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4 巫舞祭
2020/08/17 10:09
瀏覽599
迴響1
推薦24
引用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4 巫舞祭

「蓋巫能降神,神物憑之,即巫以為神,故即名其神鐘巫。尹氏主之者,所謂家為巫史也。隱公禱而得歸,遂亦信而立為祭主。」《國語。楚語》 「巫,祝也。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兩褎舞形。與工同意。古者巫咸初作巫。凡巫之屬皆从巫。」《說文解字》

由魔道田鳳翔與一角羅睺激鬥而產生的巨大龍捲風,因著葉法善的步步靠近,像是開始減弱了威力似的?一角羅睺與魔道田鳳翔也同時感受到,自身的勁力好像被稀釋了?他們一時之間並不明白原因是什麼?只是擔心這乃是對方的攻擊力道加強所致!

一角羅睺詫異著自己身上光明聖火的威力,居然開始減弱?這不就落在自己原本瞧不起的田鳳翔下風了嗎?他的妖力,怎麼會突然如此強大?這其中的古怪,實在難以明白!可擺在眼前的,就是此人已經逼出自己十成十的氣力!而此刻,甚至還能化去自己放出的高熱!難道光明聖火,真的難以匹敵嗎?怎麼可能?

魔道田鳳翔發現自己的增生都出現了一個現象,似乎都開始衰弱了?一角羅睺體內的光明聖火,真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嗎?自己可是吞下千年太歲,脫胎換骨了的!雖說這是頭一回將體內的太歲妖力施展出來,剛開始是心理興奮激盪!接著是熟練而掌握分寸,可到現在…他感覺到自己的妖力莫名其妙的被一點一點的給化去!真的拿一角羅睺沒辦法嗎?那還有什麼臉面自稱「天帝」?

「可惡!」魔道田鳳翔大吼一聲!雙掌運勁,朝著一角羅睺拍將過去!

一角羅睺同樣毫不示弱!挺胸上踏左腳,攢足了聖火降魔之力,衝著魔道田鳳翔的腦門,右拳像是一顆隕星似的轟擊!

葉法善的身形,在龍捲風內像是一片隨風飄展的落葉,卻左翻右轉的,閃過了眾多增生田鳳翔的身旁,恰好落到一角羅睺與魔道田鳳翔兩人中間的位置!

「葉家借法…」葉法善喃喃道:「好記不好練,這『借天地壽者相』,」 一角羅睺與魔道田鳳翔忽然發現自己面前倏然出現一道人影?這是怎麼了? 葉法善面色不見喜怒神情,一派平淡得令人心生懼意!他左掌平伸,正正搭著了一角羅睺發著炙熱白光的右拳,右掌拍出,剛好迎上了魔道田鳳翔運足千田太歲妖力的陰寒烏黑雙掌!

「難不在『借』!」葉法善右掌借了魔道田鳳翔的千年太歲十成妖力!左掌借了一角羅睺光明聖火的降魔全力一擊!在這一瞬間,一角羅睺與魔道田鳳翔同時心神身俱空!自己所發出的降魔之力與千年妖力竟然憑空消失殆盡?

葉法善心念一動!大聲說道:「在『還』!」 兩股曠古鑠金的巨大神妖之力,被葉法善同時「借」走!葉法善倏然一迴身!左掌朝一角羅睺拍去!右掌擊向魔道田鳳翔!他竟然將一角羅睺的聖火降魔之力,如數還擊給一角羅睺!而將千年太歲妖力,絲毫不差地回擊在魔道田鳳翔身上?

「砰」、「砰」兩聲巨響!一角羅睺與魔道田鳳翔雙雙向後撲倒!

葉法善左手劍訣朝自己臉上人中一搭!圍繞在身的邪劍真鋼,便使出了當時絞滅朱粲怨靈所生成的禍茸妖心一模一樣的方式!「一劍化萬劍」,那數十位還沒反應過來的增生田鳳翔,眨眼之間,便被邪劍真鋼極速絞斬,落得與當時在白馬坂的禍茸妖心一樣,化為污穢粉塵!

一角羅睺,從沒被自己光明聖火的降魔之力逆向擊倒過!此時身體內外炙熱燒灼!氣血猛烈翻湧不歇!一張口,便是劇烈赤焰噴出!腦脹體衰,極為痛苦!

魔道田鳳翔,也是第一次被千年太歲無比陰寒的妖力打得全身骨節刺痛不已!因為那股至陰妖力,硬生生地灌入體內!他無法承受!大口一呼吸,吐出來的氣息,又腥又寒!化為一股股污濁的霧氣!

魔道田鳳翔與一角羅睺,同時看著葉法善!心中都是又驚又怒!

但最驚訝的,卻是葉法善自己!

「我葉家仙術,是順應天地六合造化為眾生用,不是奪天地六合造化為己用。」葉法善腦中浮出了小時候父親對他說的話。 那是他初次用了「借天地壽者相」的術法,昏迷癱瘓了好幾天之後,隨著父親回家,父親有一回跟他說的話。

當時父親邊吃著棗子,邊對他說:「風雷雨電、霧雪冰霜、陰陽五行,哪樣是為了傷人奪命而生?樣樣都是宇宙運轉不息的自然所致。雨下多了淹水,風吹大了樹倒。雨下好了萬物滋長,風吹順了柔合萬物。風雨無善無惡,天地自然也是一樣的。」

「阿爺,」當時葉法善問:「那雨下多了淹水,怎麼辦?」

父親吐出棗核:「我們就『借』!水多的,『借』到水少的地方去。因此,葉家仙術,不是練著殺滅生靈的,而是要懂得滋養修仙的呀!」

「那『雷刀』…」少年葉法善問。

「嘿嘿嘿!」父親笑著說:「養氣修仙之人,也不是傻的嘛!沒有幾招防身護命之術,活得還能長嗎?活不長了,還修仙吶?家裡那本『集異錄』裡,真的有奪人性命法術的,來來去去也就是『雷刀』那幾招!其他的,多是護體保生呀!除非…」

「除非什麼?」少年葉法善追問父親!

父親葉慧明正色對少年葉法善說道:「除非『借天地壽者相』練到極高!借取萬物生命力,不能說『難』!」父親冷哼一聲,似笑非笑:「我葉家二百多年來,也就你小子有膽子『借天地壽者相』,現在還有一口氣活著呢!」

少年葉法善兩眼睜大:「阿爺,先祖輩們跟你,都沒用過這道仙術?」

父親葉慧明搖頭:「『葉家借法』寫得很明白,修得很辛苦!你七歲溺水失蹤,直到十歲才回家,中間這三年,我不知道你的際遇如何?但可說是其中有了『仙緣』,才能突破我葉家仙術的障礙界限!你可說是我們葉家最強的一位!」

少年葉法善看著父親的表情真切,他抓住機會,好奇又問:「阿爺,你剛剛說,借取萬物生命力,不能說『難』,那什麼才『難』?」

「呵呵呵,」父親葉慧明吃下盤中最後一顆棗子,翹著腿對兒子說:「哎呀!我的『不能說難』,我都做不到,你還問更難的啊?」

「說吧說吧!」少年葉法善搖著父親的大腿撒嬌!

父親葉慧明吃下棗子,心裡盤想一回,雙手一拍!「好罷!便說給你聽!『借天地壽者相』,難不在『借』,在『還』!」

「是嗎?」

「你兩天會癱暈,差點沒命!是為什麼?是因為不懂得『還』!」父親對少年葉法善說:「生命力在一瞬間集結於你的肉體!你會覺得精氣神大振!但實際上,你的肉體根本沒法子承受天地萬物眾生借給你的生命力!所以若是不懂得『還』,這門仙術,不是只學一半,是不如不學!」

「那要怎麼學?」少年葉法善問父親。

父親葉慧明指著大堂外:「瞧清楚,瞧仔細,瞧的舒服!」

「啊?瞧什麼?」

「葉家仙道,順應天地六合造化而生,」父親葉慧明對兒子說:「既然如此,要取法自然。你就看山看水,看雲看霧,看火騰燒,看土生苗,看日月交替,看生老病死,看盈缺往來。看久了,自然知道,有『借』,就有『還』。怎麼『借』?怎麼『還』?」

「這便是『還』了吧?」葉法善心頭上下跳動劇烈!又是興奮,又是驚訝!

一角羅睺身上光明聖火的熱氣雖仍持續蒸騰!原先那驚人的高熱白炎已經消失!他緩緩站起,看著葉法善:「厲害的你!」

增生田鳳翔只剩下兩位,快速移動到魔道田鳳翔身旁,一付不服氣的模樣!死瞪著葉法善!

「辟邪燈籠、邪劍真鋼…」魔道田鳳翔陰陰說道:「還有你家修練仙道的秘笈『集異錄』!我都要了!」

葉法善一聽,還未來得及回應!就看見魔道田鳳翔陡然發難!雙臂左右一張,兩手同時各抓住一位增生田鳳翔:「過來!」 他張開大口,居然把來不及掙扎的兩位增生田鳳翔硬是生吞進肚裡!

「呵呵呵,我得吃飽了,才好跟你打一場呢!」魔道田鳳翔對葉法善充滿了惡意!

葉法善眉頭一皺!「田都尉!你真是…」 話沒說完,邪劍真鋼像道電光猛然斬向魔道田鳳翔!田鳳翔發出太歲之力,手中妖刀驟然揮出!

「鏘」、「鏘」、「鏘」、「鏘」、「鏘」、「鏘」、「鏘」!

附有千年太歲之力的妖刀,擋住了邪劍真鋼的第一劍!然後再擋第二劍時,田鳳翔發現自己的妖力開始潰散!邪劍真鋼再斬第三劍!田鳳翔妖刀已見崩角!他的雙腳因著承受邪劍真鋼的劈砍巨力而陷入地面!第四劍再來,他抵不住邪劍真鋼的凌厲攻勢,左腿單膝跪地!身體已有四分之一陷進地裡!葉法善不容他有喘息機會,第五劍瞬間猛劈!田鳳翔雙手持著妖刀,舉過頭頂咬牙承受!第六劍劈下!田鳳翔雙膝跪地!而地面轟然塌陷!他就像落在一個丈許寬的大坑洞裡!第七劍重重劈下,田鳳翔凝聚千年太歲妖力的妖刀當場斷裂!他被邪劍真鋼無比強大的斬擊震趴在坑洞深處!田鳳翔抬頭一望,只見到一柄通身烏黑鐵灰色的遠古飛劍,緩緩懸浮在頭頂!

「啪!」葉法善雙手一拍!邪劍真鋼立刻化為烏黑輕煙消失!

「田都尉,我不明白你為何變成這樣?」葉法善看著地坑裡的田鳳翔緩緩說道:「但是,一角羅睺救了小蝶與妖狐紫影的命,我已應許將辟邪燈籠給他。至於邪劍真鋼,不是你能控御的。『集異錄』,是葉家幾代的心血,更不會交給你!田都尉,我倆之間的情誼,到此為止!你,不是我的朋友。」

「一角羅睺放不過的你!」一角羅睺此時邁著大步,沉聲說話,準備殺了田鳳翔!

「笑話!」坑底的田鳳翔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你們真是說笑了!」

「砰」地一聲!田鳳翔運用太歲之力,消失於土中,瞬間遁匿無蹤!

一角羅睺看坑底,田鳳翔跪地之處,只剩下一個拳頭大小的深洞!隱隱散出妖氣…

此時,天已大亮。

葉法善對一角羅睺說:「我要帶小蝶往午陽鄉。途中或有妖狐阻撓,一角哥哥若有事要辦,帶我自午陽鄉回來,必帶著秘寶辟邪燈籠,親自到萬仙會見你!如何?」

「嘻嘻嘻,我有要事?」一角羅睺露出微笑:「不就是這件事要辦的嗎?」

「喔?」葉法善眉頭一挑:「你也要伴我去午陽鄉?」

一角羅睺雙臂交錯胸前:「聽說那裡的炙燒羔羊好吃!」

「吃什麼都行!」葉法善往小蝶結界處快速跑去:「小蝶燒羊肉的手藝可好吶!哎!被你一說,我都餓啦!」

河陽縣令大堂。

「那宋氏女巫一群就不過日子了嗎?」

李淳風說這話的語調,因為過度冷靜,反倒顯出憤怒而無情!

縣令施無畏身板子站得直直的!

「李太史令說得是!」他怒視里正王廣德:「這麼經駭人的慘事!怎可隱匿不報?那絳雲宮宋氏女巫一群都死啦!人命關天的不是嗎?是哪些人幹的?我要立刻逮捕!」

里正王廣德嚇得雙腿一軟,跪在地上:「是是是!二位說得是!是…哪些人?…我…」

「說呀!」李淳風皺著眉頭。其實他心底清楚,自己並非查案而來!是為了葉法善身上的秘寶辟邪燈籠,先行到午陽鄉來等待!再者,這個里正的說法,與叫出朱燦怨魂,引發禍茸怪疫之事,似乎連不上關係… 是嗎?

他的腦海裡,懷疑著里正與縣令兩造說法,其中的空白,正是關鍵所在!

「來呀!」縣令施無畏朝著大堂外喊叫:「縣尉點撥人馬!隨我抓人!」

里正王廣德仍跪在地上,顫聲說道:「施縣令…那幫人…自從怪疫發生之後,死傷不少!…還剩下幾個亡命之徒,躲…」

「躲哪兒去啦?」縣令施無畏急得跺腳!

「據說…是躲到…已經荒廢無人的…絳雲宮去啦!」里正王廣德畏畏縮縮的回答。

「你說…當時絳雲宮宋氏女巫等人都死了?」李淳風追問!

里正王廣德現在一心只想脫責!他腦子急轉,邊想邊回道:「他們那幫子惡人!當初下山時還洋洋得意!說他們怎麼懲罰凌辱那群女巫…還說什麽烤鼎炮烙…片片肢解…還有…」

「還有什麼?」縣令施無畏怒問!

里正王廣德突然想到了那個少年驢郎:「對了!他們那幫惡徒,殺了護住宋氏女巫的驢郎!還抱怨這小子掩護那宋氏女巫的獨生女跑啦!」

李淳風猛然想起!當時葉法善用自己的邪劍真鋼,收拾了朱粲怨魂轉生的禍茸妖心之後,他帶了一名年輕的小娘子離開午陽鄉!但是自己當下,留心於今上,無暇顧及葉法善…

「葉法善已經出城了,說是往午陽鄉而去,還帶著一位小娘子!」李淳風想起自己離開長安前,守衛隊長這麼對他說。

當自己在偏離官道的雪林深處遇見夜法善時,那位小娘子其實是妖狐化身…似乎與宋氏女巫,以及喚醒朱粲怨魂之事,不相干啊?

「我來此處辦的事,雖不是隨你們上山抓人。」李淳風沉聲道:「但絳雲宮宋氏女巫一案,驚世駭俗!若不協力及早抓捕這群喪心病狂之徒,我也愧對今上。」他心念一定,暫且放下追求秘寶之心,將百姓的事放在頭位!「這便出發!」

「妳還好嗎?」葉法善扶著小蝶,走上了官道。

小蝶臉色蒼白,眉宇之間疑懼不定!「我…我像是做了個惡夢!我…我不確定那是否只是一個惡夢?」

「什麼樣的夢?」葉法善關心的看著小蝶,心想:或許是因為田鳳翔與一角羅睺的惡鬥,嚇得她有點失神,產生幻象了?

此時一角羅睺全身披上了一件灰羊皮氅子,牽了兩匹軍馬,朝葉法善與小蝶走來。

「讓小娘子上驢子,這樣到得快一點,也免受累的她。」一角羅睺將頭面遮住大半:「現在上了官道,我不想讓人們見我面容大驚小怪。還有一件,給小娘子披著防寒。」

「好極了!」葉法善讓小蝶披上大氅,扶上馬背,坐在自己前面:「一角哥向驛站借了馬匹!」他邊說邊對一角偷偷做了鬼臉!表示知道這兩匹馬,還有罩在他身上的大氅,可不是「借」來的!

「這下子,不消半天,就進午陽鄉了!」葉法善一抖韁繩,提醒小蝶:「坐穩啦!」

一角羅睺可不只強牽了驛站的馬匹、拿了大氅,還加上一袋烤餅! 三人兩騎,沿著官道往午陽鄉而去!

「吃嗎你?」一角朝葉法善扔了兩只烤餅。

「我看你也餓了吧?」葉法善撕了一塊烤餅,要拿給小蝶。

小蝶的神色依舊帶著疑懼不安:「我…我怕那不是夢…是我原本忘掉了的事…」

「什麼事?」葉法善關心的問。

小蝶看著前方,緩緩說道:「我夢到…我看到…或者,我想起來,我在跳舞…」

「跳舞?」葉法善好奇:「跳什麼舞?」

小蝶露出頭疼的神情:「奇怪的舞…跟我一起跳的,還有別人…」她突然雙眼一亮!回頭對葉法善說:「我看見我阿娘了!我阿娘…穿著白衣,她也在跳舞!」

身穿白衣?跳舞?葉法善覺得小蝶這場夢,挺奇怪!怪的是,並非葉法善聽得陌生,而是有些相熟啊!

#葉法善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為何一次拔20顆牙)
2020/08/17 21:10
難不在借,在還!....也是甚高的人生哲理!崇拜
謝謝陸游兄^^ 房純輝2020/08/17 23:58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