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8 翠玉錄
2021/02/19 00:38
瀏覽721
迴響1
推薦44
引用0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8 翠玉錄

「…如在其上,似在其下。若藏於中,亦形於外。太陽其父,月亮其母。從風孕育,從地養護。萬物為一,一為萬物…」『煉金術奧義 翠玉錄』

險奇高聳的山峰綿延不絕。一眼望去,八方均被叢山峻嶺所包圍。山壁陡峭難以攀爬!能夠沿著山勢上下自如的,只有大角山羊做得到!這兒的景象,已與大唐中土完全不同。

葉法善真是看膩了沒長出一棵樹的光禿禿山嶺!他算算日子,離開吐谷渾已經過了大半年。沿途看見的、聽見的,均是異地口音異鄉人。他能遇見會說中土唐語的人,機會越來越少。尤其葉法善不喜往大城裡鑽,因此,比手畫腳的機會,比開口說話的機會要多得多。為了填飽自己跟座騎大黑的肚子,葉法善幫沿途遇見的村莊百姓搬貨運材、治病看診。雖然語言不是很通,但是憑著治病解疾的功夫不錯,倒也一日兩頓,吃不胖也沒餓著。

「哎呀!」葉法善此時身上的衣褲,已經完全換成了黑色粗棉麻罩衫加上棕色寬襠窄口馬褲的西域波斯裝扮。他摘下纏在頭上的黑色頭巾不住擦著下巴脖子的汗,邊對一旁牽著的戰馬說:「大黑呀大黑!咱們這下子可闖進異域中的異域,絕境中的絕境了!你看到什麼沒有?聞見吃食的味道了嗎?」

戰馬大黑沒搭腔,就從倆大鼻孔裡不耐煩似的噴哼噴哼幾聲,右前腳反覆跺地好似在說:「這不都你帶的路吶?哪兒有吃的?無論是啥,都給我來一點兒!」

葉法善乾脆不走了!卸下背上裝著鐵鍋水壺乾糧的行囊,牽著大黑走向千仞山壁下內凹的陰涼處,屁股一沉,坐在一塊石頭上蔽日休息!他拆下了蓋在雙眼上的羊骨遮光眼罩,好好地抹乾淨臉上的沙塵汗水。這還不夠舒服,葉法善索性拖了靴子襪子,倆光腳丫子往地上一伸!

「哎呀哎呀!這樣才夠舒服!腳呀腳呀,大家都歇歇透透氣吧?」 葉法善的兩眼一圈周圍,早已經曬出了一個遮陽眼罩的印子,他舉起羊皮水袋,咕嚕咕嚕地往喉中灌水。

「舒服!」葉法善打了個嗝!正想調整姿勢,索性就在這遮陽處小睡一會兒,待日頭斜了再起身前行。

忽然山壁上傳來聲響,葉法善看見幾顆小碎石落下,然後就是五、六隻帶角山羊跳下來,好像是為了躲避上方的威脅似的,一落地,便快速逃開!

有狼嗎?葉法善疑惑,這樣陡峭的高聳山壁,野狼再兇悍,也沒這本事學山羊在近乎直立的山壁上獵捕吧?

葉法善還在思考,忽然「砰」地一聲!帶著溫熱濕潤的液體噴濺到葉法善的臉上!他嚇了一大跳!連忙抹抹臉,發現手上都是鮮血!他再往前仔細看清楚,就在自己窩坐的前方三步,一個人從山壁看不見的高處,筋斷骨碎,渾身血污的當場摔死在葉法善眼前!

「我的天呀!」葉法善像是觸電似的急急忙站起來,兩手不住地往身上擦血!這具屍體是個男性,皮袍四分五裂,露出袍內的變形戰甲!身體上下完全對轉,這是連腰骨都摔斷了吧?外貌看起來是波斯人,一隻眼睛滾出來,在太陽下反射著血珠光澤!嘴歪眼斜,貼在地上的臉已經血肉模糊!

「哎呀!」葉法善看清了這從上方山壁摔將下來的波斯男子屍體,才想起來!這摔死的波斯男子,正好壓在自己的靴襪上呀!他正發愁著,應該怎麼辦?要把屍體挪開,然後再把被壓在屍體下的靴襪給… 才想到這裡,上方又傳來一連串「砰碰」、「砰碰」的響聲!大小落石開始墜落!其中一塊大石頭,正好砸在才剛摔死的波斯男子屍體之上!又是一灘血污潑在葉法善身上!

「我的靴襪!這是怎麼啦這是?」葉法善有三分之二的身子都沾上了血污!狼狽不堪!聲音還沒喊完,在葉法善身前又摔下了幾具男子屍體!這可真出大事了不是?

「大黑!」葉法善想起來,自己的坐騎可還安好?他定睛一看,這大黑可機靈的很!老早避開這陣落石,遠遠地跟那群避災的山羊們聊天吶!

葉法善對著幾丈開外的大黑喚道:「你跟那群山羊朋友好好待著,我上去瞧瞧!」 赤腳的葉法善貼著山壁凹陷處,橫移了丈許,眼見落石漸漸減少,便將左手清搭唇前:「借風雷雨電相!風馳!」咒令一下,赤足的葉法善雙腿一磴,應是依著幾乎垂直的山壁竄了上去!

這山壁高近百丈!葉法善越往上,越能聽清山壁上方傳來的喝斥聲與兵馬交戰的聲響!當葉法善翻上山壁,眼前是一片高地!周圍盡是波斯胡人,有男有女,還有看起來不知是人是妖的,約莫有二百人!天空中像是有幾十隻巨鷹盤旋,更遠一些,便是一整團戴著頭巾蒙面,駕著兩輪轡馬戰車的黑衣大食戰士!赤足葉法善知道自己無意間闖進了戰場,而且…自己還身在即將被屠滅的一方!

這還得了?葉法善看清了現場,自己這一邊的人馬,已經被逼到懸崖邊!那近百輛轡馬戰車不止橫衝直撞,用輪軸突出的彎刀蔟藜刺,以及固定在戰馬兩側向前直刺的尖刀來屠殺這群被衝散成一小團一小團的波斯與其他種族的西域人之外,葉法善更發現這些戰車與黑衣大食戰士,更有法術保護操縱!他們居然可以神出鬼沒?有輛轡馬戰車,突然一下子逼近眼前,卻在一眨眼之間,從這些波斯人的後方殺出!因著這樣的威力,所以剛剛才有好幾位波斯人避之不及,被衝撞摔下山崖吧?這幫被圍殺的人裡,還有的長相外形也跟平常人不一樣!有的手臂如章魚似的,有的則是安了個馬頭在脖子上!這算「人馬」?還是「馬人」呢?其他的又是刺青、又是獸皮、又是鱗甲,也有穿戴青銅戰甲,個個手持刀械弓箭大錘,步步後退!

「不說了!」赤足葉法善口中咒令:「借雨霧冰雪相!霧隱!」這咒令一下,在前方黑一大食戰士進襲處,突然從地面上擰出一團又一團的冰冷霧氣!白灰色的霧氣驀然昇起!一時間沒人分得清前後左右!

「葉…葉法善?」 忽然在身旁出現了一句熟悉的唐語!葉法善一下子耳朵都尖利了起來,平常聽得都是西域諸國及波斯語言,一下子聽到有人以唐語呼喚自己的名字,這令葉法善大為驚奇!

「誰?」葉法善大聲回應:「誰叫我?」

在眾人推擠之中,那聲音越來越近:「葉法善?你是葉先生嗎?」

葉法善這下子看見一個人,穿著波斯服飾,腹部中箭,肩上有一刀傷,正不住流血,此人年紀大概五十歲了吧?他真的有些面熟!葉法善細看著來人,這也是大唐人士呀!

「吾乃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呀!」

原來,此人便是當年萬仙會中的控妖師蘇自然!可說是萬仙會的高手之一呀!葉法善沒想到,面前竟然出現了一位故人!他兩眼一酸,就要流下淚來!這千里之外…就會有個人用自己自小聽熟的語言,叫出自己的名字…那時的一切記憶,瞬間浮上心頭…葉法善咬著牙,忍住淚水:「你是控妖師…啊呀!神獸饕餮的主人!」

「葉先生!請您幫幫手!萬仙會此刻命懸一線啦!」蘇自然一守護著身後的一位黑衣大食,看見葉法善出現,像是見了救星一樣!畢竟,在蘇自然眼中,面前的葉法善,一身絕世仙術功夫,不在當年擁有光明聖火之力的一角羅喉之下!

「這是怎麼回事?」葉法善問蘇自然!

「大馬士革總督派了暗殺術士團,要殺了這傢伙!」蘇自然指指自己身後的黑衣大食,這黑衣大食年約五十,也是渾身傷!「萬仙會已經被屠滅了七、八成!這位黑衣大食叫阿里塔利班!他要聯合我們萬仙會,幫光明聖火留住一盞燈!」

「暗殺術士團?」葉法善大為驚奇!

那名站在蘇自然身後的黑衣大食阿里塔利班,看到蘇自然對眼前這位一身襤褸,又是血漬滿身,還赤腳的葉法善問道:「此人是誰?」 葉法善還是不太懂西域語言!只聽得蘇自然很快地對那黑衣大食阿里塔利班說著西域語言!

「我說你是救星!」蘇自然轉頭對葉法善說:「是我同鄉人!」

忽然有一陣巨大騷動!傳到葉法善、蘇自然,黑衣大食阿里塔利班三人處!至少有幾十人同時被烈火焚燒!皮破肉爛的焦臭味立時傳到葉法善鼻端!

「將大家聚成一團!別被衝散了!」葉法善對蘇自然喊道:「我來護一陣子!」話一說完,只聽得控妖師蘇自然以波斯語呼喚萬仙會眾人往自己發聲的地點聚攏!

「歸去來兮!」葉法善抄起地上一柄彎刀,在這近百人聚集的險峻荒地上,以風馳之力,畫了一個大圈!「別出來!且待我瞧瞧!」

赤足葉法善一旋身!腳步一邁,像一條棕黑幻影似的,左穿右穿,繞過百位萬仙會眾,發現上空時不時的有炙熱火炬向下噴射!葉法善撤了霧隱仙術,這才看清楚!一開始上得山崖時,以為天上掠過的只是巨鷹的影子!這下子可清楚啦!那數十頭在天上穿轉飛翔的可不是巨鷹!而是蘇自然說的暗殺術士團裡的空行軍!每個人身穿黑衣黑袍,頭巾蒙面,只露出冷冽陰沈雙眼!他們的背上像是插了一對狹長的翅膀,在空中不住地投下火油彈!但葉法善知道,他所感受到的炙熱火焰,並非只是火油彈那麼單純!

從葉法善後方傳來蘇自然的呼喚:「葉先生!你不是會閃電之術嗎?喚雷電劈死他們吧!」

這想法不錯!葉法善左手捏起劍訣,輕搭唇前:「借風雷雨電相…」他停了一下,想清楚眼前局勢,便道:「電爪!」

葉法善雙手一攤,十指呈虎爪狀張開!「哧哧」、「哧哧」的詭異聲響,伴隨在葉法善左右前方出現各五道由電閃凝集而成的巨大彎刀似的虎爪都是又彎又長!迸發著青白色電光,電爪的邊緣,還不時爆出白色閃動的星火!每一道懸浮放電而鋒利無比的雷電彎刀,幾乎有兩人的身長!在葉法善雙手前方空氣中不斷發出「哧哧」聲響的一對巨大「電爪」,正是他難得使出的仙道借法之一!

兩輛轡馬戰車朝著葉法善急衝而來!葉法善的右手電爪向前由下朝上一撩!原本想著一次掀翻這兩輛轡馬戰車,卻沒想到這兩輛戰車竟然在一瞬間消失無蹤?葉法善眼角瞟見陰影,他左腳後拉,身體由右至左半旋,左手操縱巨大的五道彎刀電爪一掃!正好掃中從左後方無聲突襲的大食轡馬戰車!那輛戰車連人帶馬,立時爆出陣陣令人遮目的電光!整輛戰車當場四分五裂!還冒出一陣燒焦的味道!

蘇自然見到十多年沒個生死消息的葉法善,雖然一身破爛髒污還打著赤腳,但這一身仙術功夫,像是更勝當年呀!「乘勝追擊呀!」他對葉法善大喊!

乘勝追擊?葉法善心裡想:才翻倒一輛戰車而已吶,你沒看見人家是一大群嗎?

近三十位大食黑衣戰士在葉法善身後突然出現!朝著蘇自然與會眾聚集處殺去!卻發現自己衝將過去,反而去處變成了來處?他們莫名的離葉法善更近了?這是怎麼回事?連被葉法善以「歸去來兮」結界保護的萬仙會眾也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而這其中,只有控妖師蘇自然知道,當年在長安城葉法善棲身舊道觀大門口,遇見一道不可破解的結界…「原來這道保護結界,就叫『歸去來兮』啊!」蘇自然點頭喃喃自語。

葉法善向後退半步,右手電爪反手一揮!那近三十名原本要突襲蘇自然的黑衣彎刀戰士,一瞬間被全部電得皮焦肉綻!威猛犀利的電爪,一下子將這對黑衣大時戰士掃倒至五丈開外!有幾個還摔落懸崖!

「砰」、「砰砰」的爆炸聲從天而降! 葉法善左閃右閃,避開空行軍的火油彈轟擊!他雙掌用力向半空中一推!一雙電爪猛然沖向大食空行軍中的士兵!那幾個被凌空電爪抓住的戰士,身體直接被截成數段!切口平整無血,因為已經被強大電力給燒焦封住了!

「真是…厲害呀!」在「歸去來兮」結界中,一位全身長滿魚鱗的萬仙會眾看著葉法善,露出欽佩不已的稱讚!

不到一頓飯時間,原本要一舉剿滅萬仙會會眾以及大食貴族阿里塔利班的暗殺術士團,被突然殺出來的赤腳流浪漢葉法善給安排得七葷八素!

正在此時,天空中出現一團巨大的黑影!葉法善仔細一瞧,自己都張著嘴合不起來了? 這是啥呀?葉法善從來沒見過這種怪物?

「那是暗殺術士團的正主子來啦!」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在葉法善背後大喊:「騎在雙翼魔龍上頭的,便是暗殺術士團的領頭之一!四大元素之王的風之王鄂圖曼!」

啊?葉法善根本沒注意那蘇自然所說的「雙翼魔龍」之上還有人?他只見到在貼著雲層之下,朝著自己俯衝而來的兇猛妖怪!雙翼魔龍?這個大傢伙的名字嗎?這頭雙翼魔龍身長超過十丈!有著巨大長滿獠牙的蜥蜴頭,頭上還有一對長長的灰白色牛角!雙眼似蛇目,頸子上佈滿烏黑跳動的血管,身軀前半有一對巨鷹般的長利尖爪,脇下長出一對又寬又薄有如蝙蝠的黑色飛行雙翼!雙腳比象腿還粗!尾端如蛇身一般!

是呀!這頭長相兇惡的雙翼魔龍頭上,真的站著一個人!那人全身黑衣黑罩袍衫,雙眼以下被黃金骷髏半面罩遮住!身形高瘦,倆手臂套在刻有遠古咒文的青銅護套內,膝蓋上的護甲,刻著骷髏頭!皮靴上纏繞著小指粗的純金線…這便是蘇自然說的四大元素之王,風之王鄂圖曼?「四大元素」又是啥呢?

說時遲,那時快!葉法善身後突然有兩柄銳利鋼刀劈到!他不及閃躲,兩柄鋼刀直接攔腰砍進身子!可更讓兩名偷襲的暗殺術士團的大食黑衣戰士與蘇自然等萬仙會眾驚訝的是,那兩柄銳利鋼刀的刀刃竟然瞬間消失?兩名大食黑衣戰士的手上,只剩下刀柄?而當他們定睛一看,原先赤腳襤褸的葉法善,竟然化成了金剛之身?

「一不留神!」借五行之力,化成金相的葉法善吐出一口氣:「差點被你們給辦了!」他一轉身,雙拳向前打出!「砰」、「砰」兩聲悶響!那兩名偷襲的大食黑衣戰士被葉法善直接轟出三丈之遠!胸骨俱裂,重傷倒地不起!

俯衝而下的雙翼魔龍張口對準了葉法善!一股像是火龍卷的炙熱烈火從雙翼魔龍長滿獠牙的巨嘴中噴洩而出!直接將金相葉法善以高熱火燄密密包裹!連地上都因為挺不住這股高熱,而燒融出一大片滾燙岩漿!

「葉法善!」萬仙會控妖師蘇自然緊張得大叫!

所有被保護在歸去來兮結界中的萬仙會眾,都張大了嘴,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個赤腳邋遢漢子,就這麼被雙翼魔龍的烈火給燒成焦炭嗎?

「光…光明聖火?」一位上身長出四隻章魚觸角似的萬仙會眾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疑惑又興奮的叫出聲來!

包括原本被蘇自然保護的黑衣大食貴族阿里塔利班在內的人,都看見了經過雙翼魔龍一輪高熱烈火焚燒之後的唐人葉法善,竟然成了一個火人,站在半岩漿化的地上,全身散發火焰金黃光芒?

騎在雙翼魔龍頭上的風之王鄂圖曼左眼微瞇,心想:這樣還能撐得住?他右腳往雙翼魔龍的頭上一踏,偌大凶猛的雙翼魔龍立時返身上升,準備再給這赤腳邋遢漢子更重的一擊!

「長得大的妖怪,」施用天地五行借法轉為火相的葉法善緩緩說道:「我不是沒見過…但是像你這樣兇的,還是頭一回見呀!」葉法善想起當年的狐野宴,那千百隻野狐集聚而成的荒野巨狐,一路窮追不捨的景況…這火焰,比起當初一角羅喉的炙熱光明聖火,威力差了十萬八千里吶…

「你讓我心情不好了…」葉法善的雙眼凝視著翻身上衝的巨大雙翼魔龍,他想起那狐野宴,想起妖狐紫影、小蝶…想起令自己心碎失神的記憶片段!葉法善著火的雙眼流出岩漿似的淚水:「你真是讓我心情不好了!」火相葉法善一舉步向前,臉上的淚水滴在地上,燒出一個一個焦黑的小洞!

「光明聖火附身在他身上啦!」數十名萬仙會會眾異口同聲的朝著發出高熱烈焰的火相葉法善又是大喊又是歡呼!「光明聖火就要戰勝邪惡的雙翼魔龍呀!」

騎在雙翼魔龍頭上的四大元素之王,風之王鄂圖曼雙眼閃出冷冽的殺意!他彎身拍拍雙翼魔龍的頭,這回,要徹底的咬碎眼下不知從哪裡跳出來的流浪漢!

「劍號真鋼,大戮十方,命不久長!」火相葉法善口中咒令輕聲念完,這一群萬仙會眾,便看見眼前光明聖火附身之人,用高熱雙掌一拍,胸前居然憑空出現一柄劍身前窄後寬,通身鐵黑色,同時隱隱顫動的三尺古劍?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每週五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Bifröst Kærlighed
2021/02/20 10:42
happy 2021!

thank you for great talented sharing

best regards


Boston Kindergarten wish to be the wind beneath your wings

☆﹒﹒☆★‧*°∴°*﹒﹒☆﹒﹒☆★*°﹒*﹒﹒☆

A teacher
Takes a hand
Opens a mind
Touches a heart
Shapes the future
☆﹒﹒☆★‧*°∴°*﹒﹒☆﹒﹒☆★*°☆*﹒﹒☆

謝謝喔~祝新春大吉^^

房純輝2021/02/20 16:5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