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10 翠玉錄
2021/03/04 23:57
瀏覽568
迴響0
推薦35
引用0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10 翠玉錄

「…如在其上,似在其下。若藏於中,亦形於外。太陽其父,月亮其母。從風孕育,從地養護。萬物為一,一為萬物…」『煉金術奧義 翠玉錄』

五十歲出頭的黑衣大食阿里塔利班喝了一杯羊奶酒之後,對著坐在自己對面的新任萬仙會尊主葉法善道:「恭喜你擔任尊主。」

葉法善還不明白,為何黑衣大食會與萬仙會同坐一席喝酒吃肉?一角羅喉不就是死在大食帝國的鐵騎之下嗎?

身邊的控妖師蘇自然看出葉法善的疑惑,便將酒杯恭敬地遞給葉法善:「尊主有所不知。阿里塔利班是當今大食帝國的國婿,阿里塔利班…」他看著阿里塔利班道:「尊貴的阿里塔利班,咱們乾脆將事情說白了,省去拐彎抹角,好不?」

阿里塔利班緩緩點頭:「行。」

葉法善舉杯向阿里塔利班致敬,喝光了杯中的羊奶酒:「願聞其詳。」

這時候,圍坐在圓桌下方的萬仙會重要幹部,包括光明聖火侍者妲雅、碧薩、一開始拿出鑰匙打開光明聖殿古廟,細瘦如竹竿的聖殿執事索亞、還有三位身披黑袍,身形各異的兩男一女,還加上「借」了語言能力給葉法善的洗納也屏息待聽。

「我大食帝國大馬士革總督穆哈維亞,與你們萬仙會的光明聖火護持者合謀,盜走了遠古煉金術的秘奧,翠玉錄。」說到這裡,阿里塔利班指了指圓桌對面上方的石壁空框,他搖頭苦笑:「真主至上!我怎麼也不明白,那大馬士革總督穆哈維亞,居然跟戰敗的波斯人以及殘餘的聖火異教徒合作!」

「說話記得禮貌!記得你此刻人在何處!」聖火侍者妲雅冷面提醒阿里塔利班!

葉法善朝妲雅點點頭,表示他很明白妲雅的意思。他對阿里塔利班說道:「咱們聊人所造下的事,不談論你信啥?不信啥?不談論戰爭誰勝?誰敗?可否?」

阿里塔利班點頭同意。他想了一想,繼續說道:「翠玉錄的下落,我直到進了你們這個遠古聖殿,才明白,翠玉錄一直被你們藏在這裡!」

葉法善看著光明聖火侍者雙胞胎妲雅與碧薩,意思是:「翠玉錄」是件什麼物事?

雙胞胎妹妹碧薩低頭對葉法善說道:「尊主,『翠玉錄』是一部記述遠古鍊金術秘奧的翠玉石板,上面的文字過於古老,一向由光明聖火護持者保管。傳說這部翠玉錄,除了記載遠古鍊金術秘要之外,還能夠…」她說到這裡,有些遲疑!

蘇自然提醒碧薩:「妳可是對尊主說話,有一句說一句才是應該!」

碧薩躬身相葉法善致歉:「抱歉,尊主…其實,我是一直暗自懷疑,翠玉錄可以解開遠古神明從天而降,帶來光明聖火的真相!因為,若這說法為真,為何我們歷代尊主,參不透翠玉錄藏隱其中的真意呢?為何不能給我們明明白白的答案?」她說到這裡,水亮的雙眼,凝視著石壁上的遠古光明聖火之神的巨大浮雕。

「哼!」阿里塔利班從鼻端哼了一聲:「我看,是你們萬仙會裡面,有人知道了,卻不說出來!因為翠玉錄,已經被你們那叛教的聖火護持者給帶走啦!」

葉法善看著阿里塔利班,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你們的光明聖火護持者,八成想出來翠玉錄隱藏的真義啦!」阿里塔利班一手按在圓桌上:「他的說法,讓我方大食帝國大馬士革總督心動了,他讓穆哈維亞這隻飢餓的獵鷹,有了新的目標!讓原本就不斷擴權擴兵的大馬士革總督,有了稱霸天下的心念!還將囚禁在沙漠絕境結界裡的地、火、風、空,四大元素之王放了出來,為獵鷹穆哈維亞辦事!哼!你們萬仙會裡面,真是不缺叛徒呀!」

阿里塔利班話音一落,就發現自己眼前石桌上的右手,突然被一隻石頭材質的獸爪牢牢抓住!爪子尖端刺入阿里塔里班右手手臂皮肉,一時間鮮血淋漓!可是阿里塔利班卻掙脫不開!緊接著,面前石桌上吃剩的羊肉盆子突然翻倒!一個像虎又像豹,頭頂還長著獨角的石頭妖獸上半身就從石桌裡現身!離阿里塔利班的鼻尖不到一尺!這石頭妖獸通身顯透出深深的碧玉色,上下尖牙銳利無比!面目猙獰,身上還有著不少雲朵狀的雕紋!

「我的神獸獨角貔貅,肚子餓了,」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冷冷地對阿里塔利班說:「但牠不吃羊肉,你可知牠喜歡吃什麼肉嗎?」

生得俏麗健美的雙胞胎聖火侍者妲雅與碧薩,看到阿里塔利班驚嚇痛苦的模樣,忍不住就掩嘴笑了!

葉法善斜身看了控妖師蘇自然一眼,那意思是:你還有什麼厲害神奇妖獸沒放出來的呀?

蘇自然嘴裡一聲俐落哨音,讓已經跳下石桌的神獸獨角貔貅瞪了阿里塔利班一眼,不情願似的回身朝蘇自然走去,如花豹般大小的獸身,邊走邊沉入地下消失無蹤!

「我…我是你們千刀帕丹雅的客人,你們…你們不能無禮!」阿里塔利班捂著右手血淋淋的傷口說道!

「懂禮貌的客人,會管好自己的嘴!」光明聖火侍者妲雅冷冷地說。

葉法善口中輕聲念咒:「借風清涼意!進!」 令咒一下,阿里塔利班立時覺得右手上的幾個血洞竟不覺痛楚,而且傷口開始癒合?這位新任尊主,可真是身懷諸般絕技吶!畢竟,早先還一劍絞殺了風之王鄂圖曼,自己說話還真不能不注意一點才好!

「千刀帕丹雅?」葉法善看著蘇自然問道。

蘇自然低聲對葉法善說:「一角羅喉的未婚妻。帕丹雅…繼承一角羅喉在萬仙會的位置,成為刺客、千刀帕丹雅。刺客,就是我萬仙會的行刑官,而有叛教、違反教規,或是萬仙會尊主認定的誅伐對象,就由刺客去執行刑罰。」

葉法善點頭表示聽清楚了,只是他有些好奇,當年的一角羅喉,因為獻身跳入光明聖火之中重生,所以才擁有了自己幾乎無法比肩的超凡能力,而他的未婚妻帕丹雅…要具備多大的才能,方可繼任自己未婚夫婿的位置呢?千刀?是形容刀法精妙嗎?這得精妙到何種程度?才能繼任一角羅喉的位置啊?

葉法善才想到這裡,忽然從遠古聖殿的大門口,出現一個消瘦人影,那人影右手一晃,一個布袋物事便呈拋物線掉落在石桌之前!

坐在石桌外圍的萬仙會眾,見到那消瘦人影出現,紛紛站起身來,退到兩側!而葉法善身後的雙胞胎聖火侍者,也同時低首朝那消瘦人影致意。

葉法善看著那消瘦人影越走越近,終於看清是一名穿著大棗紅色長袍的女子,臉上只露出雙眼,眼下的面罩,是以象牙材質雕刻的花豹嘴型,露出尖牙,狀似猙獰兇狠! 蘇自然彎身拾起那布袋,打開一看,嚇了一跳!竟然是顆人頭?

「阿里塔利班對我說的是實話。」

「千刀帕丹雅,這人頭是…是誰?」蘇自然好奇問道。

原來這穿著一身棗紅色連身長袍子的女子,便是一角羅喉的未婚妻,帕丹雅…不!千刀帕丹雅!葉法善看著那一身長袍,有不少處如同被刀劍刺穿過的洞眼,看起來這位千刀帕丹雅,經過不少刀光劍影的戰鬥吶!

「這…?」控妖師蘇自然捧起布袋中的人頭,是一個異常美麗女子的人頭!但是有些不對勁!因為這麼絕美的女人,十萬名女子裡面也挑不出來一位呀!竟然被千刀帕丹雅給殺了?

「將她的下巴往下拉。」千刀帕丹雅冷冷對蘇自然說道。

蘇自然依著帕丹雅的話照做,伸手扣住這絕美女子頭顱的下巴,往下用力一拉!這絕美女子的下巴,居然伸長了將近半尺有餘!原本的性感櫻唇,居然成了張血盆大口?

「阿里塔利班說得沒錯。」千刀帕丹雅站在阿里塔利班面前,看著葉法善:「你是…新尊主?」她瞧見了葉法善全身穿金戴銀之外,更看見了他右手無名指上戴了象徵萬仙會尊主的紅焰石戒指!

雙胞胎聖火護持者中的碧薩對帕丹雅說道:「是的!」

千刀帕丹雅一聽,當下便單膝跪地,對葉法善施禮:「吾乃萬仙會刺客,千刀帕丹雅!光明聖火永不熄滅!」

葉法善連忙起身:「帕丹雅…無須多禮!請坐,請坐!」

千刀帕丹雅聽葉法善這麼說,先是一愣,接著瞪了雙胞胎聖火侍者與蘇自然、洗納等人一眼,然後對葉法善說:「阿里塔利班說的是真話,我找到光明聖火護持者的下落了。」

「是一座綠洲衛城,對不對?」阿里塔利班問千刀帕丹雅。

帕丹雅點頭:「光明聖火護持者,果然跟大馬士革總督穆哈維亞聯手,研究起遠古秘術。這個女人偶,只是綠洲衛城裡千人中的一個。」

阿里塔利班興奮了起來:「果然如此!果然如此!這就是『人偶城』的真相呀!遠古秘術…給我瞧瞧!快將人頭給我瞧瞧!」

蘇自然將那絕美女人頭顱交給阿里塔利班。阿里塔利班捧著人頭,細看被拉開的下頦:「真是如此呀!」那女人頭顱的下頦被完全打開,裡面佈著詭異的血管,像是用不明金屬製成,非常細密!而每一條略微小指一半粗細的血管,都連著一顆顆的灰白色尖牙!原來這隱藏在嘴內的數十顆尖牙,都是空心的!一旦咬進人體,便可接大口大口的吸入新鮮的血液!

「他們在那大馬士革總督賜予的綠洲衛城,真的誘拐往來過客…然後吸光他們的血!」阿里塔利班娓娓道來:「要以遠古秘術,復生古代魔神呀!」阿里塔利班想起了一句話:「『失散的血脈,終將重聚!』…錯不了!他們暗自誘騙在沙漠往來的商賈旅者進城,就是要以他們的鮮血,復生遠古時代失散的血脈!」

「然後呢?」葉法善問阿里塔利班。

阿里塔利班看著葉法善,將那絕美仿真的女頭放在石桌上,一句話硬是哽在喉中,沒有說出來!

「就在那座專門誘騙往來商賈的人偶城中,」千刀帕丹雅對葉法善說道:「光明聖火護持者就在那裡,他就是我萬仙會最大的叛徒夢魔!」

此話一出,所有萬仙會眾臉色同時一變!個個都面露驚懼,不願多說什麼!

「夢魔?」葉法善奇道:「『夢魔』是什麼意思?」

蘇自然正要向葉法善說明,卻發現遠古聖殿大門口,出現了一個巨大黑影!這黑影一副上氣不接下氣的模樣,長得不像人,倒像隻黑色大妖怪!這大妖怪張嘴喘氣不止,還一邊「嗚嗚嗚、喔喔喔」的,像是在抱怨著什麼?可是葉法善一聽到這「嗚嗚嗚、喔喔喔」的聲音,便認出來,這就是他自小一起長大的玩伴,大山魈金福呀!

大山魈金福站在大門口,發出「嗚嗚嗚、喔喔喔」的抱怨聲,是對著千刀帕丹雅說:「妳跑得這麼快,我很難跟上呀!真是!都不能等一等的嗎?」大山魈金福正想多抱怨幾句,卻發現一個年過三十歲,全身上下穿戴稀世珍寶的白袍男子快步走了過來!這…這是葉法善呀!

大山魈金福大腳一邁!立馬緊緊將葉法善摟在胸前!烏黑大過牛眼的一雙眼珠子立刻淚涔涔!「喔嗚喔喔喔!嗚嗚喔嗚!」意思是:老朋友,我以為你死好久了吶!

「我才以為,你死好久了吶!」葉法善被大山魈金福捧起來!他還看見大山魈金福的粗壯脖子上,還掛著幼年時,自己為牠打的一條大金鏈子!鏈子還扣著刻了「福」字的一面元寶狀大金牌!葉法善大大的喘了幾口氣,擦去臉上的淚水:「幸好幸好,你在辟邪燈籠點著之前,已經回到括蒼老家!要不然…要不然今日何能再相逢呢?」

「嗚喔嗚喔!」大山魈金福指指自己:「嗚嗚喔!喔喔嗚嗚!嗚嗚!」意思是說:我後來要去找你,到處都找不到,就越走越遠!來到這裡了!牠看著千刀帕丹雅:「嗚嗚嗚!喔喔喔嗚!」意思是:她是我的新朋友!

葉法善朝千刀帕丹雅點頭致謝,謝謝她照顧金福!可是千刀帕丹雅卻不為所動,她伸手意示葉法善隨她而去。

葉法善被大山魈金福放在地上,他對蘇自然等萬仙會眾說道:「今日大家都乏累了,早些休息!若要追緝夢魔…或是更有要事得辦,我必定全力以赴!」

蘇自然等一聽葉法善這麼說,當下心情大定!蘇自然轉頭對阿里塔利班說:「一但我們擒住叛徒,還有暗殺你的大馬士革總督的罪證,我萬仙會便有十城之地可以長久棲生,可是約定?」

黑衣大食貴族阿里塔利班點頭:「我便是這麼與千刀帕丹雅說的!」

葉法善隨著千刀帕丹雅走到遠古火神廟的後方石崖處。石崖邊上釘著幾支火把,火紅閃閃。此刻四下無人,彎月當空。夜風時時吹拂,高原沙漠在夜晚的溫度降得極低,葉法善渾身不禁起了寒意!

「光明聖火永不熄滅。」戴著花豹面罩的千刀帕丹雅,又重複了一次初見葉法善時說的話。

「是的。」葉法善回應道:「祝福聖火永不熄滅!」

「祝福?」千刀帕丹雅走進葉法善一步,語氣中帶著怒氣!

「當然是祝福!」葉法善微笑道:「難道不對?」

千刀帕丹雅眼角露出冰冷的殺意!

葉法善眼睛一花!突然有一道銀光直直對著自己的心口刺將過來!這把刀來得毫無聲息!葉法善胸口急急一縮!卻發現這柄銳利的尖刀竟然伸得更長?他左腳往後一撤步,身子半轉,避過了這無聲無息的一刀,才看清楚整把刀的模樣!但是卻沒見到千刀帕丹雅手握刀柄的姿態!這突如其來的一刀,居然是從千刀帕丹雅的胸口長袍裡穿出來的? 問題不由葉法善細想!千刀帕丹雅只上前半步,斜對著葉法善又是一刀!葉法善猛地瞥見第二把鋒利彎刀從千刀帕丹雅的腰側長袍下又穿了出來!葉法善反身半旋!從兩刀之間的縫隙險險閃過!但是卻沒閃掉當面一拳!扎扎實實的讓千刀帕丹雅右拳打在臉頰上!葉法善倒抽一口氣!千刀帕丹雅的右拳一張開,掌心中央又出現一把彎刀!直接刺向葉法善的左眼!

「借風雷雨電相!風馳!」葉法善暗念咒令,藉由「風馳」之術,大大提升了自己的反應速度!再次閃過了千刀帕丹雅的正面刀襲!但是葉法善並不了解千刀帕丹雅的能耐!他只見到這三把鋒利的銀色彎刀倏然縮回帕丹雅的長袍之下,這才明白,為何帕丹雅身穿的棗紅色長袍會有這麼多刀劍刺穿的洞眼,原來這些刀,是貼身藏著的嗎?那不就…葉法善想起了在帝都長安,被妖狐紫影一刀剜心的那位…那位放飛刀的一樣?他叫…波斯鷹卓!想起來了!

「你還在分心嗎?」 忽然一句問話,出現在葉法善身旁!這可讓她驚訝不已!自己可是處於「風馳」狀態呀!怎麼可能會有人跟得上自己如疾風般的移動呢?千刀帕丹雅左拳對著葉法善鼻尖砸過來!更驚人的是,帕丹雅的左拳中指骨節處陡然穿出一把銀白銳利尖刀!葉法善一吸氣,向上一躍,驚險的躲過帕丹雅從左拳裡穿出的一刀!可是他卻見到帕丹雅的頭頂,又是一刀穿出!這一次閃躲不及!葉法善的右腿被這一刀劃出條大口子!當場鮮血四溢!

千刀!…就是這個意思呀!渾身都是刀的千刀帕丹雅!葉法善拇指摸在一枚混金寶石戒指上,咒令一下:「借天地五行之相!金相!」瞬間化成金剛相的葉法善還沒落地,又被帕丹雅神出鬼沒的快刀斬中右肩!刀痕深達寸許!

「若是你死在這裡,那就證明尊主之位,找錯了人!」千刀帕丹雅的象牙花豹面罩下露出獰笑!「我說『光明聖火永不熄滅』,你卻不回應同樣的話語,證明你根本心中不敬崇我教數千年以來的聖火信仰!有何資格擔任我萬仙會尊主?」

葉法善一聽之下,才明白為何剛剛在遠古聖火廟內,這千刀帕丹雅聽完自己好意招呼之後,居然對不應不答,直接說阿里所描述的人偶城是真實存在的事兒!葉法善不想真的與一角羅喉的未婚妻交手,一昧的閃躲,卻發現狀況越來越危急!

「葉法善。他說,你與他是舊識…」千刀帕丹雅提高了移動的速度,饒是葉法善的風馳之力不斷增加,卻無法擺脫帕丹雅的貼身跟隨!不到眨眼的時間,葉法善又中了三刀!每一刀都可以讓處於肉身狀態下的自己當場斃命!

「他擁有的,是光明聖火賜予無窮的力量!而我擁有的…」千刀帕丹雅加重了出刀的力道!

無窮的力量…這說的是一角羅喉呀!葉法善邊聽這話,同時手肘一縮,變成金剛相的手肘砸斷了帕丹雅的一柄銀白銳利彎刀!

「是無限的速度!」千刀帕丹雅話聲未落!身形陡然加快!腳底一挑,將地上的斷刀挑回自身棗紅色長袍內!葉法善發現這帕丹雅根本不顧故人之情,真是一心要殺了自己?他的金剛相,已經是傷痕累累,快要撐不住了!

「借風雷雨電相!雷刀!」咒令一下!上方夜空猛然爆出一道閃電!不偏不倚的劈在千刀帕丹雅身上! 轟然巨響!葉法善看見站得挺直的千刀帕丹雅身上冒出縷縷青煙!棗紅色長袍上有多處燒焦!

「哼哼哼哼…」千刀帕丹雅的象牙花豹面罩下,傳出冷笑聲!

這樣…這樣也沒事嗎?葉法善既是鬆了一口氣,沒有當場劈死一角羅喉的未婚妻,同時也倒抽一口氣!雷刀…竟然沒有造成任何效果呀?我居然將在長安城放飛刀的波斯鷹卓拿來與眼前的千刀帕丹雅相比?這...也太傻了我!波斯鷹卓根本無法與千刀帕丹雅比較,兩者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的!

「將我的魂魄,寄附在鋼刀之中。用敵人的血,妝扮我的名字!」千刀帕丹雅的面罩中傳出這一段話語。她上前一步,好像一點事兒也沒有:「你…是在…侮辱我嗎?」

帕丹雅的右眼眼角,緩緩穿出一柄鋒利的尖刀,對著葉法善的額中刺去!

葉法善身上沒有任何武器,有的只是一項!神劍真鋼!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每週五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