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直到那一天13 潑墨山水!
2021/01/12 00:20
瀏覽606
迴響0
推薦38
引用0

我叫周理杰。

今年幾歲?我說不準。

你我一定有擦肩而過的那一刻,但是你隔天就不會記得我了。

沒關係,因為我們的方向不一樣。你往前進,而我不是。

有句話是這樣說的:「不要一直沈溺在過去而走不出來。」

我發誓!我比發明這句話的人,更懂得這句話的意思!我完全理解!

我從那一天開始,就一直沈溺在過去,無法自拔!

那一天,是星期六。

請問你,星期六的明天是星期幾?再往下一天,又是星期幾呢?

直到那一天13 潑墨山水! 

這裡的一切與我無關。

我看見的都是陌生。

沒有意義了。

呼吸成為負擔,思考是多餘的。

燈光裡,感受到的全是黑暗。

算什麼呢?

究竟算什麼呢?

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算什麼呢?

我在這裡又何必呢?幹什麼呢?

張開… 左手張開,什麼也看不出來。

怎麼什麼都沒有呢?

手腕,也一樣,什麼都沒有。

腦子在運轉,還是在空轉?

不想繼續想,不用繼續思考,可以停下來了吧?

我連呼吸都懶。

聲音。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的聲音。

有溫度的聲音。溫暖溫暖溫暖溫暖。

聲音和我沒有關係。

溫度和我沒有關係。

應該關掉爵士樂嗎?

何必?何必呢?

我是個泡在浴缸裡,穿著醫師袍的赴死之人而已。

爵士樂是送葬曲。誰能想得到呢?

繼續,繼續播吧?直到我聽不見為止,就算這樣,也請繼續吧?

反光。

迷人的反光。

握起來好舒服好順手的刀柄。

第一次這麼認真的看著這把刀。

有什麼好看的?

有什麼好看的?

有什麼好看的?

切!

切切看!

「砰」的一聲!浴室的門突然被一股力量,往內畫出九十度的弧線,門上的手把重重撞在浴室牆面上!

毛凱莉並沒有被嚇到的樣子,她不確定自己聽到的是真正的破門聲!那是不可能的,幻覺…幻覺吧?她依然心若止水,還是「死水」一潭呢?

眼睛裡出現一個人,一個…好久以前的人。

他…他怎麼會出現?他是活著的?還是死神化成他的模樣,來迎接我?若是這樣,為什麼一點都不淡定?沒有等待我赴死的微笑?為什麼是他的模樣?

不對!不對呀!

毛凱莉被一雙手從浴缸裡直接撈起來!水聲還在繼續,溫暖的熱氣仍像幻境中的霧靄,擁抱著她濕透的身軀…毛凱莉反射式的揮動右手上的刀,好像插中了什麼?她摔倒在浴缸旁邊,濕透的醫師袍沾上血,像是紅色的山水潑墨一般!

醫師袍內,是一套兩截都是深紫色的「維多利亞的秘密」。

我穿著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你?你到底是誰?

周理杰的牛仔褲側腰,被自己的血染濕了一片!他雙手從浴缸裡,用力抓住毛凱莉的醫師袍領子時,可沒想到這樣的狀況會發生呀!毛凱莉的右手隨便一揮,刀子就插中了自己的左側腰!

「真是…真是太利了吧?」周理杰低頭緊張地看著自己的傷口!大概有兩公分長,刺進去多深呢?不清楚!現在還沒有疼痛的感覺!但是這一刀下去,出血量好像不少呀!

他搶過了毛凱莉手上的菜刀!靠!這還是自己送的!等於是我自己送給我自己一刀呀!他將刀子扔進馬桶,看著全身濕透斜倒在浴缸旁邊的毛凱莉,好像沒有傷?她那件醫師袍上的血漬,跟街頭塗鴉似的!那是我自己的血,不是她的!

「你…」毛凱莉還在恍惚狀態似的,還沒能弄清楚這一眨眼之間發生的狀況:「你是你?周理杰?是你?」
周理杰左手按住傷口,覺得自己一口氣提不上來!是因為過於緊張?還是傷勢很嚴重? 「對呀!…就是我!」周理杰靠在浴室牆壁:「我是來沒收刀子的。」他指著馬桶裡的鋒利菜刀:「這是我送的,我可以…收回!」

毛凱莉從地上站了起來,她將醫生袍裹緊身體:「你為什麼可以進來?你…」她抓了旁邊一條浴巾扔給周理杰:「壓住傷口!」

周理杰照著毛凱莉的話,將浴巾壓著自己的左腰側!

毛凱莉將濕漉漉的長髮用毛巾快速地包了一圈,然後扶著周理杰往浴室外走:「誰叫你來的?誰放你進來的?你為什麼會在我家出現?」

周理杰移動腳步,讓毛凱莉帶往餐廳的方向:「妳叫我來的,妳放我進來的,我為了不讓妳割腕才會出現的。」

毛凱莉從櫥櫃裡拿出家用急救箱:「你躺平!我檢查一下!」她蹲坐在地上,要周理杰照著自己的話做!

周理杰躺在餐廳地上,他看著毛凱莉將自己牛仔褲上的皮帶解開,拉起襯衫察看傷口!全是血!他自己看不清楚傷口究竟有多大? 這實在很糟糕呀!周理杰心想:我本來他媽的準備了一堆心靈雞湯的勵志激勵演講內容,要來開導勸慰毛凱莉!結果卻被她隨手一刀,莫名其妙地給殺了?我這算什麼啊?耍白癡來的嗎?這樣能讓毛凱莉以後不自殺嗎?我…真是他媽的夠了!幹什麼呀?

「不行!」毛凱莉確認了傷口位置與嚴重程度:「要叫救護車!」她轉頭抓起電話!是我捅了他嗎?為什麼我會捅了他一刀?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時間不夠!這樣子,時間是不夠的!

周理杰瞟了一眼牆上的時鐘!他明白,再過十五分鐘,自己的時光就要又倒流,去到今天的昨天,星期一的前一天,星期天!我準備的心靈雞湯,還沒開始講咧!哪有時間給妳找救護車急救呀!

「我有話要跟妳說!」周理杰看著毛凱莉。

毛凱莉沒有注意聽周理杰說話,她對著話筒很快地對醫院說出自己家的地址,傷者的受傷情況!

「我有話跟妳說!」周理杰將說話的聲音提高!

毛凱莉看著周理杰:「什麼?」

「我很後悔,那個時候我退縮了…」周理杰握住毛凱莉的手,兩個人的手上都是血!

「壓住傷口!你為什麼這個時候出現啦?」毛凱莉大聲問!

周理杰開始覺得有些頭暈,身體也感到冷冷的:「我為妳而出現!妳告訴我,妳家門口的密碼鎖,是手機號碼後六碼…我不想看到妳在醫院…我不想知道妳割腕!我不願意妳憂鬱…我…」

「我哪時候告訴過你啦?你怎麼會知道?你怎麼會知道我剛剛想幹嘛?」毛凱莉看著周理杰臉色發白,嘴唇發青!

「靠!我都不知道我跟妳說了幾次,我是…時空旅人…我…被懲罰,變成一個每天都活在過去的傢伙!」周理杰必須很用力換氣,才覺得有空氣進到肺裡面去!

「時空旅人?」毛凱莉認為眼前的周理杰已經失血過多,神智不清的在胡言亂語了!但是這時候應該繼續讓他保持清醒,讓他繼續說話:「誰懲罰你?」

「靠…我也想不通!」周理杰以為毛凱莉說的話,是正在播放的爵士樂歌詞。不,那太巧了!她幹嘛在我面前背歌詞?這不是歌詞吧?

「我找不出答案…妳在割腕後,從醫院打電話給我,要我陪妳…去找一個法師改運!…妳媽…妳說是她預約的…結果,妳找我這個『朋友圈以外的朋友』陪妳。」

「好!好好,然後呢?」毛凱莉追問。

周理杰想動一動身體,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像是全身無力,又像是中風癱瘓一樣!「我越來越確認,我真的很自私,我當時只顧自己,沒有顧到妳…糟透了!我怎麼這麼膽小?我…窩囊透了!」

救護車怎麼還沒來?毛凱莉心裡十分焦急!

「喜帖都印好了…」周理杰眼淚流下來:「我怎麼會是這樣子的人?我怎麼這樣呀…」

毛凱莉看著周理杰:「我想過,你是多麼糟糕!我想過!或許,當時,那是我們可以走得最遠最遠的一段距離,也是能走得最親近最親近的一段距離吧?或許,那就是我們之間的極限。再往前,就什麼都沒有了。」

「啊…媽的!」周理杰很不甘心:「糟透了!真是糟透了!」

「撐住!跟我說話,救護車快來了!說話!」毛凱莉髮上的水珠,滴落在周理杰的臉龐。

「跟我說一件事…」周理杰不能確定,是先死掉?還是時光先倒流?「說一件,只有妳知道,沒有其他人知道,連我…都不知道的事…」

毛凱莉點頭:「嗯嗯!我想一想,你要等我想一想!」

周理杰苦笑:「能不能快一點?我的時間不多…不多呀!」

「我留了一張當初印好的喜帖…」毛凱莉的聲音有點啞!於是她重說一次:「我留了一張當初印好的喜帖!」

周理杰眼前出現了時空的疊影!他明白,時間開始倒流了!毛凱莉與自己,都開始出現疊影!「星期一」就要消失啦…時間,等一下可以嗎?

他聽見毛凱莉的回答,既是詫異,又有著開心:「是喔?藏在哪裡?」他說話的聲音,自己聽起來很模糊、空洞、很矇矇然。毛凱莉有聽清楚嗎?拜託!妳聽到了!

「劉其偉的『豹貓』後面。」毛凱莉對周禮杰說:「畫放在儲藏室裡。」

「哈!哈哈…」周理杰:「我突然很害怕!害怕我的懲罰結束了!」

毛凱莉家門口響起急促的門鈴聲!是救護車到了!

「沒有結束!還沒!」毛凱莉開始拖著周理杰往客廳去!地上出現一整條血跡!「救護車來了!」

周理杰看到整個世界的疊影開始分離!

「還沒是最好…這樣,我明天還能見到妳…星期天,明天…」周理杰說到這裡,耳朵聽到最後一段爵士樂曲播放,那是路易士阿姆斯壯唱的最後一句歌詞:「what the wonderful world…」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