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8 辟邪燈籠
2020/08/03 08:50
瀏覽616
迴響1
推薦21
引用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8辟邪燈籠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葉法善將昏迷重傷的妖狐紫影用自己的大氅裹著,他冷眼望向一角羅睺:「我不知道。」

一角羅睺走到離葉法善只有一步的距離:「吾乃波斯帝國薩珊王朝萬王之王巴赫蘭大君之子!為了討伐竊國的庫斯勞二世,奪回王位,重建巴赫蘭家族的榮光,自聖火中重生為一角羅睺!」

「波斯王子?」葉法善不太相信一角羅睺說的話。

一角羅睺看出葉法善的懷疑,他揚起下巴傲然道:「葉先生,不相信的你?」

「此刻信與不信,並非我掛心的事。」葉法善看著躺在大氅中的妖狐紫影:「我掛心的,不是你。」

一角羅睺點點頭:「這個好辦的!」話一說完,他便要蹲下!

葉法善一見一角羅睺有動作,立刻出手攔阻:「做什麼?」

一角羅睺的手臂朝妖狐紫影伸出,卻在中途遭到業法善的阻擋!他即刻反手上抓,朝葉法善頭臉抓去!葉法善迅速側身,臉上已經被一角羅睺尖利的指甲畫出三道血痕!葉法善趁這一側身,手臂掛上了一角羅睺伸長了的右臂,他一掛一帶,一角羅睺突地感到一股黏勁使得身體不由自主向前!而葉法善的左手肘,就要擊中自己的鼻樑!一角羅睺在間不容髮之際,左手擋住葉法善的肘擊,已經伸出的右臂又反手搭著葉法善的左肩!葉法善一有感覺,便即時沉肩卸力,差點就被一角羅睺將自己的左肩給掰脫臼!兩人在不到一步距離之中,已經來回交手數次!

葉法善從來沒有碰過動作如此迅猛的對手!一角羅睺左掌向前一推,正好打在葉法善的右胸口!登時一股陽中帶陰的怪異沉重內勁,從葉法善的左胸口壓進身體四肢百骸!他當下脈息大亂,頭昏眼花!

「葉先生,」一角羅睺已經蹲在妖狐紫影身旁,一手搭住了妖狐紫影的後頸:「我巴赫蘭家族,幾代以來,都在戰場上千軍橫掃的。你,不懂打架的。」

「別碰她!」葉法善左手捏著劍訣!他很清楚,經過方才喘息之間的交手,自己僅靠體技武功,短時間之內沒有壓住一角羅睺的可能!

「葉先生,」一角羅睺握住妖狐紫影的後頸,緩緩問道:「這女人的身體裡面,有兩條靈魂,若我只能救一個,選哪一個的你?」

葉法善咬牙道:「藏舟於壑,藏山於澤,藏物於土。」咒文說罷,右手畫圈三轉,一個大小如金瓜的烏黑物事,竟從地裡緩緩浮出!「這便是辟邪燈籠,拿去便是!」葉法善對一角羅睺說。

一角羅睺看著地上冒出的,就是尋找多時的辟邪燈籠!這燈籠的燈罩烏黑陳舊,上面隱隱有白色上古咒文,他不明白這幾乎看不清楚的咒文,是什麼意思?而燈籠的骨架,則像是黯青色的獸角削製?他想起妖狐紫影說過,這盞辟邪燈籠,是上古女神女媧殺了黑龍之後泡製而成的!

「很好。」一角羅睺讚了葉法善一聲!

葉法善明白,現下若是不將辟邪燈籠交出,妖狐紫影可能斃命於此,連小蝶也活不成!儘管妖狐紫影之後會大吵大嚷…到時候的事,到時再辦!

一角羅睺全身咒文圖騰發出隱隱紅光:「葉先生,心太軟的你。這世上,沒有萬全的選擇,明白了這一點等你,你才會是最強的那個你。」一角羅睺看著昏迷重傷的妖狐紫影:「讓光明聖火的神通之力,治好妳!」

葉法善見到昏迷軟倒在大氅上的妖狐紫影,隨著一角羅睺運功轉息,全身肌膚開始由裡到外泛出亮紅色的光芒!不一會兒,葉法善發覺妖狐紫影呼出一口氣,她的雙眼緩緩睜開。

「葉先生?」醒來的已不是妖狐紫影,而是小蝶。

她在視線還不清楚的狀況之下,隱隱約約見到面前的人影,便以為是葉法善。

一角羅睺站起身來:「葉先生,她醒過來的傷好了。」

葉法善將小蝶扶起:「感覺怎麼樣?」關心之情,溢於言表。

「我沒事,好像…我好像睡了很久…」她想起來:「紫影有幫到你的忙嗎?」

葉法善微微一笑:「是妳讓妖狐紫影現身的呀?她的確幫了不少忙呀!」

「那就太好了!」小蝶問:「我們衝出『狐野宴』了嗎?」

「是的。」葉法善對小蝶說:「連一角羅睺也來幫忙呢!」

小蝶看到站在旁邊的一角羅睺,雖然模樣仍是嚇人,但是小蝶卻沒有絲毫恐懼的想法:「多謝一角先生!」

「辟邪燈籠,歸我的。」一角羅睺朝葉法善伸出手。

葉法善右手一招,原先從土裡冒出來的辟邪燈籠,緩緩浮起,落在葉法善手中:「這個秘寶,屬於妖狐一族,你想怎麼安排?」

一角羅睺還沒說話,高地上又出現一個人影! 這人影渾身散發著闇黑的煞氣!身上穿著緋色官袍、灰色胸甲,外罩黑羊皮氅,腰間掛著一把軍刀。 葉法善一看,覺得眼前突然出現的田鳳翔,跟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

「田都尉?」葉法善感到他渾身透出無比的威脅感!

「都尉?」田鳳翔的語調滿是不屑:「誰愛當這都尉誰去當呀!我田鳳翔,將成為天帝!」

一角羅睺挑了挑眼眉,語氣中盡是嘲諷意味:「天帝?閣下哪位?」

田鳳翔眼光朝腰間軍刀一瞟:「就是取你一角羅睺項上人頭的那位!」話一說完,腰間軍刀乍然出鞘!刀刃閃光如破空驚鴻,急斬向一角羅睺!

一角羅睺心頭一凜,這刀勢要比之前在小布坊的時候,更要強上十倍不止!「嚓」的聲響!一角羅睺單手握住凌空急斬而來的軍刀刀刃:「變強了的你。」田鳳翔的軍刀在他手中還在不斷震動!而且力道大得他幾乎難以單手抓住!

「嘻嘻嘻,」田鳳翔看向葉法善:「秘寶辟邪燈籠,給我!」

「田都尉…」小蝶看這田鳳翔,已經不像當時在舊道觀相識的那個人:「你…你怎麼了?」

「殺!」田鳳翔大聲一喝!一角羅睺手中握著的軍刀猛然自旋!一角羅睺放開軍刀,低頭險險避過這開山裂石的凌厲飛斬!身後的葉法善眼見田鳳翔刀勢未歇,往自己胸前直直劈來! 「鏘」、「鏘」兩聲巨響! 原來是葉法善抽出腰刀借金相化為金銅之軀!雙臂交錯在胸前,擋住田鳳翔威猛兇狠的鴻烈刀!卻發現這一刀劈來,不僅勢大力沉,連化成金銅身的雙臂,都被砍出兩道深達一寸的口子!自己還被震退了十步?

「只有天帝鳳翔有資格號令天下群妖!」田鳳翔左手一招,軍刀自動飛回手中:「交出辟邪燈籠!」

小蝶看見田鳳翔手中的軍刀,陡然變長!她不理解,那是因為田鳳翔服下千年太歲之後,已然脫胎換骨!吸收了極大妖力所致,使得手中軍刀也跟著成為一把肅殺的強大妖刀!

「田都尉!」葉法善急急叫喚:「你這是怎麼了?」他幾乎瞠目結舌!想不到田鳳翔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妖力?

田鳳翔咧嘴一笑:「葉法善,你我自午陽鄉相識一場,我念舊情。當我登基御極,封你國師如何?」

一角羅睺也跟著一笑:「哈哈,好笑的你!辟邪燈籠怎麼會讓一個自稱『天帝』的光棍拿到?天真的你!」

田鳳翔眉間一皺,對葉法善說:「國師,殺了他!」

「哈哈哈哈!」一角羅睺笑得更大聲:「憑你叫得動葉先生?」他一聽田鳳翔要葉法善殺了自己,心中機念一轉,可不能讓這兩人聯手!於是先說話穩住葉法善,然後往田鳳翔一拳揮出!這一拳雖距離田鳳翔有丈許之遙,但是田鳳翔已經感受到一股無形劇烈的高熱如巨大石樁猛然襲來!一角羅睺釋出光明聖火的降魔之力,要一拳燒焦自稱「天帝」的田鳳翔!

「嘻嘻嘻!真熱呀!」田鳳翔突然一聲尖吼!手中軍刀高高抬起,再用力向下一劈:「給我滅!」

葉法善瞬間抱起方才轉醒的小蝶,吸氣發勁一縱逾丈!但發現這樣竟然還不夠遠?小蝶在他懷中,也能感覺到田鳳翔這一刀劈下,已經遠遠超脫凡人之力!因為她看見原先數十丈方圓的高地,被田鳳翔這一刀給從中筆直批裂成兩個巨大的半圓!而在這兩個極大的高地半圓中間站著的,正是一角羅睺!

一角囉睺雙臂交錯在頭胸前,硬是吃下田鳳翔這妖力威猛凌厲的一刀!「好傢伙的你!」他知道自己雙臂上的光明聖火咒文已經發出最大防禦力來抵擋田鳳翔超乎想像的妖刀一擊!這時候,一角羅睺的全身光明聖火咒文與圖騰,都發出懾人的亮紅色!

葉法善人在半空,抱住了小蝶!兩人都看見那巨大的圓形高地分成兩半,開始朝兩側崩裂傾倒!「一角兄!」葉法善大叫!當他抱著小蝶輕緩飄逸的落下雪地時,身後卻傳來了田鳳翔陰惻惻的聲音:「葉法善,交出辟邪燈籠吧?你不要命,難道連小蝶跟妖狐紫影的命,都要賠上了嗎?」

小蝶此刻知道情勢兇險至極,她抑制著害怕,對田鳳翔說:「田都尉,你不需要辟邪燈籠,你現在已經夠強了!」

「喔?是嗎?」田鳳翔邊向前靠近葉法善與小蝶,邊說:「我知道我夠強了!可我現在,不止要辟邪燈籠,我還要你葉法善的邪劍真鋼!」

此話一出,令葉法善心頭一震!田鳳翔…在他身上發生過什麼事?不僅一身邪魅妖力難以估計,連心思也變得貪婪嗎? 服食千年太歲之後的田鳳翔,想起當初在午陽鄉見到葉法善對抗禍茸妖心時,太史局令李淳風送他一柄威力無比的上古寶劍!此刻一想,若是辟邪燈籠與這上古寶劍同時到手…兩全其美呀!

「辟邪燈籠,不是我的。邪劍真鋼,也不是我的。」葉法善面無表情說道:「田都尉,這天地下的一切,都是借來的!等時間到了,全部都得還。」

田鳳翔從牙縫中透出一句話:「既然都是借來的,那我就借用借用!」說罷,迴身便是一刀朝葉法善橫斬!

「結界,歸去來兮!」葉法善未待田鳳翔說完話,左手便捏起劍訣,朝自己周圍半丈雪地畫出防禦結界「歸去來兮」!田鳳翔這妖刀的威力,剛剛葉法善已經見識過!而這結界「歸去來兮」,並非是個硬碰硬的仙術,而是純然的借力使力!使得田鳳翔這足以劈開數十長方圓高地的妖刀勁道,一碰結界,便盡數反彈到田鳳翔身前!

田鳳翔沒見過葉法善在自己面前使用過這專責防禦的仙術!反而吃了自己一刀!他整個人猝不及防,硬是摔出數丈之外的密林中!腰腹之間極為吃痛!田鳳翔氣急敗壞!他起身大喊!「葉法善!」

「不忙著找葉法善,我們沒打完。」 田鳳翔一聽聲音便知是那討厭的一角羅睺!他看也不看,右手一揮,便從掌中極速湧出一股強烈的腐蝕妖氣!「去死吧你!」這股妖氣,便是來自於地底身處千年太歲蘊含的能力!可以消蝕一切生物,然後再吸收它們的養分引為己用!

一角羅睺冷笑:「試試看的你!」他讓那股充滿腐蝕性的妖氣擊中胸口!胸前的衣袍眨眼之間就朽爛!但是他胸口上的光明聖火咒文圖騰卻將田鳳翔發出的太歲妖氣,用極高的聖火熱力給完全蒸發!不斷地發出「嘶」、「嘶」的聲音,兩人都聞到了極為難聞的腥臭味一下子出現!而一角羅睺明白這股臭味隱含劇毒!他更催動一身的光明聖火護衛能力,滅除這陣陣劇毒臭味!田鳳翔看見一角羅睺身上罩著一團紅白霧氣!知道這傢伙的邪術古怪!不可讓他有喘息的機會!

「鴻烈刀,連斬!」田鳳翔手中妖刀在握!又是那開山裂石,不可思議的妖刀刀術猛然朝一角羅睺上、中、下三路斬擊! 這連續三刀,與初時在西市小布坊與之相會的程度,超出了十萬八千里!一角羅睺三刀都沒來得及閃避過去!饒是他歷經光明聖火重生,這連續三刀也在他身上砍出了寸許長度的傷口!一角羅睺很訝異田鳳翔此時的妖力,居然能夠突破身上的聖火圖騰咒文?

「夠了的你!」一角羅睺大吼!他雙掌發力齊推!無比高熱的聖火自兩掌中央猛烈迸出!那聖火並非紅色,而是因著高熱狀態發出閃耀不已的強大白光!被這雙掌極為高溫炙熱聖火沾到的一切物事,立馬蒸發!一角羅睺周身五丈以內,熱氣翻騰,若此時有任何人畜接近,不免遭受即刻煮熟翻焦的下場!

田鳳翔咬緊牙根,硬是不閃不避!他也運勁雙掌一推!兩股極陰至寒的千年妖異太歲內勁,朝一角羅睺轟然推去!這妖異寒氣色黑甚濃,與一角羅睺發出的極熱聖火正好一明一暗相對!

「怎麼辦?」小蝶看著葉法善,兩人被包覆在雪地上的「歸去來兮」結界中:「一角羅睺和田都尉…我們…」

「就算加上妖狐紫影,也抵不過他們!」葉法善老實說道:「我的仙術修煉,及不上一角羅睺的老辣。而田都尉…我不明白,他為什麼體內有這麼強大的妖力?」

小蝶突然想到:「若是現在…點亮了辟邪燈籠?」

葉法善搖頭:「妳的身體裡,還有妖狐紫影。要是她說的這辟邪燈籠真的威力如此之大,除了紫影會形神俱滅…」

「恐怕紫影形神俱滅之時,我也活不成,是嗎?」小蝶臉色鐵青!

葉法善點點頭:「辟邪燈籠此刻用不得!這兩人,無論如何是避不開了!」他看著小蝶:「我一定讓妳平平安安,回到午陽鄉!」

小蝶看著葉法善:「嗯!」

「妳待在結界中,我去去就回!」葉法善說罷,一踏出歸去來兮結界,雙手一拍,胸前一尺處,便重現黝黑色的上古邪劍真鋼懸空漂浮!

正是寅卯交界之時。

李淳風坐在掌管午陽鄉的陝州河陽縣令大堂上首,他剛喝完一碗羊奶茶湯。陝州縣令施無畏雖然與李淳風同為五品官,但他深知李淳風這位太史局令,實乃今上國師,自然不敢自佔首位!況且,這時分,突然出現在午陽鄉,必定沒有好事!他已依著李淳風要求,讓年近六十的午陽鄉里正王廣德也端坐下首。

「怪疫作祟之事,災民的撫卹與災區重建,進展得如何?今上心心掛念著。」李淳風眼神平和,看著縣令施無畏與王廣德。

王廣德乾癟的嘴唇用力一抿,接著說道:「有賴施縣令體恤,親臨視察午陽鄉五個里,家家戶戶都挨著訪查,該有的撫卹和安置,施縣令周周全全!鄉親們感念點滴在心,溢於言表!現在聽得今上垂念,更是…不勝聖恩吶!」

縣令施無畏一聽里正這麼說,心裡很是受用!微微點頭向里正王廣德示意。

李淳風微微一笑:「王里正這話說得真切。我必將此番話語,返回帝都呈知今上。不過,」李淳風看向縣令施無畏:「聽聞河陽縣大水之前,是連三月乾旱無雨,何以突然就發了大水?」

縣令施無畏沒想到李淳風居然問得這麼遠的事情來?他眉心一皺,邊想邊說:「李太史令說到河陽縣在發大水之前,的確是遭旱。天象變化之事,實在難以估測…這…」他看向里正王廣德。

「當時的確是這樣!」里正王廣德連忙接話:「那時候連午陽鄉的河水都見了底,耕牛牲畜莊稼,都被這旱象,嗟去了生氣呀!」

「嗯。」李淳風問道:「旱象連三月,當時你們做了什麼?」

「呃…」縣令施無畏難以說明!

里正王廣德報以苦笑:「實在無法可應呀!鄉里之間,紛紛上香拜禱,一連拜了十多天,一滴雨都下不來!可…可沒想到,這一下雨,卻造成大水滔天呢!」

「說來慚愧,」縣令施無畏搖頭:「鄉里百姓心思單純天真,求神問卜,也是無法可想呀。」

「求神問卜?」李淳風聽到這裡,卻引起了他的好奇!畢竟此番前來午陽鄉,不止為了秘寶辟邪燈籠,還擔著查明禍茸妖心朱燦怨靈復生一事的任務。他身為天下知名的陰陽家,對於陰陽不調的異常情事,另有一番關切!

縣令施無畏喝了一口茶湯:「這百姓們之間的迷信,或許里正知道得多些!」他將李淳風的問題,丟給了里正王廣德去說!

李淳風看著里正王廣德。這王廣德的臉色卻一陣青一陣白!他不時瞄著縣令施無畏,讓李淳風覺得這兩人另有隱密之事沒交代清楚。

此時,大堂外急急進來一人,身穿軍戎護甲,是河陽縣尉進堂稟報!「報!」河陽縣尉年紀約二十出頭,一頭一臉的汗,眼睛看著縣令及李淳風!

「說說!李太史令這時候都在這裡了,也讓李太史令知曉!」縣令施無畏道!

「驛站來報,半個時辰前,發生地震!另有怪異紅白光芒發自群山!…還有,」他對著李淳風說:「沒有發現葉法善的蹤跡!」

「地震?怪異紅白光芒?」里正王廣德不解!

「驛站還報了,另有野狐成群集結奔竄…這…這也少見!」縣尉說到這裡,覺得自己會不會說得太多,讓李淳風覺得自己大驚小怪了?

「天地之氣,往復循環!」李淳風心中認定,那是葉法善、萬仙會及妖狐一族所引起的動盪。可這些,都不該讓眼前三人知曉內情!不如隨機應用,挾異象變故,探探這縣令與里正說到「求神問卜」之時的眼神閃爍,所為何來?該不會又是萬仙會在這裡安排過什麼吧?於是他繼續說:「求神問卜,寄望於天,但是求而不還…」李淳風看著縣令施無畏與里正王廣德:「這眼下的地震異光,便是徵兆啊。我深夜至此,便是因著這異象而來,災禍可防而不防,天下何以均安呢?」

聽了李淳風這話,縣令施無畏這下可「畏」了!「這…他們求神問卜,也沒聽說要還什麼的?是吧?」話說完,看向里正王廣德!

李淳風特意不追問王廣德,反而對縣尉說:「你辦得好,讓驛站的兵士顧好鄉里的安全,末要造成驚慌!」

縣尉點頭拱手:「大家知道國師…」他連忙改口:「李太史令在此,自然一點也不驚慌了!我這就去傳令!」話一說完,不等縣令反應,一邁步子,出了大堂!

「請神祭祀,」李淳風右手一拍桌案:「倒底拜了誰?許了什麼願?」他瞪著里正王廣德!

「這這…」王廣德說不出話來! 縣令施無畏見狀,知道李淳風可是帝都裡呼風喚雨之人,萬萬不可忤逆!

「他們…他們拜巫求雨!」施無畏急道:「可是...後來鄉里們都說那巫家搞鬼!所以就不求啦!事情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李淳風耳聽縣令說話,眼睛還是沒放過里正王廣德:「巫家搞鬼?所以就不求了?這兩句話,中間有沒有藏著話?王廣德,地震異光,直朝這裡來了?你們到時候又將求誰呢?」他話一說完,手指著大堂門外!意思是:災禍已經到了門口,還有什麼可隱瞞的呢?

里正王廣德臉色霎時鐵青,冷汗直冒!畢竟他可是知道先前怪疫肆虐,更甚大水災情的呀!「這中間…這中間…」

「求哪個巫家?」李淳風厲聲斥問!他心裡設想,要是萬仙會,那就表示他們的勢力,已經暗暗擴展得很遠了!

「宋氏女巫!」王廣德身子顫抖:「但是…他們鬧出大事啦!所以鄉里居民就急了!」

「急了?然後呢?」李淳風有點訝異!他沒聽過什麼「宋氏女巫」?

縣令施無畏一聽王廣德竟然說出了「宋氏女巫」!霎時臉色一繃!

#葉法善 每週一、四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敬覆人生不必認真的留言)
2020/08/03 20:43

哈哈哈,千年太歲果然不同凡響!

太精彩了!

嘻嘻嘻,謝謝陸游兄誇獎!祝新週順心愉快 房純輝2020/08/03 22: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