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直到那一天14 吃早餐!
2021/01/19 00:15
瀏覽541
迴響0
推薦39
引用0

直到那一天14 吃早餐!

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

肺好像被壓住了?不!是真的被壓住了!周理杰眼睛一睜開,就看見一顆頭壓在胸口!頭髮是深紫色… 這誰呀?我在哪裡?他認不出來自己躺在哪一張床上?睡在哪一個房間?身上躺著的,又是誰?

「嗯…別動嘛…」周理杰胸口上的那顆頭說話了:「我還要繼續睡!」

果果? 周理杰花了快十秒鐘才記起來,這深紫色的頭髮,是果果!他抬起左手抹抹臉,然後急忙檢查自己的左側腰!什麼也沒有!沒有血跡,沒有傷口…然後,他晨勃的下體被一隻手握住。

「喔~」果果誇張的說:「小弟弟這麼早就『上班』啦?好勤勞喔!」 果果抬起頭,深紫色的瀏海擋不住眼神裡透著的玩笑意味:「精神這麼好喲?做了什麼色色的夢嗎?」

「最好是!」周理杰將果果的頭,從胸口端起來移開。

我差點死在昨天…不!應該是差點死明天!這裡是哪裡?

…星期一,我到了毛凱莉家,阻止她自殺,結果自己被捅了一刀!鋒利的一刀!所以…今天是星期天。周理杰拉起果果的右手,她的右手手背上刺了一隻黑色的蠍子:「把我兄弟還給我,謝謝喔!」

「不行不行!」果果耍賴,用上身壓住周理杰的小腹:「沒得商量!」

周理杰雙手往床上一撐,直接坐了起來!哎!這是…溫泉旅館!我在溫泉旅館裡面。對,星期六晚上入住,現在是星期天,我想起來了!周理杰將果果摟住翻身,對她說:「我要上廁所!好急喔!」

也不待果果回應,周理節快手快腳的拉起被單跳下床!

「被單不能給!」果果只穿著一條黑色的boyshort:「會冷!」

周理杰將被單披在果果身上:「房間裡都是暖氣咧!」

他快步走進廁所。 周理杰隨手關上門,直接坐在馬桶上想:糟糕!我不是才跟果果說了分手嗎?她不是直接掛我電話嗎?媽呀!那是…糟透了!對現在的她說來說,分手的事情,還沒發生!但是對我來說,我已經講了!然後…時光不斷的逆向行駛…我要跟她講幾次「分手」,才算真正的分手呢?完了!還有Doris!我的時間,又往回倒退一天,所以…對Doris來說,我跟她講的話,根本沒有發生!

「糟透了!」周理杰兩手撐著頭:「還有雅倩沒講!但是講了也是白講!因為…唉!時光倒流真的是詛咒!」

如果我就保持這樣,當作什麼也沒發生?反正她們不會知道我的情況?他瞟了一眼自己依然堅挺的下體:「一路裝沒事?這樣繼續下去?」

果果在敲門:「我要洗澡!」

「妳去溫泉池呀?」周理杰將聲音裝得很溫柔:「熱熱的溫泉一開就有了!趕快放水呀!」

「你也要泡嗎?」果果在門口問。

「對呀!」周理杰邊應聲,邊起身拿起蓮蓬頭,一轉冷水旋鈕,冷水「唰」地直接當頭淋下,差點沒把自己給凍得叫出聲來!他可不要讓小弟弟還精神奕奕地離開廁所!就算是一種「報應」或是「懲罰」吧?既然下了決心要當「強盜」,就別他媽三心二意的!冷靜下來!等會兒一出去,就說要去工地看進度!最多吃完早餐,就可以脫身了!

周理杰的身體,漸漸適應了冷水的沖激:「我要跟一個人『分手』多少次,才能真正的分手?」

果果全沒有食慾!

她連頭髮都沒完全乾,就跟著周理杰到餐廳吃早餐。但是她現在一點食慾都沒有了!

「我不懂。」果果的額頭都浮出了一條青筋!因為她很用力很用力地忍住眼淚,不讓自己在還有一半客滿的旅館餐廳裡哭給別人看!

「我們沒有談過以後…」果果看著喝了一口的果汁杯:「我還沒跟你講以後我想我們怎麼過?怎麼『以後』就沒有了?」

Shit!ShitShitShit!我根本就是把昨天晚上那把刀,插在果果的身上嘛!周理杰這下子又是心虛又是心急,而且充滿罪惡感!周理杰呀,人家跟你在一起,是有期待的!人家不是只貪圖一時的歡愉爽,不只是這樣呀!人家對兩個人的未來是有期待的!你呢?裝作看不見?裝作不知道?還是裝作沒有未來?裝作世界末日隨時會發生?

「難道昨天你帶我來這裡,就是分手炮嗎?好差勁!」果果壓低聲音,卻沒有壓住她的傷心與憤怒!

「不!我昨天不在這裡,我被捅了一刀差點死掉!」周理杰反射性的回應,卻在下一秒知道,在果果面前此時此刻這樣的誠實,根本得零分!不,是負分!

「你在講什麼呀?」果果看著周理杰,眼淚已經忍不住溜出來! 好難喔!真的好難喔!周理杰看著果果用餐巾很快的擦掉臉頰上的淚珠。你心裡已經有的決定,在對方聽來根本是荒謬的!無論用什麼樣的態度,沒有誰能夠平和地接受!而「平和」,根本是自己自私的一廂情願!周理杰呀,你沒資格要求人家「平和」呀!

他看著果果右手邊桌上的餐刀,此刻他多希望果果一把抓起亮晃晃的餐刀,直接給自己來一刀算了!這樣才是最佳選項!她用力的狠狠的捅自己一刀,解恨了,自己也從這一刻解脫!

祢為什麼讓我處在這樣的狀況之中呢?周理杰心裡大聲地問老天爺!

你早知道事情會走到一步了不是嗎?那為什麼當初要開始呢?你自詡情場高手不是嗎?現在高手又在哪兒呢?你對未來沒有期望,人家有呢!高手,你怎麼收拾?示範一下呀? 周理杰的內心嘈雜不已!

「你不能講完就離開餐廳走出去!」果果低頭看著自己腿上的餐巾:「這樣我太丟臉了!」

「我…」 周理杰的話被打斷!

「我也不能這樣一個人走出去!這樣也一樣太丟臉了!」果果用力地呼吸幾次,她刻意淡淡的說:「我們要吃完這頓早餐!必須吃完,然後一起走出去,離開餐廳!」她開始動作,邊吃,邊滑手機,當作沒有事情發生。

「我真的很抱歉。」周理杰說話的聲音有點啞啞卡卡的。

「吃早餐。」果果的聲音不大,但是顯得堅決!她沒抬頭,眼睛看著手機裡的臉書動態。

「你找我幹嘛?」

坐在星巴克的Jim,穿著寬鬆的ROOTS,面無表情地等周理杰將焦糖瑪奇朵,端端正正的放到自個兒面前。

「我他媽的死了兩次!」周理杰用力坐下來,將手上的本日精選重重放下!「一次是昨天晚上,我被捅了一刀,死得很快!一次是今天早上,我被凌遲!死得很慢很痛苦!」周理杰必須找個人把心裡要說的話,痛痛快快的說出來!

「原來我是一個『樹洞』喔。」Jim優雅女人似的說話調調,不愧公司的人,私底下都叫他「金大班」。「那你現在是殭屍就對了,死不了?」Jim小心的輕啜一口焦糖瑪奇朵:「你找我,是想要我怎麼讓你換個死法嗎?」

周理杰擺出一副小學生請教老師的姿態:「請問,David甩掉你的時候,你的感覺是什麼?」

Jim馬上臉色一沉:「修理我?是嗎?找我出來修理我?我們有這麼大的仇?」

周理杰連忙搖手:「我不是這個意思!真的,我發誓!他跟我是同一個健身中心的會員!如果你對他還有一個PPM的不爽,我立刻去打死他!…打殘他更好!」

「Bye!」Jim直接想起身! 周理杰立刻站起來阻止:「拜託!對不起!我是真的需要跟一個人聊一聊!我真的…除了你,我找不到別人!而且,我們等了快二十分鐘才有的位置!靠窗,光線又好!是不是?」

Jim端著焦糖瑪奇朵站了三秒:「這個位置是整間星巴克最好的位子,我同意。」他慢條斯理地坐下坐好,調整出一個最舒服的姿勢。

「我今天一早,就跟果果談分手。」周理杰對Jim說:「我已經講過不止一次了!」

「恐怖情人?」Jim挑起右眉。

周理杰雙手抱頭:「恐怖的是我!」

Jim一時之間沒想到怎麼接話:「你跟人家之前分手一次?後來又去找人家,然後再跟人家分手?所以你覺得自己才是恐怖情人?你有病啊?我是不是讓你太閒了?給你的事情不夠多是嗎?要不要等會兒進公司幫Arthur做建案模型?」

「我是『時空旅人』!」周理杰對Jim說:「我的時間是倒退的!所以,我之前已經跟果果說過要分手了,可是你知道,我的時間是倒流的,所以,我今天早上又說了一次!因為果果的時間不是倒流的!她根本不知道我已經跟她分手了!」

Jim先是輕啜了一口焦糖瑪奇朵,然後發現沒那麼燙,所以慢慢地喝了一口。然後對周理杰說:「嗯嗯。照你的邏輯,是對的。如果時光真的倒流的話,這種狀況是會發生的。」他拿起手機:「我還是問一下Arthur現在進度到哪裡了?因為你咖啡喝完就會去幫他,這樣子建案模型今天就可以趕出來了!不要拿我的時間演科幻劇!等一下會說異形要從你胸口跳出來了是嗎?今天就到這裡了吧?」

「不不不!」周理杰阻止Jim撥手機:「你都出來了,我都講完開場了!你就聽聽一個有病的人講什麼好嗎?」

「一分鐘。」Jim冷冷地說:「好奇心跟同情心都是有限的,很珍貴。」

周理杰提醒Jim:「David打斷你的手,我什麼都沒講喔!」

Jim瞪了周禮杰一眼!

「好!我決定當你說的『強盜』。真的!我被你說服了!」

Jim搖頭:「我沒有說服你什麼。」

「我知道。但是我覺得你說得很有道理!所以我要這麼做。」

「你以為是玩手遊可以隨便『轉職』喔?哪有這麼容易?」

周理杰桌子一拍:「你說得太對了!真他媽的難呀!尤其是我的狀況!」

「什麼狀況?」

「時光倒流。」

「又來了?」

周理杰猛點頭:「對!就是這個反應,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講?就算我講過了,也沒用。因為隔一天,除了我,沒有人記得我講過!因為我的時光不斷倒流,往回倒一天,又一天!」

「你這毛病多久了?」 周理杰沒聽出來Jim的諷刺:「我想一想,從星期六…今天第七天!」

「我看你適應得挺好嘛!」Jim繼續嘲諷。

「一點也不好。」周理杰寧願Jim繼續諷刺,也不願意他轉頭離開:「我昨天…你的明天。我阻止了一個人自殺!我上星期六…你的下星期六,我們辦慶功宴,我是那天知道的。」

「什麼慶功宴?」Jim問。

「Jason的合約定下來了的慶功宴!」周理杰回答得很快!

Jim好奇地看著周理杰:「Jason?我們搞定那個傢伙的合約?」

「對!」周理杰:「事情還沒發生,但是結果我知道了,因為我在場!所以…我真的是時光倒流嘛!你…拜託你可不可以就假裝你是知道我真的是『時空旅人』,然後聽我講話?」

「假裝?用演的喔?」

「對!用演的就好,拜託!」周理杰對著Jim雙手合十。

Jim點頭點得很不明顯。

「她跟我說,她偷偷地保留了一張當初印好的結婚喜帖。」

「誰?」 周理杰身子無力地靠向椅背:「毛凱莉。」

「不認識。」

「我跟她本來有婚約。我…我退卻了!弄得很難看。」周理杰:「我認為應該很難看!雖然那喜帖是要給親友們一個大驚喜…」他的眼光不敢看向Jim。

「上刑場,結果死刑犯跑了?」Jim慢條斯理地說:「劊子手傻了,法官傻了,但最重要的是,那個死刑犯知道自己被判了死刑卻沒死,然後就一直記得自己是死刑犯,用這樣的心情活著很痛苦吧?還是很…你很爽?從此逍遙了?」

「我騙我自己這樣才逍遙!」周理杰對Jim說:「我以為結婚是…是一條你不能回頭的路…我覺得…」

「真好笑!你不知道離婚率現在有多高吧?」

「我的意思是…」

「你的意思是『承諾』。」Jim直接點出周理杰在感情上最糟糕的一點:「『小偷』不敢給承諾?『強盜』可不管承諾有多難做到,是吧?結婚這個儀式,並非重點,而是承諾。你會一直愛她,一直跟她在一起享受感情生活,一如初相見。你害怕做不到?」

周理杰點頭。

「你才不害怕呢!你是不願意就這麼做了。」Jim:「『強盜』!我說了,這不是玩手遊,想轉職就轉職,這是感情裡的角色。玩真的就是玩真的,玩假的就是玩假的!想改變,不是不可能,是太不簡單!至於對自己的角色後悔不後悔?那都是要到山窮水盡人老珠黃那時候才能看懂的事!」

「我今天早上發現,」周理杰:「我辜負人家的期望。人家對未來是有期待的,有一個夢,有一個想法,具體或是不具體的,都是期待。然後我就弄壞了!我真的很糟糕!」

Jim一手撐著胖胖的下巴:「你想怎麼辦?」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