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4 狐野宴
2020/07/13 00:40
瀏覽739
迴響1
推薦41
引用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4 狐野宴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萬仙會地下遠古宮殿中,西敏婆婆喚來一角羅睺。

「魏王的口信,」西敏婆婆對一角羅睺說:「聽來悅耳,但實惠不足呢。」

一角羅睺似笑非笑:「我知道。若是掌握了萬仙會,那魏王的諾言也不重要了的他。」

「相請你來,是因為我得到了一個消息。」西敏婆婆笑著對一角羅睺說:「小子們來報,往午陽鄉的官道上,出現了狐群聚集,傷了不少人。」

一角羅睺喝了一口西敏婆婆準備的胡椒茶湯:「狐群聚集?」他想了想,問西敏婆婆:「妳說過,傳聞妖狐一族,掌握了號令群妖的秘寶…上回妳就是認定了那妖狐紫影知道秘寶的下落不是?」

西敏婆婆搖頭苦笑:「弄了半天,我還不知道那個女子是不是妖狐紫影?不過,」她為一角羅睺又斟了半碗胡椒茶湯:「婆婆跟你,為了家國大計,不辭千里而來…」西敏婆婆看著一角羅睺:「你承受了無人敢許的承諾,忍無人可忍之苦痛,從聖火中重生為羅睺,就是為了榮耀先王與巴赫蘭一族的神聖任務!」

一角羅睺昂然站起,大聲說道:「我誓恢復家族榮光!成為萬王之王!」

「好!好極啦!」西敏婆婆拍手說道:「你不忘初衷,婆婆身雖老殘,但有一口氣在,必定全心輔佐於你!」

一角羅睺看著西敏婆婆:「狐群聚集,是否因為秘寶之事?」

「妖狐一族,自古以千年妖狐為首。」西敏婆婆緩緩說道:「每一任的千年妖狐,都手握秘寶,掌控群狐,並且挾天下群妖!但是…」西敏婆婆笑了笑:「但凡妖精修煉,每隔一段時間,必遭天劫大考。躲過天劫,就可逍遙無盡!躲不過天劫,便是形神俱銷!我想,這一任的千年妖狐,正在躲千年天劫,因此群狐開始搗亂啦!」

「上回在午陽鄉,我們萬仙會因為怪疫,死傷不少!」一角羅睺道:「為的就是追蹤妖狐一族,以探得秘寶下落。這次探子們的說,狐群又是出現往午陽鄉的官道…」他雙手握拳:「看來,我還是親自確認的出馬好。」

「喚你來,說的便是這事。」西敏婆婆呵呵笑道:「蘇自然、胖修羅已在金光門外十里相等!」

一角羅睺露出白色尖牙:「聽說『狐野宴』,是妖界一絕?哼哼哼…我來體會體會!」

「阿爺!」這聲叫喚,讓大唐皇帝李世民面露笑容!他望見四子李泰,遠遠地就邊跑邊喚著自己。

魏王李泰一進了大明宮內,便驅馬直奔內庭!他知道父皇閒暇之時,最愛在大明宮內庭的太液池畔散步。

「泰兒,呵呵呵,你有精神啊!」李世民坐在太液池畔的醉仙亭裡,笑容滿面地說:「慢點慢點!雪融地滑!」

魏王李泰身穿熊皮大氅,內服紫紅官袍,腳踏彩雲靴,摘下腰間佩劍往父親李世民身前的死士一甩,便進了亭子:「阿爺安好!臣向阿爺請安!」

李世民用力拍著半跪在面前的皇四子李泰肩頭:「嘿嘿嘿!下面報上來,說你帶了一大車高句麗的人蔘,說是要給我的?」李世民眨了眨左眼:「我說呢,該是想拉到東市去叫賣,換換真金白銀吧?起來說話。」

「哈哈哈哈!」魏王李泰起身搔搔額頭:「別聽他人瞎說啦!我哪有一大車人蔘?也就一木箱!當然給阿爺送來囉!說人蔘可益壽延年,輕身養氣,阿爺肩負天下重擔,臣沒啥本事分擔阿爺的辛苦於萬一,但是找些調理龍體的物事,那還是可以的呀!」

李世民看著兒子李泰,點頭稱道:「好!」他右手招了招,身邊保駕的二十名黃金甲死士,便退出了醉仙亭:「讓他們出去幫你把佩劍磨磨,過來吃酒!」李世民讓兒子李泰坐在亭內玉盤桌下首。

魏王李泰人未坐下,就先幫父親李世民斟酒:「敬阿爺一盞酒!」

李世民笑咪咪地舉起酒盞:「你倒你倒,自己倒一盞,不能比我少啊!」

父子倆酒盞一舉,大口飲下羊奶子酒!

魏王李泰酒盞一放,便正色對父親李世民說:「臣帶了高句麗人蔘進獻阿爺,是有一事上諫!」

李世民一聽,還是笑著自己斟酒:「嘿嘿嘿,小郎君還跟阿爺演戲使心思呀?說吧?」

「我聽田都尉說,阿爺御駕親臨午陽鄉,是為著那一場奪命怪疫而去?」魏王李泰看著桌面的下酒菜色,不敢直視父親:「阿爺,這非同小可!怎麼…怎麼自己親身涉險呢?」

李世民看著兒子李泰,自己夾了一塊燒羊肉放在盤中:「你好呀。」

魏王李泰不解父親的意思? 李世民臉上表情看不出喜怒:「禍茸一事,都過了這一大段時間。那都尉叫田鳳翔的,若是到今日才告訴你,那他該死!」

「不是的,阿爺!他在見過阿爺之後,就跟我稟告了!」魏王李泰連忙說道:「是臣知道阿爺完勝而歸,心裡的擔心就去了九成,但是仍有一成不解,就是想來想去,想不通為何阿爺要御駕親臨陜州午陽鄉一趟?既是怪疫,派兵派醫也就…」

李世民打斷了兒子李泰的話:「田鳳翔沒告訴你怪疫的真身來源?你應該知道那禍茸妖心,是我當年手下敗將朱粲的怨魂吧?」

「阿爺,」李泰咽了咽口水:「臣就直說了,我要說得不對,罰我三杯!」

「說得不對,罰你三杯?」李世民瞅著兒子李泰:「你小瞧自個兒酒量了!罰三大壺!說!」

「田鳳翔說太史局令李先生也在,」李泰道:「他既然知道這怪疫源頭因由,就該請命上陣,怎麼…怎麼讓阿爺親身赴險呢?臣認為,李先生這做法太不對了!」

李世民雙眼半睜半閉,看似吃酒多了:「哼!先罰三壺!來呀!」他大聲一呼,亭外死士便端上三大壺羊奶子酒貢在玉盤桌上!

「喝光!」李世民對著自己兒子下令。

魏王李泰見到父親面色冷峻,心生畏懼,便不發一語,接連灌下三大壺羊奶子酒!

「好喝嗎?」李世民好奇地問。

魏王李泰喝得狼狽不堪,袖子一抹嘴,臉上做苦回道:「難喝!」

「來呀!再三壺!」李世民又讓死士貢上三壺羊奶子酒!

魏王李泰一見又是三壺,心裡更七上八下了!方才下肚的烈酒,正燒得臟腑翻攪,又來三壺?這下不就得爬著出亭了嗎?

「諸王之中,你最聰明!」大唐皇帝李世民對兒子說:「禍茸之事,你放在肚子裡個把月,結果想說的,就只這樣?難道不該罰酒?罰吞人蔘如何?」

魏王李泰一聽,額頭當下出了汗!

「說直話。」李世民看著兒子李泰。

李泰一手撐著桌面,勉力站起對父親道:「禍茸…是不是萬仙會搞出來的?李淳風是不是勾結萬仙會?葉法善為何進帝都長安?」

李世民桌子一拍:「這才對呀!你三壺大酒沒白喝!」

「阿爺…都知道?」李泰話一說完,朝自己身側吐出一口濃濃的酒氣!

「御天下者,必調陰陽。」李世民對李泰說:「陰陽不調,則人心不安。人心不安,災禍必降。想我登帝座以來,水患迭生,象徵陰盛陽衰,天地不正!吾需導正氣,滅邪氣,以安百姓。這是其一。」

李泰聽著父親李世民繼續說。

「萬仙會?」李世民冷哼一聲:「帝都長安,十方薈萃,正如陰陽同體,吾治陰陽以安天下。這一撮三教九流聚集的中外會眾,李淳風早就建議我剿了!但是我一想…『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便可隨時覺知。不若趁勢以陰治陰,恰如以陽治陽!兵法如棋,可正行,可斜行,只要『師出以律』,就能存吉除兇。這是其二。」

魏王李泰躬身拱手:「阿爺以論語『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教臣觀人心目,以兵法周易『師出以律』教臣趁勢御變,臣歡欣受教!」

李世民點點頭:「我兒李泰果然聰明,出處都給你挑明啦!其三!」

魏王李泰等著父親李世民點破。

「萬仙會,你我皆知。但你我與該會會眾,卻不知萬仙會是誰領著頭?」李世民道:「李淳風攪不動,讓葉法善去攪一攪,看看能攪出什麼波濤來?這挺有趣不是?」

「臣明白了!」

李世民吃進一塊燒羊肉,放下筷子說:「你得收收心,甭惦記著萬仙會!鴻臚寺正接理波斯胡商請辦聖火祭典,屆時各藩屬都會派員聚集帝都長安,我準備讓太子點聖火,以示我大唐光照西域!不過,其中利害關係殊為繁複!回教、景教、佛教、道教等信眾也想依著辦理祭典。准了一教,其他就跟著要,帝都長安這冬季,可熱鬧得緊吶!」

「這裡面還牽涉著大食、波斯、天竺、突厥、吐蕃敵友各邦暗處的消息交換!」魏王李泰先朝邊再吐了一口酒氣,然後才道:「不可不慎,也不可失了這交通有無的機會呢!」

「說得不錯!」李世民:「總之,大張旗鼓之下,必有我所圖!我看你沒醉吶!人蔘我收下了,你…」李世民指著皇四子李泰:「還沒見太子吧?」

「是!臣本來想先謁見太子,但…臣還是想念阿爺得緊!等酒氣退了,就去謁見太子!」

李世民大笑:「想先謁見太子?哈哈哈哈!泰兒呀,你又不說直話了!」他突然臉一沉:「再罰三壺!」

不過半盞茶的時間,魏王李泰便真的喝得爛醉,狼狽爬出醉仙亭!

「唉,我若不能確知面前的人對我心口合一,就信不過這個人!就算你是我最疼的兒子也一樣啊。」李世民雖然看著心疼,但他不能容忍有人敢當著自己的面說虛話。他看著被兩名禁軍死士抬走的李泰,輕聲說道:「你累就累在,阿爺太聰明!」

李淳風單騎疾行,在午後時分,便到達通往陝州的首個驛站。他一下馬,便發現這驛站以及旁邊的旅店,圍著一堆人。

「吾乃太史局令李!」李淳風亮出腰間緋紅魚袋,對著陝州桃林縣來的兵丁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桃林縣的巡守隊長到:「稟李太史,這驛站一大早被人發現,我們縣裡派駐的四位兵士…都屍骨不全!連旁邊旅店的一家三口也慘死!」

李淳風大疑:「喔?怎麼死的?」

「看起來,像是…像是給野獸咬死的!真怪呀!要同時咬死這麼些人,肯定是一大群!」巡守隊長指著雪地:「可是昨夜一場大雪,掩去了痕跡!」

李淳風走到其中一具兵丁屍首旁蹲下查看:「屍體沒動過吧?」

巡守隊長道:「就…就只有手下們找人,踩到大腿!因為…一體整身都被雪給蓋著啦!可我們都沒動過!」

李淳風看著地勢,這具屍體跟其他的兵丁屍體都有一樣的遺棄隱藏位置,都藏在驛站以及旅店後面的樹林邊。

「喉嚨、後頸,都有明顯的咬痕!」李淳風對巡守隊長說:「若是狼,咬痕會更大更深更用力。這些咬痕,明顯有著意圖。」

「什麼意圖?」 李淳風起身:「要人死得一聲不出!避免打草驚蛇!」

「啊?」巡守隊長聽不明白,野獸咬死人不就是想吃頓肉嗎?還會有這層考量?

「以前發生過這種事嗎?」李淳風要確認這樣的事情,是否發生過?

巡守隊長搖頭:「從來沒有吶!野獸曾經襲擊過農家,但是把驛站給…從來沒有!」

李淳風心裡明白了眼下的狀況!他一步跨上黑色軍馬:「你們好生收拾!往陝州午陽鄉的下一個驛站,還有多遠?」

「一天一夜!若是李太史乘這匹上好軍馬,能夠再快上個半天呢!」巡守隊長道。

李淳風一抖韁繩:「放鴿通知往午陽鄉所有驛站!注意野獸狐群作亂!攔住葉法善!」話一說完,便往下一個驛站馳去!他清楚,這並非野獸隨機噬人!卻是妖狐一族在追擊葉法善!

「你為何哪裡不去,偏去午陽鄉?」李淳風馭馬如風,踏著雪花疾馳而去!

「吾乃妖狐赤影!你便是葉法善?」 站在葉法善與小蝶面前三丈處,一位身形消瘦,穿著駝色皮袍皮靴,膚色偏紅,額頭中央有一道紅色火焰刺青,雙眸血紅的男子,露出嘴裡兩邊尖利長牙,面帶不屑道:「留下妖狐紫影,滾!」

「哎呀!」葉法善此時袍氅內因為接連與野狐群一路上鬥鬥停停、停停鬥鬥了上百里,早已汗涔涔:「真弄不明白!我是做了什麼?怎麼走到哪兒,都有人知道我的名字?」

妖狐赤影被這一反問,他搖頭:「我只知道,救走妖狐紫影的人叫葉法善!我們很不開心!」話說到這裡,他的身後,出現了一柄赤紅色的銳利巨斧!

小蝶累得上氣不接下氣,緊緊靠在葉法善身後:「牠們…牠們太知道怎麼糾纏人啦!」

葉法善抹了抹臉上的幾道被抓傷的血痕,瞪著妖狐赤影:「一路上,你們也傷了不少,我帶著朋友去一趟午陽鄉,事情辦完後,咱們一起吃酒說話,何必急在這一時?」

小蝶聽葉法善話音剛落,卻見他一個急轉身!地上的殘雪倏地朝葉法善右掌聚集! 「霜盾!」葉法善使借法,借「天地雲霧冰霜相」中的「霜盾」,在間不容髮之際,迴身擋住了從小蝶背後偷襲的一柄湛藍色長劍!

「嘻嘻嘻嘻!吾乃妖狐藍影!」那偷襲的長劍主人,便是身穿白袍,膚色暗青的藍尾妖狐!

葉法善抽出小蝶腰間刀袋裡,妖狐紫影在西市買的護身短刃:「直到現在,妖狐才出現兩隻呀!」

「哈哈哈!一把小刀能有啥用處?」妖狐赤影笑聲一落,牠的血斧便朝葉法善當頭劈下!於此同時,妖狐藍影的湛藍長劍也朝小蝶倏然急斬!

「噹」、「噹」兩聲!妖狐赤影與藍影愣了一下!原先的葉法善,竟然變成了金銅身似的樣態?一手抓著赤影的血斧,另一手抓著妖狐藍影的長劍!這便是葉法善手握短刃,借五行金相,將自己化為金銅之軀的緣故!

「裂!」葉法善大聲一喝!妖狐赤影的血斧,以及藍影的長劍應聲斷裂!

「哎呀!」妖狐赤影發出嚎叫:「我的血斧!」他一抖身軀,便竄向官道旁的樹林裡,一閃而逝!

「哼哼哼,」妖狐藍影看著自己斷成數截的湛藍利劍:「真有一套呢!」

小蝶眼睛圓睜:「這妖狐不止一把劍呀!」

妖狐藍影身後,又出現兩柄湛藍色的利劍浮動!但葉法善只看了一眼,就發現其中一柄利劍的劍身,出現了細微倒影!他一轉頭,就見到兩隻野狐悄無聲息的撲了上來!葉法善雙拳擊出,正好打中了兩隻野狐的鼻端!「喀」、「喀」兩聲,兩頭野狐當場頭骨碎裂震死!

「喔喔喔!好功夫呀!」 這沙啞話音來自官道旁不到一丈的樹端枝幹!葉法善看見上頭一名膚色黝黑,套著黑熊皮袍的壯漢!那便是妖狐炭影!炭影一現身親眼見到葉法善的仙術,旋即消失在密林中!

 「那兩隻妖狐又不見了?」小蝶對葉法善說:「他們一直在車輪戰呀!」

「『狐野宴』便是如此將對手活活拖死的呀!」葉法善冷冷道:「連『風馳』的速度,他們都能跟上!」

葉法善看到右前方十多丈外的樹林,突然出現了大量霜雪散落的情景!在這景象中,還伴隨著兇惡的嚎叫:「交出秘寶!交出紫影!交出秘寶!交出紫影!」

葉法善與小蝶二人腳下突然震動不已,兩人順著這地動山搖之勢瞧去,小蝶看到眼前的景象,霎時驚呆了!一頭長得比古樹還高的超大黑毛狐狸,從樹林中站起身來!光是一顆尖牙,就有一名男子的高度!兩隻眼睛閃著金黃色的光芒:「交出紫影!交出紫影!」這聲音從無比巨大的黑色野狐喉中喊出!

怎麼辦?小蝶心想:我這樣,根本幫不了葉先生,只會讓他多生顧忌!若是紫影呢?她跟著葉先生一起對付這「狐野宴」,肯定比我強多啦!小蝶意識到此節,便將胸中一口氣吐完!接著將口鼻用手緊緊摀住!讓自己無法呼吸… 紫影!紫影!快出來幫幫葉先生!小蝶心中急嚷著!她的眼前,開始冒出陣陣金星…

那頭高過樹端,超過十丈身形的巨大野狐陡然張開大嘴,朝著葉法善與小蝶直直衝過來!光是一隻腳掌,就超過兩個大人加起來的長度!

葉法善將小蝶一直站在身後,他瞪著超巨型野狐,咬了咬下唇:「這至少有兩百隻大野狐聚集在一起才湊成的吧?」

「笨!是五百隻!」

在葉法善身後說話的,是醒來的妖狐紫影!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人生不必認真)
2020/07/13 19:29

好精彩! 看得連換口氣都困難! 哈哈哈

讚啦

呵呵,謝謝陸游兄鼓勵呀^^ 房純輝2020/07/13 22:1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