞過韓吉走了。

「這是哪兒?」韓吉認不出來自己身在何處。

他看到的,是一間學校的校門旁,孩子們正放學,家長們有的來接,老師們護著孩子過馬路。

韓吉一身冷汗:「我這是到了哪兒啦?」

作者:房純輝

每週更新

*以上圖檔來自網路,經文案合成後再製。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