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2 巫舞祭
2020/08/10 10:53
瀏覽586
迴響1
推薦23
引用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降神卷02 巫舞祭

「蓋巫能降神,神物憑之,即巫以為神,故即名其神鐘巫。尹氏主之者,所謂家為巫史也。隱公禱而得歸,遂亦信而立為祭主。」《國語。楚語》 「巫,祝也。女能事無形,以舞降神者也。象人兩褎舞形。與工同意。古者巫咸初作巫。凡巫之屬皆从巫。」《說文解字》

「救救人呀!我家大郎、二郎都跌下暴漲河水,不知去向呀!」

「這該如何是好?雨一連下了二十天,咱們西米村全給淹啦!」

「我家阿爺讓水給沖走了呀!我家阿爺啊!」

「下雨下出人命啦!你讓我們怎麼辦呀?」

一群鄉民冒著傾盆大雨,擠到里正王廣德的宅子門前,讓門口的三、四名兵丁給擋著不讓進! 里正王廣德壓根兒沒想到大旱一解,即是連番大雨不歇!他日昨才與縣令施無畏照過面,施無畏要他好好安撫人心,卻也提不出什麼具體的方案!自己也是因為發了頓脾氣,才被縣尉給趕出縣府!這脾氣不能不發!里正王廣德知道,此時不發作一下,後頭暴雨災情要是更擴大了,自己那時可擔不了後果!先發了脾氣,讓縣裡內外都知道,自己被趕了出來,可是因著替百姓請命,不顧自身的呀!

「真是災厄!災厄呀!」王廣德只恨這雨勢還不夠大,要是大到把圍阻在家宅門口的那數十位鄉民給下跑囉,也算好事嘛! 里正王廣德家宅前,因為大雨未歇造成災情之故,也並非群眾聚集的頭一回啦!前一次差點衝進宅裡來,就因為這樣,王廣德才冒著大雨澆頭,一路濕淋淋地去了趟縣府!這才兩天不到,門口又讓民眾團團塞住啦!

「你們…你們就不能去找別人喊喊嗎?」王廣德氣忿地在閣房裡往來踱步發脾氣!可每跺一步,這火氣就越大!因為家宅裡水淹過踝,每踩一步,泥水便四散飛濺!還沒算上宅內頂上因大雨滂沱漏水的情況吶!

「這雨是我要老天下成這樣的嗎?成天就煩我一個!」王廣德氣罵不休:「我都去找施縣令了!他兩手一攤,讓我就這麼回來!我怎麼就不能兩手一攤呢?你們的稅收供奉,他拿得比我還多吶!」 罵到這裡,忽然頭頂又多了一漏水處!雨水像小瀑布似的,從屋頂裂縫中嘩啦啦淋在王廣德頭上!

「氣殺哉也!」王廣德用力一跺腳!又是泥水亂濺!家裡的女人一直在房外喊著他的名字,要王廣德去對付對付圍在門口的數十位鄉民!

「妳能不能就別煩我啦?」王廣德對著房門外的自家女人吼著:「妳怎麼不去試試?要不學學宋氏女巫,對他們胡亂唸個咒什麼的?把它們通通變走得啦?」 這話一罵出口,王廣德忽然一拍早被漏水淋溼的腦袋!「我怎麼現在才想到?」他急急忙開了房門,臉皮子繃緊的,不甩家裡女人的叨念,直往大門口走去!

雨再大,又如何?這新想出來的法子,就算止不住雨,也能把門口圍著的這群呼天喊地的鄉民給對付了!

「人命!」王廣德一站出大門,還不等眾人說話,自己一手指著陰沉厚雲的天,大聲在豪雨中喊道:「人命關天!天不救命,我們自己救!」

「救命!救命!救命!」眾人應著王廣德的「人命」兩字紛紛大喊!

「是誰讓我們暴雨不斷?誰讓我們河水溢堤?誰讓我們家人沒命?」王廣德在暴雨中激昂地問著面前一大圈圍著的鄉民!

這群男女鄉民,圍了王廣德的家門,就是來要答案的!怎麼這王里正一出來,反過來問大家啦?一時間,大夥兒嘴都結巴!

「你們半個多月前,帶著祭品牲畜,去拜了誰?誰就得管事!」里正王廣德大聲對眾鄉民說:「我當時讓你們去嗎?我可是讓你們推著上絳…咳咳!咳!絳雲宮呀…」里正王廣德說話時,不慎吞入大雨雨水,給嗆了一嗆!

這群圍住里正王廣德家宅的鄉民裡,還包括了驢郎!他一聽王里正這說法,心頭一驚!這不是要找宋氏女巫的麻煩了嗎?他偷偷地往群眾後方騰挪身體,想要先去絳雲宮報個信,讓宋氏女巫與她女兒暫避風頭!要不然,群情激憤下,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呢?

「告訴我!葉法善,這把邪劍,你如何控御?」田鳳翔面露獰笑:「嘿嘿嘿,還有辟邪燈籠也交出來!我便幫你殺了這攪事的一角羅睺!要不?順便滅了萬仙會也行呀!」

葉法善臉色已然露顯蒼白!他自從帶著小蝶出城,就被妖狐一族的「狐野宴」纏上,已經過了三天三夜未歇息,正是極感疲憊!再加上喚出邪劍真鋼,更需凝神以對!平日保養的罡氣,就快耗盡!

一角羅睺兩眼中映著詭異紅光,對葉法善說道:「我救了妖狐紫影一命,交換了秘寶辟邪燈籠,葉先生點頭了的你。這光桿子天帝,說的是笑話。」

田鳳翔聽得一角羅睺這話,兩眼狠狠瞪視一角羅睺:「呵呵呵,你真以為我殺不了你跟葉法善?嘻嘻嘻…」話說至此,田鳳翔右腳用力朝雪地一蹬:「你從一開始就小看我,但是,那個『我』,早消失啦!我田鳳翔已經脫胎換骨,成為天帝唯一!」

一角羅睺面無表情:「這一拳就要你的命!」他朝田鳳翔殺將過去!右拳運上百象之力,要一次讓田鳳翔形魂俱銷!

在這迅疾之時,一角羅睺與葉法善身前左右的雪地裡,猛然冒出十多個人形!葉法善一眼認出,這些人形,竟然與田鳳翔一模一樣?一角羅睺拳勢猛烈!右腳踏地的田鳳翔雙手合力一擋!將一角羅睺的光明聖火拳力卸去了五成!而剩下的五成拳力,則讓田鳳翔面色發紅,退了十多步!撞在一株兩人合抱的大樹上!

但是從雪地裡冒出來的田鳳翔人行,共有一十六位!這一十六位人形田鳳翔腰間軍刀一閃!十六道凌厲無比的陰寒妖異刀氣同時朝葉法善與一角羅睺襲來!

葉法善催動邪劍真鋼!硬是擋下七、八道凌厲的妖刀斬擊!而一角羅睺則是雙拳連擊!將五、六道妖刀的擊斬給破了!但在這短短吐息不到的時間,一角羅睺的雙拳上,已經被這圍著他的人形田鳳翔所揮出的妖刀給畫出幾道傷口!

「哇吼!」的獸吼乍起!原來是控妖師胖修羅的獨角巨犀即時出現,護住了一角羅睺的身側,替他挨了三刀!這三刀全數透骨而入!穿破巨犀的龐大身軀!一角羅睺左掌一張,抓住了三把妖刀,用力一握!刀刃應時碎裂!

「這些人形!簡直與田鳳翔一樣強,千萬小心了!」葉法善趕緊提醒一角羅睺!

「好你個都尉!」趕來助陣的胖修羅心疼自己的獨角巨犀就這魔讓田鳳翔給殺了!氣憤不已!他張口一咳!接連吐出巨蟒、大鷹、吊眼花豹、以及一整群毒蜂!「去死呀你!」胖修羅大聲嘶吼!指揮群獸與毒蜂,撲向這十多個人形田鳳翔!

控妖師蘇自然也不自外於眼前的險局:「田鳳翔?你咋變得這麼本事?讓爺試試你能不能過我的『玄妖陣』!」說罷身上皮氅一掀!蘇自然將這多年以來馴收的妖獸精怪全放了出來!

「那便如何?」一十七位田鳳翔的話音此起彼落:「這又怎地?」、「哈哈哈!」、「以為多多益善麽?」、「不濟事呀!」

一角羅睺雙手握住倒斃身側的巨犀獨角,稍一用力,便折下這與常人等高的灰白色犀角,對葉法善說:「葉先生,想想你在這裡的因由為何?」他邊說,邊將犀角套在自己右手上:「你為我而來?還是為他而來?」

一角羅睺右手攤平,發出光明聖火熱力,像套手套似的,將右手伸入犀角折斷處,直沒至腕!「若是一絲無想而來的你,只是白白送命,什麼事也辦不成。」他將體內勁力一催!光明聖火的降魔之力立時灌入巨大犀角,整支犀角發出白色光芒!

「田都尉已入魔道!想取秘寶?」一角羅睺沉聲說:「我當以光明聖火的降魔刀,在這裡了結他!」

「我…」葉法善看著一角羅睺迎向田鳳翔衝去!胖修羅、蘇自然也浴血苦戰!

「我只希望…你們別相殺相怨…我要帶小蝶回午陽鄉。因為我明瞭她在帝都長安,是不開心的…我想不出分開紫影與她魂魄的方法…我不明白號令天下群妖有什麼好?我不懂那燈籠為什麼是秘寶?如果大家都能好好相處,都是朋友,這情誼緣分,不比秘寶珍貴嗎?」葉法善身子搖搖晃晃,邪劍真鋼也漸漸消散!

「你要是不幫手,就去護著你那小娘子吧!」胖修羅看著葉法善大聲嚷道:「她就傻傻站在你的結界裡,兩眼發白呢!」

蘇自然催動妖獸精怪,發覺胖修羅除了僅存一小群毒蜂之外,其餘猛獸猛禽,一眨眼就被那十多個田鳳翔給宰了個俐落乾淨!而自己的精怪夭壽,也只剩下人頭魚身的古潭水精以蝕骨毒水死命攻擊其中一個田鳳翔!他得放出神獸饕餮才行了…

十多個的其中一位田鳳翔使妖刀用力一劈!便將蘇自然的古潭水精直接剖成兩爿!「哈哈哈!可惜了這一條大妖魚!」

一角羅睺以巨犀角當場煉化的降魔刀,好不容易才串死了三個人形田鳳翔!他看著渾身是血的胖修羅,與先前受就了傷的蘇自然傷勢加重,不禁一時氣血紛湧,大聲喊道:「想我萬仙會豪傑遍天下!想我一角羅喉堂堂波斯王子!」胖修羅與蘇自然頭一回聽到一角羅睺說出他的真實身份,也是一愣!而一角羅睺 繼續大聲說道:「我必成為萬王之王!今時今日,不是我們葬身之地!魔道田鳳翔埋骨處的是!」

這一聲呼喝!當場令胖修羅與蘇自然士氣一振!

「你是萬王之王?而我是魔道?」十多位田鳳翔裡的其中一位陰陰笑道:「你不會活著離開這裡,也不再有說這句話的機會啦!」 身懷千年太歲妖力的十多位魔道田鳳翔同時右腳踏地!轟然聲響立馬此起彼落!從雪地中又陡然冒出上百位田鳳翔! 「吾乃天帝是也!吾乃天帝大軍是也!」被一角羅睺稱為「魔道」的田鳳翔,一下子成了百人的軍團!

這超過百人的田鳳翔們,並非僅是一人分身!因這太歲集千年天地至陰之氣,藏於五行之土,聚萬物生機於一體!而田鳳翔這一踏地,便是將據於體內的太歲妖力釋放於土中,如竹叢之根綿亙於地底,復而竄生出土般,每支新竹皆如原竹,勃然冒發!因此,每一個冒出雪地的田鳳翔,都具有原本田鳳翔同等的鴻烈妖力!

「神獸饕餮!」蘇自然對著入了魔道的田鳳翔們,放出了他的最強妖獸!

「我是否想錯了?」葉法善心神晃盪的走回到結界歸去來兮前,看著被結界保護的小蝶:「妖狐一族、李太史令、一角羅睺、萬仙會、田都尉,他們為了奪取秘寶辟邪燈籠,為的是號令天下群妖…這般號令是貪念…我不追求秘寶,只想安然自在,也是一種貪念嗎?」

小蝶被之前一角羅睺與田鳳翔互鬥之際,兩人同時散發出來的太歲妖氣與異教聖火之力所造成巨大光暗不定的混沌耀輝給炫目失神,她全身僵直不動,冷汗直冒!

「若不能按下一角羅睺與田鳳翔,」葉法善喃喃道:「我無法帶妳回到午陽鄉…」 葉法善看著小蝶僵直著身軀,毫無反應!他一時間情緒波動了起來!

「我離家千里,本想遨遊於江湖,見識大千世界之奇麗…想來,這無異是妄念了吧?」葉法善說著說著,原已疲憊不堪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臉色更為慘白!

「阿爺曾經問我,我做了什麼?值得讓天地萬物生靈借命給我?」葉法善自問自答:「我實在想不透要做什麼才叫『值得』?讓妳回鄉這件事,值得不值得?」

小蝶依舊在結界中失神恍惚,沒有回答。

「我想,」葉法善對她輕聲說道:「我心裡,裝著一個妳了。」 葉法善雙手突然握緊!

「我要打掉一角羅睺與田都尉的妄念!無論如何,午陽鄉是去定了!」他一咬牙,左手劍訣一捏!葉法善心意已決,他明白小蝶在結界中受到完整的保護,此刻已不必再留力了!葉家仙道百多年來的累積,借法之中最高強的仙術,直到葉法善身上,才能夠完全施展!

「借天地壽者相!」他大聲敕令:「進!」 立時地震山鳴隱隱不絕!這破曉前的天色驟變,八方風雪旋然運轉!葉法善放開心中的束縛,頭一回完全將這借法張揚的全力施展!他感到疲憊的身心開始得到天地六合生命力量的補充!渾身內外被注入了雄渾鴻厚的大自然罡氣,透過三萬六千毛孔,葉法善借天地壽者相,源源不斷的生命力充斥體內!自尾閭直上,過玉枕,越頂門,入泥丸宮,再延睺間十二重樓往下,經中府,直入丹田!大小周天同時運行不歇,葉法善此時的充沛罡氣,已達前無古人,超凡入聖的絕高境界!

「劍號真鋼,大戮十方,命不久長!」葉法善喚出邪劍真鋼之時,臉上七竅同時透出縷縷白氣!

他回頭對結界中依然失神的小蝶淺淺一笑:「這次,瞧我的!」邪劍真鋼自動飛繞在葉法善周圍!一人一劍,直朝著一角羅睺與田鳳翔酣鬥之處而去!

小蝶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貞觀十一年七月。

這漫天暴雨,依然沒放過河陽縣!其中更以午陽鄉為最!

建在山腰的絳雲宮一樣承受著二十日的傾盆大雨。宮內四處積水不退!宮門前的老石坪積雨有如銀瀑,水流奔聚順著山道傾瀉而下!不僅原先的山道無法出入,充沛過頭的水量,似將山道沖成了一條高陡的怒溪!

宋氏女巫與獨生女,還有幾位在雨勢擴大前來不及下山的女巫,已經受困多日!食糧早已斷絕!她們幾位女巫,靠著喝雨水、拔食山腰野菜,勉強支撐生存。

位居山下的午陽鄉民們可沒想過這些。他們個個怨氣十足!甘冒著大雨及驟然山洪暴發的危險,背著柴刀麻繩器械,就是要找宋氏女巫要個說法!鄉裡因為連二十日大雨,人命牲畜損失加上無糧以充飢的摧心,哪是區區一個暗戀絳雲宮宋氏獨生女的驢郎能夠阻止的呢?

里正王廣德可是鬆了一口氣! 他冒雨看著數十位鄉民壯丁,硬是在通往絳雲宮的另一條廢棄山道登山口,又是綁繩又是打樁的,狠狠咬著一股勁,就為了上絳雲宮找那群祈雨的女巫算算帳!這好,好極了!里正王廣德落得輕鬆!究竟宋氏女巫她們能不能讓這群憤怒冒大雨上山的鄉民滿意,他才不管哩!滿意最好,大家都沒話說!若是不滿意呢?

「不滿意再說吧?妳老想著壞事!」王廣德罵了自家女人:「那絳雲宮當時收了多少獻祭好處妳沒瞧見嗎?」

「可是…」王廣德五十多歲的妻子說:「她們是女巫!得罪了不好呀!聽說那宋氏女巫的獨生女,是陰年陰月陰時降生,更是巫力最強的一個呀!」

王廣德頂著油紙傘,邊推著妻子邊說:「走走走!咱們回去了!巫力最強?有本事把上山的鄉民們給咒沒啦試試?巫力最強?有本事讓雨早停啦!」

不到天黑時分,最後有三十多位鄉民壯丁,渾身泥濘狼狽不堪地來到絳雲宮!

年輕的驢郎搶在大家前面,朝著宮內大喊:「你們沒走得快走呀!他們來啦!」 後頭奮力追上驢郎的一名赤腳壯丁,不由分說地用斧柄往驢郎的後腦上就是重重一敲!驢郎頭破血流,當場倒地不起!

其餘的鄉民壯丁,在滂沱大雨中,像是發狂癲躁的瘋漢群集!「砰」、「砰」 地衝開了絳雲宮的大門!

宮內靜閣裡,面黃肌瘦的宋氏女巫,看著自己的獨生女兒,耳裡聽到的,是一群從山下而來的激憤鄉民,在驚人雨勢中發出鼓譟喊叫打砸的聲音!她與女兒對看,母女眼中盡是恐懼!

「他們是來救我們的嗎?」獨生女的聲音細細的,這話說得連自己都懷疑!

宋氏女巫搖頭:「只怕不是…他們不是。」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永遠的天使)
2020/08/10 18:40

「壽者相」是「時間」。連這個都能借到,真的太厲害了!.....好精釆的天地大戰!感謝分享。

讚啦

謝謝陸游兄閱覽^^新周愉快 房純輝2020/08/10 19:1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