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2 無何有之鄉
2021/01/08 10:22
瀏覽634
迴響1
推薦44
引用0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西遊卷02 無何有之鄉

「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爲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彷彿若有光…」『桃花源記』

大唐永徽三年。

絳雲宮當年的遺跡,被一群道士與壯丁的合眾給收拾乾淨。這群人已經忙了六、七天。大石坪上早就沒了當年與銀狐白影交戰的痕跡。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鄉野傳說了!當時的午陽鄉民,知道絳雲宮真相的本就不多。經過時光的吹拂清掃,這座絳雲宮原本剩下傾倒的銅爐、鏽蝕的殘鼎,早已不見蹤影。幾根蛀得差不多的大木柱上,連包銅的鐵件也沒剩下幾兩…

「好!」為首的一名中年道士打扮的男子,雙手拍去灰袍上的髒土:「這下子圓滿啦!一掃晦氣!是不?」

「那可是!」另一位受邀上山的午陽氏族代表,被稱作「族爺」的盧同,看著這一大塊巨石坪,以及收拾乾淨的舊宮堂殘跡,抹了抹臉上的汗珠說道:「這就好啦!什麼鬧妖孽?什麼夜出妖光?有正一道長您在,邪魔外道這下可都退散了不是?」

大石坪上,聚集了近五十人。被稱作「正一道長」的中年道士,領著年過五十的族爺盧同,走向山道口:「瞧啊!這時辰正好,擎天柱運到!」

地方族爺盧同看著一根足足有兩人合抱粗細的千年上好木柱,讓近三十名年輕道士、壯丁,拉繩繫索的硬是一步一尺給抬了上來,他看著真是十分感動!這塊上好千年木料,即將成為「白龍觀」的脊梁柱!

日頭漸漸西沈。 正一道長站到了大石坪中央的木製祭壇前,朗聲對眾人說道:「各位!各位!今夜是五星連珠的頭一夜!軒轅大神即將降世,特命弟子正一,與族爺盧同協辦,走五湖四海,覓寶地洞天,開『白龍觀』以待福臨!」說到這裡,他朝盧同微微低首致意。

族爺盧同一下子啞笑頻頻搖手,不願居功! 在圍觀眾人的掌聲與歡呼聲中,間或挾雜著細微,不容易聽清楚的哭嚎聲音。

正一道長頓了一頓,等待大家的歡呼與掌聲結束之後接著道:「對應今夜五星連珠,以五金童獻祭軒轅大神!銅釘擊地,立柱為誓!」說到這裡,他手一招,一名年輕道士恭敬地送上一枚尺長銅釘。正一道士將銅釘握在掌中,朝著天中一指!

「軒轅大神在上,五星聚頂在即,弟子正一,應天順時!備銅釘、獻五金童鮮血!祈軒轅大神降福,賜我眾生同道無往不利!琉璃七寶珍財齊聚,心想事成,永生極樂不受輪迴!」說罷,彎身將尺長大銅釘立在大石坪祭壇前:「銅釘撃地!立擎天柱!」

眾人見到正一道長施術,竟然將一支大銅釘懸空三寸,對準了要擊釘入地的位置?紛紛鼓譟叫好,連聲稱讚道長法力無邊! 立時先有五名弟子,雙手握著大錘,圍住了正一道長,開始按著次序,一錘一擊的猛力敲打銅釘,要將這枚銅釘,敲進大石坪當中!

另外五名弟子,各牽著五名不到七歲的男童女童,這五名童子,被換上了白衣白褲,雙手綁在背後,臉上充滿驚恐緊張的,被正一道長的五名年輕弟子給牽上了祭壇,方才在眾人喝采聲中傳出的微弱哭鬧聲,便是這五名小童所發出來的!

族爺盧同很滿意道士們將這五名小童打扮的模樣。他可是花費了不少,才讓人販子找齊了這五個在陰年陰月陰日陰時出生的小孩子呢!

祭壇上有個大陶缸,年輕灰袍道士將五名小童一一推進比小童個子都還高的大陶缸裡。 五名小童的哭鬧聲不絕於耳!

族爺盧同微微皺著眉頭,他要讓自己分神,別去理會從大陶缸裡發出來的驚恐哭嚎聲!寧願去聽那連續的「叮」、「叮」、「叮」,長銅釘撞擊大石坪的聲音多清脆響亮?大石坪後面一道銀瀑,水龍似的隆隆聲多威武?孩子?孩子哭鬧聲算什麼?軒轅大神急著金童趕緊到位,得隨侍在身不是嗎?

「琉璃七寶珍財齊聚,心想事成,永生極樂不受輪迴」這可是大福報呀!族爺盧同雙手交握在肚子前面,看著幾名手下將祭壇底的柴火添了油,這下子火燒得更旺了!柴煙裊裊升起,祭壇上的大陶缸溫度開始逐漸升高…

「琉璃七寶財齊聚,永生極樂不輪迴!琉璃七寶財齊聚,永生極樂不輪迴!「琉璃七寶財齊聚,永生極樂不輪迴!」大石坪上所有人像著魔一般,大聲又嚷又喊的!

這就對了呀!別理會孩子們哭鬧,心靜,境就跟著靜不是?再過一會兒,哭鬧聲就會停了嘛!

「瞧!瞧呀!顯靈啦!」一名跟著族爺盧同上山來的六十歲女信眾,襯著火光,興奮地指著大石坪:「銅釘入石啦!」她眼見長銅釘已經有三寸釘入了石坪之中!而且,還見到裂痕正不斷地擴大,間或發出點點星火!

「軒轅大神!軒轅大神!軒轅大神!」正一道長敞開雙臂,面朝夜空,領著群眾大喊:「金童獻祭!銅釘擊地!五星連珠!玉駕降世呀!」所有人包括地方族爺盧同也跟著複頌著!

驟然轟隆一聲!從夜空天際裡降下一道奔雷,不偏不倚地擊中銅釘!大銅釘直接被打進大石坪深處!這一下雷劈,將大石坪轟出一個五尺來寬,底不可見的大坑!

「啪啪啪」、「啪啪啪」的連續裂石聲,蓋過了大陶缸裡小童們的哭嚎聲音!正一道長看見長銅釘已經大石坪砸開一個深深的口子,急忙喚召弟子:「立擎天柱!」

近二十名年輕道士,齊力抬起這千年上好木柱,要往大石坪中央的深洞插落!可沒想到,這所謂的「擎天柱」,才立穩不足喘口氣的時間,連觀禮的鄉民、道士與族爺盧同都還來不及歡呼,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從大銅釘所敲砸出來的五尺坑洞給推向半天高!

正一道長愣了!嘴巴張得大大的!這是怎麼啦?

所有人包括族爺盧同,都想不透,為啥這跟兩人合抱的擎天柱,會突然衝向半空中呢?這大石坪底下,有啥古怪之處嗎? 圍觀的民眾,深怕這擎天柱往下掉,會砸在自個兒頭上,紛紛想找地方躲避!而就在這慌亂的當兒,他們都發現,自己全身氣力開始不住流失!

「道…道長!」一名鄉民滿臉驚懼不定,他舉步艱難地走向正一道長,同時看見自己的雙手、雙臂開始變得枯黃乾瘦!他不明瞭,自己發生了什麼事? 正一道長自己也發現大大的不對勁!那叫喚自個兒的小伙子,眨眼之間,像是被抽走了生氣似的,竟然變成了一老頭?而且還在急速老化?

糟糕!自己也…也發現體內奇經八脈流動不已的罡氣,正從雙手勞宮穴、雙腳腳底的湧泉穴,以及頭頂的百會穴快速流出!像是被那大石坪中央的石坑給吸過去啦!

「怎麼會這樣?…獻祭五金童給軒轅大神…怎麼會?」正一道長看著話沒說完就斷氣的族爺盧同!他自己都嚇得大叫:「啊呀!」

夜空下,自大石坪坑洞中,竟然緩緩浮出一個瘦弱的人形?那人形面黃肌瘦,雙眼之中的瞳仁映出黯灰色,身上的衣衫又破又舊,一頭長髮盡是銀白!正一道長看著這不知是神是魔的詭異人形,自己已經雙腳無法站立,倒坐在大石坪上。他瞧見那讓壯丁們拉上大石坪的擎天柱,開始往下落,恰好將砸在人形頭頂!

「砰」地一聲!從大石坪深處浮出來的詭異人形,左手一揮動,將原本架在木頭祭台上,裡面綁著五名小孩子的大陶缸,轟然一聲朝大石坪後方的瀑布飛去,順著瀑布直直下落!

又是一聲悶響!本來要做白龍觀脊梁的擎天柱,直接砸在這詭異人形的後頸上,但是正一道長眼睜睜地看著這人形彷彿毫無損傷? 擎天柱向旁一倒,立時砸死了六、七位全身氣力消逝殆盡,不停老化的邪教迷信鄉眾!

詭異人形攤開雙臂,像是縱意放肆地,大股大股地吸入所有鄉眾、道士們的生氣!他的胸脯每鼓漲一次,癱軟在大石坪上的迷信鄉眾便多了幾十人斷氣身亡!於此同時,詭異人形的身材面容,也開始變得年輕、更有生氣!滿頭銀白色長髮,變得烏黑發亮!指甲生長尖利無比!當這詭異人形雙足落定,踏上大石坪地面時,周圍盡是早無一絲生氣橫七豎八的一具具乾屍!

這詭異人形的面容看上去,現下已成為一名年紀四十歲左右的男子。他睜開雙眼,瞳仁深邃如海,男子看清了四周的狀況,認出來自己所在的地方…面容變得十分哀戚!他雙唇下撇,開始搖頭。

「不…」男子雙手抱頭:「我不要…為啥讓我醒來?為啥呀?」男子在夜空下的大石坪放聲怒吼!十多年前,他因為承受不了失去摯愛的打擊,沈入大石坪中,進入虛無絕望之境。十多年後,因為一群邪魅迷信之徒,無意間將他喚醒!

葉法善,帶著一顆空缺的心靈,在夜空下一聲長嘯,竄入深林之中!

越遠越好!越遠越好!

他不要待在這裡,他不要待在傷心處!他不能…他要離得遠遠的,逃得遠遠的!

那名凌虛跨步如飛箭的妖異男子,此刻已經成了三十歲左右的年紀!眉頭深鎖,神情慘戚,他知道,自己一被無意間上山的假託正道的邪教信徒給喚醒之後,便在無意識的情況下,使出借法,吸走了一干迷信教眾的生命力!

「我做了啥?值得天地萬物借命給我?」妖異男子雙眼含悲,兩眼血絲猩紅,流出血珠串串!他懊悔地大喊:「我啥也做不成呀!」

不能待在這裡!我受不住!要越遠越好!越遠越好!

夜空叢山密林中,倦鳥夜梟紛紛受到驚嚇振翅高飛!一大群一大群猛然向上翻飛!森林裡有不少反應慢了些的飛禽走獸,也像先前的邪教鄉眾道士們一般,被這從大石坪裡蹦出來的妖異男子給吸光了生命力!若從空中向下瞧,就會清楚見到一道像是劃開湖面般的飛箭痕跡,從大石坪一路向西延伸,樹木紛紛乾枯傾倒、飛禽走獸屍體沿著這道詭異的飛箭痕跡向兩邊擴散,越來越多!那痕跡,一路朝西而去,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隔天一大早,午陽鄉新任縣尉丁野,接到了在白馬坂江邊的漁民上報,在一只擱淺的大陶缸裡,發現了五名雙手被反綁,驚懼號哭不止的童男童女!縣尉丁野趕到白馬坂江邊,硬是想不出來這是何道理?

這是?

這是一個夢麼?

男子感覺到自己在一個幻境中飄浮。他猛地發現自己呼吸不到空氣!他是掉進水裡了麼?不!不是他,是一個小男童,七、八歲的小男童!他問自己是誰?

「我是誰?我姓啥名誰?我叫…葉法善!」

葉法善看見那小男童為了抓魚好玩,一不小心掉進了深潭裡!那小男童不懂水性,深潭下暗流伏湧,葉法善看見那小男童慌亂掙扎,自己也同步感受到那份驚恐!無論小男童如何掙扎,總是抵不住深潭暗流的威力!小男童被捲進深處,臉色發青!一張嘴,便是大口大口的水灌進肺裡! 葉法善想伸手救援,卻發現自己也像小男童一樣,渾身使不出力來!

這…這股以恐懼而心意相通的小男童是?

葉法善看著小男童逐漸失去意識的面貌,他發現,這小男童便是年少的自己呀!

他是我…他便是我?

葉法善看見小男童被伏流捲進深潭巨石底下,陷進一大片黑暗之中!他的心噗噗狂跳!無邊的恐懼將葉法善團團包圍,他嚇壞了!溺水的恐懼同時緊緊綁住了小男童與葉法善!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般強烈的恐懼!嚇得自己無法動彈,嚇得自己渾身癱軟,嚇得啥救命的法子也想不出來!

我會死…我會死在潭子底下!

葉法善閉上眼睛,牙關上下交嗑作響!渾身不停顫抖!

光?有光線?有光線在小時候的葉法善眼皮子上閃動?

他見到童年的自己,被深潭伏流捲入到潭底巨石下之後,不知過了多久?小時候的自己,被水流送到了一處河岸…但是葉法善知道,小時候的自己,在這當下,已經沒了氣息!

我死了…已經死了…

見不到河岸兩側,盛開著桃花。葉法善從未見過如此生長茂密的桃花密林。可惜此時他無心瀏覽眼前嫣紅無邊,落英繽紛的桃林景緻!

葉法善看著自己小時候的模樣,知道這小男童已經成了一具浮屍,緩緩在河面上,載浮載沉漂浮著。這河道逐漸變窄,成了一條大人一跳便可躍過的小溪。

葉法善看著自己小時候的屍體,順著小溪溪水,流進一個山壁裂口中。他低著頭,縮著身子,勉強擠進山壁的裂口,因為他不想跟丟了自己的屍體。

我死了?可是我現在還活著?或者,我是真死了,早早就死了?

葉法善心頭一驚!原來一切都是幻象啊!

他想起大山魈金福。他想起獨闖江湖。他想起禍茸妖心、至尊李世民、李淳風、邪劍真鋼、神獸饕餮、一角羅喉、萬仙會、狐野宴、辟邪燈籠、田鳳翔、賽月、宋氏女巫、銀狐白影…還有…小蝶!妖狐紫影!

葉法善眼前變得一片朦朧,眼淚使他啥都看不清!

一切都是虛幻呀!

「那表示…」葉法善哭著笑,又笑著哭:「你們都活得好好的吧?都好吧?我們從未相識,我們從未相見…那你們…還就都好好的是吧?嗚嗚嗚嗚…是吧?」

這就好了。 這樣就太好了。

只有我一人死,大家都還活著,原來我只是一條早夭的幽魂,不意間在陽世多巡了一圈,見諸幻境諸眾生罷了!大家都還活得好好的!大家都沒事呢!太好了…

葉法善一抹眼淚,就瞧見兩位穿著一襲白衣罩衫的長髮女子來到溪邊打水,見著了自己那還七歲不到八歲的屍體,靠著溪邊一動也不動,將那兩名女子嚇了一跳!

「喲?」左邊的女子放下皮桶,掩嘴訝異:「這當如何是好?小童可不能失了性命吶!」

右邊的女子看著年紀稍大兩、三歲,細眉促起道:「此小童一救,是留著不放?或者放了…那咱們這隱處,便不再隱了?」

左邊女子不待細想,直接將全身發青發僵的小童葉法善從溪邊抱起:「左思右想,不若救生要緊!」話一說完,回身便往來處而去!

「姬叔牙!」比抱著小童葉法善年長的女子連忙抄起汲水皮桶,叫喚著妹妹的姓名追了上去:「妳這莽撞了呀!」

「孟妲才多慮吶!我瞧這小童天命未完!」被喚作「叔牙」的長髮女子,年約十五、六歲,一副不在意姊姊發急的模樣,就往村子裡快步行去!

葉法善看到這對姐妹不似今人扮樣,反倒透著古風作派!我都死了,死透了!還說什麼「天命未完」呢?話說,這村子還真是隱密!葉法善身體漂高,這才發見整個村子隱在絕世峻嶺中,外人根本無法得知所在…

「似乎有個很強的結界佈在周圍啊?」葉法善自語。

他的身體,跟著這對抱著小童葉法善屍首的姐妹身後,飄向土地平曠,屋舍儼然,許多男丁正在阡陌田裡耕種的絕世秘境!只是他弄不懂,為何鼻端時有時無的,聞到羊奶的味道?

#葉法善 來日再相逢 每週五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莫大小說 「存在的背面」連載
2021/01/19 02:13
哇!
您選的音樂和歌曲都令人驚艷
新作「乖蹇」連載中
謝謝莫大的鼓勵^^ 房純輝2021/01/20 22: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