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6 窮追不捨的彩蛋!
2021/09/05 15:01
瀏覽614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漂流在繁華似錦的宇宙 #6 窮追不捨的彩蛋!

看運勢、推流年、算塔羅牌,無非是為了趨吉避凶,瞥見有關未來的吉光片羽。但是,只窺得一小角未來的吉光片羽,就能幡然理解未來的全貌嗎?真的可以趨吉避凶,放膽前行?或者,反而是一種詛咒呢?

傑克洪將身子壓得極低!他把自己縮進遊樂園的遊樂設施,一列雲霄飛車的其中一個座位裡!他暗暗計算著對方手鎗裡,還有多少發子彈?沒錯!只剩下六顆子彈!

「傑克!」 雲霄飛車的控制台附近,傳來一名男子的聲音:「傑克!你躲不了啦!出來吧?」

傑克洪屏住呼吸,他要賭一賭,對方真的知道他躲在這裡嗎?月黑風高的,有這麼容易察覺自己的身影,發現自己躲在這裡嗎?

匡噹一聲,傑克發現整列雲霄飛車緩緩啟動!可惡的傢伙,你跟我開玩笑嗎?傑克洪心想,這下子,不就進了死胡同?雲霄飛車一啟動,自己就成了整個老舊無人的遊樂園裡,最明顯的目標了啊!若是現在跳出去,會不會就成了現成的活靶?

一發子彈!自己僅剩下一發子彈!傑克洪緊緊握著手鎗,他決定不離開!

「這是免費的遊樂行程嗎?」傑克蜷縮著身子大喊!「你們不上來體驗一下嗎?」

雲霄飛車開始爬坡了! 傑克洪聽到有人跳上雲霄飛車的聲音。他凝神盤算,最後三個人都跳上來了!位置應該在這列雲霄飛車的後段附近吧? 這是最後三個人了!一發子彈,要對付三個人…機會只有一次!

雲霄飛車已經在軌道上,爬升超過了二十層樓的高度。傑克感覺到,那三個特務,已經從最後排,前進了三個座位。

「砰」地一響!子彈從座位後面射過來,穿透了座椅,擦過傑克的左臉頰!劃出一道又辣又燙的流血傷口!「為了乘客的安全,請在座位上坐好,並且扣住安全護欄,以免發生危險喔!」傑克洪壓低身體,朝著後面大喊!

又是兩發子彈從後面射過來!這可不行,對方三個人越來越近,不會永遠射不中自己!這不會是自己職業生涯的終點,傑克洪伸手摸了摸左臉頰上的傷口,他舔了一下手上的鮮血,鹹鹹而濕潤的…我的命可珍貴了,就算一個換你們三個,我也是虧!

突然之間,雲霄飛車開始向下俯衝,這讓傑克洪嚇了一跳!他往後一看,這可好啦!對方最後三個人的位置,被他一眼瞧得清清楚楚!傑克洪一手緊緊握住安全護欄,不讓自己被甩出雲霄飛車!但是後幾排位置上,追殺自己的三人,有一個反應不夠快,當場就被雲霄飛車陡然向下俯衝的速度給拋飛出去!只聽得一聲慘呼!這可是最少二十層樓的高度呀!去死吧笨蛋!

雲霄飛車向下俯衝,瞬間加速到一百二十公里的高速,然後一個大右拐!傑克洪差點就被這巨大的離心力給甩出座位!他瞥見後面幾排那兩個特務,也死命地巴著座位上的安全護欄!不敢輕舉妄動!可是傑克洪此時,被雲霄飛車的急速離心力,弄得是頭昏眼花!他一張口,便吐出了一堆晚上吃的海鮮拌飯!瞬間如一小碗廚餘向後潑灑!

「靠!什麼玩意兒這麼噁心呀?」後面一位追殺傑克洪的特務,像是被一團嘔吐物給沾上身!氣得破口大罵!

在時速突破一百二十公里疾駛,而且不斷翻轉、拐彎的雲霄飛車上,傑克洪沒有足夠的時間沈思細想!他只明白,這一趟風馳電掣的時間,最多三分半鐘吧?一顆子彈…要對付雲霄飛車後排想要殺掉自己的兩名來自光明會的特務?這可怎麼瞄準呀?在雲霄飛車上吶!

傑克洪發覺,後面那倆特務,似乎決定維持不動,鐵了心要熬過雲霄飛車的急速考驗,等待進了站停好之後,再對付自己?若是這樣,自個兒就落入絕對的劣勢中…

「我們會剖開你,好好地把設計圖,從你的腸胃裡挖出來!」後面其中一位特務大聲說出他們的計謀!

媽的!他們還真的知道,自己將好不容易盜來的設計圖微縮膠囊吞下肚子裡啦?猜的吧?哎喲!傑克洪突然心裡一震!他媽的,剛剛不會把才吞下去的膠囊,跟著沒消化的海鮮拌飯一齊吐出去了吧?傑克洪索性從安全護欄與座椅中,將身體反向卡在其中,讓自己直接面對後排十公尺之外的兩名特務:「喂?喂喂喂!光明會的傻蛋,」他對著後方兩名追殺至此的特務說:「在雲霄飛…飛車上,我打不中…你們!你們也一樣!」

「砰」、「砰」兩聲槍響! 傑克洪發瘋似的哈哈大笑:「真…真的嘛!別…浪費子彈!」他的眼睛閃電似的瞄向前方的軌道!知道接下來雲霄飛車會經過的位置!傑克暗暗在心底倒數! 距離傑克洪只有十公尺的光明會特務,又氣又急!卻在這雲霄飛車騰旋奔馳的過程中,真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三秒、兩秒… 「我們就在這裡道別吧?」傑克洪冷冷地對後方兩名特務說完。他將鎗口對準了前方一段由下往上大右旋的軌道連接處,將手鎗的擊發火力撥到「MAX」!鎗膛裡最後一發子彈呼嘯而出!

一定要中呀!傑克洪心裡祈禱。

但是子彈並沒有完全打中軌道與軌道之間的連接卡榫!卻因著擊發火力調整到極大值,子彈擦中了連接卡榫的一角,強大的動能衝擊引發高熱,炸出一小團火光!

傑克洪坐在雲霄飛車的第一列座位下的車輪「匡噹」一聲,快速地壓過被燒融龜裂的軌道連接卡榫之後,不到一秒之間,軌道便斷開了一尺的距離!不到一秒之間,兩名特務的座椅,便來到了軌道斷裂處!

傑克洪像是看著一部動作片以慢動作放映似的,在整個過程的最後一個大彎道上,兩名特務,及後半段的雲霄飛車,就從軌道甩飛出去!從空中往下,一邊翻滾,最後重重撞進地上早已荒廢多時的旋轉木馬大型遊憩台裡… 當只剩下第一排座位的雲霄飛車重新進站時,傑克洪踏上月台,還有點東倒西歪地抓不回平衡感!

傑克洪這時走起路來,還有些歪歪斜斜的:「搞定…」他小心地摸了摸左臉頰的傷口,血現在流得少了。但是下巴、脖子,以及訂做的白襯衫領子、左胸前,都染上了半乾的血跡。

傑克洪大大呼了一口氣,終於可以稍稍放鬆了!這回,應該去一趟愛琴海,醇酒、美人、音樂…好好的度個假囉!

當他走向雲霄飛車的月台出口,卻猛然有一大片七彩霓虹似的強光爆發!他雙手趕緊遮住臉面眼睛,心中大吃一驚!正在他想要找地方隱蔽時,那炫目的七彩霓虹也似的強光卻慢慢消失,降低了明亮度?這時,傑克紅看清楚,前面不到五步的地上,出現了一顆像是塗上了拙劣七彩顏色的萬聖節彩蛋?一顆大如鴕鳥蛋般的彩蛋?

他還猶豫著要不要上前看仔細點?那顆懸浮離地半尺的彩蛋,蛋殼卻自動裂開了?同時竟然發出了雄壯恢宏的音樂?

什麼呀?傑克洪納悶,又有點緊張! 整顆彩蛋的殼瞬間爆開!傑克洪看到從彩蛋裡,浮出一排排的黃金帶框的字幕!那一排排字幕直接打上三十公尺高的夜空,同時隨著字幕由下往上移動,像男性司儀報幕的低沈聲音,也跟著響起!傑克洪完全搞不懂此刻的情況!這…這是什麼跟什麼呀?

「經過一番激烈的苦戰,」不知從何而來的低沈聲音,配合著半空中巨大黃金帶框字幕的變換,讓傑克洪彷彿有種坐在戲院中觀賞古早電影收尾時播出的彩蛋一般的感覺!

「秘密情報員傑克洪,終於達成了任務,取得了強重力波聚合器的設計圖!在他的愛琴海度假之旅,享受醇酒、美人與碧綠浪花之際,」

他媽的?我才剛剛想的愛琴海度假?這是…他媽的是怎麼知道的?這根本還沒發生呀!

「傑克洪,與心愛的秘密情人若維妮卡,將會發生什麼樣的故事?遭受到哪種意想不到的衝擊呢?」

傑克洪看見自己有如進入了一段3D立體影像中的一個片段!他看見自己腹部被刺了一刀!然後表情驚訝不已,手上拿著一把吃早餐用的餐刀… 「勇敢的傑克洪,即將面臨的最大威脅是?」那低沈的聲音,唸出了半空中字幕的最後一行,像是說出一部動作片續集名稱似的口吻唸道:「傑克洪,血刀未來!」

傑克洪還搞不清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的時候,那不知從何處出現的彩蛋、低沈不知名的男子聲音,以及支離破碎的影像、節奏雄壯的襯底配樂聲,都在中眼間消失無蹤!

「喂?」傑克洪左右張望,然後朝著黑暗的天際大喊:「喂?這是在幹嘛?喂?」 傑克洪,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血刀未來」?是我的未來嗎?那是一顆真的彩蛋?還是小時候看過的老電影裡,片尾加映的「預告彩蛋」呢?他愣在當場,愣了好久、好久…

若維尼卡!

傑克洪想像不到,若維尼卡可以讓滿是深情款款的表情絲毫未變的情況下,將一把剛塗完奶油的餐刀,以眨眼不到的速度,刺中自己的腹部?這怎麼可能發生呀?餐桌嘩啦一聲整個翻倒!傑克洪左手按住腹部傷口,他還來不及處理插在肚子上的餐刀,穿著一襲薄絲睡衣,長髮飄逸的若維尼卡,已經手握叉子,伏低身子,像頭豹子似的撲過來!傑克洪右手一撐地,左膝挺起,正好架住若維尼卡的右手肘,她手中的叉子硬生生被阻住!只差兩公分不到,便要刺進傑克洪的左眼!

傑克洪咬牙忍住腹部用力的劇烈疼痛,他用力吸氣,右腿施力一抬!便將若維尼卡整個人翻過去!但這一舉動,使得傑克洪背肩中了一叉子!原來若維尼卡在被掀翻的一剎那,手中的叉子順勢就插到了傑克洪的背肩上!傑克洪右手打出腹部的餐刀,他翻身爬起,與若維尼卡保持三大步的距離!只穿著一條短褲的傑克洪,下半身已經沾滿自己的鮮血!

「寶貝?若維尼卡?」他知道,對面這位絕世美女,是真的在一瞬間發動突襲,要了結自己的性命!「妳想幹什麼?」

若維尼卡身上的薄睡衣破了一半,在傑克洪面前,她毫不掩飾自己的好身材:「喔!親愛的,我只是想要你告訴我密碼,我需要那套設計圖。還記得嗎?強重力波聚合器設計圖?」若維尼卡說話的聲音依舊甜美如佳釀。

「光明會?」傑克洪不可置信:「妳…妳也是光明會的一員?」

若維尼卡笑了笑:「若維尼卡應該不是。」

傑克洪張大了嘴!因為他看見距離自己三大步的若維尼卡,居然雙手撕下了自己的臉皮?若維尼卡此刻露出的,是一個臉上居然沒有五官的粉灰色人頭!原本的「若維尼卡」,繼續撕下自己上半身的睡衣及皮膚!那是一個分辨不出性別的粉灰色軀體!

「光明會的百面使者?」傑克洪終於知道面前此人的來歷!「若維尼卡呢?」

光明會的百面使者的說話聲音一直變化,一會兒是若維尼卡的聲音,一瞬間又變成小孩兒的聲音、刻薄男人的聲音、老嫗的聲音回答:「若維尼卡?已經在前天…變成一具…漂流在星際空間…的冰屍了!交出密碼…你可以活下去。」

傑克洪猛然想起,自己曾經見到過這一幕!那一顆出現在廢棄遊樂園的彩蛋?那聲音…那影像?一把餐刀插進自己的肚子…若維尼卡…這裡是?這裡是月球的寧靜海廣寒宮大酒店,不是地球上的希臘愛琴海畔呀!

正想到這裡,大落地窗外悠悠緩緩地,飄來一個廣告看板,上面映著醇酒、美人,與從遊艇上看出去的碧綠浪花!看板上的宣傳句子是:「廣寒宮觀旅集團全新套裝行程五折優惠!愛情海浪漫雙人遊開催中!」

將近三個月前,在廢棄遊樂場憑空出現的那顆彩蛋…真的是預告自己的未來嗎?「血刀未來」?

光明會百面使者冷笑說話,聲音依然持續變化不同的性別、年齡,及人種的口音:「順便提一下…你昨晚…在床上的表現…很不錯呢!」

「啊?」傑克洪無法想像,昨晚竟然是跟這樣一個臉上沒有五官,分辨不出性別的魔道科學生化人翻雲覆雨?

光明會的百面使者可沒時間讓傑克洪想清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它的雙臂變化成銳利的大餐刀,全力朝傑克洪撲了上來!「給我…主機密碼!」

「若維尼卡!」傑克洪想不到若維妮卡已經死了?他右腳在臥室牆上用力一蹬,借力朝向百面使者衝過去!他在一瞬間,左肩貼著百變使者刺過來的右臂刀刃,腰勁一擰,原本朝向光明會百面使者的身體,轉了三分之一!右手握住的餐刀,精準地由下而上,插進百面使者的下顎部位!百面使者的攻擊速度極快,但是傑克洪瞬間移動的速度更快!光明會以魔道科學製造出來的生化人,當下一個顫抖!傑克洪雙腿一下蹲,發力使勁!手中的餐刀借勢往下一扯!百面使者的上身立馬出現一道直落至腹的深深血痕!暗紅色的血液,噴了傑克洪一身!

光明會的百面使者,像是瞬間脱了力,軟倒在傑克洪的腳邊,漸漸不動了… 這生死一瞬間的戰鬥,讓傑克洪情緒緊繃到幾乎忘了呼吸!

若維尼卡…傑克洪癱坐在百面使者的屍身旁,他想著的,是愛人若維尼卡的一顰一笑。 就在此刻,臥室衣櫃門打開了一半,從裡面滾出一顆顏色七彩斑斕,卻著色深淺不一,有如駝鳥蛋一般大小的彩蛋!

傑克洪看著那顆滾到翻倒餐桌旁的彩蛋,底部沾上了光明會百面使者的暗紅色鮮血。 接下來,彩蛋的外殼瞬間爆開!傑克洪看到從彩蛋裡,再次浮出一排排的黃金帶框的字幕!那一排排字幕映設在整間臥室,同時隨著字幕移動,像男性司儀報幕的低沈聲音,也跟著出現!

「秘密情報局首席情報員傑克洪,為心愛的若維尼卡報了仇,手刃光明會的百面使者!」

「住口!」傑克洪發瘋似的大喊:「給我住口!我沒有到愛琴海!住口!」

映在整間臥室的字幕依然配合神秘低沈的報幕聲音更新:「光明會為了奪回強重力波聚合器的設計圖,會放過傑克洪嗎?」

傑克洪發現整間臥室像是一下子被空間置換掉,變成了一具像是彈射逃生艙內部的景象!他透過逃生艙的尾端觀景窗望出去,看見一部分像是正在爆炸中的巨型空間站?是哪座空間站呢?猛然蹦出的巨大火球衝擊波!讓整具逃生艙上下翻轉!傑克洪在逃生艙內動彈不得!他在裡面放聲大叫!更讓他害怕的,是逃生艙的外殼破裂了!

「究竟他會不會再次死裡逃生?找到生存的唯一機會?傑克洪,『幽暗生機』!」 聲音與字幕播映到這裡,一切乍然消失!只剩下縮在臥室牆角的傑克洪,以及地毯上死亡變冷的百面使者屍體…

「不要…不要再來了呀!」傑克洪將頭低在雙膝之間,腹部的出血依然未止…

回到地球的傑克洪一出院,便向局裡請了假,他需要時間捋清楚,究竟那顆詭異的「預告彩蛋」,是從何而來?他逆向追索,找出了前一段時間所執行過的所有與執行過的秘密任務有關的檔案、新聞以及人物背景資料。傑克洪發現了一則不起眼的新聞報導。 「昨晚發生在布拉格近郊的街頭飛車追逐,造成一名小販祖孫的復活節彩蛋攤販全毀!警方正在這宗神秘的飛車追逐嫌犯!該攤販的老闆,年紀約七十多歲,目前與孫子正在醫院全力救治中!」

傑克洪看到這則新聞報導,他立刻知道,這是發生在自己與光明會的十多位殺手在街頭飛車追逐中,無心造成的交通事件!他就是從那街頭,一路轉到廢棄遊樂園的呀!但是,他們有任何印象,自己有經過這對祖孫的攤子呀?有嗎?

傑克洪看完了這段五個月前的新聞畫面,立馬飛到布拉格,要找到這對在街頭擺攤,販賣復活節彩蛋的吉普賽祖孫倆!他好奇,這對祖孫,一定知道些什麼?一定!這是最靠近那莫名其妙的「預告彩蛋」的線索了呀!

當他走進布拉格近郊的聖母醫院時,口袋裡的緊急通訊已經響了好幾次!但是傑克洪完全不理會!他要親口問一問那對在街頭擺攤賣復活節彩蛋的祖孫,是否知道…他們,真的知道有顆「預告彩蛋」,纏上自己了嗎?他們會知道這個原因嗎?

傑克洪查到了這對擺攤祖孫的病房。當他一走進去,就看到 一位年紀約十一、二歲的黑髮小男孩,穿著好幾天未洗過的運動服,趴睡在一名瘦弱老人的病床上。這個小男生的模樣,與躺在病床上,連接著維生器材,昏迷不醒的瘦弱老人的模樣,都和之前新聞報導畫面裡的那對祖孫一樣!吉普賽人的外貌特色清清楚楚!

「這是…你爺爺嗎?」傑克洪小聲地問小男孩,同時輕輕的推了小男孩一下。

有著吉普賽血統的小男孩悠悠醒來,看著面前高大挺拔的陌生男子,眼神中露出警戒:「有事嗎?」小男孩的聲音有些乾澀。

傑克洪對小男孩說:「我看到新聞報導,想來幫忙你們。」他蹲下身子,對小男孩說:「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小男孩本來不想開口,但是傑克洪從口袋裡掏出五枚純金金幣,放到小男孩手中。金幣,是當下除了通用全球的虛擬貨幣以外,最實用保值的錢幣了!

「我和爺爺…」小男孩將五枚金幣收到外套內襯的口袋裡,然後繼續說:「在普魯街擺攤賣彩蛋。」

傑克洪點點頭說:「彩蛋的顏色,是你塗上去的嗎?」

小男孩點點頭:「是的。」

「然後呢?發生了什麼事?」傑克洪問。

「一輛車子,開得很快!」小男孩說:「撞到了正要走到街道上撿彩蛋的爺爺…」

「你爺爺走到街道上撿彩蛋?」傑克洪追問。

小男孩點點頭,繼續說:「因為有一顆彩蛋滾出去了,爺爺要撿回來,不然我們能賣的彩蛋,就少一個啦。」

「繼續說。」傑克洪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暖和氣,但是他的心卻越跳越快!

小男孩看著昏迷不醒的爺爺,對傑克洪說:「有一輛車子開得很快!是深綠色的跑車,很貴的那種…車子撞到了爺爺,卻沒有減速!後面還有好幾輛車子,也開得很快!」小男孩皺著眉頭說:「他們都沒停下來!連爺爺要撿的彩蛋也破了。」

「然後呢?」傑克洪問小男孩。

小男孩一手握著昏迷不醒的爺爺,對傑克洪說:「爺爺倒在路邊,我很害怕!因為還有槍聲…爺爺說,」小男孩的雙眼泛出淚水。

傑克洪摸摸小男孩的頭,安慰地說:「爺爺會沒事的。他當時說什麼?」

「爺爺說,」小男孩吸了吸鼻涕:「他說,如果開車撞他的人,可以預先知道要發生什麼事?或許,自己就不會被撞到了!希望那個人,以後可以避免未來會發生的壞事…彩蛋的意義,」小男孩想了想,然後才說:「就是『新生』的意思。」

傑克洪全身像是突然被人扔進一大池冰塊裡面,冷透了,卻無法動彈!

深綠色的跑車?在那晚,自己開的就是深綠色的奧斯丁跑車呀!面前昏迷不醒的吉普賽老人,居然在被自己開車躲避光明會追殺,而被撞傷那晚,許了這個「願望」?希望自己「可以預先知道要發生的壞事」?然後,這老人的願望…成真了?

傑克洪坐在病床地上,一手撐著額頭,喃喃自語:「我的老天鵝啊…」

吉普賽老人連接的維生設備突然發出警報聲!這可不是好兆頭!傑克洪連忙按下催呼的急救鈴!不到十秒鐘,就看見兩名護理師急急忙衝進病房!

「維生器材發出病危警告!」傑克洪對著護理師說:「一定要救醒他!」

兩名護理師同時與醫生聯繫,並且和傑克洪一起將老人和病床推出病房,往急救室方向推去!

在醫院走廊,傑克洪的情報局同事娜拉突然出現!她攔住傑克洪:「找你半天!為什麼不回電?」

「我有急事!」傑克洪推著病床,要跟著護理師前往急救室!

同為情報員的娜拉對傑克洪說:「我們找到光明會的首腦了!現在已經全體出發了!你必須一起行動,我們倆是一組的!」

「我們會出發的,但是晚一點到!我要…」傑克洪話還沒說完,便發現醫院的走廊右側牆面整片爆裂開來!他的雙耳一下子聽不見任何聲音!眼前的畫面,如同無聲電影似的播映… 病床翻倒、傑克洪整個人被轟到走廊另一側,爆炸的強大壓力,連走廊左邊的牆面都被震碎!他摔進走廊左牆後的一個診療間裡!娜拉則消失在爆炸的灰黑煙塵中…

傑克洪弄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他一頭摔進了核磁共振儀的狹窄檢驗艙裡!眼前的畫面,竟是如此熟悉?

那不是太空緊急逃生艙!傑克洪此刻才理解,第二顆預告彩蛋呈現的影像,是自己被爆炸威力轟進醫院的核磁共振診療艙裡呀!傑克洪勉強低頭一看,突如其來的爆炸火焰,已經轟進了這間診療間裡!他立時感到一陣高熱襲來!爆炸的衝擊波將整具診療艙掀起!「轟」地一聲!整具診療艙,裝著傑克洪,一齊被轟出醫院!從離地三層樓的高度,摔到大馬路上!

這仍沒完,診療艙還保護了傑克洪,讓四輛懸浮電動車撞得東翻西倒,最後醫療艙滑進了醫院對面公園的淺水景觀池裡! 傑克洪頭昏腦脹的一身濕淋淋,從醫療艙裡爬出來,他看著大馬路對面的聖母醫院,已經有一大半毀於爆炸火海之中! 「我要救活那個賣彩蛋的老頭呀!」傑克洪放聲大喊!但是他的聲音,卻被一堆連續的警笛聲、驚呼聲與後續的爆炸聲給掩蓋! 此時,從醫院的爆炸活場中,竄出一顆塗不均勻的七彩顏料,跟鴕鳥蛋大小差不多的彩蛋!不偏不倚的,掉落在傑克洪腳邊的草皮上!然後,發出七彩霓虹般的巨大光芒…

酒吧裡,客人稀稀落落。畢竟,這已經是深夜兩點的時間了。

躲過光明會設計的醫院爆炸案半年後的傑克洪,醉在吧台高椅上,喝得幾乎爛醉! 一名酒客年約五十,歪歪倒倒,步履蹣跚地從廁所裡走出來。剛剛似乎進去吐了個爽快。他一手扶著吧台,緩緩而吃力地靠近傑克洪,嘴裡還飄著一股濃濃的酸臭酒氣,對傑克洪說道:「預知未來的彩蛋?你知道嗎?」酒客連身出手指指住傑克洪都難以辦到的說:「我聽你這個故事,聽到我…到廁所吐了一堆吶!你呀…你少來了!瞎掰!」

傑克洪的兩眼迷濛,他對今晚才遇上的陌生酒客說:「我瞎掰?哈!」他又向酒保要了一瓶伏特加,然後對這喝到又醉又吐的酒客說:「阿威?你叫阿威是嗎?」

酒客阿威點點頭:「我就是…阿威!威哥!」

「威哥…」傑克洪喝下一大口剛端上來的一整瓶伏特加,然後醉醺醺地對酒客威哥說:「預知未來喔…痛苦呀!你不知道,我有一顆窮追不捨的彩蛋,一直跟著我喲!媽的,『預知未來』!」傑克洪特別強掉了這四個字!「操蛋的咧!每次這顆復活節彩蛋出現,就有一排金黃色的字幕,然後有一個男人低沈的聲音,說出我未來會發生的事!」

「最…最好是咧!」喝得醉醺醺的威哥不以為意的搭腔:「說得清楚嗎?」

傑克洪誇張的搖手:「一點也不清楚!那聲音跟字幕,說得太玄了!只讓我看到一點點未來的景象,也不講是什麼時候,在什麼地點發生?人時地事物,全都交代得不清不楚!太…太操蛋了!」他說到這裡,突然有一股很哀傷的情緒心裡浮出來!「連…連怎麼救若維妮卡,都沒說清楚!連提示一下都沒有!」

酒客威哥拍拍傑克洪的肩膀:「唉!我說老弟呀,能夠看到未來,是一件多美的事呀?說不定,你可以看到彩券頭獎號碼吶?」

「屁!」傑克洪罵出聲來:「你講到重點了!重點就在『說不定』!他媽的操蛋!」傑克洪嘔出一口濃濃酒氣:「說不定這個,說不定那個…那顆『預告彩蛋』的主人,那個許願的老頭死了!他的願望沒辦法收回,我永遠被他的彩蛋,他孫子塗色的彩蛋給纏住啦!」傑克洪醉眼盯著酒客威哥道:「如果沒有辦法一次知道未來的全貌,預知未來有什麼意義?根本是詛咒嘛!」

「是嗎?」醉醺醺的酒客威哥好奇問:「你看到了自己的死期嗎?」他說到這裡,雙手左右一攤:「嘿!沒有惡意喔~我只是好奇問問!」

傑克洪又拿起整瓶伏特加,灌了一大口!然後對威哥說:「嘿嘿嘿!還沒有哩!你要不要也喝一口?」

「那你…你最近一次的『預告彩蛋』,它讓你看到什麼?」酒客威哥不喝酒,繼續追問。

傑克洪還沒回答,只見瓶身光線一閃!原本被傑克洪握在手裡的伏特加酒瓶子,竟然一下子插進酒客威哥的頭頂正中!瓶裡的伏特加,還透過瓶頸,不斷流進酒客威哥的頭顱裡!傑克洪雙手用力,閃電似的撕開酒客阿威的臉皮!露出了光明會百面使者毫無五官的粉灰色臉部!

「它讓我看到…」傑克洪說話還是帶著酒氣:「看到我剝開你這個光明會唯一剩下的百面使者的臉皮!他媽的…你滿意嗎?」

吧台的侍酒師,以及剩下不多的酒客,嚇得緊貼著牆壁!

「別擔心!」傑克洪一腳踹倒了偽裝成酒客的百面使者道:「沒啦!他是最後一個!光明會整個都被端啦…」傑克洪晃晃悠悠地離開吧台:「聽說…他們有讓死人復生的魔道科學…但是,那個吉普賽老人已經被他們炸得血肉模糊!」傑克洪慢慢走出酒吧前,還在碎碎念:「我的若維尼卡…連屍體都還沒找到,怎麼復生呢?」

傑克洪一手搭著小酒吧的大門,回頭醉眼惺忪地對剩餘的酒客們說:「回家…開車上路…要多注意點兒呀!」 他說完,轉身就上了人行道。在前面轉角處的紅磚地上,滾出了一顆七色彩蛋。

傑克洪蹲低了身子,他明白,自己在死亡來臨之前,永遠無法擺脫這顆窮追不捨的彩蛋!更無法掙脫瞥見未來吉光片羽的痛苦詛咒!他笑看那顆「預告彩蛋」說道:「這次,傑克洪又要遇到什麼九死一生的事呢?說來聽聽呀?」傑克洪問著笑著,彩蛋的殼還沒破,傑克洪就哭了…

漂流繁華似錦的宇宙 每一篇 都是來自宇宙深處流傳的星際故事 每週日更新

下一篇:野狐禪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