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2 狐野宴
2020/06/29 11:08
瀏覽549
迴響0
推薦37
引用0

葉法善 天下長安 秘寶卷02 狐野宴

「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不兼覆,地不周載,火爁炎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於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淫水。蒼天補,四極正,淫水涸,冀州平,狡蟲死,顓民生。」《淮南子·覽冥訓》

當妖狐紫影在客房中醒來之時,發現自己身前有一張紙條。她翻身坐起,拿起紙條一看,原來是小蝶留下來的,紙條上的墨跡還未乾透:

紫影姊姊,我是小蝶。葉先生總是誇妳不拘小節,有豪俠之風。一直想著跟姊姊說說話、聊聊天。可總想不到法子。直到這時,我才想到,不如寫成書信,當作小蝶正在和姊姊說話。 葉先生帶我回午陽鄉,想著法子要幫我記起以前的事情來。可我心裡著實害怕!若一但知道了家人的下落,而他們已經…已經走了,小蝶該怎麼辦?若是知道了我郎君的下落,那我就會和葉先生分別了嗎?有些事,記起來了,就是好事嗎? 小蝶有好些話,不知該跟誰說?只能和紫影姊姊說,我喜歡上葉先生了!可是這趟路上,我又是歡喜,又是憂愁!紫影姊姊,若我與葉先生無緣,那麼就讓妳永遠佔著我的身子也罷,只希望紫影姊姊,幫我照顧葉先生,成嗎?

妖狐紫影看完了小蝶寫下的短信,鼻中一哼:「哼!喜歡臭葉法善?他是個傻子呀!」妖狐紫影將小蝶的短信一揉,放入口中咀嚼:「妳的心事,我知道了,可我妖狐紫影會不會答應妳?得看我的心情呢!」

她將小蝶留給自己的書信吞下肚後,便聽見房外頭店家男子說話的聲音!妖狐紫影雙眉一緊,便知道有事發生!她悄無聲息,倏地一出房門,便瞧見這店家男子背對著自己,正舉起柴刀,要往葉法善身上招呼!妖狐紫影身形不動,紫光彩帶般絢爛的掃影刀一出,直接從店家男子背後硬生生剮出一個大洞!

「你太大意了。」妖狐紫影冷冷的說!

當那店家男子一倒下,她見到葉法善坐倒在地,臉色發白,肚子上還插著一把刀,半身是血!妖狐紫影一看這情狀可不好收拾,她問葉法善:「傷得怎麼樣?外頭還有人等著嗎?」

葉法善說話還喘著氣:「我得借法療傷…外面還有一對夫婦…」

妖狐紫影朝店外瞪了一眼,就看見一對夫婦不斷想要衝進來,卻不得其門而入!一直圍在這旅店四周反覆徘徊不去!

「哼哼哼!這些只是嘍囉!」妖狐紫影指著躺在地上的店家男子屍身:「瞧見他背後的毛了沒?我們被一群狐妖盯上啦!」

「啊?」葉法善看著已經氣絕的店家男子,果然在殘餘的背上,是一整叢的狐毛!

「撤了結界,跟我出去。我來對付這兩個嘍囉!」妖狐紫影面向店外獰笑,嘴裡還不忘酸了葉法善:「沒有我看著,你還真是不行吶!」

在旅店外快速移動的那對夫婦,果然被妖狐紫影說中!跟這旅店店家一樣,都正是化成人形的妖狐之一!

「要記得,一隻妖狐,不容易對付。一群妖狐,就對付不了啦!」妖狐紫影說罷,一個箭步竄出店門,葉法善跟在後面,勉力跨出腳步跟上!

「殺!」妖狐紫影的掃影刀猛地一甩,只見一條紫色匹練,繞著旅店,閃電般的迅速掃斬一圈! 葉法善看見原先假扮成一對夫婦的妖狐,被的掃影刀當場來回貫穿!發出一聲懾人心肺嚎叫之後,便倒在雪地裡一動也不動了!

葉法善右手握著插入腹中尖刀的刀柄,左手捏劍訣,低聲唸咒:「借天地壽者相,進!」咒語一念罷,右手一拔,帶著鮮血的尖刀被葉法善扔在雪地裡!

這時節,大地已然入冬,生氣隱然。葉法善這借「壽者相」之法,恰好使在天地生命力保藏收斂之時,功效最弱的階段!

妖狐紫影站在葉法善的身邊,兩人身上都積了不少白雪。

「我不清楚你跟小蝶出城多久?離長安多遠?」她對葉法善說:「不管是進是退,都得先活過『狐野宴』這一關。」

「『狐野宴』?」葉法善的聲音,聽得出來極缺元氣!

妖狐紫影鼻端呼出一縷白氣:「哼哼哼。我們妖狐一族,源自狐狸。平常各自生活,互不干擾。但是遇上了擺不平的獵物,大家就會聚合在一起,細細分工,分進合擊!當獵物到口,整群狐狸就開心大嚼,如同舉行一場野宴!當我們修煉成妖狐之後,依然保有狐的本性。」她看著葉法善,表情認真凝重:「你以為我當初會鑽進小蝶的身體,所為何來?就是為了躲避『狐野宴』啊!」

葉法善盤坐在雪地中,身體開始發熱,一股股暖流在周身百脈緩緩流動:「那包袱…我看了。還弄不清有什麼作用?當時只是擔心,妳一取回包袱,就會脫離小蝶的肉身而去,這一來,妳和小蝶都活不成!等我跟小蝶,弄清楚她的事之後,我便將包袱還給妳。」

妖狐紫影嗅了嗅遠處樹林傳來的冷冽氣味:「臭葉法善,你人真不錯,還會惦記著我活不活呀?」她看著葉法善,緩緩說道:「你想知道包袱裡裝的物事,有什麼作用嗎?」

葉法善看著妖狐紫影的身後,又出現了在風雪中搖曳不定的掃影刀,便知曉妖狐群又準備再次攻擊了!「等咱們破了這『狐野宴』之後,妳再跟我說罷?」葉法善此刻仍然全身無力!但他已經瞧見,幾條鬼魅獸形的影子,慢慢地靠近了…

妖狐紫影的掃影刀突然猛力一甩!方圓十丈的白雪突然四散開來!什麼都瞧不清楚!葉法善知道在漫天滿地的白雪被掃影刀激盪開之時,妖狐紫影已經趁機出擊了!他見到一道紫色的魅影,東竄西竄地,迅如電光!而在這道紫色魅影周圍,還有黑影、黃影、紅影、綠影等不同顏色的獸形魅影倏出倏沒!葉法善這時心中著急,卻無奈於傷勢未癒,只能繼續盤坐借法療傷!

「來呀!炭影、青影、赤影、灰影、黃影!全上來嚐嚐我的掃影刀吧!」妖狐紫影在風雪樹林中怒斥大喝!

墨黑色的長戟從妖狐紫影的左側突然刺出!她身子一扭,便知道這是炭影的闇戟!妖狐紫影頭也不回的,由狐尾形成的鋒利掃影刀一甩,幾顆合抱大的樹,便瞬時砍倒!卻沒傷妖狐炭影一根寒毛?

妖狐紫影頭一低,險險避過了妖狐赤影的血斧!掃影刀才剛對上那勢大力沉的血斧瞬間,妖狐炭影的闇戟,與灰影的海鳴槍同時攻向妖狐紫影的腹部與背後!妖狐紫影一聲噏叫!身體突然化成彩帶般的柔軟不著力,竟是從不可能的角度裡,避過了一槍一斧一戟的合擊?

可就在妖狐紫影反身要回擊時,一條藍色的彩帶從她腳底上竄!瞬間化成一柄湛藍色的利劍!在妖狐紫影的左大腿上,劃出一條血口子!

「藍影!」妖狐紫影大吼:「過來呀!」她咬牙忍著疼痛,往一棵大樹上縱去!想著居高臨下,窺察清楚妖狐群的動態!可沒想到,這群妖狐早就摸透了紫影的心思!這株大樹的上方,一道黃光驟然劈下!正是妖狐黃影尾巴施展出來的七殺刀!

紫影用勁在一瞬間硬是挪閃尺許,避過了泛著金黃色澤七殺刀的當頭一劈!她一吸氣,衝進了大樹樹枝之間,發現了妖狐黃影藏身之處!妖狐黃影不避不懼,獰笑著對紫影說:「交出妳盜走的秘寶!免得受千刀萬剮之苦!」

「憑你?」妖狐紫影的掃影刀一捲,鑽向了獰笑的黃影!這泛著紫光的掃影刀雖是卷向妖狐黃影,其實是佯攻!掃影刀指上打下,一股暗紅色的血霧爆出!卻見到妖狐炭影的右臂膀被卸了下來!妖狐炭影吃痛嚎叫之際,綠色的青影揮動牠的長尾竹葉刃!直取妖狐紫影的項上人頭!

妖狐紫影的掃影刀擋住了青影的長尾竹葉刃!她知道炭影已經受傷,便要狙擊炭影!於是當赤影衝上來之時,妖狐紫影口中吐出烈焰!登時讓赤影翻身迴避這突如其來的熊熊烈火!妖狐紫影趁著這火光爆閃的一瞬間!立刻隱身在樹皮上,她必須節省力氣!正所謂「知己知彼」,自己身為妖狐一族!當然通曉這場「狐野宴」的厲害!妖狐群不會急著要制自己於死命!因為牠們源自深山野狐,野狐群聚,非常精通困獸之道,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撲擊獵物,每一次撲擊,不求立斃獵物,而是讓獵物不斷受傷,耗盡體力!最後再一起瘋狂撕咬,收拾掉獵物的最後一口氣!這正是野狐群聚的可怕之處!

但妖狐紫影現下面對的,不只是一群野狐,而是經過幾百年修煉的一群妖狐!還有機會告訴葉法善,包袱裡的秘寶是什麼嗎?妖狐紫影此刻心底浮出了這個疑問…

「我聞到妳的氣味啦!」失去右臂的妖狐炭影低聲說道:「我要妳還我一條臂膀!」炭影話沒說完,牠的闇戟便猛地刺向妖狐紫影隱身的樹幹!紫影的掃影刀正要連擋帶砍之際,卻發現自己的掃影刀被妖狐赤影張嘴緊緊咬住?

「刺穿她的臂膀呀!」妖狐藍影開心地大叫!

一陣刺痛令妖狐紫影半身幾乎麻掉!炭影的闇戟正好刺穿了她的右肩!妖狐紫影的掃影刀抖動,先是一軟,再緊接著化成鋒利刀刃!令赤影不得不鬆開牠的血盆大口! 右肩背刺穿的妖狐紫影,劇痛的刺激下,狂性大發!她大聲吼叫,妖異的掃影刀像疾風狂舞!周圍十丈之內,所有的一切都被砍倒!任何踏進她十丈範圍之內的妖狐,下場將會和那些傾倒的樹木一樣!切口乾淨俐落,一命嗚呼!

樹林裡出現了數百個黃色的光點。妖狐紫影知道,那些黃色光點,便是野狐群的雙眼!

「交出包袱!交出秘寶!交出包袱!交出秘寶!」整座樹林裡,都是野狐的嗥嚎聲! 「嚓」地一聲!妖狐紫影的左腳又被赤影的血斧劃出一道血淋淋的口子!妖狐紫影來不及追上赤影!她的掃影刀猛力甩擊,卻被黃影的七殺刀給擋開!

「可惡透頂!」妖狐紫影罵聲未了,四、五十隻野狐同時撲上來撕咬!她被不斷從樹林深處竄出的野狐群包圍夾攻,雪地上都是從自個兒身上噴灑出來的血印子!妖狐紫影已經分不清上下前後左右,她接連被野狐的利牙咬得皮開肉綻!撲上來的野狐數量越來越多!

「不行了…」妖狐紫影的腦子裡,閃出了即將斃命於此的害怕!

「借風雷雨電相,雷刀!」 突然一陣暴雷從夜空中轟然劈下!就像是九天神龍朝著地面揮出炫人雙目的凶利五爪,同時發出駭人魂魄的巨響!妖狐紫影聞到了十數隻野狐身上發出的焦臭味!原本團團圍住的野狐,還弄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可這暴雷一而再、再而三的針對野狐群轟擊!眨眼之間,妖狐紫影周圍就有四、五十隻被雷劈死的野狐,混身焦黑,在雪地裡冒出一股股黑色的煙氣!

整群數百隻的野狐,立即四散躲藏,一下子就消失在樹林深處!

一隻溫暖的手掌,輕輕地搭在妖狐紫影的後肩:「借天地壽者相,進!」

妖狐紫影聽出來這是葉法善的聲音,她當場坐倒在雪地上,感覺一縷縷極為舒服的熱氣,自葉法善的手掌,傳進自己身體內:「這就是你葉家借法?」妖狐紫影全身暖烘烘的,上上下下的大小傷勢,在葉法善的借法施展下,開始癒合。

「天寒地凍的,生機四寂,」葉法善說:「得多花上一些時間。安心吐息,有我在。」 妖狐紫影一聽葉法善這話,登時覺得自己有了依靠!而之前的惡鬥,也著實令她筋疲力竭,便在這放鬆舒服的狀態下,盤坐著睡著了。

這一睡,直到兩個時辰之後,才悠悠的醒來。

妖狐紫影發現自己和葉法善的周圍,積雪的厚度已經有半個人高!他們倆就在坐在一個橢圓形的雪坑裡,妖狐紫影揚起頭看著四周,已經沒了先前與野狐、妖狐惡戰的痕跡。

「感覺好多了嗎?」身後的葉法善問道。

妖狐紫影站起身的過程中,還感覺到身體各處無不痠痛,但是她發現,傷口都已經癒合了?她動了動右肩右臂,除了有點痠疼,但是已無大礙:「好極啦!你這法子真管用!」

葉法善笑了笑:「還能不管用嗎?嘿嘿嘿,瞧妳一身破破爛爛的,咱們先回驛站旅店,換套衣服,接著出發吧?」 妖狐紫影這才發覺,自己身上的傷大好了,可是上下身的衣褲幾乎被野狐群給啃得又是裂口又是洞的!

「可惡的傢伙!」妖狐紫影又糗又火:「好好好,真好呀!連妳祖奶奶的衣褲也敢咬?」她吸氣一跳,身影便縱出了丈外!一邊朝著被大雪掩了一半的旅店,一邊還低聲唸著:「這不就等於在臭葉法善面前出糗嗎?東露一塊,西露一塊的!他要是拿我這事兒來說嘴,瞧我不殺了他才怪!」

葉法善踏上雪地,他朝樹林深處望去,隱隱約約感覺到自己仍被監視著:「『狐野宴』啊…果然不好對付呢!」

距離葉法善與妖狐紫影旅店約莫三里遠的一處山中石窟裡,被紫影的掃影刀斬斷右臂的妖狐炭影,抓住了身邊一隻野狐,讓那野狐的頭,朝自己右邊斷臂處一按一推,野狐原本用力掙扎的身軀,慢慢地不動了。妖狐炭影小心翼翼地擺動右肩,那頭野狐已經轉化成他的右臂,野狐的身體形狀逐漸消失,妖狐炭影反覆張握著自己新的右手:「哼哼哼,我要咬碎你們倆的頭顱!」

整個洞窟裡的野狐同時噏叫!

站在炭影後方的妖狐赤影接續道:「小子們回報了,紫影跟那個使仙術的男子,已經出發啦!」

妖狐青影哈哈大笑,開心的說:「好極了好極了!咱們繼續接著玩吧!哈哈哈哈!」

#葉法善 每週一更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