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3 無何有之鄉
2021/01/15 00:12
瀏覽552
迴響0
推薦43
引用0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3 無何有之鄉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爲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桃花源記』

「老先生,來瞧瞧這小童,他沒氣啦!」妹妹姬叔牙將小童葉法善逐漸僵硬的小小身體,好生安置在一座木製大堂西面的軟榻上,還不住朝著內堂呼喚。

沒一會兒,從內堂中,走出一位古稀老人,身著米白色布棉衣衫,踩著一雙舊草鞋,頭面上的銀髮與銀鬚都長得一塊兒了。老人弓著背,緩步移到姬氏姊妹面前,兩眼似睜未睜,看了橫躺在軟榻上的小童葉法善。

「喔?這小童…從哪裡冒出來的呀?」老者問。

姊姊姬孟妲道:「我倆到溪邊打水,卻在沙岸上發見這小童,一動不動。不定是死耶活耶?可叔牙…」

「竊問…」叔牙眼睛裡透著好奇,問老先生道:「溪岸小童死耶活耶?」

白髮蒼蒼的老先生盤坐在軟榻旁,湊近觀看這不知名的小童:「此童正於蒼茫冥杳之間。」他點點頭:「若生…」老先生嘴角下撇,像是顧忌考慮著什麼?

「若生,則何如?若死,將如何?」姊姊姬孟妲問。

老先生微側著頭,考慮了一下,對姊姊說道:「若生,則為……所獲。若死,則……無可束矣!」

葉法善靈體似的懸浮在大堂中,他沒聽清老先生說的話,要是自己活下來,會被啥給「獲」了?要是這會兒沒了性命,又是啥無法可束呢?

姐妹倆一聽,臉上俱是一驚!

「這當如何是好?」妹妹姬叔牙困惑:「小童不知天命,便是入了幽途,更添天地銷亡耶?」

姊姊這下子可不像方才一般不願意妹妹將小童葉法善救起的模樣,她理解老人家所說的意思:「孟妲愚見,若令小童生,則來日存有變化莫測之發端,吉未可知耶?」

老人點頭:「吉未可知,吉未可知!然小童不可令知也。存吉化凶之機方可保矣!」

「依老先生所言!」妹妹姬叔牙回應。

老人左手攬住右袖,將右手緩緩蓋在小童葉法善的額頭上。

懸浮在大堂裡,未被姊妹與老者三人所發現的葉法善,看著老人凝神閉目,像是位少年的自己施術救治,他懷疑這一切,都是夢境的一部分嗎?可自己的的確確在七歲時,掉進深潭之中,過了三年,才被家人尋回。可這三年間的記憶,完全空白!難道此時,竟在這虛空幻境中,全部記起來了嗎?

正想到這裡,葉法善看見躺在軟榻上的小童葉法善,從原本蒼白得發青的膚色,慢慢出現血氣循環的跡象!

「叱!」老人口中敕令一發喊!葉法善便見到少年時昏迷不醒的自己,頭面七竅,以及身上三萬六千毛孔,開始不約而同的浮出大大小小的水珠!有的水珠裡,還包裹著一團灰色的穢氣!

姊姊姬孟妲拿出老先生的一只小藥箱,打開盒蓋。葉法善瞄見小藥箱中有些異樣材質的小瓶小罐,隱隱透出不同的光華。老人從小藥箱中挑出三只小藥瓶。

妹妹左手一張,漂浮在小童葉法善身上一尺的所有水珠,便集聚成一顆人頭般大的水球!水球之中還有一團灰暗翻堆不歇的穢氣!姬叔牙看著這水球飄到了自己左手掌心之上,她反手一揮,水球逕自從大堂內射出,便不知去向!

老人將第一只陶製小藥瓶的瓶塞打開,倒出一顆米粒般大小的橢圓形赤色丹藥,姊姊姬孟妲將小童葉法善胸前的衣衫打開,露出胸脯。老人將米粒大小的赤色丹藥,輕輕放在小童葉法善的胸口膻中穴,葉法善面露訝異,這小小一枚赤色丹藥,竟然就沈入還是小孩子時的自己胸口之中?他感受到當時昏迷的自己,一股暖呼呼的熱氣,分成兩路,從膻中穴上行下行,然後又分出兩路,移往四肢。而在其過程中,又分出兩路,走全身經脈!葉法善想起了那時身體的感覺,恰如此時,無數柔和罡氣在體內遊走不歇!

老人打開第二只白玉小藥瓶,倒出一小片藜黍皮似的綠色丹藥,輕輕放在小童葉法善的額頭。姊妹倆都看見那綠色小片丹藥,就自行沈入了小童額頭的泥丸宮內!葉法善立時感受到腦中傳來無垠的清涼感!一時間目明神馳,金光乍現!這一小片不知名的丹藥,竟讓靈體漂浮在大堂內的葉法善感到自己瞬時仙術大進!喜若飛仙!這是虛幻錯覺?還是在這一當下真的仙術突飛猛進呢?難道…當時年幼的自己,還未能融合藥力,直到此刻,才發煥領受?

這可能嗎?我此時是死是活,尚未可知吶!

第三枚丹藥,形似圓珠,顏色暗沈墨黑,不足小指甲蓋大,老者放在小童葉法善的肚臍上,轉眼間便沈入體內!葉法善立馬覺得丹田一緊,差點透不過氣來!這一小枚墨黑丹藥,有如萬年沉鐵,貫入體內,沿著奇經八脈隱伏其中!葉法善看著自己的雙手手掌,出現如小黑蛇般的暗紋!他知道自己全身包括臉面,都佈滿了小蛇不斷鑽動般的墨黑陰冷之氣!在驚訝之中,這些小黑蛇似的墨黑之氣,逐漸隱沒消失。

「銷亡丹,所為何來?」妹妹姬叔牙疑惑地問老先生。

老人看著妹妹說:「………所以預投也!」

說什麼?沒聽清楚呀!葉法善心裡發急!怎麼有些字句,硬是聽不清呢?

軟榻上的小童葉法善突然坐起身來,一張口便問:「我的魚?我的魚呢?」

姬氏姊妹倆一見到這小童醒來,便急問魚的下落,便笑了出來!

「小童天真,開口便有餘!」妹妹姬叔牙掩嘴而笑。

小童葉法善渾似不知自己由生至死,由死至生的走了一回!一張眼,就想起自己跳進深潭要抓的魚還在不在?

老人微微點頭笑道:「魚者,意『有餘』也。小兒或有餘吉哉?」

「則天下有餘乎?」姊姊姬孟妲問老先生。

「此童托生數世,身命有終其性有餘。」老人緩緩起身:「不及天地壽,不少人間惱。」說罷,便回進內堂。

葉法善突然眼前景象一變,已經身處室外!他看見小時候的自己,坐在一桃林之中,小小鼻子聞到桃花香氣。陪在旁邊的,是姬氏妹妹姬叔牙。

「凝氣為一。」姬叔芽聲音清脆好聽,坐在席子上,對身旁盤坐的小童葉法善說:「數息。」

小童葉法善便依著姬叔牙的指引,閉上眼睛,吸氣時心中默念「一」。

葉法善面帶微笑,這段記憶,從來不在腦海中出現過。身處桃花秘境,還有少女指導服氣修煉,真有趣味啊!

「行氣。深則蓄,蓄則伸,伸則下,下則定,定則固,固則萌。」姊姊姬孟妲在少年葉法善身旁低聲輕吟。

「萌則長,長則退,退則天。天機在上,地機在下。順則生,逆則死。」妹妹姬叔牙也在少年葉法善身後跟著柔聲補充。

幼年葉法善並不完全明瞭這對姊妹所說的意思,只在依稀印象中,父親曾在道觀裡講學時,好像有提過相似的話語。可是漂浮在幻境虛空中看著這一切發生的葉法善,非常明瞭這姬家姊妹所說的意思!這可稱是道家煉氣修仙的第一法門呀!行氣從呼吸開始,漸慢漸深,直到無覺,便是「蓄則伸」之際。當意定於無,生機萌發,「長退」便是罡氣交互循環不止。天機地機俱為大自然玄牝之氣機感應,感應天地與之交融,則超脫生死!

原來,這對姊妹與老人,俱是仙道前輩!在葉法善幼年之際,便為自己築基打底,攫破仙道秘奧玄機!

眼前景象又是一換,葉法善見到年幼的自己,在一塊沙地上,跟著姊姊姬孟妲相同,手裡拿著樹枝,在沙地上畫畫兒…不!那不是畫!那是…葉法善仔細瞧清楚,那是策動天地陰陽循環之力的遠古符咒!

「視之於目,運之於手足,應之於心。」姬孟妲對少年葉法善說:「小子知否?」

幼年葉法善點點頭,其實是似懂非懂。

有機會,一定得試試這幻境桃林中的高深符咒!葉法善的靈體在一旁觀看時,不禁心癢難耐!

妹妹姬叔牙從林中出現,帶著一包袱,笑吟吟地朝姊姊與幼年葉法善走過來:「孟妲姊尋得僻靜處,可難覓二位了!」叔牙個性外放,隨地一坐,便將包袱打開,幼年葉法善一瞧,有一小疊烙餅,飄著桃花香味。還有炙魚數條。這下子,他可餓啦!

姊姊姬孟妲收了樹枝,看著幼年葉法善:「既飢便食吧?」

葉法善看著年幼的自己扔了桃花樹枝,一屁股就坐下,毫不客氣抓起烙餅便是大嚼起來,嘴裡吃著,眼裡還盯著烤炙得油亮,肉香四溢的幾條炙魚!

姬叔牙看著幼年葉法善的吃相,笑咪咪地說:「若久未食乎?奈何飢若此?」她暗指姊姊讓這小童受累了!

葉法善一向好吃,看來並非無來由,原來自個兒從小就貪嘴呀!這炙魚烙餅,究竟是什麼好滋味?此時一點兒也想不起來?真奇怪呀!他的鼻端,總是若有似無的,聞到羊奶的味道,這又該是怎麼解釋呢?

他看著年幼的自己在這不知名的桃花林深處,一下子又跳到了夜晚時分!小葉法善似乎在疑惑著什麼?葉法善看見那位將自己從命懸一線中救醒的老先生說:「彼來侵擾,鄉勇已然難抵之!」

年幼的葉法善看著姬家姊妹也是面有難色,似乎有著不明的敵人進犯了村子?

「要我幫幫手嗎?」他對姬家姊妹說道。

「哈!」老先生一聽幼年葉法善這話,便仰頭大笑:「小童氣宇干雲!此時毋須奮勇,指望來日,莫負我續命予汝便了!」

「來日是何時啊?」小童葉法善天真地問。

姬家姊妹彼此使個眼色,便一人一手牽起小葉法善。

姬家姊姊孟妲說:「汝一小童,得天仙玄緣來此無何有之鄉。便說與汝知。此間一日,合人世一年。汝已在此過得三日,便是人間三年。」

妹妹叔牙繼續接道:「吾等於此居住,已過人間千年!小童葉法善,當遊玩三日罷?」

幼年葉法善點頭:「是呀!我玩了三天!好玩好玩呢!」

「只記遊玩,其他便忘於江湖可矣!」老人對小童葉法善笑道:「來日謂何時?來日便是來日也!」

葉法善此時見到老人與姬家姊妹的神情,暗疑是否有強大的仇家或是對手來襲?他們在年幼的我面前裝作若無其事,但是可瞞不住現在的我呀!你麼不問問清楚呢?他直盯著被姬家姊妹牽著往大堂外走去,走進一處桃花林裡隱密小徑的年幼葉法善!

恐懼感開始包覆葉法善的心頭!這般的恐懼感,是自發的?還是他感受到整個無何有之鄉所散發出來的?像是一個無形的球體,在胸腑之內不斷長大,難以抵禦的恐懼感!他的心頭狂跳不止!

此時,讓葉法善更嚇一跳的是,那老人竟然轉身看著自己?

你…你看得見我?這表示你發現我了嗎?我是幽魂一縷?還是神遊天外呢?葉法善瞬間屏住呼吸!

「汝一路相隨環伺,」老人看著葉法善:「此時便是來日!」

「老先生,來日便如何?」飄浮而半透明的葉法善問老人:「誰來了?這種可怕的感覺,是為什麼?」

老人面無表情,聲音越來越朦朧:「彼已來,汝亦未遲矣!」他嘴裡突然吐出一咒語:「御氣八荒!往返無極!叱!」老人往葉法善肩頭一拍!

葉法善發現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沈重!似乎原先漂浮的無重量狀態快速地消失!這是因為老先生一拍,自己的身子開始變回實體的關係嗎?

「葉法善!此時便是來日再次相逢!」老人的身形、那大堂裡的場景像是淡化了似的開始消逝遠離…

「吾予汝丹藥之力自此萌發三中其二!造惡造善,在汝默契而已!」

「造惡造善?」葉法善不甚明瞭善惡之意!

老人搖頭苦笑:「善惡非對汝言也!」

不是對我說的?

老人的聲音像是附耳低聲說話,又像是自己腦海裡浮出的這句話,但是聲音好小!聲音好遠好遠…

「誰來了?」葉法善大聲問老先生!

「…三……」老人的回應太模糊!

「誰?」葉法善急問!

「……三……神…」老人說完這讓人幾乎聽不清楚的話之後,葉法善眼前乍然變成一片黑暗!四周的溫度急速降低!他突然開始不斷地嗆咳!水?水又淹過來嗎?不!這不是水!這是… 一大口一大口的羊奶呀!

「咳咳咳!咳咳!」葉法善猛地從地上掙扎坐起!他睜開雙眼,模糊中見到幾個人影…他雙手無力,慢慢抬手抹了抹嘴臉雙眼,才慢慢看清楚,自己臥到在一處草原,圍著他的,是三位年幼的孩子,兩男一女。其中年紀稍大,不過十五、六歲的男孩子,手上那一壺恐怕就是裝滿了羊奶,剛剛才朝自己的嘴裡猛灌的羊奶皮壺吧?難怪自己一直時不時的聞到羊奶的味兒!

「他活了!他活了!」小女孩大概十來歲,看著這一身狼狽,衣衫破舊、鬍髮糾纏邋遢的葉法善,又是驚喜,又帶著害怕的對兩個男孩子說。

葉法善邊咳邊坐起!他發現自己上半身全是殘存的羊奶:「這羊奶,一半都拿來洗澡了不是?」

「哈哈哈哈!」另一名小男孩捧腹大笑:「羊奶洗澡!哈哈哈!」

葉法善看著面前的三個小孩子,心想:必是我昏沉失神之際,來到此處,被這三名小孩給救醒了的!

「吾乃大唐葉法善!多謝你們呀!」葉法善笑著拱手說完,腹中氣機一動!他心中暗驚:這…是那無何有之鄉的無名老者,在我體內投下的丹藥發生作用?還是因著什麼緣由?我似乎…我竟然這一昏迷,卻增了十倍不止的修為?

「我!」手上拎著羊奶皮壺的少年,兩眼炯炯有神,一頭黑髮,面容自信滿滿地對葉法善報上姓名:「我叫慕容金剛!這是我弟妹!慕容無忌、慕容飛羽!」

葉法善一聽這位小哥哥報了三人姓名,不禁站起開心大笑:「哇哈哈!金剛、無忌、飛羽,三位小英雄,葉法善在此謝謝羊奶救命啦!」

年紀最小的慕容飛羽,以她天真的童音說:「你說我們救了你的命,那你以後要聽我們的!」

葉法善仰頭四望,滿眼盡是山坡草原,羊群牧馬三五成群,草原直達地平線那端,一眼望不盡!登時滿心舒慰!

「便是這樣!」他點頭對才十歲左右小女孩慕容飛羽說:「我聽你們的!」

「那現在…要葉法善幹啥好呢?」排行老二的一十三歲男孩慕容無忌問哥哥。

哥哥慕容金剛想了想,看著比自己還高一個頭的葉法善:「你會打仗嗎?」

慕容?鮮卑慕容氏?這裡是吐谷渾汗國?葉法善猛然醒悟!

「不!」葉法善搖搖頭。

弟弟慕容無忌問:「那你會什麼?」

「我會做羊肉煎餅!」葉法善這一脫口而出,便是心頭陡然一酸!這說啥呢?煎餅?是小蝶…小蝶呀!他緊緊抿住乾裂的雙唇,不想多說一句!

「嘖!」小哥哥慕容金剛不屑的搖頭:「煎餅?羊肉煎餅?你只會這個?」

「啊…」小妹妹慕容飛羽也很失望!

葉法善呼出一口氣,他不會為此辯駁,也不願多解釋些什麼。心裡那股酸楚,那失去的傷痛,告訴三個黃毛小孩,又有何用處?只是多說多感傷而已!

「那去做煎餅吧?」小哥哥慕容金剛道:「我們打仗的英雄也需要吃飽肚子!」

「煎餅好吃嗎?」小妹妹慕容飛羽又找到了令她好奇的題目,看著葉法善。

一身邋遢狼狽,還滿是羊奶味道的葉法善抬步走起,似笑非笑的回應小妹妹慕容飛羽:「應該…是最好吃的了!」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每週五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